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功疾病一扫光 王庆生遭九年冤狱摧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晚上八点左右,湘钢职工医院住院部主刀医生结束手术后,对王庆生的儿子说,你父亲是长期腹股沟疝越来越严重,造成小肠穿孔,情况比较危险,手术三个多小时,整个小肠壁没有一点肠油,只剩下薄薄的一层皮,他是长期缺乏营养造成的,是长期不正常劳作,很少休息造成的。

二零一一年二月九日,湖南省湘潭法轮功学员王庆生结束九年冤狱,走出常德津市监狱。在九年的迫害中,他先后被辗转关押在长沙监狱、益阳市赤山监狱、郴州监狱、常德津市监狱,遭到各种酷刑及洗脑迫害,王庆生始终坚定信仰。

修炼法轮功 全身疾病一扫而光

王庆生,今年六十一岁,湘钢二棒厂退休职工,十六岁就参加工作,十九岁进湘钢。几十年来,在高温、高噪音的环境中工作,身体出现多种疾病,如美尼尔氏症、神经衰弱、食道中段憩室,胃炎及大出血、十二指肠炎及出血、腰椎盘突出、慢性腹泻、脱肛、慢性咽炎、慢性中耳炎、慢性鼻窦炎等疾病,特别是眩晕症引起呕吐不止,全身抽筋和胃痉挛造成胃大出血,生命垂危,经抢救过来,住院、疗养,出院回来身体还是消瘦,面色苍白,全身无力,很痛苦。那段时间几乎年年都被救护车拉到医院去抢救。

一九九六年四月,王庆生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很快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体重增加,脸色白里透红,精神饱满,人显得很年轻,真正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从一九九六年五月至二零一二年二月,他没有花过单位一分钱医药费,没有休过一天病假,工伤假。

同时他按照真善忍做人,在工作中他总是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不与别人争功劳,在利益上,也从不和人去争去斗,厂里领导和同事一致认为,他是一个真正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因强烈的小人妒嫉,一意孤行发动对法轮功的邪恶的迫害,使千千万万的好人受到极大的伤害。当时,王庆生和妻子曾到市六一零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去讲真相,并写了一封十五页的信,谈到他修炼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市六一零人员说只有北京才能解决这个问题。于是王庆生利用休年休假的时间去北京上访,希望政府明白真相后,纠正这个错误的决定。

没想到信访部成了抓人的大门,王庆生被非法关押在湘潭拘留所三十天,去北京接他的人的一切费用全部算在他的头上,大约五千元,而且停发他半年的工资,每月只给二百元生活费。

四次被非法拘留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二年二月这段时间,王庆生被非法拘留四次,非法拘禁两次,第一次三个月,第二次六个月。

酷刑演示:将两根烟同时点着插入法轮功学员的鼻孔,把嘴捂住。熏呛、窒息极为痛苦
酷刑演示:将两根烟同时点着插入法轮功学员的鼻孔,把嘴捂住。熏呛、窒息极为痛苦

特别是被非法拘留在北京密云县拘留所里,被三个高大的恶警,一个是副所长,一个是刑警队长,一个是书记员残酷折磨,毒打五个多小时。恶警把他推倒在地,再把他的头压到脚尖,背上压上一张椅子,恶警压坐在上面,腰抬不起来,然后把他的领带扯下来,绑紧双手,用一根长棍子撬起双手往后往上抬,直到再也抬不上去,再把棍子插在椅子上,不久双手就痛得失去了知觉。在把他的头压到脚尖时,他们知道法轮功学员不抽烟,就点燃了十来支烟,每个鼻孔插上一支烟,呛的他喘不过气来,只好张嘴出气,恶警马上把剩下的几支烟放在嘴下边,烟熏的他差点憋死;然后就在他的头上,身上拳打脚踢几小时,用手掐他的脸和耳朵,使他痛得差点晕死过去。恶警还恶狠狠的说,打死就打死了,打死你算你自杀。从下午五点一直残酷折磨,毒打的遍体鳞伤,非法审讯他到晚上十点多钟才罢休。

