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倔子的求医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日】我是一名教师,在我很小的时候,由于我性格特别倔强、思想固执,家里人就给我起了个绰号:二倔子(我在家排行老二)。

我在上中学的时候,得了一种病:各关节处肌肉轮流着痛(游走性发作)。刚开始的时候膝关节轻微痛,怀疑受凉或运动量过大引起的,基本不影响正常生活,也就没放在心上。后来,每隔几个月其它关节也发生疼痛,再后来发病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由几十天逐渐缩短到十天左右,而且病情越来越重。膝关节疼时,关节处的肌肉发热、红肿,腿不能弯曲,走路得扶着墙,坐着起不来,躺在床上也是翻来覆去的疼;肩关节痛时胳膊抬不起来,往下耷拉着,要举手得咬着牙让另一侧的手帮忙一点一点向上托;颌骨处疼时嘴张不开,不能吃东西,只能喝点稀饭……

俗话说有病乱投医,为了治好病,我开始走上了曲折的求医路。首先到医院,医生让查血常规、查尿、查奥亢、风湿因子、类风湿因子等,没有发现问题,只是拿了点止疼药,但很管用,立竿见影,吃下一片药剧痛马上得到缓解、消肿。但是过一段时间疼痛象变戏法似的又跑别的关节上去了,从脚趾到嘴巴颌骨,到处游走着跳着发作,没有任何规律。我也知道止疼片吃时间长了容易引起股骨头坏死等副作用,我想长此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于是我选择了没有多大副作用的针灸、红外线烤、拔罐等,由于治病心切,有一次增大拔罐的力度和时间,结果疼处的皮肤变黑的同时出现了好多水泡,溃疡了,但病况依然没有消停。

后来我妻子修炼法轮大法了,由于中共邪党的铺天盖地的打压,只能在家里炼功,她劝我快学法炼功吧,我一笑拒之,心里还讥笑:我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是唯物主义者,只相信科学,气功这东西我是压根就不信,况且中共又不允许炼。然后我找中医试试,医生又是号脉又是询问、量体温,说是痹病,先吃五副中药(一个疗程)观察观察。再去时,医生看看舌苔,说吃药很有效,再继续吃几个疗程就好了,中间给我调换几种药,这样我就坚持吃,只要能治病,药再苦再难咽我也忍了。结果五、六个疗程下来,病没有治好,人却变得又瘦又黄,胃也难受,那个中医也流露出无奈的表情,我看也没有戏了,最后我只好和中医拜拜了,只当又被人骗了一回。

既然西医、中医都很让我失望,干脆我用最慢的招——锻炼吧,也象那些老年人一样,每天早上起来跑步锻炼。为了去病,我很付出,开始跑几圈(四百米的跑道),逐渐加大运动量,到最后稳定在二十圈,基本上是风雪无阻,别人见了都羡慕说:你身体真好,跑步真厉害。他们哪里知道,疼病并没有因为剧烈的运动而被甩掉,隔三差五还发作一下。

每次疼痛,我妻子都诚恳的要我学大法,说:你西医也看了,中医也看了,还有什么高招吗?真是神领着不走,鬼领着直跑,倔强的我就象身上的疼病一样顽固不化,偏不听她的。在央视的自焚造假宣传和无神论的毒害下,就是闭着眼睛不信大法。最不可思议的是,愚昧失去理智的我竟然在无望中选择了九十岁的神婆,又磕头又烧香的,瞎折腾一番,结果涛声依旧,该咋的还咋的。

在我对医学彻底无望、求医路上山穷水尽之时,二零零八年,终于在妻子千百次的劝说下走進了大法中修炼。师父下面的一段法好象专给我讲的:“他要得了病到医院去看,西医看不好了到中医去看,中医也看不好了,什么偏方也看不好了,这回他想起气功来了。他寻思:我去碰碰大运,看看气功到底能不能治我这个病。他很不情愿的来了。”(《转法轮》

進入大法中修炼,我终于明白了,原来大法是超常的科学,有博大精深的内涵,是让人做最最好人的法。我每想起以前对大法的态度,就感到很惭愧,太狂妄了,太不自量力了。同时也很清楚由于自己的思想僵化、固执,错过多次得救的机会,不仅浪费了钱财,而且失去了太多宝贵的时间,所以我就想加倍努力,多学法。

我是越学越明白,越觉得大法太好了。这样在不知不觉的学法炼功中,也不知从啥时候开始疼病好了,我的身体也胖了,偶尔有回痛也是非常弱的,也不影响工作学习。到今天为止,再也没看过一次医生,没有吃过一粒药,而且也把家中原来存放的所有的药品包括感冒药统统都处理了。我这时才悟到“抱着金砖去要饭”是何等的傻!这么好的大法就在身边,还到处求医!

谢谢师父没有抛弃我这个二倔子,谢谢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