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恶警为什么被称为“恶警”说起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恶警为什么被称之为“恶警”?是因为他们从事或参与迫害了大法和大法弟子,才被称之为“恶警”、“恶人”、“坏人”。在揭露邪恶迫害和讲真相的事情上,往往有同修对于怎样称呼那些警察和协助参与的人如何称呼,有分歧。理由是,比如不触动恶的一面,对人的一面要善,对这些参与的警察要救度,要给予讲明真相和认识悔改的机会,也有就是顾虑触动邪恶会加剧或扩大迫害什么的。我们当然不能否认同修这其中的善良好意。

可是站在法上来说这也是严肃的,一个生命参与了迫害法,就是有大罪的,就是站在了面临被清除淘汰的边缘。生命之间有了相互伤害的罪,可以在法中有偿还的可能和机会,但是任何生命迫害了法,是非常严重的问题,直接可以导致生命的淘汰。这不是我们个人观念认可认为的好和坏的问题。不是谁对我好,谁就是好,也不是对我坏就是坏。一个生命,对待大法好,认可顺应大法真善忍好,才是好;反之,对大法不好的就一定是坏的。

对于参与迫害法的坏人警察,明确的称之为“恶警”,含有否定迫害,反迫害的因素在里面。因为任何的承认也都是邪恶存在的空间。因为我们对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是全盘否定的,所有对法的侵犯侵害都是完全不能被承认的,无论是何种借口的。我们就是要坚定明确的否定迫害和反迫害的,而不是含糊和有所保留延宕的。在常人这儿,不依法行事的警察也不是好警察,行凶作恶的就会是坏人恶警。有的恶警长期从事邪恶610工作已经七八年了,少的也是几年了,有的就是从一般恶警升成了股长、科长、局长还有省市县的610头子,但一直没有被曝光遭恶报,不能说与我们当地大法弟子对邪恶的态度和想法没有关系。

每一次出现问题,我们都要自觉自然的净心对照大法查找自己的问题和不足(这是修炼),这是必须要做的。但是生命维护法、证实法是超过生命个人修炼的,是第一位的。不能说生命修的没漏了才能去维护法、证实法。也不是说高级生命才配维护证实法,低级生命就不能。生命在自己所在境界维护法、证实法是必须的,第一位的。大法弟子的态度就关系到对大法行迫害的恶警的限时报应与否。也许旧势力的安排中是在考验大法的最后才安排恶人遭报,而我们就是坚定制止恶人对大法行恶,最大限度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从而全面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的。师父教我们发正念时的口诀也是“法正天地,现世现报”,我们为什么不做到呢?

前段时间,网上爆出江泽民死亡的消息。明慧网上也及时刊出了买鞭炮,放鞭炮的倡议交流文章。我们也都知道好,就是拖延迟缓做了,也是各种想法都有。对这个害大法、害天地宇宙众生的邪恶,怀有各种人心念头,甚至疑问到底死了吗?这不是有了一种不是自己主观愿望的不情愿不甘心吗?2012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一开篇,有个景象,在主佛和众天神的清除下处在最下一角的邪恶生命们,已经退缩很少了,却又忽然搅动起来,聚拢成了恶龙的形象,意欲回首反扑,被主佛一掌击中打下。现在也有开天目的同修看到邪恶在向北京向天安门退缩回收。当时,本来在“买鞭炮,放鞭炮”的过程中各地同修也应顺时尽力清除掉本地范围的邪恶的事,也没有及时做好,并且应集中跟上进程正念捣毁恶首的一切存在因素也没悟好,给了邪恶喘息之机,所以那首恶又挺出了人形露面,让大家在常人中被动。还有同修反过来质疑明慧同修怎么做的。师父说:“正法中的情况是由大法所主持的,是由大法救度众生的要求而变化的。其实这时大法弟子行神事是必须的,因为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已经不是第一位的,正法中救度众生、从组大穹才是目的。正法之事、救度众生之事一定要做,那就得破除这种环境障碍,证实大法。”(《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一到时候我们自己不动,指望谁动呢?我们的态度明确了吗?那正念坚定的一念定下来了吗?

神韵演了武松打虎的故事。景阳岗上有老虎吃人,危害众生。作为我们大法弟子,能看着危害众生,毒害众生的现象,无动于衷吗?现在就是我们做那武松,挺身为众生除去那祸害。我们才是那天授的各管一方的“父母官”,宇宙大法的使者和维护者,师父的“钦差”。对天下当地发生的事依法行使衡定评判和顺应作为,除恶扬善,利益救度众生。表面上是邪党的公检法人员在抓、审、判、关、押、迫害我们的同修,实际上是我们在主宰评判它们。我们得在所有的这些事上表态,告诉众生哪是对哪是错,哪是真哪是假,制止邪恶,证实法救度众生。

大法弟子统一集中发正念,早在2002年恶首江泽民就是因为邪恶补充不上而死过去几次了。但还是在四中全会的问题有了教训,在奥运一事上有了教训,在国际人权会上有了教训。现在从二月份以来,邪恶头子王立军、薄熙来正在相继遭恶报,直逼周永康。当明慧网把周永康的罪恶发到当日头条上时,我们还能懈怠吗?从网上曝出薄、王恶报事件以来,我就在发正念中主动加上一念:清除支撑操控薄、王的一切邪恶及存在因素。当事情进展到拿下薄熙来时,我就感到我参与支持了除去这恶人的整体形势,做了该做的。这也是顺天意而行。现在我们决不能放过周永康(这样说不是人情中的恶和恨),要让这地上从没有过的邪恶无条件尽快结束。我们的修炼回升完全是靠师父和大法,根本就没有旧势力和邪恶的事。我们从不认为邪恶和魔难对我们的修炼有什么用,而是我们靠师父和师父的大法,把这些强加的魔难和迫害转变成了修炼提高的助益,但是我完全根本不需要它们和它们的这一套,证实法和救度众生中就是更不需要!

个人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