河北省邯郸劳教所打手高飞的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在河北省邯郸劳教所被关押的人员中一段时间曾议论过一个“神秘”人物,这人公众场合不和一般人说话、伪装斯文、行踪诡秘、老谋深算、笑里藏刀、“转化”的事劳教所的警察都得听他的。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出所前,还得经过此人一关,他一个个的审查提问。他还经常去其它洗脑班传播所谓的“转化”经验。当时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家庭住址和工作单位。

此人因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曾上过河北新闻广角、得过多种“奖项”。这个人就是邯郸大学的一个司机——高飞。高飞是个什么人,今天就揭开他的伪装,让大家看看他的罪恶。

被六一零非法组织雇佣,到劳教所迫害好人

高飞,男,五十多岁,肥胖,圆黑脸,一脸横肉,猫头鹰眼,面带凶相。邯郸市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办公室临时人员,现在邯郸劳教所专门“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是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对象。

高飞爱溜须拍马,见风使舵,因没有职业,常溜到领导面前故献殷勤。高飞是邯郸市政法委六一零头子曹志霞(女)的心腹。曹志霞趁共匪迫害法轮功之机,将高飞调到自己身边,这样,一个地痞就成了邯郸市六一零办公室成员。曹为了让高飞向上爬,同时亦给自己向上爬涂脂抹粉,就将其送到邯郸劳教所“特教大队”做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迫害,将迫害法轮功学员作为两人向上爬的跳板。

曹志霞培植重用的高飞,很快就成了邯郸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谋。高飞“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一是诱骗。起初高飞不笑不说话,言必称先生,用他的伪善假相迷惑法轮功学员,再断章取义,散布他那一套邪悟歪理、谎言诱骗。二是暴力摧残。诱骗不成就一反常态,凶相毕露,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长期进行酷刑折磨。三是挑拨离间。利用恐吓、欺骗、减期等手段,引诱、挑动不明真相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仇视法轮功,企图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理念,达到他们所谓“转化”的目的。

折磨王保宏:警棍毒打昏瘫,强迫跪棋子

比如对河北衡水市法轮功学员王保宏,高飞先用歪理邪说、谎言诱骗,被王保宏识破伎俩。高飞就一反常态,酷刑迫害。晚上逼迫王保宏罚站,不让睡觉。第二天将王保宏带到顶楼一间常没人去的房间罚跪。两个“普教”架着不让动,心狠手辣的高飞用警棍猛打王保宏后背,直打到王保宏瘫晕过去。高飞就猛打王保宏的小腿想刺激王保宏清醒,再按跪在地上。高飞、贾迎宾不断的羞辱、讥讽、嘲笑。王保宏不屈服,高飞就再打、再罚跪,直打到傍晚,王保宏已经站立不住,呕吐不止,昏倒在地。

第二天早上,高飞又和恶警贾英斌等恶徒把王保宏又带到顶楼没人去的屋内,高飞威胁王保宏说:“你不转化,我就把劳教所所有的酷刑:开飞机、上绳等都给你来一遍,你不转化也得转化。”王保宏又被高飞强按跪在地上,一阵嘲笑、羞辱之后高飞叫恶警找来象棋子,垫在王保宏膝盖下。王保宏被恶徒们打的遍体鳞伤。王保宏身体坚持不住倒在地上,高飞就用椅子靠背把王保宏挤靠在墙上,迫使王保宏面对着墙,上身挺直贴墙,九十度角直跪着,再往王的膝下加垫棋子。同时还不断对王保宏洗脑。

几天后,王保宏的伤还没有好,高飞又叫恶警把王保宏带到顶楼大房间,脱去王保宏的外衣,对王保宏大打出手,用脚把王保宏的头踩在地上逼迫王保宏“转化”。指导员恶警王志明让两个“普教”(普通劳教犯人)把王保宏拉起,按坐在地上,双腿摆平并紧紧用绳绑在一起,“普教”向后扳起王保宏的双臂,王保宏立即脸朝下,上身弯下来,让一个人上到王保宏后背上,王保宏一阵憋闷就又晕过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王保宏才醒过来,睁开眼睛看见恶警王志明正用牙刷用力地刷他的手指根处、双手除虎口外及其它指根处,皮都被磨刷破了,流着血……

折磨李海山:打耳光、高压电棍电击

二零零三年新年前夕,法轮功学员李海山被绑架到邯郸劳教所,李海山被捆绑在铁床上不能动,随时都要遭到高飞的毒打。李海山绝食抗议对他的折磨。有一天高飞喝了酒,下午两点叫全班犯人排队毒打李海山,每个犯人左右开弓一边打四个耳光;接着高飞又叫两个打手揪住李海山的头发,一会儿打耳光,一会儿逼他说话。高飞又逼迫李写保证,李海山不写。恶警高飞就用两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李海山的头、脖子和身体敏感部位,一直折磨到晚上十一点多李海山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折磨赵申兴:电棍电、橡胶棒打

武安市种植蘑菇的能手、法轮功学员赵申兴, 二零零四年九月被劫持到邯郸市劳教所迫害。高飞将赵申兴的两只胳膊拉成一字形,把两只手分别铐在两张上下铺的床架上,然后叫一群帮凶用电棍电、用橡胶棒打,电、打了很久,其中有一个帮凶是磁县人,把木棍打断了。最终赵申兴被高飞等恶徒迫害致精神失常。

他们教唆刑事犯人和他们一起毒打法轮功学员:用胶棒、棍子、床板、皮带、钢针扎、牙刷、竹签、板凳等工具,残忍地发泄兽性,还扬言“打死算自杀”。法轮功学员有的被轮番折磨数小时之久,连打人凶手都累得直不起腰来;有的被用绳索吊起来打,臀部被打得皮开肉绽;有的耳膜被打穿了,渗出血来;有的胸膜被打坏了;有的被打得大口大口的吐血;棍子打折了、床板打断了……有的被打昏迷过去,就猛泼冷水,苏醒后继续殴打,连六十多岁的老人也不放过。

有的法轮功学员肾被打坏后,住院几个月,花去费用数万元……腰部被打损伤的、休克昏迷的、致残致死的屡见不鲜。

高飞的恶报已经开始

高飞惨无人道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已遭到了报应并殃及家人。《河北日报》的报导中同时写道:“高飞患上了一种妇女坐月子时易得的病”;“他的高血压及腿部静脉窦炎症,导致双腿静脉曲张。去年五月,高飞的病情加重,疼得脸上直冒虚汗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半天不能动弹。撩开裤腿一看,右腿明显比左腿粗了一圈,且呈黑紫色,用手一按一个坑,右脚肿胀得连鞋都穿不上了”;“二零零七年三月八日,高飞突发脑血栓住院抢救,花去十几万元也没能治好。”报导还说:“去年五月,高飞的母亲因车祸腿被撞断,入院治疗;后又患上了癌症,病情很重。高飞的妻子心脏病复发躺在了病床上。”这都是因为高飞迫害法轮功学员得到的报应。但这是警告,更大的天谴还在后头,高飞迫害法轮功学员所得到的各种奖项,到清算的那一天,就是高飞罪恶的铁证,都得如数偿还!这是天理!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