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大法 煤矿大难中逃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我是东北人,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日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就在十一月二十一日,夜里一点多,我和工友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当时我在煤矿干活上夜班,临下井之前,井长就嘱咐我,有一个掌子面回收,这地方很危险,一定要注意。因为这是个三十度坡,在三十米处往回收木头,这是个下宽一米八,上宽一米六,高度一米六、七的作业面,顶板几乎都是采过的煤矸和石头,回收不太安全。为此,我安排两个比较有经验的工友上去。

分完活,我坐那呆了一会,想到他人的安危,得上去换老周(不炼法轮功的话,我不会这么做的)。我上去对老周说,你岁数大,你下去我来干,开始他不好意思在推辞,在我的坚持下老周下去了。其实,煤矿除了瓦斯煤尘爆炸,再就是冒顶(地下开采中,上部矿岩层自然塌落的现象)所造成的重大的伤残死亡事故,一旦发生在场的工人九死一生,非常危险。往往这种情况,井下工人也不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在干,而是凭工作经验,也都是认为没啥大危险的情况下才干的。

不大一会,真的冒顶了,瞬间,我只觉得眼前一黑,脸朝下身体一点也动弹不了了,上面不断冒顶的石头互相撞击和滚动声“隆隆”作响。我急忙喊小刘,他回答了,他在我附近不远。我问他怎样?他说;“不能动”。耳闻上面继续“隆隆”的响声,他说,“大哥,咱俩完了,说不定多少石头,憋也把咱俩憋死了”。我说,“没事,我炼法轮功,有师父保护,没事的!”

老周在下面听到响声就知道出事了,马上通知井上紧急营救。但他们一开始就认为我们不可能活着了。三个多小时以后,当营救人员快扒到我们跟前的时候,他们听到了我回答的声音,有人说,“没死,还活着”。

当他们把我们扒出来,发现我一点没伤着;而小刘则因抻着他的胳膊往出拽,结果造成胳膊神经拉伤一年多不能干活。当时我们从井下上来的时候,矿长、井长和其他人,都主张我也去医院看看,我说,“没事,炼法轮功,我啥事没有。不炼法轮功,恐怕我们俩命都没了。”

他们也觉得不可思议的神奇,这么大的事故,身上三米多厚的石头,人不但没死,而且还没伤着。冒了近两间房子那么大的空场,上面堆积如山的石头和煤矸子,却不往下滚,他们也感觉奇怪。

事情过后,我上去看,本该滚落在我们身上的石头,在我们被压趴下的上方头,却形成了一道由杂乱不规整的乱石筑成的石墙,挡住了上面的石头。按自然规律来讲,这居高临下之势,冒落的石头都将堆在我们的附近和身上,那样的话就是大问题了。象这么狭小的作业面,三十度的坡,营救的难度和参与人员的危险,可想而知。大石块只能用炮崩方能解决,再说哪敢用炮啊。此次事故中冒顶的石块自然形成便于营救的状态,这就是常人觉得最不可思议的地方。事后井长对我说;“有一块几百斤的石头,俩人一块上去处理,一旦发生意外情况不好闪身,可我一个人那时不知哪来的力气,却把它搬下去了。当时我深深的知道,都是大法师父为了救我们的巧妙安排。

还有一次,夏季的一天傍晚,我骑着摩托和妻子去二十里地以外,给远方的朋友买红伤药,往回返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多。当时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星星零零的落下了雨点。由于担心雨下大了还在路上,我把车速加到七十马力以上,在一条六、七里比较直的公路上急速行驶。妻子在后面叫我慢点,我也没听。由于车速太快,前面这个屯子的东北角是个急转弯的地方,就在我思想中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却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见此情况,我下意识的喊出一声:“师父保护”!瞬间,摩托带人就撞到两米多深的沟里的一颗大树干上(这是城市通往农村的公路,沟里都是树)。

当时我只觉得身体有一股力量往后推我,使我不由自主的坐在了地上,妻子也是同样的感受。我问妻子怎么样,她说啥事没有,那也没坏。我们心里感谢着师父的救命之恩,安然无恙的站了起来。妻子给朋友打电话,请他们帮助把摩托弄出来。朋友来了,拿电棒一看,摩托前面的塑料壳和车灯全没了,两个把套也撞飞了。

第三天,用车拉着摩托去经营买卖摩托的修理铺当废品处理。修理铺的人一看摩托撞成了这样,问我们:摩托撞成这样,人啥样了?我妻子指着我说,“在这呢!”他不相信,我们说是炼法轮功的,大法保护我们才都没有事。他说那可是真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