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邪恶自灭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我和文姐都是因为身患重病,医治无效,在生死煎熬中相继在一九九七年、一九九八年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老年弟子。在十多年的修炼路上,师父不仅给我们净化了身体,十多年身体健康,从未吃过一片药,越活越精神,更叫我俩感到恩重如山的是师父是如何帮助我们解体邪恶的迫害,走出困境,化险为夷。

文姐是个稳重、谦虚,对自己要求严格的人。从一个身患多种重病,面临家庭解散、处在生不如死的绝境中的人,学法后变成一个贤妻良母,亲戚朋友公认的好人,文姐对师对法深信不疑。在做证实法中出现了许多神奇的事,仅举突出的两例,记述文姐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在两次遭到绑架迫害时用正念解体邪恶,全面否认旧势力的干扰,正念闯出魔窟的经历。

二零零三年四月七日受恶人陷害举报,文姐在家中被当地公安分局绑架到本市看守所。对于警察的审问、恐吓,文姐一言不发,心里不惧不怕只管发着正念,解体一切邪恶的干扰,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警察恶狠狠的说:“不吱声有办法叫你开口!”

第二天,文姐就出现了莫名其妙从未有过的病症:两腿弯曲站不起来,浑身抽筋,缩成一团,牙齿咬的咯咯响,但心里十分清楚。警察见她这个样子,手里掂着电棍,恶语辱骂着没有下手。同屋的普犯(普通犯人)问文姐:“你这叫什么病呀?”文姐说:“我炼法轮功什么病都没有。”这时牢头一声喊:“你傻呀!都这样了还说没有病,你是装的吗?”文姐一下明白了,是慈悲的师父演化这种假相,帮助自己脱离魔窟呢。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二天后,警察只好通知文姐家人接回去。更叫文姐亲人朋友感到震撼的是,出看守所时,是由两个普犯抬出大门,由家人抱上车,但到了家门口家人要抱文姐下车進屋,文姐说:“我自己感觉能走路了。”就这样自己一步一步走回了家。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三日晚八点左右,文姐把家里一大包看过的《明慧周刊》捆在自行车货架上,准备送到儿子家里,夜漆黑,连路灯都没有,当经过一辆汽车旁时,就听车里有人说:“截住她,看她车子上什么东西。”文姐假装没听见喊声,继续往前走,后面的汽车追了上来,下来几个人拦住车子,打开了布包,随即把文姐推進汽车后排座上,带回了郊区派出所。

对于警察的种种追问,文姐闭着眼睛,心里只管发着正念,问了老半天,警察气的说:“送个地方你就说了。”几个警察从二楼连推带拖的把文姐塞進汽车,送看守所。到市看守所一检查身体血压高,心脏病,不敢收。恶警不死心,又把文姐带到市公安医院检查,一看检查报告,医生吓一跳说:“快让她坐下,很危险。”恶警一看没办法送看守所,一商量,找到社区,准备下一步跟踪迫害,一个社区一个社区的找人辨认,文姐只是发着正念,全面解体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跑了好几个社区,折腾了大半夜,一无所得。文姐心里知道:有师父保护呢!只要过了铁道就是文姐住的社区,可警车就是不过铁道。最后,恶警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几个人同声说:“你师父又救你了,你回家吧。”

二零零七年三月的一天早六点,我到一个小区往自行车车筐发放真相光盘。(有监控,我却忽略了)发完我往外走,门卫出来一个人大声说:“你干什么了,把你发的东西给我都拿出来。”我稳了稳神说:“现在的政府都坏到什么程度了,当官的吃喝嫖赌,老百姓还有活路吗?”我跟他讲真相,那个人打断我的话说:“你说的这些事我也知道,可有啥招,等你们法轮功平反了再跟我说这些吧!你就快走吧!”我谢过他,叫他记住法轮大法好有福报。虽然是短短的几分钟,但我知道,是师父帮助我脱离险境,化险为夷。

二零一零年三月份的一天下午,我与老伴(常人,患脑出血,走路不稳)去串门回来,在小区门口下出租车,我送给司机一盘神韵光碟,当时司机犹豫着不想接,我说:“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世界一流的表演,保你愿意看。”递到他手,心里也没发正念,扶着老伴進小区了。

晚上十点多钟,我刚想睡觉,忽然有人“呯!呯!”敲门,当时我就感到自己空间场有邪恶的压力,我马上用手势制止家人别出声,都回屋睡觉去。我双盘立掌发正念:我是法轮大法弟子,立即解体三界内一切邪恶,即使我有漏有师父教诲,邪恶不配干扰。这时听到门外有人窃窃私语,好象商量去门卫看看有没有钥匙,还提到我儿子的名。(估计是问门卫知道的)随后有两三个人悄悄下楼了,过了老半天没什么动静了,我慢慢起身到窗户边往下看,楼下停着一辆警车,车下边三个警察,警车里还有几个看不清,不知他们在和小区住户说着什么。我继续发正念:全面解体一切邪恶的干扰。十多分钟后,警车开走了。我心里只有感谢师父的份,连连合十,谢谢师父!虽然我什么也没看见,但我知道,刚才在另外的空间,是怎样一场正邪教量,生死搏斗的场面啊。师尊为我怎样的承受,我心里知道,是师父为弟子平息了一场灾难,化险为安了。

我和文姐总说,咱们做的最少最少,可师父给予咱们的可太多太多了。弟子真是无法回报无所不能的师父,只有精進!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