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监狱的黑暗和邪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八日】在中共邪党的统治下,监狱是个小社会,而社会是个大监狱。中共邪恶统治的一套,在整个社会中从上至下,有一点权利就可以交换为利益,人们的思想越来越现实;从邪党的政法委到基层的居委会,从国保警察到戴红箍的社区老太太们,既监督他人,人人又都互相监督,即使在和亲朋好友独处时也有人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更不要说在公共场合人人见面都相互提防警惕。

下面仅以上海女子监狱的黑暗和邪恶来让人们看清中共邪党打着法制的旗号肆意践踏法律的真实一面。

一、什么是向政府靠拢?

被关押在监狱里的人最想得到的是自由,早日离开监狱。笔者曾经认识一位因经济原因在上海女子监狱关押了多年的人,她说自己为了早日出去,很努力的参加奴工劳动,累死累活,表现突出,但是直到她的刑期还差几个月时,减刑决定迟迟没有下达。无奈之下,询问监狱警察,得到的答复是:如果你向政府靠拢,早就已经在外面了。当时她被关押在上海女子监狱五监区,以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而臭名远扬,这里的向政府靠拢的表现为:积极重复邪党对法轮功的诽谤诬蔑言论;积极参与做对修炼者的“转化”,无论采用打、骂、威胁、欺骗还是劝说;积极的监督他人,尤其是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如担任晚间值班的工作监视法轮功修炼者,及时的经常的向监狱警察汇报自己看到听到的其他人的所谓违反监规纪律的言行;当然其中也包括痛批自己的犯罪行为,拼死拼活的参加奴役劳动等等。而此人不善于这样的表现自己,也不擅长对监狱警察逢迎拍马,所以减刑的幅度就因此而减少了。

由此可以看出,所谓的向政府靠拢是指,根据邪党的指令,积极的监督他人,向警察打小报告等等。也就是,邪党怎么说就怎么做。这种靠拢的实质是以“减刑假释”和各种物质奖励为诱饵,利用监狱被关押的人迫害其他同样被关押的人。

二、是特权犯人还是“特殊岗位”?

由于这种“向政府靠拢”的利益诱惑,使得一些善于在监狱中拍马钻营的人充份发挥了人性恶的一面,靠向狱警报告,打击他人,获得提拔和重用,成为了具有特权的犯人。由于警察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呆在监室中看着所有被关押的人,利用这些“向政府靠拢”的 “可以信任”的人组织了罪犯改造积极分子委员会,简称“改积会”,包括学习、生产劳动、纪律组长等特权犯人来管理一些日常的事务。当然还包括门岗、医务犯、劳动队和电梯工等,都有一定的权利和自由度。

大约在二零零九年底,为了掩盖这种特权的存在,监狱施行了所谓“特岗犯”的制度,称这些犯人只是特殊岗位,对她们的要求更加严格,而实际上这些人往往掌握监狱日常管理的一些权利,就会为自己创造更为舒适的生活条件和进行各种权利与利益的交换,情形很类似与邪党统治下的腐败的孳生。比如,一个生活组长,掌握着日常生活中的有限资源和安排洗漱的权利。冬天早上,监狱一般是人人用冷水刷牙洗脸,可生活组长和其他几个组长能使用昨天晚上热水瓶中多余的热水洗脸刷牙,并把这些热水象一种人情和恩惠一样送给和她关系好或对其有所帮助的人。

劳动队,原本是负责生产劳动原材料和成品的搬运,她们拥有一定的自由活动空间和特权。由于经常搬运重物,她们大都有一定臂力,有的身高马大,还充当“打手”的角色。有一次,一位老年法轮功修炼者高喊“法轮大法好”,当时五监区的一个中队长马上招呼劳动队来制止她,并说平时养着你们是派什么用的?于是,几个劳动队的成员一拥而上,将这位老年法轮功修炼者从走廊沿着地面直拖到狱警的办公室。

而学习组长负责布置洗脑教育的任务,她们还有一个特殊的任务,即负责给值班的狱警提供各种杂志书籍解闷,有的被关押人员预订的一些较贵的时尚杂志,经常一年也看不到一本,还不敢抱怨为什么不发给她们。

三、相互监督 人人自危

在监狱的三十八条监规纪律中其中一条是:相互监督。这一条使得人人自危,大有身边人都不可靠的感觉,于是不敢透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尤其是面对特岗犯、室长和本年内要争取评选改造积极分子以获得减刑假释的人,因为汇报他人的违规违纪,“反改造”言行是会获得狱警的嘉奖的,甚至在申报减刑时获得更大的减刑幅度。整个监狱气氛压抑,人人都神经高度紧张。

