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迫害恩师,学生能不深思?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学生往往把自己尊敬爱戴的老师称为恩师,中国古代更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说法,可见品德高尚、学识渊博的老师对学生及社会的影响。可是当恩师遭遇不测时,特别是横遭不公被迫害致死时,对学生的打击和对社会的影响是极其沉痛的。从这一点上说,中共对修炼法轮功的教师的迫害,何尝不是对学生的伤害,又何尝不是对我们整个社会的毒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五日有篇报道《路遇大庆市教师白霜的学生有感》。说的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在车上遇到一个青年,给他讲法轮功真相时,他说:“我的老师也和你一样,是炼法轮功的,他被迫害死了。”这位学生的老师叫白霜,白霜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老师。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五日,白霜被黑龙江大庆东湖公安分局姜立新等六、七个警察从家里无辜绑架,至二零一一年六月,仅一年多时间在牡丹江监狱就被迫害致死。白霜曾多次遭绑架、关押。他曾在大庆劳教所遭受过多种酷刑:上绳、绑铁椅子、百般毒打、浇凉水、不让睡觉等等。白霜的这位学生说:“白霜和所有的老师都不一样,他给我们的印象很好。他本人的文化素质和人品很好,给我们的印象很深。”

明慧网同一天的报道《神州浩劫(14):清华学子血与泪》中讲到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副教授须寅遭到的迫害。须寅教授于一九九五年开始在清华大学教书,他也于这一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后,须寅教授的精神特别好,工作效率高,身心健康,因其在本职工作中的优异表现,数次获得清华大学校系先进工作者、多个国家级教学和科研成果奖等荣誉,在多个学期结束后的学生给予的评估中获全系最高分。有的学生在评语中写道:“须寅教授是我从中学到大学以来遇到的最好的老师。”他还在教学综合评估中总分连续几个学期获得全校的前5%。在清华大学,每当一个老师的课程评估的项目获得本校的前20%后,可得到一个“笑脸”作为鼓励,有一个学期结束后,土木工程系三十几个上课的教师共获得了三十六个笑脸,而须寅教授一个人就得了十一个,几乎占了三分之一。

因须寅教授曾义务担任清华大学法轮功炼功辅导站的副站长,他于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北京团河劳教所,他被强制坐小凳达八个月,每天被迫固定姿势坐十八、九个小时。须寅教授于二零零八年八月摆脱中共封锁,成功到达美国。

上述这两位老师的人品与才学是受到学生们的充分肯定和推崇的。可是这样好的老师却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就遭遇了酷刑:须寅被迫害得离开祖国,白霜被迫害致死。他们受到的迫害与他们的品德有着极大的反差。为何受人尊敬的老师却要受到如此邪恶的无妄之灾?他们的遭遇不可避免地在拷问着他们曾经教过的学生,以及我们整个社会的良知。

现在通讯和交通都很发达,同学在一起相聚的机会也很多,一个共同的话题就是追忆他们在学校生活的时光以及他们所感恩的老师。特别是学生们所公认的好老师遭遇到天大的冤狱甚至被迫害致死时,几乎他所教过的所有学生都能通过种种渠道得知。自己的恩师是什么样,学生们最清楚。这么好的老师遭到这么惨重的迫害,学生们会怎么想?老师真的是执迷不悟?可是他们都有着丰富的学识,教导学生时充满了智慧和辨别是非的能力;老师真的是所谓的走火入魔?可是什么是走火入魔?没有一个科学家解释清楚过走火入魔,那不过是中共栽赃法轮功时使用的一个蒙骗世人的术语。自己的恩师那么正,对学生那样的慈爱,品德高洁,为人师表,何谈走火入魔!为何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他们受到的是褒奖,可是迫害之后遭到的却是冤狱,这不分明是中共的陷害吗?

其实这就是中共所害怕的,他们害怕了解法轮功学员的人对迫害的质疑。为何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却都要极力掩盖迫害的消息传出?可是这样的消息能被掩盖吗?那些对学生无比慈爱与关心的老师,他们虽然离开了三尺讲台,甚至永远离开了人世,可是他们的品德却仍在昭示着学生们乃至我们整个社会对中共的迫害做着深刻的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