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法轮功学员纪念四二五 揭露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记者章韵多伦多报道)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是万名中国大陆的法轮功修炼者为维护基本的信仰权利,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和平上访十三周年纪念日。当天中午十二点,数百名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在驻加拿大多伦多中国领事馆前集会,再次以和平的方式,向世人讲真相,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下午四点至六点,学员们在领馆附近的大学街(University)和布鲁街(Bloor)路口拉起了横幅,筑起真相长城给路人讲真相和征签反迫害明信片。晚上八点至十点回到中领馆前进行烛光悼念。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在多伦多中领馆前集会纪念四·二五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在多伦多中领馆前集会纪念四·二五

民众签字支持法轮功学员反迫害
民众签名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

阅读法轮功真相传单
阅读法轮功真相资料

阅读法轮功真相传单
阅读法轮功真相资料

感谢法轮功学员讲真相
路人:谢谢你让我知道了法轮功真相

十三年前的今天,万名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的和平上访,曾引起举世震动,被称为中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最和平理性的上访。

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发言人契普卡(Joe Chipkar)在集会上说,十三年前的上访吸引世界关注,不是因为一万多名法轮功学员的上访本身,而是因为他们当天所表现出的“无与伦比的平和”,他们没有愤怒,没有讲难听的话,他们所要求的是炼功的自由。“十三年后,法轮功学员继续使用和平理性的方式,抗议中共持续的迫害。”

法轮功的和平理性感人

当年四·二五亲历者,多伦多法轮功学员王金菊说:“我瘫痪了,炼大法让我站起来了。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要去讲句公道话,所以那天早上我就去了,我就坐在中南海的斜对面,当时那个场面那种祥和真是非常感人。”

王洪敏说:“当时朱镕基接见的就是我们炼功点的,挺和平理智地接见了,他告诉我们,你们还继续修炼,我们会把这事解决的。”

今年八十岁的丁女士,十三年前是北京玉渊潭炼功片(有十三个炼功点,一千三百名学员)的负责人。她说,她当时一直关注天津法轮功学员被无理抓捕的事件。“四·二五”当天上午六点她就到了信访办,后来人越来越多,就移到了国务院的西门。

令丁女士仍然记忆犹新的是秩序好。她说:“非常静,无人大声说话,地上的一点碎纸都被捡起来了。”

丁女士说,现场的警察开始时持敌对态度,后来他们也放心了,“开始与我们交谈,脸上也有了笑容。”

孙女士当时在北京探亲,对当天的天气情况,甚至当时她穿的什么衣服都还记得。她说,前一天参加当地的集体学法时,听说天津的法轮功学员被无理抓捕,学员要来北京上访,就决定参加。

她说,那天的天气比正常暖和,大家都很遵守纪律。很多学员在利用等候的时间学法,炼功。“我看到一些年轻的学员把周围的烟头等垃圾都捡干净了。”

“我也看到朱镕基出来见学员啦。”孙女士说,晚上九点多大家就安静地离开,“一点声音都没有,把地下的垃圾收拾得干干净净。”

“因为我们这个功法是修心的。”她说,大家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所以反迫害一直都是和平理性的。

但当年的上访者万万没有想到,几个月后,这次和平上访却成为中共打压法轮功的借口,迫害至今已达近十三年。

为“转化”法轮功学员 中共不择手段

中共在当年的七月二十日开始迫害法轮功。十三年来,中共对无数法轮功学员实行非法抓捕,判刑,酷刑折磨,目的是迫使他们放弃修炼法轮功。

法轮功学员林鸣立曾屡遭中共绑架、洗脑、判刑,受过很多非人的折磨。
法轮功学员林鸣立曾屡遭中共绑架、洗脑、判刑,受过很多非人的折磨。

法轮功学员林鸣立曾被中共警察三次绑架,一次被强迫洗脑,两次被非法判刑,其间受过很多非人的折磨。

林鸣立在发言中讲述了他第一次被抓,在洗脑班遭迫害的经历。他被强制听共产党的无神论宣传;他拒绝写“悔过书”后,被禁止睡觉。他说:“我绝食抗议,他们就灌食。”

“他们把管子从我鼻子插进去,伸到胃里面。”林鸣立说,管子很硬,感觉很痛,他们还不断地拔出来再插。“插了几次后,把我的食管给插破了,血都流出来了。”

直到林鸣立变得迷糊起来,才被送去医院抢救。

法轮功学员高顺琴曾被关进拘留所、劳教所、洗脑班十多次,并被注射不明药物多次。

高女士说,二零零四年三月她被关入武昌杨园洗脑班,晚上被强行罚站,折磨了两天两夜后,因为她不理睬洗脑班人员的所谓“转化”,四月份的一个上午,“洗脑班的恶人胡善萍、高金荣、徐德喜、周志英及其工作人员车建华,将我按倒在小会议室的桌子上,姓王的女医生强行给我注射了一针不明药物。”

当天下午,高女士被关进洗脑班里的水牢。她说:“他们强行让我站立、两臂抻开、呈十字形铐在固定物上。因为打了不明药物加上这种酷刑,我感到头昏,心慌,全身不适。”

高顺琴说,第二天早上八点左右,“洗脑班恶首陈崎屹跟我谈话,看我没有‘转化’之意,指使警察将我双手腕吊铐到食堂小餐厅的窗框上,直到深夜零点。”

