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现被非法关押在西安市第二看守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按: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刘菀秋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在陕西省西安市被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西安市第二看守所。刘菀秋的女儿探视被拒绝。刘菀秋曾于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又曾于二零零四年被秘密送往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长达四年之久,期间被注射不明针剂,生命垂危。以下是刘菀秋的女儿的诉说: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我是刘菀秋的女儿,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我亲眼目睹了中共邪党操控下的公安、警察、恶人对我母亲的一次次非人的身心摧残……

我的母亲叫刘菀秋,今年五十七岁,是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石化公司退休职工。

一九九九年之前,母亲学了很多气功都没有治好她的病,一个偶然的机会幸遇法轮大法,短短的一个月内母亲身上的多种顽症在不知不觉中消失,食欲大增,气色改善,甚至连脾气和性格都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我也受益匪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全国电视、广播铺天盖地的诋毁法轮功,而母亲仍然坚持修炼,从未停止过,因此我对法轮功有了更深的了解。原来法轮功并不象中共媒体说的、演的那样荒唐,相反法轮功教人做好人,使人身心健康,道德升华。母亲为了澄清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真相,不断的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可是中共邪党从未停止过在我们热爱的这片国土上,因为这群人的善良和正信,放弃对我们的打压。迫害一步步升级,打人、抓人、抄家,直接波及着我们家属,给成千上万的家庭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我和母亲也未能幸免。

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母亲在南京开往兰州的列车上看《转法轮》时,被警察扣押,送往本地的洗脑班。当时尚未成年的我,忍受着三年多来与母亲的痛苦分离,单亲家庭的我在孤独无助的情况下,必须忍受着一系列生存和死亡的折磨,却无法得到一个健康的成长。这期间,母亲还被从洗脑班直接转到甘肃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母亲出来后人已经被迫害的脱相,在我的追问下母亲才痛苦的回忆说:“在那种环境下,炼法轮功的人得到的是非人的待遇。牢头怂恿里面的吸毒犯、惯犯、社会上最坏的人渣虐待和侮辱法轮功学员,长期被吊起来抽打、关禁闭更是成了家常便饭。恶警指使包夹联合起来不允许我们睡觉,稍有困意就拿注射器针头扎醒。强迫我们写所谓的转化书和保证书,如不从就继续施虐,最后连身上穿的衣服都被扎的全是血。”

酷刑演示:吊起来抽打
酷刑演示:吊起来抽打

强制洗脑四年,被注射不明针剂,母亲生命垂危

母亲回家后,坚持修炼,身体好转后,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继续向世人讲真相。母亲认为既然是修炼“真、善、忍”的,那我们更应该讲出迫害的事实,让世人知道法轮功是被冤枉的。可是,母亲却被西固区“六一零”(中共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机构)安排的便衣跟踪监视着。有一天下午,警车又停在了我家的门口,来的人二话没说把我和母亲一起带走了,在公安局,给我和母亲强制洗脑,甚至要我配合他们阻止母亲修炼,没得到满意的答复后,只好将我们送回家。

二零零四年冬天,母亲又被暗中非法劫持,并秘密送往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长达四年之久。痛苦的等待让我没办法看清中国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好人都不能当?这段时间我一直不想承认遭受的这些都是真的,这哪像是改革开放的进步?哪是社会稳定的趋势?这仿佛亲身经历了文革的再现,接二连三的迫害,让母亲的身心严重受创,人瘦到只剩下一把骨头,头发在进去时乌黑亮泽,出来时已满头花白,苍老到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这样母亲还是对生活一样自信,她认为法轮功让她知道活着的真正意义,这些表面现象并不能摧毁她追求真理的信念,母亲出来时已伤痕累累,头骨变形,身体内脏多处受损。母亲说洗脑班为了达到目的,晚上不让睡觉,双手反铐起来,脚底下垫着几块砖,叫你生不如死,恶警和包夹还轮流施压,目的就是让你放弃修炼。

这一切并没有给母亲的迫害画上句号。二零一零年三月,我强打精神再次去龚家湾洗脑班接母亲出来时,跟我几天前见到的她完全两样,她瘦弱的身体被包夹搀扶着从门口出来,脸色铁青,身体软的像面条,站都站不稳,还不停的呕吐。我质问在场的人:“你们怎么把我妈弄成这个样子了?”她们却说:“看你妈身体瘦,给补了些营养。”

我从母亲断断续续的话语中了解到,是一个刚调来不久的洗脑班骨干叫文静的,勾结姓牟的主管和叫马欣的护士,在母亲临走前威逼利诱想达到转化的目的没成功,就趁机滥用职权让看管她的两个包夹,一个叫孔庆英,一个姓张的,把母亲强行五花大绑在双架子床上,又叫来2~3名值班保安压着母亲,怕她挣扎反抗,硬给母亲注射了一种不明药物,边打边说:“都是为了你好。”中午,母亲被打完针剂后,内脏就开始疼,狂呕不止。包夹对母亲的叫喊声都置之不理,还说:“你再别装了。”晚上,人已经就虚弱不堪,还是一直吐。母亲给我说时也边说边吐。母亲在回家的路上,一直摇摇晃晃,不停作呕。到家后,食水不能进,当时真象是人快不行了,她支撑着起来炼功学法,身体开始逐渐恢复,大法把母亲又一次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也让我又一次切身感受到大法的神奇。

遭西安国保绑架,生死不明

二零一一年七月,母亲回老家西安,在银行讲真相时被监视,便衣跟踪母亲到家将她绑架、抄家。随后,西安市高新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了母亲,到现在母亲还被关在西安市第二看守所,生死不明。我多次去看都没见到母亲,西安市“六一零”负责人到现在逃避种种问题,并对我摆出流氓无赖的嘴脸,企图让我签字画押承认他们迫害母亲是合法的,被我拒绝后,对我提出无罪释放母亲的要求不管不顾了。

刘菀秋的女儿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