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四·二五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日】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经历过1999年4.25上访,下面我讲一讲我参加4.25的过程。

4.25那天我得到的消息比较晚,大概是早上七八点钟。听家人(也是大法弟子)说村里的炼功人到北京去了。当时心里有点担心,八九年六四的时候我在北京打工,了解邪党的谎言、残忍。我也决定去北京。

在去北京的公交车上遇见了邻县的几个炼功人(看到了他们胸前的法轮章),大概有十二、三人,于是我们一起去了北京。到北京下车后租了一辆车去了中南海,当时车费是他们出的,给钱他们没要(在这里说一声谢谢你们了,同修)。

下车后看到那里已经有很多上访的炼功人了,到路边静立。我看到有的同修告诉新来的怎样做,有的帮助疏导交通,秩序井然。同修们找了一个地方静立。我就去找我们村的同修,和他们约定如果找不到再回来和他们在一起(我们已经是熟人了)。我在附近的一家面馆吃过早点就到了街上。看到身边这么多陌生的面孔,没走多远就看到了我们村的同修,见面后都很高兴。这时了解到是因为天津的警察抓了人,在那里得不到解决,同修们这才来北京上访。我们就在便道上静立,有同修过来提醒不要越过前面那条线,那边算盲道。说实在的我们是农村来的,对城市里的一些交通设施不是太懂,但是大家都很自觉的遵守着,大家都很安静。身后是花池子,面前是盲道,就象网上的照片那样。又回到邻县的同修那告诉了他们我找到了……

人多了路边也来了卖水的,有一个人站在花池子里卖水,有同修提醒她不要站在那里,她不听。有一个同修说;如果你再在那里卖水,那我们都不买你的水了。她无奈的从花池子里走了出来(纠正了一下她的错误行为)。这时马路中间的车辆行驶如常。路边的警察看到这些炼功人都很遵守秩序,也凑过来和同修们聊天。大家也把买的矿泉水分给他们喝。马路两边突然聚集了这么多人,北京的市民觉得很奇怪。有一个骑车的中年人问这么多人都是干什么来的,当时同修们都没说话,他又问是不是下岗职工,要是下岗职工他也参加。我告诉他我们和下岗职工没有关系。最后那人满脸迷惑的骑车走了。

我们还是在路边静立。有同修从附近的门店要来一些废纸箱,有的同修站累了就到后面的地上坐下来休息一下,有的借机会看书学法,前排还是在静立。已经是下午了,这时有同修提醒在后面休息的同修,我们是来护法的,坐在地上休息的同修又都站了起来加入了静立的队伍。

天已经黑下来了,这时传来消息说天津那边已经放人了,来的人都可以回去了。静立的人群开始有序的离开,我们几个也离开静立的地方准备回家。临走的时候同修们把用过的废纸箱、矿泉水瓶等一些垃圾都放進了垃圾箱里。最后离开的同修把警察抽过的烟头也放進了垃圾箱。后来听说当时去了一万多人,大家做的都很好,在全中国人面前,在全世界人面前展现了大法弟子的风采。在这里我想用常人的话说:师父,我们当时没有给你丢脸。

我们准备租一辆车回家,这时来了一个人问我们是哪的,后来才知道当时各市县的警察都在外面等着把自己地区的人带回去。他把我们带到一辆大客车前,这时有警察不停地在拍照。我们被带上了大客车,陆陆续续的大客车里已经挤满了人。车启动了,把我们带到了市里的一个公安分局。我们下了车,这时有一个人说他是国家体育总局的,把一份资料交给了一个警察。上边都是一些炼功人的心得体会,里面有许多老干部修炼以后的亲身体会。在分局里停留了一会又把我们送回了村里。

回家后心平静了下来。凭着对邪党的了解,我隐约的感觉到大法弟子要经历一场大的魔难,当时的心情有点伤感。后来7.20以后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就开始了,大法弟子也开始了正法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