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改变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我是九八年四月二十八日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患有甲亢、冠心病、脑血管扩张、气管炎、胃炎等多种疾病,每天大把大把的吃药,整日心烦,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家外,只要谁一惹我或买东西时人家说话不中我意,我马上和人家打起来。丈夫说我是一个爱斗架的小公鸡,就连我自己都很讨厌自己的坏脾气。

一、大法帮我度过了生死关

一天我到邻居家串门,她说炼法轮功能改掉我的坏脾气,当时我为改变自己而走入了修炼。师父要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能吃苦中之苦”(《转法轮》),我不断的按书中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修炼一个多月之后,身体的疾病不翼而飞,脾气也变好了,真是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走路无论是年轻年老的都跟不上我,干起家务活有使不完的劲,高兴的总想唱歌,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们全家人都沉浸在美好生活当中。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二零零八年五月一日,我丈夫突然得脑出血,两天以后就去世了。儿子和未过门的儿媳妇把我家的存折、医疗卡、工资卡和我的身份证全都收去了。我问他俩为什么要这样做,儿媳妇说她的爸死后不长时间她妈就改嫁了。我对两个孩子说在你爸病重昏迷的时候,我曾对你爸许下诺言,让他放心吧,我不会改嫁的,我一定要把你们俩照顾好。再说你妈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人,说话算话,既要对的起活的,又要对的起死的。别的我可以不要,但工资卡必须得给我,俩孩子听我这么说,把拿去的东西全都给我了。

当时我家正在动迁租房住,儿媳他俩都没有工作,只靠我每月开的736元工资维持生活。后来两个孩子打工,家务活全都落在我一个人身上,未过门的儿媳妇变的跟我说话时从不正眼瞅我,嘴里还不干不净的。当时我想从小在家父母没打过我,而且小时候家里人给起个小外号叫小厉害,我虽然人长的瘦小、单薄,可打起架来就象一个野小子。记得小时候排队买豆腐,一个小伙子从大家头顶上往前爬,当爬过我的头顶时,我用手一掐对方大腿里,他就疼的掉在地上……。结婚后丈夫事事都顺从我,现如今丈夫刚离开不久,本来就痛苦的我,面对这天大的委屈,我真是有苦无处诉呀(跟外人说怕丢人),当时我真觉的无地自容,有个地缝都想钻進去,真有一种没脸活在世上的感觉(她对我儿子有事也是连打带骂),心里想我今天要不是学了法轮大法绝不会饶了她。

后来师父梦中点化我,让我知道了我与儿媳妇之间的怨缘,帮我过了一个几乎置我于死地的“大关”,当我知道了我与儿媳之间的因缘之后,心里就平衡了,给她洗衣做饭也无怨言了。

二、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就在丈夫去世五个多月的一天,一个好心人因知道我家的困境,让人给我送来一个纸条,让我儿子去人事局应聘招工,当时我没底就求师父帮忙,应聘之后不长时间,就给我儿子分配到一个挺不错的国企单位。在这过程中我一分钱也没花。

到二零零九年的时候,儿子张罗结婚,因为儿媳妇家里是农村的,比较困难。而我当时手里总共有13万,还得留出一部份钱等着上两户楼装修房子用。我就对未过门的儿媳妇说,最好是两家老人见个面,看你家有啥讲没有,她说没讲,她一个人说了算,我就拿出四万元给他俩筹备婚礼,结果在结婚的前一周,她家亲戚要和我见面,见面之后提出要白金项链和钻戒,在这之前我已准备了两个戒指、一副耳环、一条项链,都是黄金的,我当时把我和儿子将来还要回迁上楼的情况说了一遍。回家后,儿媳开始大骂儿子,话里话外把我也骂了,并收拾东西给她亲友打电话接她回家。当时我和儿子都没还嘴,结果她家也没来接她。

就在婚礼那天儿媳妇始终扳个脸,一声妈也没叫,当时我想我是修炼人,不能和她计较,对她要和善,所以我始终面带微笑……后来她娘家几次来人到我家时,因为当时在租房住,住的房子是两个屋一个客厅。到晚上睡觉的时候,儿媳妇让她亲人在沙发上住,也不给拿被子,我就把我住的床让出来,拿出新被给她家亲友盖。而我却在较凉的厅里沙发上去住。这在没修大法之前我是做不到的,因为我这个人特别爱干净,别人盖过的被子我都要拆洗的,这正是大法改变了我。所以儿媳妇家凡是和我接触过的人都说我好,我一说三退保平安,她家的亲友全都欣然同意了。

现在儿媳妇也变的孝顺了,还说自己以前脾气怎么那么坏,竟然出手打老太太,是不是租的房子有邪气等一些道歉的话。我深知这都是因为我修炼了大法之后,用善心、忍让要求自己,才使这一段恶怨得以化解。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弟子唯有精進实修,讲真相救世人,以报恩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