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轮大法 “红斑狼疮”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日】

学大法 “红斑狼疮”消

我是一个农村的年轻妇女,在一九九八年春得了一种很难治愈的病,开始是在腹部出现了一个小红疙瘩,奇痒难忍。忍不住挠破了,流出了黄水,这黄水碰到哪,哪就烂,慢慢的从两手一直蔓延到两臂、脸部、耳朵,又蔓延到身上脚上就都有了。整天流着黄水,难忍的痒痛,使我苦不堪言。

由于家庭比较困难没钱医治,严重时去过当地卫生所看过,花了六百元钱打针,吃药一点效果也没有,后来有人告诉我吃一种叫“苦菜”的野菜能够缓解,我也去挖过吃了也没见效。再后来就严重到两小腿肚子开始溃烂,慢慢的两条小腿差不多全部溃烂,表皮全烂没了,露着鲜红的血肉流着血水,真是惨不忍睹。有时痒的钻心,忍不住时就用两手使劲的挠,挠完后两手指甲全是烂肉。那真是痛不欲生。

就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邻居家的嫂子从外地回来,她看到我被病魔折磨的死去活来,说:跟我一起炼法轮功吧!也许能治好你这个病,我说行我跟你炼。那是一九九八年的七月份,我开始炼功了,随着不断的修炼,我的病慢慢的在好转,心性提高时就好的快,守不住心性时就好的慢。随着修炼的深入,也参加了集体学法、炼功,心性也提高了,病也好的快了,这样经过近五个月的修炼,折磨我将近一年的恶疾终于痊愈了。也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后来才知道我得这种病叫“红斑狼疮”,就是医院也很难治愈的。

我听说附近有两个人就是被这种病夺走了生命。我真的很幸运遇见了师父,遇见了大法,如果不遇见师父和大法我将和那两个人一样,早就不在人世了。是伟大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修炼路上的神奇经历

文/辽宁省大法弟子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今年七十一岁了,一九九一年,我丈夫因病去世,九五年我的大儿子车祸身亡,扔下一个幼小的孙子,我抚养,而小儿子又因打仗被送教养,家里连续不断的发生这些不幸的事,我的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天天以泪洗面,身体也不好了,高血压、心脏病、胃病、腰、腿、眼睛也都是病。我每天都在死亡线上挣扎。

就在这时,有人给我介绍法轮功,还给我一本《法轮功》(修订本),我当时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走入大法的,不长时间,我的身体健康了,真是无病一身轻,心胸也开阔了,脸上也有笑容了。谢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到北京上访,散发真相资料,挂横幅,以各种方式向人们讲真相。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八日我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在邪恶的黑窝里我的身心都受到了迫害,但是我的信念没有动摇,在师父的呵护下发生了很多神迹,写出两件与大家分享。

在二零零一年的冬季,有一天特别的冷,北风呼啸,中午集体下楼去食堂吃饭。当我走到大门前,大门是很厚的那种玻璃砖,一阵狂风吹来,“当”的一声响,一下打到我的头部,很强的一股冲力,大门当时被撞出一条大裂缝,而我毫发未损。在场的恶警和下楼吃饭的那些人都惊呆了,无不感到震撼。

在二零零二年的夏天,天亮的早,我为了多学法,借着早晨的光线趴在床上看师父的新经文,不料被包夹发现,抢走了我的经文,当时我好言相劝,让她把经文还给我,她不但不还,恶语相加,最后还撕毁了经文,我严肃的对她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这样做三天之内会遭报应的。”结果她在三天之内得了一场大病,真的遭报应了。

在这十几年的修炼路上,还有各种各样神奇的经历,千言万语都表达不出对师父的感恩,我会更加精進以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