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家庭妇女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日】一九九九年正月二十一日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天,就是在这一天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让我的身心彻底的脱胎换骨,同时师父又把宇宙的大法捧给我,让我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又赐予我佛法神通除尽邪恶,救度众生,兑现史前的誓约。我时时都沐浴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中,简直太幸运了。

我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家庭妇女,没有文化,常感到被人瞧不起。回首我修炼的历程,都是师父牵着我的手在往前走,师父时时都在我身边呵护着我。每一步的提高都离不开师父法理的点悟。每一步的提高都是师父巨大的付出,师父为我承受了一切,同时安排同修教我学法,配合我讲真相救人,开启了我的智慧。我由一字不识,到能独自通读天书《转法轮》、新经文、背《洪吟》,由不敢不会讲真相到能堂堂正正的面对面的给众生讲真相,劝三退,发《九评》、神韵晚会光盘、真相光盘、真相资料。无论春夏秋冬、严寒酷暑,城镇乡村、大街小巷、田间地头都留下了我们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足迹。在被救度的众生中有迫害过我的人,有工人、农民、公务员、军人、商人、警察、学生等,只要我碰到的人,我都会主动上前去给他讲真相、劝三退,送上《九评》、神韵晚会或真相资料,因为我没有分别心,我发放的真相资料、《九评》、神韵晚会和大法真相光盘,劝退的人数有多少,我自己都记不清了。我不执着数量和结果,只注重在救度众生中多学法、修好自己,多救人。只要正法没结束,我就一直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让师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

师父,弟子非常想念您,要跟师父说的话太多太多了。现在向师父汇报我在讲真相劝三退这方面的修炼体会,这不是来证实我自己,是赞颂师父,赞颂大法的威德。

不识字的我能通读《转法轮》了

我得法时间不长,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我是一个人生活的,老伴和孩子们都不在身边,再加上和同修接触的少,又不识字,给我学法造成了很大的困难。我手捧着《转法轮》却张不开口,心里急得没办法,经常泪流满面的跪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帮我。

师父看到我有一颗真诚修炼的心,就安排同修来教我读法,正好一位同修退休,恢复了集体学法,虽说一个星期只有两个小时学法时间,但是对我来说是难得的好机会。没多长时间,我就能通读《转法轮》了。

三次闯出黑窝

虽然能通读《转法轮》,但是我对法的理解只停留在感性认识上,不懂得在法上去认识法,所以遭受到不该遭受的迫害。比如说,我和一位年轻同修到天安门去证实法,在火车上乘警搜身,《转法轮》就在我胸前装着,乘警却没发现,我当时就悟到是师父在保护我。可回到家后,当地派出所不敢接受我,说我不是当地人,原籍派出所也不敢接受我,推来推去的。大法弟子是有师父管的,师父已经在点化我,我却不悟。如果当时我能在法上认识的话,用正念去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不会三次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我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期间,同修教我背《论语》、《洪吟》。同修在一起交流的时候,我就认真的听同修是怎样在法上提高的,在学法方面使我看到了自己与同修的差距,在法理上,我明白了,邪恶想利用洗脑班来“转化”我,逼我放弃修炼,这不是师父所要的,洗脑班也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也关不住我们。有一天半夜,我和另外几位同修闯过几道铁门,堂堂正正的闯出了洗脑班。

我去了外地一位同修家住了几天,邪恶一直在找我们,搜查的比较紧。同修所住的村子比较小,谁家来个客人,左邻右舍很快就知道了。世人那时还不明白真相,为了我的安全着想,同修让当地协调人来接我走,我和协调同修刚上车,邪恶就跟上来了,我俩就赶快下车,在师父的呵护下平安回到家。协调同修为了我的安全,把我送到另一位同修家住了一个月。这位同修对我保护的很好,连她的丈夫都不知道我在她家住着,她和她女儿每天不厌其烦的给我送水送饭,照顾的非常周到,同修每天还和我一起学法。让我借这次法会交流的机会感谢所有关心帮助我的同修和世人。

从同修家回来后,我就和A同修在一起学法,晚上出去贴真相标语。当时还没有资料点,同修们用彩纸裁剪成纸条,用毛笔写上真相短语,A同修用面粉做成浆糊,我们一个往墙上涂浆糊,一个往墙上贴真相标语。我们刚开始贴的时候心态不稳、有点怕,纸张薄,浆糊涂多了纸就破了,墙上灰尘多了,浆糊涂少了标语一贴上就掉下来了,有时正贴的时候,突然就有人抓住我们的手问干什么的,我们就给他们讲真相,等他们走后我俩继续贴,也没怕心了。回到家看到身上脸上手上到处是浆糊,心里却感到很清静。