第二次非法拘禁是在二零零一年三月初,当时王庆生正在永州家乡伺候年老多病、行动不便的七十八岁的父亲已三个月,湘钢公安分局恶警潘林,陈志湘和初轧厂保卫干事李占洲等人闯进他家里,要强行把王庆生抓走,王庆生的父亲就问:我儿子犯了什么罪你们要抓他?恶警说:你儿子是湘潭法轮功辅导站副站长,怕他带头到北京去。王的父亲又问:怕他到北京去,你们就抓人,这是哪条法律规定的。你们看看我病成这样,又行动不便,需要他在身边伺候,能不能不抓他。于是恶警向上级汇报,湘潭市六一零和湘钢公安分局马上命令他们立刻把王庆生抓回湘潭。就这样他被强行抓走了。

王庆生老父亲孤苦伶仃、行动不便,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老人家在孤独、恐惧和担心中,不久就去世了。而王庆生被非法拘禁在湘钢初轧厂保卫科六个月。这不只是犯了非法拘禁罪,而且是间接杀人!

遭非法判刑九年 被劫持到长沙监狱

王庆生的妻子也因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她出狱回家后把在湖南省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的真实情况告诉王庆生,王庆生据此写了一篇文章《湖南省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黑幕》,揭露了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里的恶警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而致死、致残、致重伤等事实。但是市国安局警察反而于二零零二年二月二日绑架王庆生,非法关押、审讯、判刑,非法抄家,抄走了家里所有的大法书籍,师父的讲法录像,炼功音乐带,和炼功服及大法资料等,而且还劫走摩托车、手机、手表、所有现金、收录机、大小收音机、皮箱等等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抄走,没有留下收条,满地狼藉,他的女儿气愤的对着这群国安恶警说:你们是一群强盗!

二零零三年一月,王庆生被市六一零和公检法非法判刑九年,被劫持到长沙监狱二监区二中队。他的妻子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长沙监狱二监区二中队,王庆生每天被强迫奴役劳动十六个小时,从早晨六点起床,六点半出工,一直干到晚上十点半,没做完定额,经常延长到晚上十一点半甚至到凌晨一点。由于他不穿囚服、不挂牌、不下蹲、不报数、不剃头,被恶警关禁闭室十五天。二零零三年六月,由于长时间的被强迫做奴工,对身体的摧残和精神上的摧残下,出现了腹股沟疝,皮肤奇痒无比,全身都是等病态。几年来长沙监狱全体法轮功学员先后二十几人都没有被转化,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都被关过禁闭室,有一部份还不止一次。

由于长沙监狱的所谓的“转化”彻底失败,二零零四年九月把法轮功学员全部转走,一部份转到湖南其它监狱,王庆生和一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转到益阳市赤山监狱。

在赤山监狱遭迫害

一到赤山监狱,王庆生等法轮功学员全部被非法关禁闭室十五天,出来后关押在教育科,由于不准炼功,全体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教育科恶警就以王庆生带头绝食为由,白天强行把他铐在教育科电视房的窗户铁杆上,晚上把他铐在床头,王庆生绝食第四天,教育科科长指挥手下恶警和凶恶的管事犯,六七个人强行把他摁倒在地,往他身上穿囚服,按住他的头和脖子强行给他剃光头,然后把他拉起来,强行拍照。这些恶警和坏人还在洋洋得意的肆意诽谤大法和羞辱他及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

绝食第六天,教育科就把法轮功学员分散关押到各个监区,把王庆生分到四监区三中队,安排四个服刑人员二十四小时轮班夹控。一天,四监区教导员陈铁军带两个管教找他谈话说,不许他每天晚上炼功,这是不允许。于是王庆生就向警察平和的讲真相,可是两个恶警在教导员陈铁军暗示下,不但不听,反而残酷的折磨他,把他双手往后扭,把人往下摁,用脚踢他的腿,把他摁倒地上,然后把他拉起来,再又摁下去,反复几十次,摁的他的腿碰到水泥地板上“砰砰”响,左腿膝盖瘀血,痛得都站不起来了。他仍然坚持要炼功。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他腹股沟疝出现了初次严重状态。

在郴州监狱遭迫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赤山监狱因所谓的转化失败,把全部法轮功学员转走。王庆生和一部份同修被转到郴州监狱,二十几个法轮功学员集中封闭关押在教育科五楼,与监狱其他警察和服刑人员隔绝开。恶警指使两个罪犯夹控一个法轮功学员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不准炼功,不准同修交流,讲话,抄走笔和信纸,不准学法,写字,而且教室里写满了恶毒的诽谤大法的标语,每天强行洗脑,王庆生一炼功马上就被几个恶人强行制止,他和同修一谈话马上就被几个恶人拉开,向恶警恶人讲真相,马上就被一群恶人围攻。

