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实证实法 喜看众生得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日】我修炼已经十七个年头,没写过心得交流,这是第一篇,真是愧对师尊,今天下决心写,向伟大的师尊表达弟子的感恩。并与可敬的同修们切磋修炼中的点滴与教训。

师尊呵护走上修炼路

我一九九四年接触大法,当时请了一本《中国法轮功》,没有深刻的认识。一九九五年,我地举办的师父传法一周年心得交流会,我有意无意的去了。同修的真实体会与大法神奇,让我真正信服了大法。当晚十点多我梦见一个饭碗大小的象电风扇一样的东西在小腹里转着,我半躺着看着他,随即醒来,从此正式开始修炼。

师父不断的点悟着我,有时炼静功时身体象卷在龙卷风里一样;各种穴脉打开,感到身体里“呼呼”的能量流;想坏事时会撞头,跟头摔的都打滚;看书时从字里旋出崭亮的彩光;记忆最深的一次,是梦中有人唱歌,象唐诗一样的美妙词韵,唱了很长的诗,醒来后却一句不记得,只明白了一个意思:吃了这么多的苦,就是为了得这个法。那时自己不敢相信,认为自己很渺小,没那么了不起,多少年也不敢相信自己是带有使命来世间得法的。

修炼前自己小心眼、脾气不好,每天都郁闷不乐,狂想,有点事就放不下,同事也说我整天愁眉苦脸,如果今世不修大法,后半生可能会得精神病。带有这些东西的我,修炼起来的确很吃力,思想业很大,刚开始学法时,一个小时都翻不了一页书,一看书思想就跑了,刚一回来又跑了。

我牢记师父的话,多学法,多多的学,在炼功点上一天学两讲,班上、家里有时间就认真学法,两年后思想业消去了很多。以后能正常看书了,不那么狂想编故事了,打坐也不把脑子想的那么累了。虽然進步了很多,我也从没放松学法,十几年天天都学法二、三个小时或半天,《转法轮》背了近七遍,现在能静下来看书了。每天大口大口吐痰的毛病也好了。

放下家庭嫉恨

个人修炼这么多年,我跟婆婆及其家人总是有过不去的难关,嫉恨无比,有时坐那心里发狠,气的鼓鼓的;刚努力过了一关,又来一事,明天好了,后天又刺激你,时不常的三句话夹带着嘲笑,几个大姑姐给婆婆帮腔助势。公公八十大寿那天,大姑子找茬欺负我,她的二十几岁的姑娘,在众人面前揪着头发欺辱我,我马上想到韩信的大忍之心,把头一抻说:“给你打吧!”大伯哥抢占家产盖房,还跟我示强叫号:我盖房子谁敢管!我越想越气、妒嫉,很长时间放不下。

面对这些,我总是强忍,用法的标准能找自己的不足,可是怨恨心太大,这些忌恨就是绕在脑子里放不下。于是在日常学法中,我就多看有关提高心性方面的讲法。就这样学法,用法衡量自己,去掉利益之争,修去魔性,学会忍耐,看淡矛盾,放大心胸,找自己,找自己;忍、忍 。

经过多年的学法修炼,我渐渐将对婆婆的恨放下了,有时站在她的角度想一想,她也不容易。对常人的错误也看的开,也不妒嫉亲戚的房子了,心放下了,用大忍之心对待外甥女揪我头发的事,主动说话,她结婚,大姑姐让我去送,我轻松的去了。这一切完全在师父的法的教诲下,修炼自己、去除魔性、修出的大善大忍之举。到今天不足之处还很多。更要精進。

有人说我脾气好多了,开朗活泼了。大法改变了我的命运,一切的忍耐、苦痛、委曲,换来了丈夫的理解,儿子从小在大法的法理教育长大,善良、懂事,彬彬有礼,一家三口温馨、祥和。十多年,我被迫害,失业没工作,在师尊慈悲安排与同修的帮助下,经济收入没少,解体了邪恶在经济上的迫害。

走出去证实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我对大法的正信一点也没动摇,那些污蔑宣传一点都迷惑不了我。同修们進京上访,我知道完全正确,但当时觉得自己还没修好,不配去证实大法,等修好了,周围人都认为我好时再去。那时尽做梦考试,有时梦到满操场的人都在考试,我知道这是巨大的考验,但自己还是没有动。二零零零年明慧网一篇文章《严肃教诲》,看完后我明白自己必须走出去维护大法,个人修炼放在第二位。

