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四•二五”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又是一年“四二五”,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二十五日,天气格外的好,春意浓浓,阳光明亮而柔和,洒向万物,如同将万物洗净,注入生命的活力。这天,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中南海旁的信访局和平理性上访,所表现出的和平理性对正信的坚守,令举世瞩目。与此同时,在法轮大法发源地吉林省长春市召开了千人参加的“法轮大法学员修炼心得的交流法会”,参加这次法会的有十四个辅导站,近二千人。在法会上交流的有:六岁的学前儿童、学生、教师、高级工程师、有七十多岁的八路军老干部,个体户,农民等有十四人发言。

怀德县八屋镇五家子村农民的修炼故事

首先发言的是一位农民,他说:我是吉林省怀德县八屋镇五家子村农民,今年五十二岁。我是一九九六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炼法轮功前,有严重的胃溃疡。五年四次胃出血。最后做了胃切除手术。遭受了很大的痛苦,干不了重活,自己是个农民,又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经常的想,我的命怎么这样不好。一九九六年春天开始腰疼和腿疼,走路不方便,到长春二零八医院去看,确诊是腰椎间盘突出,压迫神经,引起腿疼,走路困难。因为经济条件有限,不想住院治疗。医生说没有什么特效药。就是遭罪的病,全靠养。当时农村正是水稻插秧的季节,非常忙,没买药就回家了。回来后精神压力更大了,失去了生活的信心。整天愁眉不展,度日如年,全家人都跟着着急上火。村里人看我这几年被病折磨得样子,为了治病,四处求医,遭罪花钱的,也都唉声叹气的替我担心,犯愁。

在这生不如死的日子里,我幸运的得到了法轮大法。那是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两位法轮功学员,她们向我介绍了法轮功的好处,我一听就跟她们学了,学会了五套功法的动作,她们又帮我请了李洪志老师的《转法轮》一书。从此我开始每天炼功,有时间就看李洪志老师的《转法轮》,越看越爱看,一遍接一遍的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去所有的那些疾病一扫而光,过去因腰疼腿疼不是出外治病,多走一步路我都自己犯愁,现在走路一身轻。家里外头什么农活都能干了。到十里八村的走一趟也是轻轻松松的,愁眉舒展了,心情舒畅了,我真正尝到了没病的滋味,全家人看到我的变化,如释重负,每天都是乐呵呵的,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村邻看到我奇迹般的变化,见面就问,“老林病好了!”我说:“好了。”“在哪治好的?”我说:“炼法轮功炼好的。”谁听了都说这功法太好了!这样乡里乡村的都知道我炼法轮功,一粒药没吃身体所有的病都好了至今三年我一粒药都没吃过,而且身体非常好,红光满面,精力充沛,谁看了都说我越活越年轻了。

我身体发生了变化,更主要的是心性发生了变化,过去身体有病,怨天怨地,愁眉苦脸,总怨自己命不好,总为自己想,我心性提高了,按李洪志老师说的真善忍去做好人,所以才达到真正的祛病健身。这么好的功法,这么珍贵的大法我得到了,我受益了,作为李洪志老师的弟子,怎么能光顾自己学呢?应该叫更多的人身心受益,摆脱病魔的折磨。家里人,亲朋好友,我们十里八村的乡亲们看到我的变化都想学炼法轮功。有来我家学功的,我就热心的教他们动作,来不了的我就主动上门去教,五套功法全部教会。而且都是义务教功。远来的亲属住着学,啥时学会啥时走。我帮大家请来李洪志老师的经书《转法轮》。不长时间我们五家子村就有五十多人学法炼功了。乡亲们一传十,十传百,人传人,心传心,不到一年的时间,法轮功就传遍了以我们怀德县五家子村附近的八屋,杨树林,三家子,四家子等方圆近百里的二十八个村乡,并传到了梨树县三塔等十多个村。五百多人有缘得法修炼法轮功。达到了祛病健身。我们大家碰到一起,谈到炼功的变化,高兴的合不拢嘴,我们都从内心感激李洪志老师,说自己太幸运了,今生今世能遇到这么好的功法。我们农村人文化低,无法表达对李洪志老师的感激,只有听李老师的话,按真善忍得标准做好人,促進人类社会道德水准的回升,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比好人还好的人,才能报答李老师。

