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经历的四二五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一日】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三日那天,当得知天津教育学院主办的期刊《青少年科技博览》中有诬蔑法轮功的文章后,我便和家人说:明天准备去天津,当面告诉主编人员我在法轮功中亲身受益的经历。家人(未修炼法轮功)也要跟我去,后因花市酒楼弘法活动,便未成行。

四月二十四傍晚,在学法小组得知了天津武警抓人、打人的消息,大家决定第二天去上访。

我们炼功点的学员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九日,就曾经去永定门信访办集体上访过,结果把派出所的警察吓的够呛。我们不明白正常的上访,警察为什么会吓得那样儿?

四月二十五日的早晨,我们坐车来到了沙滩车站。在大家寻找国务院信访办时,有军人来领路了,我们就站在被指定的位置,等待着(在中南海的偏门处)。八点半时,听到鼓掌声,得知是当时的总理接见了法轮功学员。

刚开始我们都站在盲道的后面,公交车正常的运行着……后来警察出现了,并封锁了道路。之后路面上过往的车辆,大都是带O的车,从那时起我才知道,带O的是公安局的车。

大家静静的站着,站累了就到排尾休息一下(我们炼功时都是排着整齐的队形,因此到哪里都是整整齐齐的)。后来我去找厕所时,打听卖店的人,当得知我也是来上访的一员时,很高兴,说:没想到这么多人来这儿,路一点都没堵,我们今天上了多次货,比平时速度都快,你们的素质真高。

厕所是旱厕,但有法轮功学员给打扫的很干净。我们站的周围就更不用说了,因为在炼功点上,我们都是把周围的卫生打扫的干干净净,已经养成了好习惯。就为这儿,江泽民吓坏了,认为法轮功纪律严明。其实就是好人的行为把他吓着了。

当天晚上九点半,总理下令释放天津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后,我们回家了。为了不给外地学员造成乘车难,我们是走回家的。回家的路上,用两个字可以形容我的心情——壮观。您想,几万人同时离开府右街,而且秩序井然,那场面,真的震撼了天地。这就是我所经历的四二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