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使恶性脑瘤患者延续了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日】我是黑龙江省肇州县人,现年四十四岁,在北京个体干调店打工,店的老板是个信奉基督教的,他劝我也信基督教,当时我为打工,没加思索的就答应了,老板说明天领我上教堂去。就在当天晚上十一点多钟,我头痛难忍,十二点钟就去北京天坛医院做检查,经医生确诊是脑瘤(胶质性)的,第三天就转院到哈市肿瘤医院开始手术。

手术后,医生说:“手术效果不太好,没有彻底把病根拿掉,因为是胶质性脑瘤,怕碰了脑神经,要是碰了脑神经就成了植物人了”。

回家后又养了一段时间,还是不行,又返回医院,医生说得放疗,就放了四十五天疗,没见好。医生又建议我化疗,还得一万多元。当时我手中的钱已花光了,我说没钱了,不化疗了,回家养。医生说:“不化疗只能活三到六个月。”医生又说,“你这么年轻,太可惜了”。当时没办法,也只好回家了。

回来一段时间后,病还是发作,又到沈阳中西医肿瘤研究所去治疗,连吃药,带敷药又花了六千多元。回来后还是照样发作,越来次数越多,当时我觉的我活的太累了。

有一天我到我二伯父伯母家去闲聊时,我说我活的一点意义都没有,当人真不容易,不如出家当和尚算了(我伯父伯母都是炼法轮功的),他们说:“出什么家,你看这个世上,哪有一块净土,就炼法轮功吧!就在家炼,不用出家。”

听到后,我心里特别高兴,可现在我也不能炼功啊!他们先让我天天真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念了一段时间,身体果然好转,走路不用人扶了,手脚也好使了,我就开始要炼功了。

我又到二伯家学炼功,当学法炼功到第五天时,我头顶刀口的伤疤就掉下来了(每天晚上睡觉时就似睡非睡的觉得有人抚摸我的受伤处),我非常惊喜,我想这一定是师父为我净化身体。

我有了很大的变化,但家里人也不放心,让我吃药,又给我弄来偏方,这样连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断发作,后来越吃发作的次数越多(每天抽好几遍),我反复学习《转法轮》,悟到了法理,修炼人要消业,马上把药和偏方都扔了,以后一次也没发作过,也不抽了。从此我就坚持天天多学法、炼功,身体逐渐的好转。

有一次在学法小组上学完法往回走,我看见外边放着一辆自行车,我对二娘说:我能骑自行车了。我二伯说:那你就骑走吧!我骑上自行车就回家了(得有四百-五百米的路程),一直骑到家。

当时村上看到我的人都惊呆了,说原来这人走路都得两三人扶着走的,现在能骑自行车了。第二天我又骑我们家的三轮车到姜大夫家运黄瓜苗,屯中的人都用惊奇的眼光看着我说:这法轮大法可太神奇了。

在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各村、各公社、派出所等人员到各个炼功点家查访,当时我们正在学法,大队书记就领着一帮人闯進了我们的家,问你们干啥呢?我说我们学法呢。当时大队书记赵某说:这就是我们大队张书记的儿子张某某,得了脑瘤了,哪都走到了也没治好,大夫说只能活三到六个月,现在炼大法炼好了,已经好了好几年了,我可真服了。另一个公社干部说:象这种治不好的病只能学大法了,你们好好炼吧,说完就都走了。

还有一次县里照顾残疾人,分给一把轮椅,我没要,我说我不是残疾人,我是修炼人。有人劝我说:你真傻,白给的你怎么不要呢?自己不用还能卖几个钱花呢。我说我们修炼人不要无义之财。

几年来,我坚持天天学法炼功,每天至少学一、二讲《转法轮》,有时抄书、背书、听法,也有去做救人的事。是恩师和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今后我要踏踏实实的做好三件事,以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