一位七十多岁的八路军老干部讲述了自己学炼法轮功的变化:

我十六岁时参加八路军,为邪党卖命。在部队参加过隆化战斗,辽沈战役,围困北京等战斗。四九年南下横渡长江,参加赣南追击战等战斗,五零年由江西北上,参加朝鲜战争,五二年朝鲜停战归国,在部队立过大功多次,也造下了大业。。

一九九八年五月五日有缘喜得大法,开始听大家都说大法好,我相信,但不知大法这么好。我在部队三十多年的紧张生活过累了。南征北战,总是不稳定,心里想离休了,舒舒服服过晚年该多好啊!想的倒挺好,其实恰恰相反,身体一身病,高血压,动脉硬化,心绞痛,心脏也不好,摇头摆手,每天离不开吃药打针,三天两头去看医生,摊个不争气的单位,年年亏损,规定离休人员看病实报实销,结果五年未报一分钱,药费单据上万元。真是火上加火,病上加病,一气之下病了一场,住院花了三千多元。我为邪党卖命一生,到老了生活还难以保证。我能舒服吗?

老伴也是一身的病,胆结石,糖尿病,类风湿关节炎等病。她学法炼功才二十几天,没吃一粒药,身体就有了很大的变化,精神面貌也变了,总是乐呵呵的,这时我也看出来了,她叫我也学炼法轮功,并且一学我就把心扎下来了,越学越感到大法好,认识也提高了,同时知道了大法难得,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和老伴一身轻,一粒药也不吃了,什么病都没有了,老伴花白的头发变黑了。过去上楼抬不起腿,拽着栏杆往上上还很困难,现在我扛一袋面粉上楼都不用手扶。我和老伴自学法轮功这一年来为国家节省药费上万元,我和老伴文化程度低,也要每天读《转法轮》二讲以上,听李老师的话炼功学法。身体奇迹般的变化着,我右腿负过伤,至今还有豆粒大的弹片在里边,过去下雨阴天鞋袜一湿,腿就不能走路。现在我双盘炼静功五十分钟,李老师在《转法轮》中说:“我们这里要下法轮、气机,一切修炼的机制等许许多多,上万而不止,这些都得给你,象种子一样给你种上。把你的病去掉之后,把该做的都做了,该给的东西全部下给你,你才能在我们这一法门中真正的修炼出来。”李老师给我这么多东西,用什么也报答不了师父的恩情,只有好好学法炼功,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来报答李老师。因为法轮大法给我第二次生命,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大法,早就死了,我目前就是用宇宙大法来约束自己,用真善忍三个字的力量活着。

我修炼法轮大法前,精神压力太大了,我每月的离休费只能够吃饭,如果老俩口一看病就不能吃饭了。我八三年离休到目前离休待遇一直没落实。到九三年三月我每月才开三百多元的工资,谁听了都说太少了,不如一个清洁工呢!我历来都是把事业看成第一重要,对个人的得失从不计较,同时我历来都是相信组织的,九五年我一气之下又病了一场。到现在六千多元药费单据单位一分都不给我报,一上找就是一级一级推,象踢球一样。我回忆一下我参加过大小战斗三十多次,象我这样的从战争年代死里逃生的幸存者,到老了晚年生活难以保障。为此我曾在九七年两次给市老干部局、市书记写上访信。在一九九八年五月我又给国家总理写好了上访信,未等寄出,我有缘得了法轮大法。李老师在《转法轮》中说:“我们人类往往认为是好的东西,可是在高层次上看往往是坏的。所以人们认为好的,在常人中个人利益得的越多,过的越好,在大觉者们看来,这个人就越不好,不好在哪里呢?他得的越多,他越伤害别人,得到不该得的东西,他会重名利,于是他会失去德。”师父告诉我们:“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李老师的话使我认识到了,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不是我的,我也不争了。更重要的是大法使我无病一身轻,一年了我一分钱的药费都没花,精神舒畅了,无怨无恨了,所以打消了上访的想法,到晚年了只有炼好法轮功,给国家节约的医药费,也不能为国家做什么贡献了,只有听李洪志老师的话,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做李老师的真修弟子,才能报答李洪志老师的大恩大德。”

