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重庆市民的一封信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至三月十五日,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原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先后被免职并被控京城,目前下落成迷。

这些昔日在中共政界、警界很“风光”的人物到底因为什么事而遭此下场?表面上是因为他们的贪腐以及在中共内斗中被剔除,然而翻开薄熙来、王立军在迫害法轮功方面的罪行,深层的原因便一目了然。

自二零零八年六月,王立军被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调到重庆以后,王、薄狼狈为奸,作恶一方。薄熙来为了捞取政绩、邀功请赏、往上爬,在重庆推行了“五个一”建设,从二零零八年七月开始,到二零一二年完成,四年时间,共涉及约一万亿元投资,平均每年二千五百亿,而那时重庆全年财政收入仅为九百六十三亿元,等于财政收入的两倍多。四年下来,目前重庆市政府总债务已高达五千亿元,等于重庆五年多的财政收入。薄熙来除对民众推行文革式洗脑,花费数亿资金大搞红歌会外,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更是步步升级。

薄熙来曾下密令:“对法轮功给我往死里狠狠地整!”在薄熙来的密令下,王立军对法轮功学员残酷的实施了群体灭绝性迫害,他给重庆每个公安分局及下属派出所下达“严打”指标,肆意非法抓捕、关押、酷刑折磨、庭审、无罪判刑法轮功学员,造成众多法轮功学员致死、致伤、致残。因此,在王、薄原任职的重庆成了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区。

据明慧网报道所做的不完全统计,仅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后重庆市被绑架、非法拘禁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二百四十多名。仅江北区就有四十多名,沙坪坝区有二十多名。

二零零九年,被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一百八十八名,其中,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有十八人遭非法判刑,有七十六人遭非法劳教,有五人遭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一零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数为:一百九十三人。其中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两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十三人,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五十人,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一百二十三人,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五人。

二零一一年至今,重庆市被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高达三百二十四名,其中,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八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五人,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二十三人,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二百四十三人,被非法抄家、骚扰的法轮功学员四十五人,大部份学员的家遭到警察的抢劫。有些区县甚至搞人人过关。

以上数字是根据明慧网报道所做的不完全统计。

为了“铁桶式”的施展中共邪教洗脑术,重庆当局除了大量招编警察外,还收编了许多协警和社会闲杂人员充当打手,对所谓的重点人头实行全天二十四小时跟踪监控。在这过程中,中共邪党的打手们连年迈的老人和年幼的孩子都不放过,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中大多是六、七十岁高龄的老人。

在邪恶的绑架和恐怖气氛中,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打得精神失常、有的被暴力灌食昏死过去、有的被注射破坏神经性药物、有的被活活折磨而死、有的在反复的精神与肉体迫害中含冤离世、有的被长期非法关押、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有的莫名其妙的被失踪,众多法轮功学员和家人的工作学习生活受到严重干扰,身心遭到严重摧残。

现举两例。

实例一: 只因信仰“真善忍”,老人竟被活活火化

法轮功学员江锡清,男,六十六岁,重庆江津市地税局退休职工。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江锡清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被迫害致死。江锡清老人被劳教所宣称“去世”六个多小时后,当子女们将冰柜的铁板拉出一半时,发现父亲的人中、胸部、腹部、腿部还都是热的,惊呼道,“我爸没死,还是活的!”“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没死!”家人们想为老人做人工呼吸,被在场的劳教所警察等二十多人强行拖出殡仪馆的冻库大门,不准施救,随后老人就被活活火化了。

实例二: 惨遭酷刑折磨,法轮功女学员竟被活活捂死

重庆市合川区法轮功学员徐真,女,四十六岁,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被绑架。九月二十六日被劫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进行迫害。