在这种邪恶的迫害中,二零零五年八月的一天,王庆生身上出现了严重的病态,眩晕,恶心呕吐,趴在桌子上不能动,教育科恶警李副科长指使几个恶人强行把他弄到医院去,他坚决不去,一路上使他呕吐的更厉害,他在痛苦中喊着,挣扎着,反抗着,在医院被几个恶人摁住强行打针,他从医院回来对恶警说:我这种反应不是病,是业力造成的,炼功就可以消业,修炼法轮功可以去病健身,延年益寿。这是你们长期不让我们炼功造成的,这是江氏邪恶政府利用你们对我们的邪恶迫害。同年十一月,王庆生再次出现这种严重的病态,恶警再也没有把他强送医院,他三,四个小时后就把业消除了。此后再也没有出现此种情况。

遭常德津市监狱迫害

二零零七年三月,王庆生和一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转到常德津市监狱,他在津市监狱二监区二中队被残酷迫害至二零一一年二月期满回家。常德津市监狱二大队是津市监狱的严管队,是一个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常邪恶的地方。被非法关押在这个大队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恶警和恶犯残酷折磨过,毒打,吊铐,冬天闷水,强行灌食,体罚等。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王庆生在这种环境中,不放弃法轮大法修炼,信仰“真善忍”,拒绝做奴工,不穿囚服,不下蹲,不挂牌等被恶警中队长王君指使恶犯龚义对他大打出手,在他身上、头上拳打脚踢,并且当着恶警王君的面,对着他的头和脸把他左脸颊,左眼打伤,左脸颊马上肿的比桃子还大,左眼圈发黑,左眼视物眼中有一大黑点,嘴里左边的牙齿被打松了几个,不久一个接一个都掉了。他当时就对恶警讲,你这是纵容恶犯打人,这是违法的。恶警王君却扬言:我要搞死你。

于是王庆生对恶警大队长黄瑞林和负责改造的副大队长张某说要法医验伤。他们反而封锁消息,指使夹控犯严密监控,不许他有信纸,笔,不准写信,就是写了信也不给寄出去。他几年来没有收到一封家信,也没有寄出一封家信。王庆生要求见监狱长,见检察官,在他坚定的正念下,大队恶警带着恶警王君向他赔礼道歉。

不久,恶警王君抬山崴了脚,至今走路还是有点不正常。而恶犯龚义触怒监狱教育科恶警罗科长,铐在窗户上一天后,罚他到别的中队去做奴工,延长刑期半年才回去。大队警察和服刑人员都知道他俩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到恶报了。

常德津市监狱二大队卫生条件极差,生活水平极低,奴役时间很长,小卖店的副食很贵。而且监狱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按照江魔头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口头命令做的,是非常邪恶的。

二零零八年五月,王庆生在长期残酷的身心折磨下,出现了严重的病态,腹部疼痛难忍,胃出血,十二指肠出血,每天便血三次,连续拉了六天,前四天没吃饭,第七天在他的正念下止住了便血,之后连续三个月,每天吃不下一两米饭,人瘦的皮包骨,体重只有八十多斤,这段时间恶警王君,恶警指导员王琦没有让他休息一天,指使夹控犯每天把他拉到车间。

二零一二年二月九日,王庆生带着一身伤病,走出魔窟,一无所有的他,家中私有财产早已被市国安、公安几次抄家抢劫一空,而二零零三年湘潭市六一零指使湘钢单方面解除他的劳动合同。从二零零二年二月至今,他已经十年多没有拿到一分钱退休工资。为了解决生存问题,王庆生多次向湘钢有关部门呼吁,要求湘钢恢复和归正他退休职工的合法身份和退休待遇,但是湘潭市邪恶的六一零,却以他坚修大法为由,指使湘钢扣发本属于一个中国公民,一个湘钢职工应该享有的一点微薄的退休工资。

二零一二年三月四日晚上六点多钟,王庆生再次出现非常严重的腹股沟疝状态,造成小肠穿孔,疼痛一晚,生命垂危。五日上午被送往湘钢职工医院住院。经济非常拮据的儿子,为了解决父亲医疗费的问题,去堵湘钢行政中心的大门为其父亲讨还公道,要求湘钢为其父亲担负医疗费。面对几十个警察的堵截,威胁与恐吓,他儿子据理力争。王庆生住院期间湘钢保卫处仍派人监控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