一位小学生讲了自己学炼法轮功的经过:

我今年九岁,在小学读二年级。我修炼法轮大法十个月了。去年五月份也就是爸爸妈妈得法的第二天洪法时,我也跟着去了。在后面看,后来我也就跟着学会动作了。有时间我就跟爸爸妈妈去炼功。妈妈咳嗽我也跟着咳嗽了两天,没吃药就好了。妈妈跟爸爸说:“孩子跟着咱们参加炼功,师父也管她了,她的咳嗽也是消业呀。”我听明白了,别看我是小孩,小孩也能炼法轮大法。因为我的身体很瘦弱,经常吃不下饭,三天两头就有病,不是发烧,就是感冒,每年总上医院打吊瓶,吃药就更不用说了,我家的药一半以上都是给我准备的,这次咳嗽没吃药好了以后,我更坚信法轮大法了。

我想法轮大法太好了,想让更多的小朋友得法。有时间我就跟爸爸妈妈去炼功,特别是休息日,我就跟着爸爸妈妈去洪法,一天听妈妈跟爸爸说:“十月四日早晨去文化广场洪法,这是咱们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大型洪法,可是太早了,就不带孩子去了。”我心想:我也是法轮大法弟子呀!怎么不让我去洪法呢?我跟妈妈说:“我也去洪法。”妈妈说:“你起不来。”我说:“如果能起来呢?”妈妈说:“起来你就去。”晚上睡觉前,我心里暗暗想:“明天早晨一定要起来去文化广场参加洪法。”第二天早晨不到四点,好象有人叫我,我唿一下醒了,看到爸爸妈妈正准备要走时,我就高声喊:“妈妈我醒了!我也去。”虽然第一次起的这么早,天那么冷,可我一点也不在乎,从得法到现在,凡是节假日,只要有洪法,我都去参加。师父说:“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精進要旨》〈证实〉)我去洪法,证明小孩也能够修炼法轮大法。

晚上跟妈妈去小组学法,学法的人多了,妈妈说:“在咱家成立学法小组吧,我写完作业和大家一起学法。”现在,我每天都能和大家一起学法,《论语》我已经背下来了,还能背几篇经文,双盘打坐也能超出一小时了。

一个学前班的孩子说:

我叫贝贝,今年六岁,在外语学前班上学。只要爸爸一出差,我就跟着妈妈到学法点,我就这样得了法。一次妈妈在家打坐,我看见师父穿着黄衣服坐在莲花上给我打手印……,我高兴的告诉妈妈,并和妈妈说,我也要学法炼功。

刚刚开始学法,我没有长性,高兴了就打会坐,但师父讲的法我可记住了很多。妈妈在家给我放了一次师父讲法录像,我开始消业了,肚子痛,还又拉又吐的,我都痛的哭了。爸爸不修炼,心疼我了,和妈妈发脾气,硬给我灌药吃,药吃下去之后,我就痛的更厉害了,我知道这是消业,不用吃药。到第四天的时候,我好多了,可奇怪了,白天在幼儿园什么事都没有,一回到家,不是这疼,就是那难受,九堂课听完了,一切都好了。

我在幼儿园有好几次提高心性的事,一次小朋友用力把我推到了,额头磕在了桌子角上,把我疼得够呛,用手一摸,起了一个象鸡蛋那么大的包,我憋着眼泪不哭,使劲忍,也没告诉阿姨老师,心想:“我是炼功人呀!这不是帮我消业吗?”这个小朋友在给我德呢!晚上恰巧是爸爸来接我,我怕爸爸看出额头上的包,可奇迹出现了,我一摸头上的大包没了。