后来外地同修就给我们送资料,我就和A同修一起发资料,每次晚上出去发资料都有人跟踪,有一次我俩没走多远,一个骑摩托车的人就跟上来了,看着我俩,我们也不理他,继续往前走,走哪他就跟到哪,走了很长一段路才把他甩掉。

当时由于学法少,对法的理解成度有限,没有认识到师父让我们发正念的重要性。自己平时也没重视发正念。

师父说:“大法弟子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为了减少邪恶生命对大法、大法弟子与世人的迫害,发正念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大量的邪恶在正法之势未到之前被及时的清除,减少了很多损失。然而邪恶已经看到了它们的末日,也表现的越来越疯狂。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所以为了更有效的起到正法的作用,大家在讲清真相的同时,一定要重视发正念,及时清理邪恶和自身存在的问题,以免被邪恶钻空子。”(《正念》)

学了师父这段法后,我豁然明白了,师父的法点醒了我,给我指明了方向,我就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

邪恶第三次把我绑架到洗脑班,我就学会了用法来衡量好与坏、对与错了。邪恶逼我签字我不签,我不让别人替我签,我的使命是来助师正法、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不是来承受迫害的,我不能让不明真相的世人对大法犯罪。我一直坚持不签字,最后剩下我一个人了我也不动心,我有师父在管我,我每天坚持学法、发正念、炼功,陪教拿我没办法。中秋节到了,女儿从外地打电话来说要来看我。我悟到了是师父安排孩子们来接我回家团圆。我就不停的发正念、解体洗脑班,把里面的邪恶都定住,让陪教早点睡。晚上女儿女婿、侄儿侄女婿开着车子来了,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孩子们的帮助下,我平安顺利的闯出了黑窝,去了外地。第二天邪恶发现我不见了,象发疯似的到处找我,他们找不到我,就把我的女婿抓走关了两天,用暴力逼女婿说出我的下落,女婿就是不说,没办法,只好把他放了。

我三次从洗脑班正念闯出,对邪恶的震慑很大,让那些参与迫害我、不明真相的人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他们觉得不可思议。一居委会人员就住在我家对面,经常监视我,她女儿也在居委会上班,因为年轻爱表现,“六一零”就操纵她来迫害我。她天天晚上做噩梦,跟她妈妈说很怕我,她妈妈已经认识到是遭报应了,让她不要再管法轮功的事了。后来母女都明白真相了,也做了三退,还找到我要了大法真相护身符、挂历。

在洗脑班里参与迫害我的一些人,后来我遇到他们时都给讲了真相、做了三退,有的甚至全家退。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威德,大法的威德,是师父在帮助、鼓励我,我深深的体悟到了学法的重要性。修炼人的正念是从法中来,只有坚持多学法,不断的用法来充实自己的正念,邪恶就不敢迫害我。

用法来归正自己 多救人

正法时期,每个大法弟子都在走自己证实法的路。我不会写、不会讲,我就根据自身的特点走自己的路发真相资料。我由晚上发转为白天发,由在本地发转向到农村去发,也没人跟踪了,环境也开创出来了。

随着正法進程向前推進,法对我们的要求越来越高,特别是《九评》问世以后,我们肩负的责任更大,救人更紧迫,所以就不能再局限于晚上发放真相资料这种单一的形式上,要破除邪恶旧势力给我们救度众生设置的一切障碍,更重要的是要破除自身后天形成的各种观念和各种人心,要堂堂正正的走出去面对面的把真相告诉世人,让世人明白真相,选择未来,使众生真正能得救。首先必须得修好自己,在学法上提高。

每次和A同修在一起学法时,她都要问我懂不懂,我也不好回答她。其实我心里明白,就是表达不出来。师父说:“作为学员,脑子装進去的都是大法,那么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炼者。所以在学法的问题上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多看书、多读书,是真正提高的关键。”(《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我悟到了师父这段法理的无边内涵,学法不再象以前那样流于形式,而是真正静下心来学法,才能使自己得到真正的提高,达到修炼人的标准,同化法。

