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飞琼两次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被酷刑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昆明四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赵飞琼女士,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由于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曾经一次被非法劳教,二次被非法判刑,每次四年共八年,被关押在云南省女子监狱。在关押期间赵飞琼由于不放弃信仰,长期被关禁闭、严管、坐小凳子、两次被六只高压电棍电击等酷刑迫害。

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赵飞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九监区(最黑暗的集训监区),继续遭到非人的折磨,身体状况极差,身体虚弱,面色憔悴。

一、只因讲真相被非法劳教

赵飞琼原先在昆明钢铁公司生活区开了一个小精品店,二零零一年赵飞琼因向世人讲法轮功遭迫害的真相,发真相资料时被昆钢公安处便衣警察跟踪绑架,随后被昆明市劳教委以所谓依据《刑法》第300条劳教一年,关押在云南女子劳教所期间,由于赵飞琼不“转化”,又被非法延期关押,直到二零零三年新年前才被释放。

二、路南县国保大队长刑讯逼供打耳光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日,赵飞琼陪同家乡亲戚到昆明市路南县(现石林县)石林风景区游玩,在向游人发真相光碟时被路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野蛮绑架,赵飞琼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随后被绑架到路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审讯。

赵飞琼认为自己的行为是正当的,没有违反宪法和法律,并且根据有关法律保持沉默,拒绝回答公安警察的无理要求,国保大队长恼羞成怒打了赵飞琼的耳光。

后来昆明市公、检、法和司法局无视宪法和法律,威胁律师不准为赵飞琼辩护,秘密开庭对赵飞琼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集训监区迫害。

三、长期关禁闭、严管、坐小凳子

赵飞琼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后关押在九监区(最黑暗的集训监区)。由于赵飞琼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多次被关押到禁闭室,由两名五大三粗的暴力犯担任“包夹”(专门看管法轮功学员而设置)禁闭室比较狭小,除了一张床外没有什么设施,里面装了摄像头,每天二十四小时监视,规定:每天从早上六点至晚上十一点,强迫坐在光床板上不准动,不准讲话,双手必须放在膝盖上,若有移动,轻则辱骂,重则被“包夹”拳脚相加等;连续数月不准洗脸和刷牙,不准洗澡、每天只允许上四次厕所,不准卫生用水、更不人道的是在月经期也不准用卫生纸,不准换洗衣服,就是染有月经血迹、污渍的内裤也不让换洗,导致全身腥臭,端起碗来都吃不下饭;每天只给一点食物,不能吃饱,每人每天一瓶水,冬天只能穿两件单衣、单裤,不准穿袜子,只准穿拖鞋,夏天不准穿内衣,只能穿一件外衣。除有电视监控外,还有两个刑事犯人二十四小时看守着,限制人身自由。

四、六只高压电棒电击酷刑折磨

赵飞琼不放弃修炼,不配合狱警的无理要求,常常被狱警处罚和酷刑折磨。有一次赵飞琼由于不配合狱警,就被集训监区监区长丁莹和专管法轮功的队长杨欢指挥狱警曾觉、谢玲、马丽霞、郑频、孙宁爽、周颖、杨永芬等用手铐铐在办公室窗子的铁条上,六个狱警同时用六个不同型号的高压电棒电击她身体的敏感部位,脖子后面、身后、腋下、脚跟等处,一边电一边问赵飞琼:你还炼不炼法轮功?赵飞琼:我炼法轮功没有错!我就是要炼!

狱警一直电了她两个小时。第二天,由于赵飞琼不妥协,表示仍然坚持修炼法轮功,监区长丁莹和专管法轮功的队长杨欢又指挥着狱警继续用六只高压电棒电击赵飞琼,这次又连续电击了三个小时,导致赵飞琼皮肤广泛烧焦,结的疤一块块的往下掉,一直到释放后结的伤疤还红肿、痒痛。

谢玲(专管迫害法轮功的狱警)还唆使包夹刘淑琼说:“赵飞琼不‘转化’,你用小凳子把她砸死。”刘说:“小小赵飞琼,就包在我身上。”深夜,刘淑琼用小凳子砸赵飞琼,响声太大把睡在上床的人都震醒了,刘才停止作恶。