去年看师父在长春解法录像我和妈妈下午二点就走了,晚上九点才回家,刚到家,全家人怒气冲冲的就奔妈妈过去了,接着说到我,舅舅生气的说:“姥姥给你拿钱去读书,让你好好学习,整天跟你妈去炼功,再去就给你退学!”全家人都吓唬我说:“以后还炼不炼功了?”我说:“怎么不炼呢?炼!”气的舅舅当时都要打我了,我还是说:“炼!”可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哭了他们就不问我了,这一关就过去了。

周日,我和爸爸妈妈一起吃饭,我和妈妈着急去学法,就快吃,这时,爸爸发现了说:“好姑娘,爸爸求求你,你以后别和妈妈去学法了,爸爸最担心的就是怕你变傻了。”我告诉爸爸说:“我这不是傻,叫精進。”

我能背经文《坚定》、《博大》、《真修》、和《悟》等。妈妈又开始带我读《转法轮》。我不认的字可多了,我拉着很长的声,两个月才读完了《转法轮》,我觉得我可努力了,第一遍读下来就能认识很多字了,读第二遍时就能和邻居李奶奶一起读了。我和妈妈读书时,妈妈读一段,我读一段,我已经读十五遍《转法轮》了。

一位提前退休的干部讲述自己提高心性的事:

我在省交通厅物资储运中心工作,现已退养,一九九七年二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学了《转法轮》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我心灵和身体都得到了净化。我过去患有多种顽固疾病:贫血,低血压,神经衰弱,风湿性关节炎,腰痛和严重胃病,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这些顽症不知不觉的都好了。

过去受家庭,社会等多方面的影响,从小就争强好胜,参加工作二十多年,在入党,上大学,调工作,当科长我都与同龄人相争不下。自以为工作能力强,有本事,助长了我的名利心和争斗心,单位有什么好事都得有我一份,女性能分到住房的不多,我在一九九五年单位分房子时,争到了七十平方米的二室一厅插间标准住房。一九九六年末我丈夫单位又分得了一套二室住房。之后我单位这套住房一直空着,单位也没有过问房子的事,只是偶尔想那么一两次房子的事,炼功人应该替别人着想,觉得自己住一套房子那边还空着,把房子交了吧,一想交房子时我从内心里又舍不得,我单位分的住房条件比我丈夫分的房子条件好多了,面积也大,一旦插间的另一户调出去,我还有机会分到一整套,给儿子留着住吧,另外,老人以后还要到我们这来,老少三辈这房子也住不开,还是不交的好。再者说你要是到单位交房子,别人都得说你傻,有精神病吧!每当我有交房子的想法时,眼前就出现要房子的情景,为了争到这个住房,整天提心吊胆,吃不好,睡不好的、怕分不到住房,东打听西打听的拖了二个多月房子才分下了,这二个月我有病都不敢休息一天,分到住房我就病倒了,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一想起这些,我交房子的念头就打消了,觉得不交也合情合理,不过份,以后再说吧。就这样又把交房子的事放下了,一拖又是一段时间。但每当我读到李老师在《转法轮》中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时心就象针刺一般,这句话就象是对我讲的一样,一想起李老师在《精進要旨》〈真修〉中说:“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要想修炼,就要从好人做起,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反复思考,那颗执着的心才渐渐放淡,一直到一九九八年四月份才完全放下,我同我丈夫商量,咱们住这么大二室的房子,够宽敞了,可咱那边还闲着,人家还住五口人,我们是修炼法轮大法的,要替别人着想,不能象常人一样,我想把房子交还给单位,当时我丈夫说:“你们单位分给你的住房,我从来就不管。”弄了半天是自己的这颗心没放下呀!我和丈夫一起到我单位去交房子,单位领导听说我们夫妻是来交房子的,非常惊讶!高兴的说:“咱们单位这么多年没有主动交房子的,你们真是太好了,给单位解决了大问题了。”我平静的说:“修炼法轮大法才能使我这样做的。”第二天我去原住房搬东西,住插间的同事高兴的都不知道怎么说感谢的话了,唯独我交住房之后他能单独住一套,他能不高兴吗?激动的说:“哪有主动去交房子只有你们炼法轮功的人才能这样做。”听到他感激的话,我的心情格外的平静。此时我只有一个信念:一定按照李老师讲的去做,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做一个有益于社会有益于人民的好人……。

