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梁平县法轮功学员遭薄熙来、王立军残酷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自薄熙来、王立军调到重庆以来,就在重庆对民众推行文革式的洗脑。除了花费数亿元大搞红歌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是步步升级,大部份学员的家遭到恶警的抢劫。有些区县甚至搞人人过关,很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劳教所等黑窝迫害。

薄熙来为了捞取政绩、邀功请赏、往上爬,曾下密令:“对法轮功给我往死里狠狠地整!”在薄熙来的密令下,王立军对法轮功学员残酷的实施了群体灭绝性迫害,他给重庆每个公安分局及下属派出所下达“严打”指标,肆意非法抓捕、关押、酷刑折磨、庭审、无罪判刑法轮功学员,造成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伤、致残。为了加大迫害的力度,王薄除了大量招编警察外,还让各地的公安系统收编了许多协警和社会闲杂人员充当打手,对所谓的重点人头实行全天二十四小时跟踪监控。

在此过程中,中共的那些打手连许多年迈的老人和年幼的孩子都不放过,被绑架的善良法轮功学员中许多都是六、七十岁高龄的老人。在邪恶的绑架和恐怖气氛中,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打得精神失常、有的被暴力灌食昏死过去、有的被注射破坏神经性药物、有的被活活折磨而死、有的在反复的精神与肉体迫害中含冤离世、有的被长期非法关押、有的被迫流离失所,众多法轮功学员和家人的生活、工作、学习受到严重干扰,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小小的一个梁平县就是薄熙来和王立军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例。

在这四年时间里,据不完全统计,重庆市梁平县被绑架、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有十一人,迫害致死一人,在洗脑班迫害五十余人次,欠下梁平法轮功学员笔笔血债。

一、谭朝英被王、薄打手迫害致死

他们贯彻“对法轮功给我往死里狠狠地整!”的指令,薄熙来和王立军在重庆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十分残忍。在劳教所、监狱里用的是酷刑,让法轮功学员的身体承受痛苦到极限,而对在家的法轮功学员,采取极端恶劣行为,搞精神摧残。这种迫害也是非常残忍的。不少法轮功学员就是在这种精神摧残下死去的,梁平县的谭朝英就是其中的一位。

谭朝英(Tan,Chaoying),女,六十九岁,家住重庆市梁平县文化乡新胜镇,是一九九九年前得法的老学员。得法前身患多种疾病,历尽千般苦,修炼半年后,除留下脚带残疾外,其余多种疾病不翼而飞,她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美好,从此,坚修大法意如磐石。

重庆市梁平县公安不停的迫害她。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七日公安局和文化乡派出所绑架谭朝英女士,实施非法拘留。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又绑架谭朝英女士到梁平县看守所迫害,谭朝英又于二零零九年农历二月十九日在家再度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谭朝英期满回家后,梁平县公安秉承薄王旨意,大搞精神摧残。大街小巷不断出现警车、警察、便衣和特务;出门有鬼头鬼脸的人跟踪,一会有人打奇怪的电话,一会又有人打手机恐吓,不是派出所喊要去谈话,就是“咚咚咚”突然敲门,伸进一个头来看人在家与否。阴森森的气氛,邪恶的脸庞,恶毒的目光,门前窗下的蹲坑,在那种可怕、邪恶充满了恐慌的气氛中,经常受到恶警和坏人的骚扰恐吓,生活无宁日,在她精神受到极度恐怖中,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七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九岁。

二、摧残高龄老人

在人类社会里,有道德的人都知道尊敬长者,扶老携幼,就是在我们这样世风日下的国度里,传统文化也还依稀尚存,大巴车上前几排位子,常写有老弱病残孕座位的告示标志,小孩也还有给老人让位的,很多晚辈还是尊敬老辈的,这些老年法轮功学员最低也是那些警察的父辈吧!可是,中共邪党培育出来的公务人员,尤其是那些公安人员,毫无人道而言,迫害老人更是下得了手。

邱正书(Qiu,Zhengshu),女,近七十岁,重庆市梁平县梁山镇法轮功学员,退休女教师。邱正书因坚修大法,信奉“真、善、忍”,先后两次遭到恶警的迫害。第一次是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去北京上访,为大法鸣冤,被北京的恶警非法抓捕,受到毒打虐待,非法劳教一年。第二次是二零零八年,她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的真相,被重庆市梁平县梁山镇一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劳教一年。法轮功学员邱正书在重庆女子劳教所(地址:重庆市江北大竹林沙堡)遭到迫害。重庆女子劳教所的恶警指使吸毒犯毒打邱正书,并把她关在黑屋子单间房里,睡水泥地,不准家人接见。二零零九年,被恶警们列为反弹人员(强制转化后又觉醒的),关入小间非法加刑期。

彭琢玉(Peng,Zhuoyu),女,七十三岁,重庆市梁平县法轮功学员,家住重庆市梁平县人民路一百三十四号。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法轮功学员彭琢玉去北京上访,被北京恶警绑架到北京崇文看守所关押,六天后,由梁平县梁山镇第一派出所(简称一派)女恶警高亚林与一男恶警劫持到梁平看守所,途中紧上手铐,不准睡觉,恶警向家人勒索现金六千多元,在看守所里由一派女恶警杨小清和国安恶警资勇严刑逼供。二十多天后没经任何法律程序被劳教一年,劫持到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在那里被体罚,坐凳,两个多月日夜不离凳,坐下来,臀部全黑了,皮肤溃烂了。被罚站,罚走鸭子步,不准睡觉,不让上厕所,大队长女恶警罗川梅唆使毒犯用树枝条打,皮鞭抽,强迫看诬陷大法的录像,强迫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等。

二零零八年,法轮功学员彭琢玉因给世人讲真相,被恶警绑架到梁平县国安局,恶警冉丛波等人强行搜身,随后抄家。历尽许多周折,最后被判刑一年半,监外执行,直至现在常被石马小区书记肖仁美和小区片警骚扰,生活不得安宁。

朱启玉(Zhu,Qiyu),六十八岁,重庆市梁平文化镇人。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五日,朱启玉与梁平文化镇十四位法轮功学员在一位同修家集体看真相录像时被恶警绑架(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还有六十九岁的谭朝英被他们迫害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