有一次天很冷,狱警指使包夹将赵飞琼的衣服全部脱光,让她在禁闭室光着身子蹲了一整天,直到晚上才给她衣裤穿上。

五、第二次冤狱遭迫害

二零零八年八月九日,赵飞琼从女二监狱回家后,工作无着落,到处打工,丈夫又强行与她离婚。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六日刚从监狱出来九个月的赵飞琼在昆明发真相资料时又再次被绑架,被昆明中级法院判刑四年,现仍关押在云南省女子第二监狱集训监区,再次被关“禁闭”、“严管”、坐小凳子迫害。

赵飞琼由于表示坚持真善忍信仰不“转化”,坚持炼功被关押在监舍四楼一个屋子里,犯人们称这个屋子为“冷宫”, 由三、四个包夹看守,不准接触任何人,与外界隔绝,成天罚坐在小凳子上。赵飞琼炼功打坐时经常被包夹脚踢,赵飞琼向狱警梁洁(专管法轮功的队长;前队长杨欢调离任监狱狱政科副科长)报告这一恶行时,梁洁置之不理。

二零一零年冬天,赵飞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再次被关進禁闭室至今。长期被非人的折磨,长期不得洗澡、洗脸,头发结成了饼饼,面黄肌瘦,精神憔悴。

二零一一年三月的一天,省外一名叫刘斌的邪悟人员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作“转化”讲座,由副监狱长王丽美主持(警号:5335008),开始她装模作样地说:刘斌讲完后大家可以提问。刘斌在讲话中大肆散布污蔑法轮功及法轮功师父的言论,赵飞琼举手表示要提问题,王丽美则跑过去凶神恶煞的喊叫:你没有资格讲,不准你提问,我也不愿听!赵飞琼大声说:刘斌你在放毒,我们师父根本不会这样说!王丽美示意包夹,用手捂赵飞琼的嘴,暴力将赵飞琼按坐下。下午又有一位法轮功学员举手要揭露刘斌的造谣污蔑,也同样被王丽美强行制止,充份暴露了邪党的虚伪和恐慌。

六、温馨的家庭被强行拆散

一九九七年,赵飞琼在丈夫的引导下,与丈夫、婆婆都修炼法轮功,自修炼法轮功后一家人均得益于大法,单薄的赵飞琼炼法轮功身体好了,心灵得到了净化,她按照真善忍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孝敬婆婆,体贴丈夫,一家人更加和睦,互敬互爱,邻居都夸她是个好媳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丈夫和婆婆由于害怕邪党,放弃了修炼法轮功。由于赵飞琼多次被绑架,劳教、判刑,一家老小从开始为赵飞琼担惊受怕,到后来随着邪党的造谣抹黑而仇恨法轮功,敌视赵飞琼。二零零八年八月九日赵飞琼刚刚从云南省女二监回来不久,就被婆婆、丈夫逼着离婚,直至被法院强行判决。

就这样原本一个温馨的家庭随着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给破坏了。

在此善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迫害赵飞琼的狱警们:十三年来你们身为执法者,但是你们却知法犯法,执法犯法,听命于邪恶组织六一零,对一群信仰真善忍,走在神路上的法轮功修炼者不计后果的大打出手,你们的罪恶已经桩桩在案。因为迫害法轮功,江泽民、罗干、周永康、薄熙来等五十多名中共高官在世界三十多个国家被以“反人类罪”或“群体灭绝罪”告上了法庭。该清醒了,不要再盲目的跟着已经将要彻底垮台的江氏集团干迫害法轮功的坏事了,给自己留条后路吧!不要成为他们的替罪羊和陪葬品。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恶人:
杨明山,男,五十多岁,监狱长;
王丽美,女,五十岁左右,副监狱长(警号:5355008),
李冬冬,女,三十多岁,教育科科长(警号:5335128);
杨欢,女,四十岁左右,原集训监区副队长(专管法轮功),现任教育科副科长。
丁莹,女,四十岁左右,集训监区副监区长;
梁洁,女,三十多岁,集训监区副监区长(接替杨欢专管法轮功)
陈竹芬,女,三十岁左右,集训监区副监区长(接替梁洁专管法轮功)
张顶芳,女,三十岁左右,现任集训监区副监区长(接替陈竹芬专管法轮功)
狱警:林晓雯、夏昆丽、郑频、谢玲、景绒、杨永芬、万雪梅,曾觉、马丽霞、孙宁爽、周颖、吴旭英、于桂云、汤玉芳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