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病业中同修发正念的一点感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一日】近来各地同修,特别是老年同修出现病业关的不少,有的拖了很久。去年我们当地就有一老年同修就是病业关没过去离世的。这绝不是师父要的,我们不能以这种方式离世。我把我们帮同修发正念闯关的过程写出来,意在帮助有类似情况的同修。兑现誓约,完成史前大愿,多救人,跟师父回去才是我们的目地,才是师父要的。

一天早上吃完饭去上班,一路上感到身体发冷,到单位后我在值班室晒太阳,晒了一会,身体表面被太阳晒得热乎乎的,但是心里还是感觉很冷。用人心想:可能早上炼功时穿的衣服有点少,早餐没吃好,晒一会就好了。大约晒了半个小时,不但没暖反而更冷了。这时我意识到不是穿衣服少吃饭少的问题,而是邪恶抓住了我的漏对我進行迫害。我发出强大的一念,不准邪恶迫害我。于是我发正念清理邪恶。这样我发了将近一个小时,还是感到冷,但身体还能支持,到吃午饭的时候,只喝了一碗粥,感到两腿发软,头晕。下午,身体象一滩泥一样,连坐的力气也没有。邻居同修给我盖了一床十斤重的大棉被,躺在床上我感觉皮肤发烧但心里打颤、发冷。

同修帮我发正念,四个人同时对着我并让我坐起来一起发,不承认邪恶的迫害。我们开始背师父关于善解的法,之后再清理自己的空间场,最后不断的齐声背师父的正法口诀。其中一个同修在发正念时听到另外空间的对话,一个说:“李洪志真厉害,李洪志的弟子也厉害。”另一个说:“咱跑吧,咱别在这呆了。”发了半个多小时,感觉全身轻松多了。

我们在发正念时,都感到被师父加持的能量很强,另外空间的邪恶大量被销毁,个别也有逃跑的,表现在我们这个空间就是:我的脸色由灰暗到红润,全身由发冷到热乎乎的。这是我自修炼以来第八次闯关了。每次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闯过来的。

几天后的一天上午,我路过玉之同修(化名)家,敲了门,她颤颤巍巍的从屋里出来给我开门,我一看她面色憔悴双眼无神就问怎么了?是不是邪恶的迫害?她说是。于是我俩坐下来发正念,发了二十多分钟,她说从她身体两侧跑出去几块黑东西,那种象被铁链子捆绑的感觉没有了,现在好多了。临走时我们约好下午到我家学法,并帮她再发正念。

下午两点多玉之的女儿把玉之送过来,只见她脸色灰暗,呼吸都有些困难。她说:“邪恶想要我的命。它知道我下午要来,就得消灭它,叫我跟它走,我说我不走,只跟师父走!我在家双盘打坐发正念,忽然被窒息的喘不过气。女儿同修看我不对劲就喊我:‘妈!妈!妈!’我就感觉我的元神从小腹到胸,从胸到头,她每喊一声‘妈’,我就往外出去一些,最后只差一点就要出去了。我想我不能走,我还在打坐,要是走了不是在破坏大法吗?家里其他人怎么想?我这一念正了,我的元神就又回来了。以后这种情况喊同修或名字都行,不能按常人间的关系喊。”

看着玉之被邪恶迫害,我找来了邻居同修,我们按照上次帮我发正念的经验一起帮她发正念。半个小时后,玉之眼神有光了呼吸也均匀了。她说这次又从后背出去好几块东西,捆绑她的那种感觉没有了。

我们开始学法,两个问题还没学完,玉之的女儿接了一个电话,说是让她俩回去。有同修到了她们家,要帮她发正念。

玉之回去不久,我们接到她丈夫打来的电话,说是要我们过去。我们一同四人去后看到气氛非常紧张,先到的同修连玉之在内共七人正在一起默不出声的发正念。玉之的情况还不如去我家前,眼看着只有出气没有進气了。有一甲同修和玉之对面坐,严肃的说:“你有什么漏被邪恶钻空子了,找出来,曝光它。”玉之喘着说找不出来。甲同修说:“我说一句你跟一句,我跟随师父走,不离世,坚修大法到底。” 甲同修手拿《转法轮》,要玉之拿着书,看着师父的法像求师父。玉之艰难的说:“我两手都动不了,象被钢丝勒着,拿不起来。”并连说,“我要走了,我要走了。”我们一同来的乙同修厉声说:“玉之,回来,你不能走!”我看玉之上气不接下气,随时都有离世的危险,每说一句话,都要消耗大量的能量和体力。我对甲同修说:“你不要给她施加压力,就帮她发正念。”

