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只有无私无我才能跳出旧势力的安排》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日】看了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只有无私无我才能跳出旧势力的安排》,心中很有感触,因为我刚刚才从一场旧势力欲置我于死地的魔难中走出来,而且过程中,我不断看到身边的同修陷在形式不同、但本质相同的各种魔难中,所以我把自己的这段经历写出来,希望对还在魔难中的同修能有所帮助,对仍抱着人的观念及执着长期不去的同修能有所警醒。如有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带着对人间美好生活的向往走入大法修炼的,并如愿以偿的遇到一位心仪的同修结为夫妻,风风雨雨携手走到今天。两年前,师尊严肃点化我认识到自己的这一根本执着,但我一直没重视修去它。在今年年初,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家人同修与一位异性同修互相之间产生了爱慕之情,但还没有发生两性关系。

家人同修对大法是有理性认识的,面对邪恶迫害,面对生死,都是堂堂正正、不留遗憾的走了过来。也是由于在人中形成的观念及执着长期不去,加上工作忙,学法炼功跟不上,疏于实修,以致被钻了空子。被我发现后,同时在一位走的很近的阿姨同修的帮助下,家人同修认识到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对于修炼,特别是大法修炼的危害性,结束了这种关系。

事情过去两个月了,我却一直没有从中走出来。每当我的脑海中浮现家人同修与那位同修亲密的画面时,就感觉好象一把匕首猛然刺入心中,在我的心上一刀一刀的划着,痛彻心肺。我知道是自己长期不去的根本执着不断的积攒,积攒到今天,形成了一个大难,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要把我彻底拖下去,从而毁了我,可是我却正念不足。那段时间,我基本上是什么也干不了,长期坚持的证实法的项目仅能勉强为之,与同修配合的重要项目也一度终止……在深夜,我痛哭着跪在师尊的法像前,求师尊救我,救我走出这个劫难。

师尊看到了我的心,在学习《转法轮》中一段讲法时,“我们是炼功人,炼功谁要气干什么?自己身体需要净化的,怎么还要混浊的气呀!肯定不能要。要气的人也在气的层次当中,在气的层次当中他分辨不了哪是好气,哪是坏气,他没有这个本事。”师尊让我看到了法中的一层内涵,男女之情是常人中的东西,我要男女之情,那么我也在常人的层次当中,我也当然就没有能力分辨它是好还是坏,把它当宝贝似的紧紧抱着。

在大法中修炼已有十五年了,我当然是不愿在常人的层次当中的。明白这层法理后,当痛苦来临时,我能认识到痛苦是常人这个层次的物质,它起的作用就是把我拖在这个层次当中。认识到这点,痛苦马上就消失了,这时,我以为我在逐渐的放下自己的根本执着。

可是,痛苦并没有彻底消失,时不时的还会出现,而我和家人同修的情却越来越重(经历了这场魔难,家人同修对我倍加呵护,希望能弥补对我的伤害)。

就在昨天,我和家人同修一起去看望同修甲,同修甲不在,却碰到与同修甲走的很近的同修乙。交流中,才知道同修甲与同修乙也是因为在常人中形成的观念与执着长期不去,从而产生很大的矛盾。从同修乙的状态来看,她已经承受到了极限。

从同修那回来,我问自己,为什么让我看到这件事情?我已经经历了虽然形式不同,但实质相同的魔难,为什么还让我看到这样的事情?既然两件事情的实质是相同的,那么我一定是还有长期没去的观念与执着。这时,我才吃惊的发现,我并没有真正的放下自己的根本执着,我是在利用在法理上的认识抵御痛苦,并没有放下与家人同修的男女之情。所以,被伤害的痛苦还会时不时的出现,所以,我和家人同修的情会越来越重。

在发现自己竟然在利用大法后,我吓的出了一身冷汗,我开始严肃的直面自己的根本执着。当我问自己,能不能放下与家人同修的男女之情时,感觉上是那么的难分难舍,我才发现常人层次的这些物质对我有多么大的牵绊。好在师尊已经点醒我,这些都是肮脏的泥土,我坦然的告诉自己,我能放下。

当我坦然放下向往人间美好生活的根本执着后,就象剥洋葱似的,师尊让我看到这男女之情的背后竟然还隐藏着更根本的执着——对“我”的执着。

这时,我才看清这场魔难的本质。这几年来,由于自己证实法的成绩不断的被肯定,执着自我的心也随之膨胀的越来越厉害。虽然嘴上说一切都是师尊在做,可内心深处还是“贪天功”,认为是自己做的。正是这种不敬师敬法的狂妄之心,以及长期不去的根本执着被邪恶抓住把柄,从而对我下死手。

认识到这一点后,感觉自己好象大彻大悟一般,一身轻松;而在这场魔难中反映出的,如影随形的妒嫉心、争斗心、怨恨心、报复心、色欲心、依赖心等等,一下子离我非常非常的遥远,我的心中顿生慈悲。

虽然从法理上明白了,但我知道自己还需要实修出来。就象同修交流中提到的,旧宇宙的生命是为私为我的,而新宇宙的生命是为他、无私无我的,我们只有修去私我,才能跳出旧势力的安排,成为只归师尊管的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