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操控四川综治办 新津洗脑班成黑监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自从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集团的重要成员薄熙来一伙被宣布审查以来,其幕后支持者周永康的罪恶正一步一步的在国内曝光出来。四川省是周永康曾经盘踞多年的地方,也是全国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周永康在四川的追随者不断的挑起事端,绑架法轮功学员,故意制造冤案。

2012年3月28日周永康的爪牙在四川广汉绑架20多位法轮功学员,造成当地民众十分不满;3月13日,成都市成华区610故意制造冤案,指使成都府青路派出所和府青路街道办绑架杨淑花、杨淑君姐妹。由于杨氏姐妹开了一个理发店,周的爪牙们以为可以敲诈到油水,随即把杨家姐妹非法关押到臭名昭著的黑监狱——新津洗脑班,该洗脑班对外谎称为“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然而它外面没挂任何门牌编号与招牌。新津洗脑班自1999年7月后不断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并频频发生残酷迫害和多起致死案例,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因而在不少人眼里也成了一个黑暗神秘的恐怖监狱。“5•12”四川大地震后,唯一的一栋六层大楼,也内部断裂,成为危房。于是四川省成都市委将其旁边的亚非齿科技术学校合并过来,又改造装修作为洗脑班用。

新津洗脑班现在的大门
新津洗脑班现在的大门

一、罪恶黑窝,再添命案

成都市法轮功学员王明蓉,女,53岁,家住成都金牛区茶店子蜀跃路6号普罗旺斯小区,原成都市康复医院护士长。于2011年9月7日左右被成都市金牛区金泉街道办、金泉派出所及610恶人绑架,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大约9月17日左右在新津洗脑班被迫害致死。据正义人士透露,王明蓉是非正常死亡,生前曾遭到殴打,遗体遍身鳞伤。王明蓉原本身体健康,充满活力,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后绝食抗议,遭到野蛮灌食迫害,由于金牛区610给死者家属施加了巨大压力,家人不敢透露任何详情,亲戚朋友都敢怒不敢言。

当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或亲朋到洗脑班想探望自己的亲人时,洗脑班头目包小牧和爪牙黄忠志显出了一副吃人的面孔。

洗脑班头目包小牧(女)和打手黄忠志
洗脑班头目包小牧(女)和打手黄忠志

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周永康在背后撑腰,去年11月29日,四川省综治办副主任崔均亲自带着一帮恶人到金泉街道催促、落实整治任务。金泉街道办辖区综治委李沛、街道办主任秦大新、街道综治办专职副主任陈元明、金泉派出所副所长王学峰及社区恶人一直不停的在进行骚扰、跟踪、蹲坑、图谋绑架王明蓉。用崔均的话说,省委采取的是一听、二查、三暗访的形式。用金泉综治办的话就是“精心组织,周密部署”,物色了所谓的“信息收集员”100余名,治保会巡逻员若干,每日巡逻。成都金牛区政法委书记吴石泉,副区长、区公安分局局长王峰,区法院院长王祯义,区检察院检察长刘庆华等也积极的配合参与。崔均表示在“金牛区创造出了许多特色和亮点”,“很多做法在全省属首创”。

四川省综治办副主任崔均
四川省综治办副主任崔均

让我们在网上看看金泉街道办和派出所是什么亮点——“我们想关谁就关谁”,“菜刀伤人,菜刀不算凶器”。

二、综合治理绝招:酷刑与毒药害命

新津洗脑班作为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凶手周永康操控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个罪恶窝点,在维稳与综合治理的幌子下,肆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关押与残酷迫害,已经发生多起致死案例。

据明慧网报道,新津洗脑班至今已非法关押过上千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在饮水、饭菜中下药,甚至把药注射到水果里面, 食用那些下药的食物后,半个小时就会有药物反应,主要症状有:头发胀发昏、眼睛肿胀、眼球往外突出、困乏、嗜睡(有的一天睡十几个小时还觉得没睡够,无精打采)、呼吸困难、心脏绞痛,情绪异常烦躁、易怒。这就是为什么有的法轮功学员在外面一切都好,被洗脑班关押一段时间后,身体就会出现许多“难受”像“得了重病一样”的真正原因。下药时,有的“陪教”不知道,有的知道,并积极参与迫害。洗脑班里的一个打手对法轮功学员说,弄死一个人,只需轻轻打一针就行,看起来像正常死亡一样。