这时正好下午六点发正念,先来的六名同修默不出声,我们四人齐声背师父讲的关于善解的法:“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扰我证实法的,我也都可以给你们一个合理的安排,成为未来的生命;想善解的就离开我,到我的周围的环境中去等着;如果你真的无能力离开我的,也不要发挥任何作用干扰我,将来我能够圆满,我会善解你们;那些个完全不好的,还在干扰我的,按照标准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接着背:“意念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就这样想它们死,它们就会被清除,”(《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再念师父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灭! ”

我们四人不断的齐声背出师父的正法口诀。这时先到的默不出声发正念的同修表示这样发正念功能受阻。因为我们有了前几次的经验,再看玉之正处在危险之中,就顾不上给她们解释,只管继续发。

十五分钟后,玉之说我好些了,出声发正念比不出声发正念对我管用。先到的六位同修停下来了。我们看玉之呼吸还不太顺畅,说不能停还得发正念。我们又接着背了《洪吟二》<佛法无边>:“香炉尽收乱法鬼 宝鼎熔化不法神”。再念正法口诀,又发正念十五分钟才暂时停下来。这时玉之的呼吸已经顺畅,精神也好些了,且被钢丝绳捆绑的感觉消失了,与半小时前的她完全不同。

发完正念,我们進行交流,我们四个在发正念时感到被师父加持着,能量包围着,全身冒热气。另外六个同修则说感觉不太明显,发正念时念力不集中,有时还走神。有一老年同修说:“从没这样发过正念,我病业关已经拖了两个月了,也帮我发正念吧。”

师父说:“目前还有一些学员对发正念的要领掌握不好,有的学员完全和炼静功状态一样,本来有的学员在炼静功时就处于昏昏欲睡的状态,或者不够清醒的状态,或被杂念严重干扰的状态,这样就达不到很好的效果。还有的学员在发正念时思想中专想一个或几个邪恶份子,使打出去的功与神通发挥不了最大的作用。当然,如果在特殊的情况下,单独或集体统一针对一个邪恶或几个邪恶发正念的时候是应该这样做,而且集中的力量也很大,但是一般每天大家的集体发正念就要更大范围的追找邪恶,不是每天、每次都集中针对一个或几个邪恶。”(《新经文》<正念>)。

通过交流我们达成一致,形成了整体,我们共同帮玉之和老年同修发了七点、八点的整点正念各半小时。

整个发正念的过程,我感觉法的威力非常强大,每个人都被强大的能量场包容着,我的全身都热气腾腾的,场面让人震撼,随着大家铿锵有力的背法声,形成了一个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正念之场,气势洪大威严。我们的场越来越强,邪恶因素越来越弱,最后彻底清除干净了。玉之同修也恢复正常,那位老年同修也感觉很好。大家都非常震撼,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感受,有的觉得有不好的东西从腿上跑走,有的觉得从背部跑走什么,有的觉得头一麻一麻的,有的身体打几个寒战……这真是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正邪大战。

通过这次除恶,我们悟到以下几点:

给魔难中的同修发正念一次时间至少半个小时;

用师父的法除恶有强大的震慑力;

念力要强大集中,如果达不到这种状态,就不断的念正法口诀抵制邪恶的干扰;

给魔难中的同修发正念,要做到:一先清理自身的邪恶,二针对魔难中同修背后的邪恶;

不要给魔难中的同修施加压力。如,这时候非让她(他)找心找漏等,这就等于帮倒忙。当把邪恶除掉后,再让她(他)去找,效果比较好。

帮忙发正念的同修要达成一致、相互配合,形成整体,让邪恶无漏可钻。

帮魔难中同修发正念时,直接喊名字或同修,不要根据常人间的关系称呼。

以上仅个人所悟,供同修参考,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