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四-二三中的几件小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九九年四月二十三日下午三点,我们学法小组四人从郊区赶到天津教育学院,学院大门口马路上有我们学员维护交通秩序,马路上交通秩序井然,学院里边是一个葫芦形的院子,坐满了人,好几千人的样子,一点不嘈杂,静静的,有的在看书,有的席地而坐,很多都是邻近地方赶来的,晚上吃饭大家掏出自带的干粮,最奢侈的是盒饭、烧饼、也仅有几个人在吃,就这样大家还议论纷纷,说:这是干什么来了,意思是我们是为了说明真相,不要让常人看我们不象炼功人的样子,影响炼功人的形像,当时我们的心真是纯净,就是为了反映真实情况。

在那里去厕所很远,出了学院大门得走有一两站地的样子,在学院外大马路上拐角处有一辆手推车,专门放书包的,几个学员在那守着,我们都带着法轮徽章,看是自己人,相互一笑,把包放在车上,不留任何记号,然后走出好远好一段时间回来取走,好几千人哪,没有一个弄错的,彼此来自法中的那种信任,大法把我们凝聚在一起的那种心情真是让人难以忘怀。在社会上尔虞我诈,世风日下的今天,真正只有大法修炼这一块净土。

晚上,我们所有的人一起背《论语》,我们的声音整齐划一、非常高亢,传出去很远,九点后,警察开始清场,他们从大门口开始把我们学员一小圈一小圈围住,连抓带打,拖出大门去,我们坐在最里边,我们这些人纹丝未动,连站起来看的人都没有,有的人借着月光在看书,还有人说:头掉了还得打坐哪。

我们当时是被围的最后一圈,我们坐在地上臂挽着臂,一行行排的很整齐,当时我在第一排,他们好象是武警,不知挑到谁把人拎起来啪一下突然撂倒,我坐在地上警察站在我跟前,只能看见他的腿,他们突然把一个坐在我后边的小伙子拎起来啪一下一个大别子甩在我眼前,还砸了我一下,我大叫了一声,太快了我没思想准备,小伙子问我没吓着你吧,我当时觉得小伙子都摔成那样了,还在关心别人,我赶快说:你没摔坏吧,他说没事,可我们后来没找到小伙子,不知是不是被抓走了,因为他的坐垫在那撇着,我们都找他但人不见了。

之后,那些警察站一行拉网似的往外推我们,我说咱们回去把场地清干净,于是我们突破警察的防线,返回去把地上所有的东西都清理干净了。只有被他们抓走的人的坐垫我们留在了大门口,因为当时我们都不愿拿别人的东西。大家知道北京大法弟子四二五上访把周边环境清理干净了,其实我们在天津同样做到了,我们大法弟子在那里都是好人。

我今天写的都是天津上访事件中的小事,但正是这些小事,说明我们是真正的和平上访,我们真正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有大法才能教人向善、才能使人心归正。

我从天津回来之后,把天津抓人的事告诉了同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发生后,电视上播放天津的一个警察的头头说在天津没有抓人(我们一个学法小组的人就被他们抓了,没跟我们一起回来)结果同事又跟他亲戚说了。电视播出后,同事的亲戚问同事怎么回事,同事说:炼功人不会说假话,(再说我告诉他们这事在先,我也不会先编一套告诉他们)所以他们认为肯定是电视台在说谎,并且认为这一件事是说谎,那电视播的所有肯定都是谎言。通过这一事实,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