刘生乐,女,53岁,成都市新都区法轮功学员。2003年4月22日被新都610恶徒送新津洗脑班迫害。

在新津洗脑班,她受到各种折磨、毒打,赤着脚,头部发肿,胸部青紫,腹部肿大,5月26日上午被迫害致死,嘴里还吐着白沫。

谢德清,男,成都市成勘院法轮功学员,2009年4月29日谢德清和夫人余勤芳被成都市府南街道办610、府南派出所蓄谋联合绑架,在派出所遭受所长刘川等人暴力殴打,致伤,随即送新津洗脑班关押,短短的20多天后,身体健康红光满面的谢德清在新津洗脑班被非法关押迫害的骨瘦如柴不成人样、小便失禁,滴水难咽。5月23日晚上谢德清向人非常艰难的说了几句话:自己在洗脑班坚定的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期间,被洗脑班强制送医院进行所谓身体检查;近十多天内食水难进……5月27日谢德清被迫害致死,随即遗体被城管暴力抢劫。

大法弟子谢德清被迫害痛苦中离去
大法弟子谢德清被迫害痛苦中离去

大法弟子谢德清被迫害痛苦中离去
大法弟子谢德清被迫害痛苦中离去

本来其乐融融的谢德清与女儿谢卫琼一家
本来其乐融融的谢德清与女儿谢卫琼一家

本来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却无端遭受江氏流氓犯罪集团迫害,谢德清和他的女儿谢卫琼、以及大儿媳均被迫害致死。

洗脑班头目殷舜尧和包小牧惧怕被清算,想撇清自己的罪责,公开地说:抓人和放人都由区政府“六一零”、国安、国保三方协作,有的人被弄进来时,已经是打的内部暗伤,不久死了,外人却以为是我们下毒弄死的。江家帮内部一直是互相欺骗、尔虞我诈,这里不排除殷舜尧和包小牧等是否为自己收集准备了一些证据,留着将来退路,如重庆王立军一般。某地洗脑班头目就是明白了一些真相后拍摄了法轮功学员被国保迫害致伤的照片。

三、陷害无辜,敛劫钱物

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来没有讲过什么法律,江泽民、周永康之流一方面为了争夺中央最高权力,一方面大肆贪污,江泽民儿子是中国第一贪,周永康儿子在重庆资产庞大。二人终将被查处。

上梁不正下梁歪。现在新津洗脑班不仅是周永康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更是“六一零”(1999年6月10日成立的迫害法轮功的)犯罪组织、国安、国保等部门敛财之地。

一位熟悉内情的人士介绍说,每抓一个法轮功学员进来,洗脑班就向上级部门报称需要费用一万多元。这笔费用从何而来:一是政府拨款,二是收抢法轮功学员家产,三是要挟法轮功学员单位提供,四是街道办进贡。这笔钱几百万又如何瓜分,该人士说,成都市成华区、武侯区、金牛区、青羊区、锦江区的“六一零”、国安、国保人员每个月都会轮流挂名到洗脑班来蹲守,目的也就在此。如果派出所、街道办不搞什么维稳与综合治理,是捞不到钱的。正如武侯区国保大队王鹏飞透露,抓一个钟芳琼(成都法轮功学员),上面就给了二十万。并且四川省内各地甚至省外也派人到新津洗脑班来“学习取经”,帮助培训洗脑班人员。一位包夹(即所谓陪教)向人诉苦说,这里真的不是人呆的地方,我们都很难受。

参与作恶之徒,一方面秉承周永康迫害善良的旨意,一方面“闷声发大财”,趁机洗劫无辜法轮功学员的家中钱物。

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晚上八点左右,刚开始准备经营茶叶生意的四川安岳法轮功学员王红霞和江苏无锡施炳钧,吉林法轮功学员魏克东,在成都双流九江住宿之地,被30多个成都市国保便衣警察秘密绑架。参与绑架的人向围观的居民声称,他们是抓吸毒犯。家属经过向公安政法系统等部门多方打听寻找,得知王红霞等三人被关押到了新津洗脑班。

大法弟子王红霞被非法关押在新津洗脑班三楼
大法弟子王红霞被非法关押在新津洗脑班三楼

王红霞,46岁,四川安岳教师进修学校教师。自修炼法轮大法后,努力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然而遭受了周永康之流的疯狂打压,两次被非法劳教、酷刑迫害,家人也备受株连煎熬,儿子今年二十岁,却没有合适的工作,她知道儿子喜欢电脑,于是利用做茶叶生意之机,收集了一些别人不用或处理的废弃电脑与配件,打算帮儿子开一个家用电脑维修之类的铺子以维持生计。这时成都市江氏“六一零”恶人、国保人员就以为抓到了发财的机会,认为她们与人联系较多,将其绑架,向上邀功领赏,同时抢走了房间内所有的财物电脑配件,秘密将三人弄进了新津洗脑班。(见明慧网2011年7月报道)