一位年轻的英语教师的发言题目是“名利荣华不贪恋”

我曾做过电视台兼职节目主持人,当过民乐会与交响音乐会的英文报幕员;出版过英文书籍,录音带和录像带;总以为自己有一定的能力,应该出去好好闯一闯;不安心当老师,想寻找一个更好的环境;很贪恋安逸舒适的生活,向往名利荣华。随之而产生的争斗心,虚荣心、妒嫉心、显示心也日渐强盛。不知不觉中在名利的泥潭中越滑越远。我常常问自己,我所追求的一切最终最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一九九六年末表哥送给我一本书《转法轮(卷二)》让我看。当我打开书的第一页,看到李洪志老师的话:“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从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世界掉下来,是因为你们在那层次中有了执著的心。当掉到相比之下最肮脏的世界里,你们不快往回修,却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的不行。”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我明白了活着的真正目地不是为了名利荣华,而是为了返本归真。我感到一种非常慈悲的力量,仿佛一个迷途的孩子听到了父母呼唤的声音,我下定决心要按照李老师说的努力去做一个好人,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我的人生观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我结婚在住房问题上与哥哥产生了矛盾。结婚时丈夫家没有房子,母亲就让我们暂时和她住在一起,等丈夫单位分了房子再搬走。可哥哥坚决不同意,吵了起来。他顺手抡起一个铁椅子把我打倒在地上。全家人都乱成了一团。后来我们结婚不得不自己租房子住。我恨哥哥,认为他自私、太无情了。我们俩个也不再说话了,学了《转法轮》以后,我认识到首先应该放下这颗怨恨的心。李老师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我认识到任何矛盾都不是偶然的,以前只看到人家不好,一味地怨恨别人,认为别人对自己不公。看了一遍《转法轮》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衡量自己,发现自己有很多不对的地方。我不但不应该怨恨,还应该多去理解别人,处处为别人着想。遇到矛盾多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好。想到这些,不怨恨哥哥了,而且还觉得他为了这些事而烦恼,年轻轻的就得了一身病,亲兄妹天天跟仇人似的,害得母亲跟着操心。我已经下决心要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那不应该对谁都好吗?何况自己的亲人?我明白了这些,知道怎么面对人生。我就主动同他说话。最开始,他不理我,甚至还大声对我母亲说我不好,故意让我听到。我不生气了,我觉得因为他不理解我,所以误会了。后来母亲也学了法轮大法,我就劝母亲,让哥哥一家搬过来住。他们俩口子收入都不多,还要供小孩上学,挺不容易的。我又每个月给哥哥的小孩存一百元钱,过年过节我还给哥哥买衣物等东西。给嫂子、大侄买一些礼物。慢慢的家里的环境变了,哥哥跟我说话了,还很信任我,家里出现了矛盾,他还主动跟我商量。由于我的改变,嫂子也在母亲和我的影响下开始学法轮大法了,连我八岁的大侄也在学法轮大法,我们全家人不但消除了怨恨,甚至比以前更加和睦了。是法轮大法照亮了我的家,使我放下了怨恨的心。

由于我是一个名利心、争斗心很重的人,所以修炼法轮大法没多久就碰到这方面的考验。我连续被同一位校领导通报批评了三次。办公室主任领我到领导那解释,可是他还是把我通报批评了。好多同事见面就说:“你怎么搞的?怎么总出错呢?”听了这些话,我心里就有点动气了。心想:这个领导跟我有仇怎么的?连办公室主任去解释都不行。李老师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進要旨》〈何为忍〉)挨批评的只有我一个人。我想起了李老师说的话:“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为什么连续三次以各种理由被批评呢?我是不是还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呀?在这几次连续发生的事中,我的名利心、争斗心不是已经暴露出来了吗?我认识到了这是李老师在利用我自己的难来帮助我提高心性呢。李老师在《转法轮》中说:“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转法轮》)李老师还说:“遇到这种矛盾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冷静,不应该和他同样去对待。当然我们可以善意的去解释,把事情说清楚都没有关系,可是你太执著了也不行。”(《转法轮》)我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把自己当成一名真正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心里也就坦然了。我想我应该到领导那说明一下具体情况。结果是那位领导搞错了。我说:“没关系,我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从那以后,我几乎总是第一个到学校,打扫卫生,备课,主动给学生上早自习。我的认真与努力受到了学生、家长和同事们的好评,并且多次受到领导及学校的表扬。连批评我最多的那位领导也对我的工作给予肯定,说:“你工作的确干得很好。”