二零零零年十月到了北京,由于怕心忘了来时的目地,老想回家,每到这时,就有同修鼓励我,将我留住,直到在天安门兑现了证实法的誓约。我知道这是师父时时刻刻的牵引、呵护着我。那时在北京有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络绎不绝的来到我们的暂住地。这些有缘相聚在一起的大法弟子在一起交流。同修的正念正行、金刚意志和他们显现的神迹,让我激动不已,大大的鼓励着我。在一次交流会上,当我说到我们明天到天安门证实法时,双手掌法轮霎时间猛的旋转起来。师父的鼓励很多,记得在这前一天,我和同修念叨“上天安门得买个皮筋把头发扎起来”。和同修在一个柜台买东西时,售货员拿个皮筋递给我说:“这个给你。”身边的几个同修同时睁大了眼睛,惊异的看着我,我们都会心的互相笑了。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关心注视着弟子们。

我刚到北京时,什么都依赖别人,在同修后面跟着。后来同修不断的被绑架,只剩下我一人了,最后不知不觉的在新认识的同修中担起了领队。不愿管事、不会张罗、只想坐享其成的我,领着几个同修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参加交流,吃、住、行、接应同修,同修们把我当成了管事的。在这特殊的短短四十天里,发真相资料、两次被邪恶绑架,遭恶警毒打,这种种经历,使我的心性得以锤炼。为今后证实法、讲真相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喜看众生得救

回家乡后,我在家学法炼功,做真相条幅去挂,写标语去贴。我经常看《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等不靠,和一个同修商量买油印机自己印资料,那天在买油印机交钱的瞬间,我的身体“忽”一下仿佛脚底起空了。我悟到师父看我心性到位,路走的正,帮我提高呢。其实那时同修已经有了激光打印机、电脑设备,后来我们就用同修做的资料了,市里、农村,能去到的地方我们都发过了。

二零零四年,我家成立了资料点,一直平稳的做着真相资料和《九评》。真相资料用量少时,我就出去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近两年悟到神韵是救人的一个重要项目,而且人们看了都说好,又开始重点多发神韵光盘。刚开始做时,就梦见自己在人群上飞。我悟到农村更应该去,那里有太多的王和主在等待着被救度。我们几个同修配合,半年发了三千多张神韵光盘。

去年秋天去发资料,遇见一农村老大爷,一张沧桑的脸,诉说着受贫受累的一生。他在我后面走,当时我只想把他甩开赶紧发真相资料,可是就是甩不掉。干脆停下等他一起走,结果一搭话,大爷还是个党员,快八十岁了,赶完集要回家。我给他讲了中共如何邪恶,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命,大爷接了资料和光盘,点头轻松的退了。我立时明白是师父安排他来得救的,差点给错过了。新年的时候,我们再去那里推广真相年历,又碰上大爷去赶集,他见了我非常高兴,象见了亲人一样,我问他看了光盘和真相资料了吗?他说:看了,挺好。我又给了他一本真相年历,他很激动的说:“太谢谢了,这可真是个纪念。谢谢!谢谢!”

另一位大爷七十多岁,看上去面黄肌瘦,贫寒的可怜,自行车上挂着七十年代的破提包去赶集。我叫声大爷,他赶紧下车与我搭话,结果又是个党员,我劝他三退,他马上同意,并说:“我恨共产党,盼它灭了。”又一个迷中的王、主经过了漫长的艰苦岁月,终于得到了救度,选择了光明与永生。我非常高兴。

这些众生都是师父领到弟子跟前来的,都已经铺垫好了,就等我们去做了。师父说:“有许多天上的王、各民族的王、各个历史时期的王,都转生到那里去了;他们承受的是最大的苦难和压力,因为他们成就的不只是他们自己,他们成就的、承担的、要付出的是为了他们更多的众生”(《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每次出去讲真相救人都有感人的故事让人激动。有个壮年男子,给他神韵光盘他高兴的接过,又问这问那,看他高兴,我就讲了三退。他用疑惑的眼神说:“真有这事?我看过小册子,象你这样当面说的没有,我还是个党员,叫××。”我说:“退了吧,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茫茫人海你我相见,真是天大的缘份,这是机会,退了将来会有福报。”他笑容满面的同意了。为了让他進一步了解真相,我要了他的手机号,准备以后有机会再来时给他多送点真相资料,当个活传媒。结果他乐呵呵的说:“我们那人多,上我们那发好,那有盖房子的。”怕我们为难找不到地方,他干脆就领我们去。结果那里十多个人都高兴的接了光盘,应退出邪党组织的都退了。有人对我说:你们胆子真大。我说:“我们有师父保护,不让碰到坏人,不希望碰到坏人。师父让我们救你,让你躲过这一劫,将来会有福报。”壮年男子一直和善的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聆听着真相,他问我:你是个老师吧,这么有口才。其实我过去一点也不会说话,是修大法,师父造就了千百万的大法弟子。

