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做好人 佳木斯于光荣遭中共十年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从一九九二年五月,由李洪志先生传出法轮大法,直到一九九九年,全国上下有百万人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健康。在佳木斯,提到法轮大法人人皆知。一九九九年,中共突然野蛮发动迫害。从大法传出二十年过去了,中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使用关押、酷刑、勒索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但许多人不明白,为什么法轮功学员在这么严酷的红色恐怖下还始终坚持信仰,不畏生死。以下是一位六旬法轮功学员的自述,您可以通过这位朴实法轮功学员朴实的话语中找到答案。

我叫于光荣,今年六十二岁,佳木斯铁路退休工人,现住佳木斯市东风区杏林社区。大半辈子的奔波劳碌,使我患上了心脏病、胃窦炎、胆囊炎、关节炎、贫血、腰痛病、心律不齐等疾病,经常往医院跑,钱没少花,可病痛依然没有减轻,每日与痛苦相伴。

一九九八年五月,女儿说许多人炼法轮功把病炼好了,你也去试试吧。第二天,我迫不及待的去了炼功点,坚持一周后,奇迹出现了,身上哪也不痛了,也不用吃药了。饱受病痛折磨的我,摆脱了多年病痛的折磨,浑身轻松,走路好象往起飘一样,真恨自己炼晚了。女儿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也走入了修炼。

一 进京上访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勾结中共邪党开始打压迫害法轮大法当天,我与许多炼功人去市政府为法轮功申冤,讲明真相,说明自己炼功后身心受益情况,被武警用两辆大车劫持到体育场。七月的夏天,没有遮荫的地方,我们在那暴晒了两天,等来的却是强行命令“取缔”的消息。

此后,诬陷法轮功的谎言满天飞,人们都被谎言蒙蔽了。是法轮功给了我健康的身体,使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我要告诉人们真相,不让世人被谎言欺骗。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一个女警逼迫我跟她说咒骂大法、师父的话,我不说,几个公安一拥而上把我塞进了警车。车里装满了上访的炼功人。我们被拉到一个地下室,关押在铁笼子里,长时间不让上厕所,我感到人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当晚,警察拉了满满三车上访的炼功人到大兴监狱。到大兴监狱后,警察对我们逐个非法审讯,问我们的姓名、住址、家里的电话、工作单位等。说出住址的被分别劫持到当地驻京办事处,不回答的都挨了打。有的被扇耳光,有的被拳头打的乌眼青,有的被打的满头大包。打完后,恶警再把我们分别关押在不同的监室,让刑事犯监视我们。学员们每天只能背所谓的监规,不背者就会招来狱警的殴打。

我在那里被折磨了四天后,被劫持到佳市驻京办事处。我们每人被勒索了交通费五十元、床费一百五十元。后来单位派徐凤秋和赵力英来京接我,她们二人公款私用,却对单位说钱都花在我身上了。

回来后,单位政法委李书记,公安处长等人把我绑架到铁路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十五天后,他们还不给我自由,把我软禁在单位的旅店内,连过大年都没让我回去和家人团聚。

家家都在享受着天伦之乐的时候,我却一个人在小屋内煎熬,我的孩子们却在伤心流泪。我们一家人的心中充满了无奈和不解。五个多月后,我才被放回家。

我家条件不好,孩子结婚后,我一直住在单位的独身宿舍。可铁路独身宿舍的管理员于凤芝却因我炼法轮功故意刁难我,不让我住在那里,找段长把我撵了出去。于凤芝和生活段保卫处姓马的,合谋把我行李扔出了宿舍说:“你有单位管你。”我没有办法,就去找我单位王经理说明情况。王经理推脱说:“我们这里是单位,不是住家。”徐艳秋还威胁我,“你宣传法轮功,以后你的退休金都不保给你。”他们串通一气这样对我,我不得已另租房住,使我的生活陷入更加困窘的境地。

二 被劫持到看守所

二零零四年,我给一位大娘讲法轮功真实情况时,被人诬告,被安庆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他们把我的房间翻得乱七八糟,抢走我的大法书,还抢走了我新买的小包。参与的警察中有姓徐的,还有姓孙的。在派出所,警察按着我强行拍照,还要把我锁到铁椅子上进行逼供,并威胁我“不说就给你送进去”。他们在毫无所获的情况下,又去诱骗我女儿,说:“能举出几个炼功人,就可以放你母亲回家。”我女儿识破他们的把戏,没理睬他们,他们就连夜把我劫持到佳木斯黑通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他们强迫我做奴工,吃带糠皮的窝头,生活条件极其恶劣,使我本已康复的身体又出现了病态。尤其是胃痛厉害,吃饭喝水都吐出来,不能进食,病情日渐严重。后来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和区610通知家人,说我病危,要家人拿钱到中心医院给我检查看病,女儿为此花了一万多元。不仅如此,东风公安分局副局长还向我家人勒索了钱,并恐吓家人“不给钱,还抓你妈进去。”

一万元钱,对我这样的家庭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家人的生活从此更加拮据。

三 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我和一名法轮功学员去村里发真相小册子,被不明真相的村民诬告,被松江派出所的警察绑架。他们把我拽上车,又打又骂,把我折磨的出现病态,不能说话,也不能动。一警察把我拽到地上躺着,他一边吐我,一边说些下流的话,我的身上沾着他的口水,耳朵听着他那不堪入耳的话,真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

警察又把我们绑架到黑通看守所。狱医体检时,我们三人中,一个高血压、一个心律不齐、另一个腿被打折,狱医勉强收下我。在看守所,我胃部旧病复发,吃啥吐啥。黄狱医和所长高双波给市610打电话,谎称我绝食,市610李清波强制劳教我一年。

我身体虚弱不能行走,他们叫普犯把我背上囚车,戴上脚铐,绑架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在我病势很严重的情况下,劳教所还非法收押了我,并摁着我强行签字。

过后,恶警又叫我打电话给家人,让家人多拿些钱送我上医院检查。在我被非法劳教期间,管教又强迫我在几张纸上签字画押,后来我才知道是他们事先写好的五书(什么不炼功保证书之类的),他们就是采用种种欺骗、恐吓、威逼等手段得到假五书的。因为我不背他们的所谓监规之类的东西,管教蒋家男就骂我。

劳教所犹如人间地狱,阴暗潮湿、不见天日。每天吃窝头,喝没有一滴油的菜汤,还要不时的听到恶警的谩骂。在那里,每分每秒都是对人身心的折磨。我因做好人而遭冤狱,人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谁能想到做好人还会被关在犯人待的地方,我的心象刀割一样难受。

在我被劳教时,女儿们都忧心如焚,她们知道我原来体弱多病,经不起折腾,就四处托人想救我回来,但未能如愿。她们吃不好、睡不好,每天为我担心、难过,一年后,我才获释。

我因身体多病走进法轮功后,身体得到了健康,不拖累孩子,也不再到医院花钱了,这多好。自从修炼后,我真正明白了为什么要做好人,并严格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找到了人生的真谛,生活的充实有意义。希望世人都来了解法轮功,明辨是非善恶,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也希望迫害早一天结束,让世间变得美好圣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