在我修炼法轮大法这将近三年的时间里,我不断的学习《转法轮》,也在不断的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的标准迈進。如果不学法轮大法,我不会放下常人的这些恩恩怨怨。如果我母亲不学法轮大法,现在也早被子女的矛盾纠缠得一病不起。是法轮大法照亮了我人生的路,因此,我要更加坚定地学下去。并且,我要告诉我身边所有向善的人们,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

一位生意人说:

我今年三十一岁,家住吉林省公主岭市大岭镇,在大岭信用社工作,我是一九九六年四月开始学炼法轮大法的。

我不是因为有病才来学炼法轮大法的。一九九六年四月的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了李洪志老师的济南的讲法录像带,我越看越觉得好,李老师所讲的都是我在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九节课听完,在我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李老师都讲出来了,我懂得了人生的真谛,“返本归真”。我懂得了如果随着人类的道德滑下去,那将意味着什么,我懂得了做个好人会得到什么。我可再不能执迷不悟了。以前,我认为自己是最现实的,从不伤害别人,不吃亏,对名利看得很重,认为人就应该这样活着,因为自己的性格比较随和,就认为自己在当今社会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人。于是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按李老师的要求做,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有益于社会的人,不断升华自己。我的内心世界发生了巨变,从那时起我确定了我今后人生的目标,要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

我在信用社是做信贷工作的,一九九八年六月。单位实行以岗定员,多余人员要下岗,我根本没在意,下岗只是社会现象,在我的思想中,只有多余人员,或年岁大些的,工作能力,责任心有方方面面原因的才下岗,我想这些都不表现在我身上,因为我才三十岁,年富力强,参加工作八年了,积累了一定的工作经验,对基层信贷业务,及所辖范围情况熟悉,下乡工作不辞辛苦,领导分派什么工作,都能很好的完成,在个人利益面前也不从计较,在单位里,工作中,谁都说我任劳任怨。哪成想下岗的两人中就有我一个,太突然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真就这样下岗了吗?我脑子乱极了,对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我真的有些受不了,在我们村镇,能有我这样一份工作,别人都羡慕得了不得,都会高看你一眼,别人花多少钱拉关系也不一定找到的工作,突然之间就失去了,我仿佛一下跌入了深渊。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怎样看待周围的一切,面对一切了。当领导找到我问有什么想法时,我几乎流下了眼泪,说下岗就下岗吧,因为我心里想着自己是炼功人,和常人不一样,默默的忍吧,再难忍,也得忍,因为我已下决心,要做李老师说的好人,我的内心不管怎样翻江倒海,但我表面还是很平静的。回到家,我捧起《转法轮》读了起来,渐渐冲淡了下岗带来的失落感。李老师在《转法轮》中说:“人往往认为自己追求的东西都是好的,其实在高层次上看,都是为了满足在常人中那点既得利益。宗教中讲:你钱再多,官再大也就是几十年,生带不来,死带不去。这个功为什么这么珍贵呢?就是因为它直接长在你的元神身上,生带的来,死带的去,而且它直接决定你的果位,所以就不好修。也就是说,你舍弃的是不好的东西,这样才能够使你返本归真。”读到这我的心平静了。第二天去单位交待工作时,对领导讲: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我们老师要求我们做一个好人,无论干什么工作,在哪个环境下都得做一个好人,如果下岗的是别人呢?不也得承受吗?我没什么想法。就这样我真的就下岗了。