为了我的提高,师父又把B同修安排到我身边来,与我配合了八年,也是与我配合的时间最长的一位同修。我俩学法时是一起读,每次学法时间基本保持在三个小时,学一讲《转法轮》后接着学各地讲法。除此之外,每天我自己坚持学一、二讲《转法轮》,每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坚持四个整点发正念,随着不断的学法,自身的提高也很快,本体的变化也大,正念也强大了。

我和同修配合出去讲真相,劝三退,发《九评》、神韵光盘、真相光盘等,我们不但在本地做,还经常到偏远的农村去做,把大法的福音带给农民。

我俩每次出去之前,首先发正念,解体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黑手烂鬼,让众生动善念结善缘。我们带上真相资料坐几站路的班车在公路边下车,顺着小路往里走,遇到人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然后送上真相资料、《九评》、神韵光盘、护身符,告诉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对那些暂时不愿三退的人,我也把真相资料送给他们,让他们了解真相,为以后大法弟子讲真相做铺垫。

我们在走路的过程中也不忘发正念、背法,保持头脑清醒,正念纯净,心态稳定平和,讲真相的效果就非常好,人也容易接受真相,三言两语就劝退了。

讲真相的过程也是实修自己的过程

在讲真相过程中我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有信的,有不信的,有明白了真相后感谢的,还有不听真相打电话构陷的,在这过程中看我的心怎么动,是动神念,还是动人念,我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修炼人,用法来归正自己,坚定正念正行,从而使我修去了怕心,同时也暴露出自己平时察觉不到的一些执着心,如:欢喜心、攀比心、显示心,我会把自身存在的执着尽快修掉,同化法,向更高层次迈進。

有一次,我和三位同修一起到农村讲真相,進了村后,我看到一位农民站在家门口,就过去给他讲真相,还没等我开口讲,他一手抓住我的包,另一只手用手机打电话,我当时也不怕,心态很稳,就告诉他:你不要这样做,我们是来救人的,报警是要遭报应的,你不为你想,也得为你的孩子着想。我问他看不看真相,看就留着,不看就给回我,资料很珍贵,是我们省吃俭用省出来的钱做的。他说要看,就蹲下去认真的看起来了。这时正好又赶上中午十二点的正念,其他同修找到我,我们四人就坐在打谷场上发正念,B同修说遇到这种情况,四个人都要向内找,发出纯正强大的正念,解体清除干扰我们救度众生过程中的一切邪恶因素。

还有一次我和A同修在本地发《九评》,给一中年男子讲真相,周围还有许多人,他不但不听,反而打110电话,他声音很大,我就对着他念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定!”他言不由衷的说:“啊,定?”旁边的人都笑起来了。我告诉他以后别做傻事了,是要付出代价的。他改口说他是在开玩笑,给自己找台阶下。我不跟他计较,请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旁边的一个人主动上前要《九评》,其他人都跟着要。我感到很欣慰,使我深深的体悟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法理博大精深的内涵。

众生都在找真相 盼得救

人们一旦明白了真相,还成了我们的活传媒,帮助着我们讲真相、发真相资料。

一次我俩到一个村子里去讲真相,刚進村就碰到一位年轻人,我就给他讲,他说:“我在外地打工时就有法轮功学员给我讲,也给我做了三退,我知道法轮大法好。”小伙子身材高大,脸上的皮肤白里透红,明白了真相的人都在大法中受益,他看到我手里拿着大法年历,就说:“你们发不方便,我来帮你们发。”回来的路上,看到他家小卖部里坐着的人手里都拿着真相年历,他还把过塑的真相年历挂在大街的树干上。

现在的农民家里大部份有影碟机,他们都比较纯朴、忠厚善良,象一些年纪大的人我就问他家有没有影碟机,如果有就送给真相光盘,如果认识字的我就送一本《九评》,有的还要给钱,有的问要不要钱,我说不要钱,他们都会很乐意的接受,都会说声谢谢。有一位开麻木的司机看了一遍《九评》后,他说这本书写的非常好,有很高的收藏价值,他问我还有没有《九评》,我说发完了,你看过了吗?他说是向别人借的,想自己留一本。同修说下次来给他留着。