由于徐真不配合恶人的迫害,恶警四大队大队长喻晓华将徐真关押在没有人住、也没有监控的四楼,并指使邪恶的劳教人员用胶带把徐真的嘴封住,同时用胶带把脚也绑住,然后,对她进行暴力殴打。徐真多次被打得昏死过去,她们就用冷水泼醒,继续毒打。期间,吸毒劳教人员唐红霞、周忆(音)等竟用硬纸块塞入徐真的阴道,并强迫徐真不停地下蹲,致使徐真大出血,生命垂危。

恶警喻晓华反而对劳教人员用水果奖励,说她们迫害有功,迫害越严重越好。到了晚上,徐真就被拖到只有地板,没有其它任何东西的隔离室睡觉。由于徐真不放弃信仰,继续高呼“法轮大法好”。值班的劳教所恶警陶新(音),杨怡听到了,说:徐真疯了,劳教所是合法的暴力机构。邪警朱晏叫劳教人员加大力度迫害,说什么晚上一点睡觉,早上五点起床整训(实质就是暴力体罚、酷刑折磨),恶警喻晓华还专门煮了一盆面奖励那些打手们。

十月二十日上午,恶徒们把徐真打得叫声不断,中午吸毒人员秦芳用被子活活捂死了法轮功学员徐真。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八日,徐真被迫害致死一周后,参与迫害她的吸毒人员之一周忆竟沾沾自喜说:喻大(指恶徒喻晓华)说她们的事摆平了,不会追究了。

然而中共的邪恶程度远远超出人类的想象能力。

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二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公布了一位证人证词,王立军给他们下的死命令是,对法轮功“必须斩尽杀绝”。此证人参与了非法抓捕、拷打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其中一位三十多岁的修炼法轮功的中学女教师,经过一个星期的严刑拷打、强迫灌食,已经是伤痕累累。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派了两名军医,将该法轮功学员转移到沈阳军区总医院十五楼的一间手术室内,在她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没有使用任何麻醉药,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心脏、肾脏等器官,将她活活害死。

证人当时持枪担任警卫,目击了活体摘取这名学员器官的全过程。(详见:一目击者披露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经过(录音))

中共卸磨杀驴的历史由来已久

熟悉中共历史的人都知道,每次运动之后,中共都要抛出一批替罪羊,以平民愤,那些“党叫干啥就干啥”,以“执行命令”、“执行公务”为由,帮助中共作恶的人,随时都面临着卸磨杀驴的危险。

文革期间,原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执行毛泽东的命令迫害老干部。一九七六年文革结束后,新上任的军委秘书长罗瑞卿等人要为惨死在北京公安局的冤魂们讨回公道。这时刘传新已不能再说是毛泽东叫干的、江青叫干的,在追查开始前的一九七七年五月十九日刘传新就自杀了。北京公检法系统抓了十七名军管干部,七百九十三“表现积极”的警察,共八百一十人,对他们内部审讯后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的单子不了了之。

也许你会问:“干嘛要给我讲这些?我又不想关心法轮功的事?”

据有关资料显示,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犯罪集团在镇压法轮功最高峰时期(1999~2002年)的财政资源消耗高达约中国国民生产总值一半的社会综合资源,一般时期也使用了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国家财力。比例最高时,竟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四分之三的资源被用来维持迫害法轮功学员。

从已有的零星资料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些眉目:一、国内。单单一个以迫害法轮功为主要任务的政法委的年公开维稳费用,就已经达到七千亿元,超过了军队的费用,还不用说外交、军事、能源、教育、科技、文化、卫生等政府机构。二、国外。为了维持这场血腥的杀戮,要到各个国家去收买政要、媒体、培植代理人,来换取他们在这场举世震惊的人权迫害上保持沉默,中共得开出多高的价,给多少好处,花多少钱?