单位里要好的同事来了,亲朋好友也都相继来了,有的为我下岗不平,有人说我太窝囊,说什么都有。面对他们的好心,我认识到了这是看我这颗心能不能真的放下,我的目标是:“返本归真”。什么又能动得了我这颗心呢?常人想得到的是暂时的安逸,而我要的常人永远都得不到。

三年来由于我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周围人也都看在眼里,许多人相继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路,我们大岭镇现在有几百人在修炼法轮大法,人人都从好人做起,处处为别人着想,争做有益国家,有益社会的好人。

“在法中升华”

一位以“在法中升华”为题目发言的学员,讲述了背《转法轮》的体会,她说:我是一九九四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一个月后我有幸参加了师父在哈尔滨举办的传功讲法班。亲耳聆听了师父的讲法。同年的十二月我又幸运的参加了师父在广州的讲法班,在四年多的学法修炼中我越来越体悟到人生能得法修炼是最珍贵,最幸运,最幸福的生命过程。

四年多的学法修炼中心性和悟性得到不断提高和升华。过去唐僧去西天取经,严寒酷暑,历尽千辛万苦,才得到了“经书”,而今天师父把宇宙大法送到了我的面前,我背《转法轮》时,常常感到自己的身体五脏六腑,最微小的细胞都兴奋不止,涌动着无以言表的激动,师父的慈悲,佛法的博大,无不包容在法中。心灵的震撼和对师父的感激,内心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般的变化。从《转法轮》书看到演化出的很多奥妙。对宇宙天体等理解起来感觉非常辽阔。宇宙天体庞大的茫茫而无终极一般,思维在快速无限的扩展。这就是法的威力,法的奇妙,法在容我,我在溶于大法,真是这么奇妙、妙不可言。仿佛看到师父为传这部大法、度众生,跋山涉水,历尽艰辛的高大身影。我把《转法轮》全背下来时,冲破多少障碍就是破除了多少人的观念。背法就是不断的破除观念,就是大法在退我人的这层壳。

一位退休女工的故事:

我今年四十九岁,是市车灯厂电镀工人,现已退休。我是一九九四年七月份喜得大法的。当时对法没有太深的认识,只感到大法非常好,经常看书,我真正想修炼的时候,师父就管我了。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里的一天,因工作不慎高浓度硫酸从瓶口窜到我脸上,右手戴的线手套立即被烧破了,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刺痛,用手一摸皮就掉了一块,可我没有害怕,用水冲洗后一看,有几处没皮的地方,同事都让我去医院,我想我是修炼大法的,不用去医院,就用纱布盖上照样工作,结果四天就好了,没有留下任何伤疤和色素。我心里明白,要不是师父保护我,那后果不堪设想,通过这件事,更坚定了我修大法的心……。

大法改变我人生

一位过去的佛教徒发言的题目是“大法改变我人生”。她说:我(今年四十岁,家住吉林省长春市),在中外合资企业吉日冶金公司做会计工作。九年前,我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一儿一女,丈夫多才多艺的,为人和善,一边从事经商,一边学习国画,每天闭店后,常常是晚上学习到深夜,一九九零年十月的一天深夜,我在睡梦中,听到营业室有动静,觉得有些异样,猛的起来,推门一看,丈夫倒在血泊中,有三个歹徒,其中一人就奔我打来,身体,头部打得鲜血流到满身,歹徒以为我们夫妻俩都死了,怕报案,看一点声音没有了,然后就赶紧逃离。当时我也不知什么原因,虽然被打得鲜血直流,头脑始终是清醒的,这也许是有点福份吧,等我挣扎起来过去摸摸丈夫的脸,血还在往外流着,但他瞪着眼睛,惨相不可回顾。我和丈夫就这样生活了十年永远的分离了,一句话也没说,我也是死里逃生。熟人见面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想福从何来?那些日子就象阴云密布我的小院里,警车,法医等等等等。邻居都说:这样的好人不该死。我心里想,这社会,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用什么去衡量,警方当初还对我非常严厉,审问案情,虽然我悲痛至极,但这一切我都理解,三十五天案件已破,歹徒是图财害命。当时我三十岁,大女儿七岁,小儿子才三岁,还患有哮喘性肺炎。悲痛之后,我感到人世间的一切都是那么无常,结果都是痛苦与凄凉,无以寄托。从此我整天以泪洗面,精神崩溃了,身体也垮了,这样我入了佛教,每天烧香,磕头,拜佛像,上早晚功课,逢年过节更是要到庙里烧香,拜佛像,想在那里积点功德,了结自己的一切痛苦和恩恩怨怨,听说哪开光,我就想尽一切办法跟领导撒谎请假去参加,以为自己这样做能在那里得到点什么,认为这样就能脱离六道轮回,就能早日脱离苦海。可事与愿违,原来以为这里是一块净土,可是现在庙里什么样的心态的人都有,抱着求才,求名的花几十元钱就能买一个皈依证,根据自己学的一点佛经,三个五个的围在一起乱说乱讲等等。我和女儿都皈依九年了,看到这些,我问自己,什么是净土?哪里还有一方净土?这一切又使我感到彷徨了。人生的真谛何在?我苦苦追求了几年,思想并没有升华,还带着很强的执著心向外去求,更不知以德为重,我准备把孩子抚养大之后,就去几大名山找一个真正的名师。