刚开始时很多同修不敢带《九评》面对面的发,都抢着要真相传单,因为真相传单装在身上不易被人发现,其实这种心是不符合法的要求的,救人的基点不对。B同修就主动的带上十几本《九评》发,每次带的《九评》她都面对面的发完了,很多人要。我外地回来后,B同修与我交流,她说:“本地同修发放真相资料的多,发《九评》和光盘的少,面对面的发就更少,我俩要在这方面突破,走出一条我们自己证实法的路来。”

平时我上街买菜、走亲戚、赴宴,我都带上《九评》、神韵和真相资料送给有缘人,有时我和同修学完法带上十几本《九评》,很快都被有缘人拿去了。一次我和B同修出去讲真相,看到有几个人坐在一起,我就过去跟他们讲,并把《九评》拿出来,其中一人说:“别是法轮功的。”我说:“法轮功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同时也是救人的。”那人不吱声了,另一人接过《九评》说:“我到处在找这本书呢,今天终于找到了。”

还有一次B同修到超市购物给一位老人讲真相,送给他一本《九评》,老人接过《九评》之后说:“还有没有,再给我一本,很多人都在找这本书,原来有一本借给他了都不还了。”这类例子很多,我们一个月要发三百多本《九评》,有时本地资料满足不了我们救人的需要,就找到外地同修帮助,因为救人是第一位的。

有时我经常一个人出去讲,一次我背着一包神韵光盘到县城车站去发,附近的出租车很多,我就给司机讲真相,发神韵光盘,劝三退。我见人就讲、就发光盘,只要有一个人接了光盘,周围的人都抢着要,六十多个神韵晚会光盘不长时间就发完了,我的怕心也讲没了,还劝退了六十多人。

B同修有时跟我说,如果我们每个大法弟子一天发一本《九评》、神韵晚会光盘,就能使很多人得救,现在众生都在找真相、期盼着得救,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做不好,放不下自我呢?

由于我经常出去讲真相,认识我的人都叫我法轮功,有的人听了我讲真相,三退后诚念“法轮大法好”,身上的病都好了。有一次我和B同修到农村去讲真相,路边盖房子的农民大老远就认出我们啦:“快看啦,送福的来了。”路边有一条沟,他们让我俩小心别摔着了,我俩过去后,人们全部都围上来了,都在抢着要《九评》、神韵光盘、大法真相年历,有的还多要几份真相年历送给亲朋好友,那场面真是体现出众生急切得救的愿望。

有很多次我们走很远了,众生追着我们要神韵光盘,有的还找到我家里去要,明白了真相的众生有高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有握着我们的手依依不舍的,有给我们鞠躬作揖的,有给我们带路的,要留我们吃饭的、给钱的,我们都婉言谢绝了,告诉他们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平安幸福是我们最大的心愿,无论我们付出多少都值得。

B同修感慨的说:“只要我们坚定的信师信法,心系众生,师父就会帮我们,师父把我们修炼的路都铺垫好了,就等着我们迈出坚定正念的步伐去正行。”

记得一次和B同修到偏远地区讲发真相资料,我俩刚发完中午十二点的正念,就接着发资料,同修在右边发,我在左边发时被一根铁丝绊倒摔在地上。同修还以为是车子在卸铁管呢,回头一看路上一辆车也没有,再朝我一看,看见我摔在地上,马上帮我发正念,扶我起来,我当时疼的不能动,同修不让我坐下,让我慢慢走,我也在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边走边发资料、劝三退,又遇到学生放学,我俩抓紧时间讲,还要赶路(因回家的班车最后一班是五点),真的是在和旧势力抢人,我也忘记了疼痛,我俩发了三百多份真相资料,劝退了六十多人,拖着痛腿走了十几里路,如果当时正念不强,我俩根本就回不来。

后来走到公路上,班车正好过来了。回到家一看,膝盖骨都错位了,第二天腿肿的很粗,我就不断的学法、发正念,一个星期就好了。常人伤筋动骨一百天才能好,我一个星期就恢复的很好。难道这不是大法的神迹吗?常人能做得到吗?

师父给我的太多太多了,我做的远远还不够,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太远,在救人过程中,也深深的体会到自己肩负的责任重大,时间的紧迫和救人的艰难。无论怎样难只要同修互相配合的好,遇事向内找、向内修,学好法,用法来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宽容善待同修,救人的效果就非常好,就能体现出法的威力。最后用师父《无阻》这首诗与大家共勉,“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着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走好最后的路,抓紧时间学好法,修好自己,多救人,才能报师恩。

谢谢大家。此文委托同修写,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