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

新学员的故事

〖中国大陆来稿〗我的朋友刚进入法轮大法修炼,全家五口人都“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了,也请来了《转法轮》与师父法像。每天出门的时候,他们在院子里喊:“师父,我们出去了。”回来时喊:“师父,我们回来了。”他们告诉我:“你知道吗,我们出门的时候喊师父就象告诉爹娘一样,只有那样才踏实。”

二零一一年腊月二十六,他们赶集开着“三马”车卖小木床,三马由东西路上往南北面拐上马路,前轮上了马路,后轮刚上,还没往北面拐呢,北面急速来了一辆三马,时速一百多公里。他们俩口还没反应过来,驾驶室门就被来的三马挂走了一扇,挡风玻璃全碎了,她和丈夫的脖子、衣服和鞋里都是玻璃,但谁也没受伤。这么大的撞击力,我朋友的车还在公路上停放着,自动熄火了。可是驾驶室报废了。

原来对方司机急往家赶,疲劳开车。那辆三马又跑出一百多米才停住。那车上的人也没事,再一看,朋友家的三马车门还在他那车上夹着呢,好几个小伙子都拽不下来。按常理讲,我朋友的车会翻,人不死也得重伤。

好多人都来看热闹,七嘴八舌说:怎么这么神奇,双方没伤亡,车也没翻。朋友说:“谢谢师尊!我要好好修炼。”

奇石救弟子于危难

〖大陆大法弟子来稿〗大年初二,我开车上路,带着一家人去乡下给亲戚们拜年。因为年前下了一场大雪,路面上结了很厚一层冰,到了一处乡间小路,前面是个急拐弯,坡度也很陡,我尝试了两次,车子直打滑,根本上不去。我下来看一下路况,竟然连人站在上面都站不稳。

已经到半路了,回去也是不可能,没办法,我就再一次尝试着加大油门,车子走到陡坡的一半的时候熄火了,眼看车子往下溜,我又不敢踩油门,孩子吓的直哭,车子越溜越快,正在弯道处,旁边也没可以躲避的地方,外面是个十米高的山崖,我心想这下完了。

我紧握方向盘,眼一闭,突然脑子里闪过师尊的法身,我赶紧默念:“法轮大法好!弟子诚心叩拜,恳请师尊保佑弟子。”突然车子速度降了下来,竟然被路旁的一个大石抵住,车子稳稳当当停住了。

原来路上并无这块石头呀。我下车一看,这块石头很奇特,是一个圆柱形,上面隐隐还有法轮图案。我恍然大悟,原来是师尊用此石救弟子于危难。我赶紧把这块石头抱上车放好,拿回家珍藏起来。

以此文告诉同修们,师尊的法身无处不在,只要我们虔诚学法,做好三件事,师尊的法身会保佑每一位大法弟子的。

六旬老汉被车撞断臂 七天痊愈

〖大陆大法弟子来稿〗我今年六十三岁。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二日(黄历大年三十)傍晚五点左右,我骑自行车在村东头小桥旁被一辆拐弯的三马车(一种农用车)撞倒了,我被撞出两三米远,还没等我爬起来,三马车由于惯性没刹住车,又把我和自行车推行几米,当时我看到三马车朝我轧过来,心里喊:师父快救我!之后我就被压在车下。只听到有人说:“快救人,再不抬车人就死了。”

村民把三马车抬起,将我送进北京医院。当时我满脸是血,医生诊断是:“鼻梁、右手臂已断,上嘴唇撕开。”因脑中有瘀血,医生问家人我有没有旧疾,家人说:“以前得过脑血栓。”医生很惊讶,说:“要按这块瘀血说,老人会瘫痪在床或者严重的后遗症,不会象他这样不留后遗症。”家人把医生的诊断告诉我,我说:“我没事,我要回家,我相信大法,有师父保护我没事。”当天我就从北京回来了。

由于对方强烈要求把我送到县医院住院。在县医院里我的嘴缝了七针,还检查出我有严重糖尿病,医生说糖尿病人的伤口不好愈合。但七天时我就痊愈回家。对方又说:咱们得到北京医院复查一下。结果北京医院的医生说:“没什么大毛病,就是把鼻梁骨整一下型。”我不同意,对家人说:“我不做,我回家养着,我念法轮大法好,师父就管我。”

回家后,对方很感激要给我补养费,我们一家人都拒绝不要。我现在见人就说大法师父救了我,没有师父救我,我就没命了。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平安。在此我谢谢师父!谢谢师父!以后我会用一切机会洪扬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