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坚定 师父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份得法的老学员。因为修的差没什么可写的,所以一直未动笔。但是后来看到学法小组的同修都拿起笔来写出自己的修炼心得,自己觉得无论如何我也应该向师父交上一份答卷。下面我把我在得法前和得法后的身体与思想的变化感受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得法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十四日,姐姐同修回家探亲,看我体弱多病,一年四季感冒,吃药也不起作用,而且我还有胃病、神经错乱、头晕等大大小小十几种病。她建议我,让我修炼法轮功,当时我悟性很差,根本就不相信炼功能祛病。但是在她的再三劝说下,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同时也是碍于面子,把书拿回家,当天晚上就开始学法。当我把整本书读完后发现,这是一本叫人如何做好人的书。就这样我就照着师父说的做,逐渐的我领会到大法更深的内涵,后来我找到了当地的炼功点,真正开始学法炼功。

失去法

一晃半年过去了,我的身体大有转变,感冒、便秘等都好了。可是好事没有长久,得法的第二年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它们派人到村里点名收书,当时我学法时间短,悟性差,加上怕心、家人的压力,最终把宝贵的大法书交给了邪党。给自己的修炼抹上了可耻的一笔,从此我变成了常人,我行我素。在常人的大染缸中不知精進,身体的病业都重新出来了。那时一出现病业就到医院去治,可是越治越重,消化系统全乱了,一天大便十几次,身体日渐消瘦,一米六五的个,才87斤。而且晚上一直做噩梦,可是那时就想不起师父和大法,真是惭愧。我身体的这些毛病,很多医生说:“你这个病没法治。”后来我遇到了同修,同修看我这个样,和我一起交流,劝我不要放弃大法,一定要回到大法中来。

再次回到大法中

我想大法书也没了,心性也落到常人这个层次了,师父不会再管我了。可是内心还是非常希望回到大法中来,时常回忆起得法时的那段美好时光。而今连活也干不了,家人白眼望我。儿子哭着说:“妈妈,别在炕上躺着,出去陪我玩玩。”可是我连走路的劲都没有,每天我以泪洗面。后来,我认识到哭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也不会有任何人能帮我,只有师父能帮我。这样我到同修家把大法书借回来了,白天在家抄法,晚上再给同修送回去,别耽误同修学法。当我抄到第三讲时,我到集市买菜遇到另一位同修。两年没见面了,我把情况和她说了,她说,你不要抄了,我家有一本新的《转法轮》。这样我第二次请回了大法书,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精心安排,只要你有一颗上進的心,师父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你。

家庭魔难

这一次深刻的经历,使我明白了应如何去珍惜大法,我不断的学法、炼功、修心去执着。没过多长时间,身体恢复了,但还不能干重活。这时又产生了求病快快好的心,过份在乎家人的感受。结果让邪恶抓住把柄,操控我丈夫给我制造魔难。家人看我白天学法就抢去到处乱摔。我就到处藏大法书,可是魔难越来越大。一次我在家学法,家人回来没听见,大法书没来得及藏,丈夫上前夺去就撕,边撕边说:“看书能好病,要医院干什么?”当时没悟到为什么导致这样的魔难,后来明白了:原来是我一直有一颗求治病的心,学法目地不纯。明白了原因,我下决心去掉这颗肮脏的私心。又去向同修借书抄书,后来同修又为我请了一本大法书。

转变观念

经历过两次失去大法书,我心里的压力特别大,我想,师父还要我吗?当时这一想,我体内的法轮快速转动起来了。我当时哭了,我真对不起师尊对我的慈悲苦度,我决心给大法一个光明正大的位置。悟到这些后,我请回了师父的法像,当时还存有一点怕心,把师父的法像藏在柜子里。

我认真学法,去自己的自卑心、怨恨心、怕心。按照师父的要求做,身体很快恢复正常。也能干活了、挣钱了,这样家人也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因而也不反对了。师父的法像、大法书也能堂堂正正的放在家里了,我还能出去和别人讲大法真相了。

证实法

我得法这么早,却没有跟其他同修一样跟随师父经历那十几年的腥风血雨的护法历程,每每想起都感到愧疚。

后来村里出现了练乱七八糟气功的现象,有人还到我家劝我练,但我断然拒绝。来的人说,法轮功如何如何,还得起早贪黑的炼功。当时争斗心没去,跟人家理论起来了,这时丈夫起身用严肃的口气说:“你们走吧,就让她炼这个功吧!”我真正体悟到,只有实修自己,才能改变别人对大法的认识。正如师父讲的“相由心生”的法理。相隔几年,有好几个村里的人,看到我身体的变化,思想的改变,也走進了大法的修炼中来。还有很多人退出了邪党的组织,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以上是我得法、学法、证实法的一些体悟,修炼层次有限,可能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还望同修慈悲指正。今后我一定听师父的话,认真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誓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