难怪有中共高官说:“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经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

动用如此多的财政收入,却只是为了对付几千万手无寸铁、一心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这不荒唐吗?而且这样的迫害还在继续,这不是在挑战人类的道德底线吗?如果将迫害法轮功学员身上的钱用来解决失业职工的生活困难,为百姓造福,百姓岂不是可以得到更多的实惠吗?而很多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事业有成的人,为企业和国家创造了很多价值,他们因为修炼受益而给国家节省了巨额医药支出。这样的好人却被剥夺了正常工作和生活的权利,甚至失去了宝贵的生命,这对国家对社会造成了多大的损失?这其中巨大的经济损失谁来承担?

能说与我们无关吗?

也许你说,那我们怎么办?怎么办?如果你以前做过对大法、大法弟子不好的事,首先就去弥补。只要有这一念,你就有机会去弥补的。诚心念“法轮大法好”,再把自己以前入过的“党、团、队”退了,把附体的鬼魂抹掉。人背着这个鬼魂,能有好事吗?有好日子过吗?无论你今天是生意人,政治家、或者是艺术家,你背着那个东西总是有倒霉事情发生的。

您可能说“我思想中早退了,我也早就不交党费了。”但那是不算数的。您知道吗?您加入党团队时,在血(红)旗面前发了把生命献给恶党的毒誓,就是把生命交给它了,就被打上“兽记”,就是恶党的一员,您不声明退出,就抹不掉“兽记”,恶党解体时您就会受到牵连。也许有人说:早就超龄自动退队或者退团了,不必走形式了。但这种所谓的自动退队、退团的形式那是人世间的中共组织形式认可的,不是神认可的。所以凡是曾经入过党、团、队等组织的人都要主动声明退出来,有行为的表示才能除掉这么大的毒誓,才能在天灭中共的时候保性命、保平安!

现在的时间是留给人醒悟的,人在做,神在看,退出党团队,承认法轮大法好,这就是你们的出路,你就抓住了生的希望,否则灾难来时就晚了。就象那次吉林大洪水来的时候,一个村庄一个村庄的灭。但也有一些幸存者,他们相信法轮大法好,能保命,他们就往大法弟子家的院里跑,眼看几米高的洪浪扑过来,到了大法弟子家的院外边的时候就叉开了,于是他们就幸存了下来。

这些事情中共为什么搞网络封锁不让你知道,因为它怕你们知道了,它就不好愚弄你了。它不让你知道国际上发生了什么,不让你知道身边发生了什么,这样它才好操纵你。

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呼唤你们的良心,是希望你能在天灾人祸来时能得以幸存。现在的人都在为既得利益而奔波,为了一点利益,夫妻可以背叛,手足可以相残,母子可以反目,还有谁能像大法弟子一样为了别人而付出奔波呢?

珍重吧!可贵的善良人,不要错过这稍纵即逝的机缘。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李洪志先生在《谢谢众生的问候》中说:“你们几千年来希望的、等待的和你们担心的都来了,而且正在发生着,从中人人都在自觉和不自觉的选择着自己的未来。”

退出邪恶组织(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的方法(真名、化名、笔名同样有效)

1、用小名、化名声明退出,贴在公开处或写在钱上。如:“老刘声明退出共产邪党一切组织”

仅十四个字可免去因在血旗下发毒誓带来的一切灾难 。

2、用海外邮箱发表声明tuidang@epochtimes.com

3、退党电话:001-416-361-9895

或001-888-892-87574、退党传真:001-510-372-0176 或001-702-248-0599

提示:由于恐惧,中共对退党热线做了手脚,电话接通后录音告之:这是空号,请不要打这个电话。请别上当、不要挂电话,很快就能接通,请相互转告。

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的在大难来时就会得到神佛的保佑,包括死去的人你帮他退了,他从而能得福报。你把知道的这些好消息,告诉您的亲朋好友,他们也会遇难呈祥,同时你也是做了好事功德无量的。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这是任何人都不能替代的呀!静思吧,可贵的善良人!

最后再次衷心祝愿你们全家人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希望你们全家幸福平安,天天开心!

真心为您好的大法弟子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