尤其是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的监督更为严密,甚至为了防止她们交流,规定在上厕所、洗澡、洗衣服等种种公共活动的场合,不许互相之间说话。据说是因为二零零一年时有法轮功修炼者通过上厕所时传递纸条集体抵制迫害,声明从新修炼,之后专门为此设立这条监规。

线人-容易让人联想到“无间道”,在这所监狱真实存在。这些线人不是特岗犯、室长等容易让人提防的人,而是普通的犯人,她们监视的对象范围很广,除了所有接触到的其他犯人,还包括监狱警察。她们可以将观察到的犯人和警察违规违纪的行为直接汇报给监狱管理层,并定期收取专门的“线人费”。这也是因为,中共邪党对所有人都不信任,它让警察管理犯人,让犯人互相监督,又让犯人也顺便看看警察有没有做违反它的规定的事。整个监狱到处充满了窥视的眼睛和窃听的耳朵,这是除了那些密布的监视器之外的耳目。

四、你们不要有抵触情绪

监狱最大的一项任务是生产劳动,这是直接为监狱和警察们创造财富的活动,又称之为奴工劳动。因为所从事的是一些社会上基本没有人愿意干的手工活,简单而重复,机械而劳累,时常接触有毒的胶水或对身体有害的原材料,但报酬极低。只有在监狱这样一个剥夺人自由的地方得以强制人们从事,并发展成为一项监狱的创收产业。有时,被关押的人不得不加班至深夜,此时灯已灭了,只有一盏昏暗的长明灯还亮着,视力模糊、疲劳、困倦的亚健康状态时常伴随着她们。

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人对监狱、狱警和邪党政府真正心怀好感的,只是为了早日出去,而假意的表现出积极的样子,包括那些所谓的“特岗犯”。这一点,邪党也知道。为此,它们在强迫奴役劳动的同时还编造了一个歪理即:监狱不是养老院,如果条件那么好,人人都会犯罪了,监狱就是惩罚人的。以此来掩盖它们非人性的管理。有一次,邪党组织的“百老讲师团”来这所监狱做报告,开篇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不要有抵触情绪。然而,这种抵触情绪也是由邪党的非人性管理造成的,它使很多被关押在监狱中的人产生了仇恨怨怼的情绪,这种情绪也是中共统治下犯罪率上升、社会矛盾日益激化的原因之一。

五、没有人真的改造好了

除了奴工劳动,还有洗脑教育,是监狱所谓“改造人”的一项重要任务。它们推行了一项5+1+1的教育方案,即一周5天劳动,1天学习,1天教育。这不包括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关禁闭,每天播放洗脑的诽谤影碟,开批斗会,以及日常监视人员的殴打、谩骂、刁难和侮辱。仅仅是普通犯人,每个人都要接受所谓关于法律、社会公德和心里健康的教育,其中除了基本的知识,就是邪党那有特色的党文化。对于刚刚进入五监区的普通犯人,还被要求熟记熟背邪党对法轮功造谣抹黑的一套理论,并参加考试,以此衡定她们是否通过了新收的教育。到特殊日子,比如二零一一年,为庆祝邪党成立九十周年,还强行灌输了党史教育。每年底有一场政治大考,这对于被关押的人而言,是在繁重的体力劳动之外,又增加了死记硬背枯燥邪党理念的脑力劳动。

在五监区,这种洗脑几乎剥夺了人所有自由活动的时间。除周日,每天晚上饭后,大约六点给铁门上锁,称之为“收封”,看新闻直到七点半,然后是广播中宣读今天的教育内容,包括“六个为什么”、中共党史等,有时也读一些“弟子规”之类的传统文化书籍,接着所有人以监室为单位学习讨论,由室长记录每个人的发言,所有这一切都完成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劳累了一天的人只想早点睡觉。有时配合形势播放一些“红色”影视剧,从潜移默化中来“改造”人。

在这样“严格的”教育之下,按理说这些被关押人员的思想应该比社会上的普通人更接近共产主义的道德要求。而实际上,由于强制的奴工劳动,压榨她们的体力,又通过强制的洗脑教育,要改造人的思想,日常生活中处处都是为了利益而发生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严重损害每个人的心灵,怎么可能改造出好人?就如同它们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种种迫害,目的是要把好人改造成坏人。一个特岗犯在她即将离开这所监狱之前曾经说了一句实话:我看一个也没改造好。

如果说高压电网和大墙是监狱的标志,而中国人的内心那道恐怖的藩篱更是锁住人们心灵自由的枷锁。破除恐惧的方法,唯有看奇书《九评共产党》,真正认识中共的邪教本质和它多年以来对中国人毒害的邪恶手段,声明退出邪恶的党、团、队组织,才能从思想上精神上获得真正的自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