在这茫茫的迷途之中。一九九八年七月七日我有缘得了法轮大法。说来还有一段机缘。我公司有几名法轮大法学员,他们不论是在工作中,还是在其它方面处处都能体现一个好人来。我是一名会计,在工作中社会上,看到很多的人,只认钱,不认人。为了个人利益不择手段,可是法轮大法学员却截然不同,在金钱,个人利益上他们看的很淡。有两名学员是在供销部门工作,经常出差,可他们从来不占公家的便宜,更不要回扣,每次出差回来都主动结帐,避免给工作带来麻烦,很普通的事,别人很难做到,可他们做的非常好,真是在当今社会这个大染缸中超脱出来了。我时常在心里说,这法轮大法学员真行。我虽然皈依佛教九年了,简直无法和他们相比。他们学法轮大法一,二年左右他们竟有那么高的境界,这使我经常跟他们在一起探讨人生,他们就向我介绍法轮大法,还热情的送我一本李洪志老师的书《转法轮》。我捧起《转法轮》读着《论语》,我泪如泉涌,如梦初醒,真是迷途的羔羊找到了回家的路。就如饥似渴的看完了一遍《转法轮》。后来我明白了是他们用实际行动和善心引导我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正路,我沉默的心苏醒了。

得到了《转法轮》越看越爱看,越看越爱不释手。我懂得了人活着的目地就是返本归真。我很早就有做一名真正的佛家弟子的愿望。当我看到李洪志老师说:“我出山的首要目地,就是往高层次上带人,真正的往高层次上带人。”(《转法轮》)就是在这里我找到了归真的全部答案,明白了在人生中许许多多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我的思想也在逐步升华了,从前皈依我就知道人死后要脱离六道轮回,并不知道如何修炼。更令我佩服的是法轮大法是义务教功,不收费。就象李洪志老师讲的:“这么好的功法,我们今天给你拿出来了,我已经捧给你了,送到你家门口来了。”(《转法轮》)我短短四十年的人生旅途,尝尽了人生的磨难坎坷,现在有缘得到了法轮大法,我得到了真正的幸福。是法轮大法使我发生了变化,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很多亲属,还有以前的一些佛教居士看到我身心发生变化,也都在学法轮大法,我的两个孩子看见妈妈的身体和思想的变化,整天脸上挂着笑容,他们说:“大法真好!大法改变了我们妈妈。”他们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一个个修炼法轮大法学员讲述的祛病健身,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生动实例,真实感人,不知不觉中三个小时过去了,近中午十二点交流会结束,大家久久不愿离去,被一个个的发言所感动,这时大家知道了有学员去北京反映情况,领悟到这一天在北京和长春两地的学员,同时证实法轮大法在世间的洪传!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二十五日仿佛就在昨天!这一天在宇宙中永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