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姑得法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我的二姑与我二十多年没见面了,今年三月的一天,突然来电话说要来省城看病,因我家离省城较近,就让我去接她。我们分开的时候我只有五岁,因此并不记得她的模样,她只好拿着去年别人捎去的我的照片在火车站等我。

一见面她就急着让我带她到省城医大二院,说去晚了今天看不完。她走几步就累的气喘吁吁,我赶紧替她背包,一路上二姑跟我说这病已经好几年了,浑身没力气,啥活也干不了,抱捆柴草都累的要歇一会,已经去了好几家有名的医院都只告诉她回家补钾,定期复查,吃药不吃药都一样,没啥见好的感觉,后又听说省城医大二院治的好,就拿着贷款的钱抱着一线希望来了,因给儿子娶媳妇花了十多万元,现在还欠八万元,我一看也真够苦的。

到了医院好容易挂了号,抽血化验,医生都没给检查就让下午打电话听结果,结果出来了,那医生说回家继续补钾吧。二姑很失望但不甘心,又挂了一个中医的号,那中医问了半天最后给开了点补血、补气的中药。我一看那中药的禁忌写的是:不明确。二姑带着失望的情绪就跟我回家了。

到家我就跟她讲大法的真相,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公公也跟她讲自己肺癌都炼好了。她很震惊,在家也看过大法弟子挂的真相条幅和传单,有时捡到真相光盘因家里没有影碟机也没看。我就给她放二零一二年的神韵晚会,她一边看一边赞不绝口,说要知道这么好,我认可自己买个影碟机也得看啊。

第二天她问我:你们那功咋炼呀?我能学会吗?我说你先听师父讲法录音吧,看你能不能听懂。因她只上了小学三年级,我担心她看书不认多少字。她认真听了一讲法,说师父讲得太好了,她想学。我就给她示范炼功动作,再给她放师父的教功录像,她就跟着学。因我家屋里有块墙壁镜,她学炼动作时我从镜子里看她的脸逐渐变白,昨天我见到她就觉得她象个老太太,脸上皱纹很多,脸色黑红完全是一副病态。可此刻我就觉得眼前镜子里的二姑怎么象个小姑娘似的。她很认真的学炼动作,到了晚上基本学会了,我又给她纠正一下不规范的动作。

二姑以前经常怕冷,很少出汗。可现在一炼功就浑身发热。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在她身上体现的太明显了,也太快了。当然这期间也遇到一些干扰和考验。二姑父打电话让她回去,她有点不知所措。这时外面下起了大雪而且连下三天,她只好静下心来学法炼功。我们都说这是天意。

当二姑学到第四天时就感到无病一身轻,此时她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令我惊讶的是她小学三年级的文化读大法的任何一本书都很流利,真是神佛看人心,她有一颗虔诚的心,师父就帮她了。二姑悟性很好,她听完一遍师父的讲法录音就明白了很多。她说怪不得我家里供那些根本就不管我,而且我越给它们烧香我就越难受,原来那不是真佛呀!这回我可不能要它们了。当看到《九评共产党》中讲中共在历次运动中如何残害老百姓,如何破坏中国的传统文化时。她若有所思的说:“呀,我家墙上还挂着所谓的‘十大元帅’呢,你二姑父不让挂,他说,你挂那些死人干什么,那毛泽东杀那么多人,就为自己的权利,多血腥啊,挂那儿多不吉利呀!我当时还说能避邪呢,看来只能招邪了,怪不得我们家干啥都不顺当呢。”她还说她们那所有通过花钱买官的村干部都没得好,短短时间都一身债务。我说谁要沾了邪党的边谁遭殃。她说那我赶紧叫我姑娘、儿子和亲朋好友都退出邪党组织。

有一天晚上二姑似睡非睡时做了个梦,梦见她小时候的老师(已去世三十年了)拿着一本书,笑呵呵的说:“你能帮我退团吗?”二姑问:“你是党员吗?”那人一点头。二姑说:“行。”那人立刻就没了。二姑醒来跟我说这事,问我能给他退吗?我说当然能。受无神论毒害的人可能理解不了,但人的元神是不灭的,善恶必报是天理,中共作恶多端,并欺骗人们发毒誓加入,把命交给它,当它受天惩时,必然要祸及它的成员,所有曾加入其组织的人都必须声明退出,解除毒誓,才能在天灭中共的这场大灾难中保平安,否则即使死了也不得安宁。

二姑从小体弱多病,这几年更加苦不堪言,而学大法短短几天却有如此的变化,她现在每天都乐呵呵的,快乐的象个孩子。她说,我现在有使不完的劲,心里像得了什么宝贝就是高兴。是啊,那是生命历尽苦难得到解脱后无以言表的幸福与感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