直到高顺琴昏过去,才被打开铐子,扔到床上。她说,她醒来后身体浮肿,脑子记不住事。

遭非法重判八年 原辽宁学员揭薄罪行

原辽宁沈阳铁路总院沈北医院化验师、法轮功学员黄新在薄熙任辽宁省长期间被非法判刑八年,后于二零一零年底辗转来到加拿大,重获信仰真、善、忍的自由。

原辽宁沈阳铁路总院沈北医院化验师、法轮功学员黄新在薄熙任辽宁省长期间被非法判刑八年
原辽宁沈阳铁路总院沈北医院化验师、法轮功学员黄新在薄熙任辽宁省长期间被非法判刑八年

黄新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起全面迫害后,她因上访和发放真相资料被非法拘留了三次。二零零三年六月她在去单位取工资的途中被抓,并被非法判刑八年。时任辽宁省长的薄熙来用金钱利诱警察加重对法轮功的迫害。

她说:“九九年的时候还能跟这些警察对话,讲一些(法轮功)真相,零三年以后你跟他讲真相的时候他不听了,他很明显就说到钱的问题,他们警察说话时我也听到过,说又抓了一个,一千块钱。”

黄新入狱后,两个狱警二十四小时贴身监视,不允许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还被强制每天劳动十几个小时至二十小时以上。

“好多人干得都累倒了,摔倒了,头晕迷糊了,那他也不管,你倒了就倒了,你倒了你待会还会醒过来,醒过来再接着干。”

黄新的健康状况因迫害变得很糟糕,后被送到辽宁女子监狱监管医院,长期被迫服用破坏大脑中枢神经的药物氯丙嗪,造成身体极度衰弱,记忆力严重衰退,至今仍未完全恢复。

“一吃就吃了四年多的时间,吃得两条腿走路拐了拐了的,凡是关节的地方都不太好使了。”黄新说。

黄新表示,薄熙来已在十几个国家以酷刑罪等被告上法庭,近期王立军向美国提供大量秘密材料后,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更加人人自危,担心随时可能被同党揭发和被法律清算。历史终将印证那句古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受迫害法轮功学员揭王薄重庆罪行

出国一年的秦女士,在二零零九年五月,仅仅因为发放美国神韵艺术团演出光盘,就被非法逮捕,在重庆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年。

出国一年的秦女士(左一)曾在重庆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年
出国一年的秦女士(左一)曾在重庆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年

秦女士说:“每天早上六点到晚上十一点这样长时间的做那个站和蹲,而且是有一定的要求的,就是不能动,如果说发现你动了一下或者是站的不是很直的话,马上就会对你拳打脚踢。”

秦女士说与她同时期在重庆女子劳教所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一百多名,其中有人被活活打死。也有认识的男学员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秦女士:“他在里面被打得很惨,他的脚这些都是被打断了的。然后,他出来以后,就是他下肢基本上是无法行动的,所以他躺在床上,一直躺在床上。然后没过多久就离开了人世。”

她说有报导指,薄王二人在重庆花了一百七十多个亿,安装了五十多万个摄像头,借所谓‘打黑',加剧对法轮功的迫害。

秦女士:“建立所谓的平安重庆。他这些摄像头在重庆的大街小巷都装,实际就是加强对法轮功的监视。因为我们要讲真相、要去发资料,要穿大街小巷的。”

同时薄王二人还对每个派出所下达了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指标。

秦女士:“我是渝北路派出所把我抓的,因为我在他们的辖区内。然后,当天晚上我又被转到了瓷器口派出所。当时我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把我转过去呢?后来我才知道是因为上午已经抓了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可能他们渝北路派出所已经完成了他们抓法轮功学员的指标。”

秦女士说,薄熙来王立军从在辽宁省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开始已经是血债累累。如今二人闹出这样的丑剧,也是作恶多端遭报应。

而秦女士告别了在大陆随时处于恐惧的生活,在自由的国度里她希望这场迫害能够早日结束。

呼吁将迫害元凶绳之以法

多伦多法轮大法学会负责人之一凯文说:“中共正在发生严重内斗,大家知道,薄熙来及周永康等双手沾满鲜血,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其实这次中共的权斗,也是围绕着法轮功事件展开的。”

他说,周永康挺薄熙来,也是为了让他能当上政法委书记,以便延续这种迫害政策。从现在的情况看,也是善恶有报的表现。“是善恶有报的天理在人间的展现,表面上是展示中共的内斗,实际上,这些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及其忠实的执行者们,都会受到制裁。”

“我们希望中共当局里那些没有血债的人,能够把握时机,将包括江泽民在内的迫害元凶们绳之以法。”凯文说,这样做对中国的稳定有好处,因为法轮功学员在中国有近一亿人,包括他们的家属,可能是几亿人受到牵连或迫害。

最后,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发言人契普卡表示,以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等为代表的政法委绑架整个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长达十三年,最近薄熙来王立军事件令江派人物的罪行浮出水面。薄熙来和周永康属于江派势力,过去十三年里他们对法轮功犯下可怕的罪行,包括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一切被掩盖的迫害罪行终将曝光,参与迫害者最终会受到法律的审判。而法轮功学员的和平呼吁也一直会坚持到迫害停止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