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两次帮我破除病魔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我是八十岁的老年大法弟子,修炼十六年多以来,经过两次邪恶以病魔的形式对我身体的迫害,是师父是大法使我有了正念,在同修帮助下,使我闯过了大关。下面是我经历的体会,写出来是给与我修炼状态类似的同修,特别是老年同修提个醒。

二零零四年十月三十号突然觉得胸闷、气短、胸痛加剧伴有恶心,当时家中只有五岁小孙子在家,吓的又哭又叫,我让他快打电话叫同修来,不一会儿两位同修打的来了,帮我发正念,我在心里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都不承认,在心底里喊师父救我,持续两小时好了。孩子知道后,让我次日到医院检查,我心想去了也检查不出来什么,因为不是病,也可以借机证实法,让没有修炼的子女知道大法的神奇。结果心电图诊断是“心梗”,这是心不正求来的。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一日开始突然又出现类似的症状,胸部发紧剧痛,呼吸困难,感觉要窒息了,每次持续少则一小时,多则两三小时,直到第五天才停止,在这期间有同修一夜未眠,陪着我到整点发正念、晨炼,白天听师父讲法,我在心里始终默念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去留由师父安排,谁说的也不算,就跟师父走到底,直到第五天邪恶才败退了。

向内找为什么邪恶能迫害这么长时间:一是因为平时思想业就比较重,难受的受不了时,有想放弃过关去医院的念头,这是严重的大漏,所以旧势力才敢以这种形式拖我走,但我主意识很清醒,我心想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作为弟子当然也不承认,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我自从决心跟随师父修大法那天起,师父就把我的病拿下去了,而且一直给我净化身体,净化身体,这么多年连感冒症状都很少出现,现在旧势力怎么敢来势汹汹又一次要拖我走呢?不仅有想放弃过关的念头,还把自己当成了病人,四五天都在床上坐着躺着,也不炼功,真象大病一场的状态。还有非常不好的一念:我老了,到寿终年龄了,我现在的命是因为修大法延续来的。这一念头非常不正,时常想安排一下后事。这不和常人一样了吗?这不是自己求来的吗?多亏同修帮助学了师父有关清除病魔这方面的法,使我清醒了,逐渐归正了。

二是学法时精神不集中,生活中的琐事经常翻腾,放淡的儿女情又勾起来了。自知年龄这么大了,再不放下这些人的东西就失去这万古机缘了。邪恶本来就虎视眈眈,它能放过你的执著吗?其实归根结底都是自己做不好求来的,长期不真修导致的邪魔认为你不配当大法弟子,才一齐上身要把你毁了。

这个教训太深刻了。长期不真修,也是对师父不够坚信,对法理领悟不透不深。必须看透邪恶以病魔的形式迫害根本不是常人的病,所以用药是不管用的。不能在潜意识中承认邪恶的迫害,全盘否定邪恶的干扰迫害,在思想中不能有一丝一毫的认可,抓住它,发正念解体它。我们是师父的弟子,一切由师父做主,即使有执著心,我们会在法中归正自己。既然旧势力抓住把柄,非要迫害,只有坚信师父坚信法,向内找实修自己才能战胜邪恶的迫害。

还有我觉的每当病魔一冒头,就要警觉,就用强大正念背师父关于怎样对待病魔的法,比如,我常背师父这两段法,效果很好:

“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而且师父周围也有很多护法,有很多佛、道、神,还有更大的生命,他们都会参与,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旧理也是不允许的,无理的迫害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旧势力也不敢干。就是大家尽量的走正。”(《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一个神仙怎么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么能看了神的病呢?(鼓掌)(笑)这是法理。可是往往表现出来你真的是没有那么强的正念、把握不好的时候,那你就去好了。心里不稳本身就没达到标准,拉长时间也不会发生变化。为面子坚持更是执著加执著。这时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去医院放弃过关,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总之,我希望和我相似的老年同修接受我的教训,严格按师父的要求去做,走好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