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度遭非法劳教 内蒙翟翠霞再遭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三日下午,内蒙古赤峰市法轮功学员翟翠霞、王凤环在农村向村民讲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真相时,被元宝山派出所王军等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元宝山区平庄看守所。

稍后元宝山区公安分局警察闯到元宝山区八家村,在翟翠霞家中无人的情况下,破门而入,非法抄家。因翟翠霞的丈夫常年在外打工,家中只留下翟翠霞一人,究竟被恶警抢走多少东西目前无从得知。

现年五十多岁的翟翠霞,坚持“真善忍”信仰,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三年中,她多次遭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受尽非人摧残。以下是翟翠霞遭迫害经历:

翟翠霞在十多年前,曾身患有多种屡治不愈的疾病,有乙型肝炎、乳腺炎、子宫糜烂等,乳房里的肿块比拳头还大,病痛的折磨使她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一九九九年春天,正在她生不如死的时候,有缘修炼法轮功。不长时间,她身上的各种病症全部消失。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疯狂破坏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十月,翟翠霞去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被警察绑架到北京西城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多天,后被押回当地看守所,她照样每天都坚持炼功,被看守所恶警逼跪、蹲马步、用硬塑料管抽。所长白洁更是大打出手,又骂又踢;恶警丛某逼她蹶着,脖子上挂上一条十多斤重的大脚镣,白天跪一天,从晚上一直折磨到下半夜两点多钟。她还遭到恶警用一种叫掏镣子酷刑折磨,即把人的双手和右脚套在一起,躺不下、坐不起来,其痛苦无法用语言形容。翟翠霞被这样折磨了两个多月,元宝山派出所恶警王军勒索家人近七百元才放她回家。她被恶警搜走的三百七十多元也没有退回。

遭平庄看守所“开皮”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的一天,翟翠霞在别人家打工,被元宝山派出所王军强行抓到办洗脑班,她拒绝放弃修炼,又被劫持到元宝山区平庄看守所,再次遭到暴力摧残。狱恶警张海青将她拖到走廊里,连打带踢,用脚往她头上狠命踢,踢出很多大包。一次,恶警张海青揪着翟翠霞的头发在走廊里拖来拖去,直到打昏为止,再让几个男犯人把她扔进一间小屋,等翟翠霞苏醒过来,恶警拿来电棍在她的脸上、嘴上开始电,从晚上八点一直迫害到夜间两点来钟。恶警大丛为逼她放弃修炼法轮功,让犯人把地上洒满了水,逼她趴在水里,再往她的身上、头上倒水,一看不起作用,又逼她蹶着,让犯人用大洗衣盆装满水压在她的背上,问她还炼不炼,她坚定地说“炼”。恶警张海青恶狠狠地叫骂,让人把翟翠霞拖出去,实施“开皮”刑罚,就是将后背衣服掀起,用塑料管或三角皮带猛抽后背,从脖颈打到尾骨,直打得皮开肉绽。恶警把她按倒在地上,将后背衣服掀起,用三角皮带猛抽,从脖颈打到尾骨,直打得皮开肉绽。直到恶警打累了,折腾到半夜,才把她戴着手铐脚镣放回号里。

演示图:电棍电击

翟翠霞前后被非法关押四个多月,在这四个多月里,每天恶警们都采用各种方法折磨她,蹶着,脖子上给挂十多斤的大脚镣,蹲马步,蹲不好就用管子抽,跪着,曝晒,用特别猛的水管往头上脸上哧,呛得都上不来气,其痛苦无法用语言形容。

遭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冬天室外罚冻

二零零零年八月,翟翠霞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内蒙古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在那里她遭到恶警武洪霞等的迫害,用鞋底抽脸,打耳光,用拳头往脸上打,用脚踢,折磨完以后,给戴上背铐蹶着,不让上厕所,一蹶就是一夜。

在劳教所里,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们,白天被逼出工,晚上被扒掉衣服光脚冻着蹶着,把手和脚紧铐在一起不能直腰,让把头低到桶里,有时一连六、七天不让睡觉,拳打脚踢。内蒙古的气候特别冷,恶警有时把法轮功学员的衣服剥光,光着脚在外面罚冻,有时在走廊里罚冻,走廊里没有暖气,滴水成冰。

一次,恶警尹桂娟让犹大用手铐把翟翠霞吊起来,脚不能落地,吊昏过去就放下来,苏醒后继续吊,直吊得她鼻口流血,手腕子被铐子磨烂。

因她坚持炼功,又被非法加期五个月。在一年多的非法劳教期间,她几乎没有睡过几个成宿的觉,一蹶就是一夜,有时一夜只让睡三两个钟点,有时给戴着铐子站着,有时铐到床上。

出狱二十天 再遭绑架关押

二零零一年十月,非法劳教期满后,翟翠霞回到家中才二十天,恶警王军和六一零的崔桂芝就闯到翟翠霞家,以公安局长要找她谈话为由,又将她关入看守所,翟翠霞绝食反迫害,所长白洁指使恶徒对她野蛮灌食,七、八个男犯人把她按头、掐鼻,强行灌食,呛得她上不来气。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恶警张海青还将每个法轮功学员铐到死人床上四肢分别锁在四个铁环里,一点都动不了,全身骨头疼痛难忍。翟翠霞绝食到九天,恶警王军勒索翟翠霞家人一百多元,才放翟翠霞回家。

二零零二年九月,恶警王军又带领六一零的人共十多人,强行把翟翠霞绑架到赤峰洗脑转化班,每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体罚站、蹲,被犹大张丽拳打脚踢、吊铐,直到要昏过去就放下来,苏醒后继续吊,就这样,她被整整折磨十天。

翟翠霞回家后,恶警经常到家骚扰,在家实在呆不下去,她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四年四月末,翟翠霞又被元宝山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劳教四年。

如今,她再次身陷牢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