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有师父在保护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日】我从九七年开始修炼,至今已经走过了十几个年头。无论是在严酷的迫害下,还是在流离失所期间艰苦的生活环境中,始终保持着信师信法的坚定信念,深感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我们就沐浴在师父的法光之中。下面就修炼中的一些小事,说说师父对弟子的呵护。

破除旧势力在经济上的迫害

自从迫害开始,我们夫妻就失去了工作。从零一年流离失所至零七年期间,孩子上大学需要钱、我们生活需要钱。就在我们积蓄要枯竭时,看似偶然一个机会听说卖一种弹力纯棉裤赚钱。我们夫妻就進了30条驮到市里到各摊位去问,没有一个人说要。因为我们还处于流离失所阶段,不敢公开。最后找了一个熟人代卖,结果三个月也没卖完。后来,我们想别人都卖的挺好的,我们大法弟子也准行,我们自己卖。我们到了老板那里,给她讲明了我们的情况,她很是同情说:你先把货拿走,卖完后再给钱。这给了我信心。后来同修们帮忙,一两天就卖了几十条。这样我就更信心十足了。后来,我有了本钱了,每次進货从不欠老板的。这样我就能以卖裤子维持生计了。

在卖裤子这段时间里,我处处以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老板对我很放心,给的货多了我就退回去,少了老板也给补上。由于我缺乏对假币的识别能力,一次交钱时我说你好好看看,别有假币。一看还真有八百元假钱,她说这钱你给我,我给你花了。我说不行。我给她讲了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的道理,我不能做伤天害理的事,你也不能做,当着她的面我就把八百元钱给撕了,她既震惊又感动。也就是从那时起她教会了我辨认假币。我卖裤子合理要价从不说谎,而且管退管换。有的人头一年买的第二年退;有的人水洗一次也来换,我都高高兴兴的给她们换了,她们都成了我的回头客,裤子卖的非常快。她们说你这个人怎么跟别人不一样呢?我就告诉她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按真、善、忍做人。并且给她们讲真相,这些人都明白了真相,并做了三退。

零七年我们结束了流离失所,回到住处。我们夫妻二人不断地找到双方单位,要求上班。零八年奥运期间,丈夫单位迫于压力,就叫丈夫上班了,每月工资三千元。后来我的退休也办好了,每月二千多元。儿子也有了工作,我们一家人又恢复了正常人的生活。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我也不再卖裤子了,把更多的时间用于证实大法上,用于救度众生上,决不辜负师父的厚望。

师父时时看护着我们

流离失所这几年,由于证实大法的需要,我和丈夫经常奔波于几个县城。无论是冰天雪地的冬天,还是酷暑难耐的夏天,没有因为天气的原因阻止了我们的脚步。一次冬天我们顶着刺骨的寒风去了一个县城,一路上也没觉得冷。晚上又回到六十华里以外的市里,在路上还是既不觉得有风又不觉得冷。到了同修家里,同修惊讶的问:这么大风,你们怎么来的呢?我说那不是有师父保护吗!

我们骑的摩托车什么证件也没有,可一次也没被查到过。好多次都是查摩托车的交警刚走,我们就到了同修家(因为查车的就在同修家门口),同修问:“你们没碰到查车的?刚才还在这儿呢!”我说:“他们怎么能查到咱们的车呀,咱们有师父管着呀!”

零三年腊月,还有三天就过年了。有一位同修被迫害的很严重,回家后吃不上饭。我和同修骑着摩托车去看望他并送去点年货。回来时,觉得怎么没走去时的那几个桥呢,觉得一会就到了住处了,就觉得奇怪,一看摩托车一点油都没有了。因为我俩把所有的钱都给了吃不上饭的同修了,我们俩既没钱又没油,师父就让我们从另外空间回来了。

零三年大概十一月份的一个傍晚,我们夫妻二人去做证实法的事。骑着摩托车没有开灯,突然发现前面有一辆小拖拉机拉着一车角铁,两车相距一米左右,想刹车已来不及了。丈夫就觉得象有人握着车把领着我们绕过了小拖拉机,结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后丈夫说:“这是师父救了我们,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正念足,有惊无险

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面对面讲真相中,也碰到过一些有惊无险的事,只要正念足,师父都会给化解的。二零一零年秋后,我和同修来到路边给干活的人讲真相,送《九评》。这时过来个骑摩托车的小伙子问:“送的什么?”从干活人手中夺去一看是《九评》就说“知道这是反动的吗?”我说:“你好好看看,这讲的是现代史。”“知道举报一个给五百元钱吗?”说着一把抓住我,就要打电话,我说“为了你好,电话你打不通”,结果真的打不通。他就松开手说“哪有大白天送这个的,你不会晚上出来吗?我就是这片管这事的。赶紧走吧!”

去年邪党两会期间,街上有便衣巡逻。我正在马路边给过往的行人讲真相,有两个小伙子从我跟前走过听到了,他们就又叫上一个人回头走到我跟前问:“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我说:“我讲的是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他们说:“你知道这是违法的吗?”我说:“我不但给他们讲,我还要给你们讲呢,因为你们也是我要救的人呀!”他们说:“我们听不了这个,你赶紧走吧。”

这种事还有,我就不一一赘述了。在危急中只要我们一个心不动,就会化险为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