2012年3月13日下午2点左右,成都市府青路派出所和府青路街道办十多个警察、便衣、和城管,九辆警车,来到成都市华油路杨淑花杨淑君姐妹理发店骚扰,因当时杨淑君不在铺子上,他们就把杨淑花强行带走,抢走了家中钱物。2012年3月27日中午1点左右,妹妹杨淑君本着善念,到府青路派出所去,希望讲明真相,接回姐姐杨淑花。然而,恶棍就是恶棍,黑手就是黑手,成都华油路户籍警察曾民俊再次露出了本来面目,招来几个警匪,又将杨淑君绑架,送往新津洗脑班。

派出所街道办的人公开说,本来以为杨氏姐妹家里很有钱,每天营业收入上千,一个月也该有好几万,去抄她们的家,才发现那么寒酸,连个家具也不象样。

110警察说,
110警察说, 这个地方是周永康的秘密窝子,警方管不了他们的违法行为

这些年,杨家姐妹遭受江家帮血债派的打击迫害,实在是鲜为人知,2007年3月6日杨淑花、杨淑君被成都市府青路派出所绑架到郫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没有多久,其三叔和母亲受惊过度,相继离世。2012年3月27日妹妹杨淑君被绑架的当天,其五叔与五婶再次受惊,含冤而去。目前,由于杨家姐妹被绑架,家中仅剩下一个上学的小孩无人照顾。小孩上学、生活费用、房租等面临极大问题。当小孩到新津洗脑班想看看母亲,问一下怎么解决生活学习等问题,但洗脑班爪牙却将其拒之门外说,想见人需要成都市成华区××批准才能见,我们只是把杨氏姐妹拘留在里面而已,她们只要说一声放弃信仰就可以马上回家。

杨氏姐妹在周围邻居和顾客中是有口皆碑的好人,连派出所和街道办一些良知未泯的工作人员也都说,杨淑花、杨淑君姊妹真的是太善良了。周围邻居说,杨氏姐妹是被派出所和街道办的个别人想敲诈钱财不成就弄进去的。


洗脑班门外伤心落泪的家人
洗脑班门外伤心落泪的家人

一车车到新津洗脑班接受参观培训的人员
一车车到新津洗脑班接受参观培训的人员


下面是杨淑花的女儿向温家宝总理呼吁营救妈妈的公开信。

附件:

致中国政府温家宝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妈妈、孃孃“被学习”了

夜晚,已经做完作业,因为清明的原因,这周六周日还要上课。放假就改在下周一二三了,窗外还是雨声不断。孤独的夜晚,我好想妈妈、孃孃(即姨妈),还有已经离世的外婆……

2012年3月13日,一个揪心的日子,放学回到家,发现屋里一片凌乱、狼藉,妈妈不在家!下楼一问,邻居说,你妈妈被抓走了,是成都府青路派出所和街道办来的人。我明白了——我的妈妈杨淑花、孃孃杨淑君因为不愿放弃她们的信仰,再次成为成都府青路派出所和街道办“综合治理”的对象,而我现在却不知道妈妈在哪里。

人世间十七年来我一直由妈妈一个人艰辛的拉扯、抚养着。在黑夜中,在痛苦中,在无助中,我胆颤心惊的熬过了第一个孤单的不眠之夜。

第二天中午在学校请了半天假,我想去派出所打听明白,但是心中的怕谁又能够知道,警察叔叔是抓坏人的,街道办是为人民服务的,我妈妈和小孃为了我的学习,两个人费尽了心,她们教我对人要真诚、善良、忍让,对老师对同学对任何人都要善待。妈妈和小孃整天忙忙碌碌的支撑着那个小小的理发店,为了我上学方便,给我选校和请老师上课花光了她们的积蓄。然而她们对顾客收费却始终是那么低廉,有的甚至没有收费。谁能理解她们的艰辛呢?!我知道我的小孃和妈妈平时都不善言辞,我不知道我的小孃和妈妈为什么会被人陷害!

3月14日中午1点过,我战战兢兢的来到成都市府青路派出所询问我妈妈的下落,反而被斥问道:你的小孃在哪里?你还有个外婆。你妈是被街道办610和政法委在处理,跟我们没有关系,你不要来问我们。我被训的泪水止不住流。从小学到高中,我受到的教育:警察是维护社会安宁的柱石,周围邻居和妈妈理发铺子上的顾客对我说,你妈和孃孃是被派出所和街道办的个别人想敲诈钱财不成就遭到陷害弄走的。我不知道我今天遭遇的是柱石,还是蛀虫!他们算计着以为我妈妈和小孃挣了很多很多的钱。温总理,我还能相信遇到的警察是警察吗?抓我妈妈和小孃的人是不是混入这些单位的黑社会坏人呢?或是其它什么原因使这些人被欺骗着干这种坏事呢?