我平时天天在学法点上学两讲法,发一小时正念,回家自己还学。每次出去做真相。都先发正念,走路、坐车都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叫好人来接真相,坏人别出来。

一天,我发神韵光盘时,看见四个象村干部的人在大路边谈话,开始我想不能打扰他们,跟着脑子里蹦出一句法“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于是我拿了四张光盘向他们走去,快到跟前时,四个人都走了。我知道是干扰,急忙叫住他们。只有一个人半回身看着我说:“你认识我?”我说:“认识你。”他胡猜起来:你是我同学?是街里的?我没理他的话喳,说:送你一张非常漂亮的神韵晚会,世界一流的演出,世界巡回好评如潮,谁看了谁说好。他接过去一边看一边问:这是法轮功的吧?我说是。又问:你认识我?我说:不认识你,顺着你说呢。接着解释里边的节目,以及神韵在国际上得到的赞誉。他说:“行!我看看,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是村主任,我不举报你。”我乐着接上一句:“我在这个村子发可以吧。”他点头说“行”,大步走了。

有一次,我发着发着真相,看到路边有两个很强悍的壮年男子,就有点犹豫:给不给他俩呢,错过去很可惜,不能放弃他们,人都到路边了,怎么还抛开不救呢,请师尊让有缘人来接真相。我面带笑容上前搭话:干什么呢两位兄弟?他俩撂个脸低声说:咋的?干啥?我问:看过神韵光盘吗?其中一位稍露笑容,仿佛明白是法轮功的。我赶紧递上光盘,他俩有点不想要,我就劈里啪啦说起真相来,不让他俩思想反映别的,让他们脑子随着真相转。他俩有了笑容,接了神韵光盘。看他俩表现的很好,愿接受,我又给了《九评》等光盘。一个说:“前边就是政府职能部门,还敢在这发?”我说:“那没事,你知道我们是冒着风险告诉你真相,你能得救就行了。”

开始進村时人多不敢发,结果就有一个人帮我们打破了这个局面;一回有个不接光盘的人,却老远的喊我们说:“给他!他要!”我俩一看,远处墙根根儿下有十多个人在晒太阳,赶紧送过去,这些人全接受了,每个人又抢着要了《九评》、《明慧十方》等光盘。通过这些事我们觉得,人多不一定就不好发,救人急呀。只要正念正行,配合无漏,有师尊保护,见机行事,认为可行就大胆去救人。后来人多的地方我们经常去。

一次村头两个大叔在看孩子,给了他们光盘,他们就知道我们是法轮功的,指着前边告诉我们:“别往前去了,那尽是村干部,打麻将呢,快回去吧。”我想师父叫我们救人,得在众生面前光明磊落,不要叫众生笑话我们胆小、懦弱,也不能常人一说就被障碍住,去看看。我和同修都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边走边请师尊加持。一看是个村活动场,男男女女,有打麻将的,看热闹的,有二、三十人。我举着光盘说:“这是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咱们老祖宗留下的五千年文化精髓,世界一流的演出,音乐家、舞蹈家、歌唱家,名流、政要都在看,口碑极佳。有现代故事、神话故事、历史故事、唱歌跳舞……”一边说一边发,发完我们马上离开了。

这些年在讲真相、发神韵光盘中,众生明白真相后的那种欣喜,令我们留下难忘印象:有要留我们家去吃饭的、留宿的,有要请下饭店的,有主动找神韵的,有多要些回去给朋友的,有明真相后帮助说好话的,有提醒小心注意安全的,有悄悄告诉谁是恶警坏人的……看到这些,我们救人的心更急了,只觉得做的太少。

师父的慈悲苦度,我感受的还有很多很多,不能一一表达出来。只有努力做好三件事,才不辜负师尊的佛恩浩荡。

拙劣的文笔表达不了对师尊的感恩,不足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