2007年3月6日妈妈和小孃被府青路派出所第一次非法抓走后,三外公和外婆成天担惊受怕,不久相继去世。今年3月27日,是我妈妈再次被派出所和街道办抓走的第15天,也是小孃到派出所去希望接回我妈妈的那一天,然而善良的小孃哪里知道那是一个陷阱呢?她虽然坦然而去,却也被弄到新津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学习去了。连派出所和街道办一些良知未泯的工作人员也都说,你妈妈和你小孃真的是太善良了。而新津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的人说,你妈妈和小孃都很好,也没有什么,我们只是拘留了她们,她们只要说一声放弃信仰就可以马上回家。

我不知道这是我们老师从小学就教育我们要热爱的伟大祖国,其至宪法中有没有这样的一条特别规定;我也不知道成都市新津法制教育中心是一个什么样的部门,可以凭借人大脑里的思想随意的拘留或放人。

花季少年热爱祖国,然而我的外婆、三外公、五外婆、五外公他们却都是在我妈妈和小孃被抓走后,在害怕与惊吓中去世。我不知道我的同龄、同学中还有多少人有这样的遭遇!我现在面临高考,学习费用、生活费用、房租费用,我想去新津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见见妈妈,问一下需要多少,该怎么办。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即使有街道办的叔叔陪着去了,也没有见到人。以前,曾经看到在自行车筐筐里放的一些纸张上写着:新津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毒害死了什么什么人,谁谁谁又遭到酷刑折磨。我不知道那里是不是一个什么特别的监狱,里面的真实状况又如何?我敢相信他们说的妈妈和小孃在那里学习的很好吗?

苦涩的泪已经干了,心中还在滴血!

我不想因为交不起学费而失学,更不想交不起房租去流浪。明年就要高考了,我的外婆、三外公、五外婆、五外公都被惊吓去世了,我的妈妈和小孃都被关起来了,我还有什么希望呢?我妈妈和小孃从小教我对人要真要善要忍,要做一个好人。已近一个月了,我希望到此为止,也只有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我的妈妈和小孃快快回到我的身边。我真的希望社会祥和,更不想失学去流浪,也不去记恨那些给我造成家庭生离死别伤痛的人,即使是610综治办的人员。

再次恳请温家宝帮忙关注新津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我妈妈和小孃她们的事情!


致敬!
成都高二学生 小娟


绑架成都法轮功学员杨淑花、杨淑君的责任人
成都府青路派出所 邮编:610051 电话:028-83245724
所长:张所长13608179588 副所长:刁林波、陈所长 府青路派出所教导员:李速
警察:崔巍、黄红、谭铮、杨武忠、孙丽、周玮、曾本仪、由新泉、李连、左奇
成都华油路户籍警察曾民俊15351222667
成华区政法委 书记:赵华 副书记:董锐(主管迫害法轮功)
成华区政法委防邪办 主任:张晓初
成华区政法委综治办 主任:徐强(原府青路街道办武装部部长)
成华区公安局一科(国保大队) 国保大队长:李天 副大队长:张晴
成都市府青路街道办事处 邮编:610051
街道办主任:周文胜 副主任:邱长宝、徐明亮、陈伟、李建科
武装部部长(610主任):李吉艳(新上任)
综治办主任:唐晓东 副主任:雷利、郝帅 电话:028-83243610(办公室)
唐晓东家庭住址:成都市怡福路116号郦景东城五栋四单元六楼二号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王明蓉的责任人
成都市金牛区政府金泉街道办事处 地址:成都市金牛区蜀西路26号 邮编610036
金泉街道办 邪党书记李沛,副书记、办事处主任秦大新,街道综治办专职副主任 陈元明
办公电话:028-87505096、87502616 、87516565、87507012、87502696
传真电话:028-87516257 电子邮件:jnqzfcgzx@163.com
成都市公安局金泉派出所 副所长 王学峰 电话:028-87513462、87514493

成都市防邪办(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028-86640324办86260485传86640324
主 任 毛善贵 办86638999移13308001000
副主任 冯俊佳 办86639589宅88792282、13908095060
综合处处长 王 宏 办86260485宅66600073移13981700084
综合处副处长 曾杰 办86256421宅68201280移13008167165
刘 旭 办86251697宅85063001移13348845038

四川省维稳办 主任曹世维86301739 传真86301611
信息综合处处长熊成学 86301601 86302595、13678188079
协调督办处处长李 兵 86301052 84432999、13808171069
四川省综治办 副主任 崔均86301604 传真86301605
主 任 王 萍 86301627 87649729、13608187610
副主任 陈元善 86301604 86302026、13708008249
朱时顺 86301605 86302593、13668222849、88155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