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的神奇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明慧记者穆文清珀斯采访报道)现在居住在澳大利亚的西澳州首府珀斯的张女士来自中国天津。近日,她对记者讲述了自己及丈夫在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获益的神奇经历。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西澳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外炼功。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西澳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外炼功。

法轮功自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从中国长春传出后,因其以“真、善、忍”为指导修炼的基本原则,同时通过炼习五套功法,使修炼者身心均获得迅速改善。当时修炼后获益的人们口耳相传,尤其是其祛病健身的奇效更是广为流传。因此全国各地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人与日俱增,在各个城市的炼功点也象雨后春笋般,越来越多,其中,天津南开大学的校园内也有一个。在中共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之前,许许多多的南开人和天津人就是在这里接触到,并开始修炼法轮功。张女士就是其中的一位。她回忆:

一九九六年十月一日,张女士因事路经南开校园。走着走着,迎面碰到一个年轻学子,他自我介绍说是在校的博士生,姓张。然后那位博士生给了她一本《转法轮》,并嘱咐说:“你先回家看看。看完后,你想想看能不能接受,你要能接受,我们每天早上六点就在这儿炼功,一个小时。”张女士忙问:“你要钱吗?”他说:“我们不要钱,我们是免费教功。”这样,张女士从十月二日(第二天)起就开始到这个炼功点上学炼法轮功,仅两天时间她就学会了全部五套功法,第三天她就可以跟炼功点上的其他学员一起炼了。

修大法 顽疾不翼而飞

讲起自己炼功后身体的变化,张女士仍然有些激动。她说:“我自己炼功前,多病缠身,而且都不是小病。我做过两次妇科大手术,摘除了子宫,一侧卵巢仅剩下二分之一,长期失眠,出虚汗,腰椎骨质增生,高血压超过二百是常事,上天津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去输液那也是家常便饭。由于睡不着觉,脾气十分暴躁。暴躁到什么程度呢?火一上来了的时候,就必须得找个地方大喊几嗓子才罢,否则平静不下来。炼功一个多月后,我就能安睡了,原来不吃舒乐安根本就睡不着觉。其它的病症也渐渐都好了。从那时起到现在,已经十六年了,我现在六十一周岁了,身体一直都特好。十六年来没有看过医生,十六年啊,这在没修炼的时候怎么敢想象。”

中共之徒蓄意构陷 打破修炼的平静

修炼人的日子,健康、平静、简单而幸福。然而到了一九九九年,这种平静祥和的修炼生活突然发生了变化。那年的四月十一日,天津教育学院的杂志发表文章诋毁法轮功、误导舆论,诬陷之意十分明显,许多法轮功学员读了之后,不约而同地前往天津教育学院澄清事实。在双方和平理性的会谈即将结束,出版社方面准备发声明更正之际,四月二十三日,天津市突然出动三百多名防暴警察,殴打并逮捕了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

本善念 向政府讲清真相

张女士当时也去了天津教育学院,她回忆说,天津教育学院有两个分院,一个南院一个北院。当时有自发的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大家互相也不认识,就呆在院子里,看书、读法,学员越聚越多。大家在一起,很自然的讲起自己的修炼经历。一个老太太说:“这个大法太好了,我是农村人,原来一个字不认识,现在能念《转法轮》了,原来我是严重的罗圈腿,现在我都能打坐了,走多长路都不累。”还有人说:“咱们炼功给它省了多少医药费,政府咋还不让咱炼呢?”后来数十名学员被抓,他们就去了天津市政府要求放人。天津市政府公开对去请愿的法轮功学员说,这是来自北京的命令,并示意他们去北京反映情况。还说:“我说你们别在这儿了,对你们没有好处。”接下来就发生了震动世界的法轮功万人北京上访事件,事件真相至今被中共封锁。

老伴在生命垂危时得大法重获新生

张女士说,此后警察驱散了炼功点的学员。尤其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后,人们都害怕接触法轮功。不过她的先生老孟却是个例外,在迫害极其严重的二零零三年开始学炼法轮功。她回忆说:“那是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小孟他爸爸得了胃溃疡和幽门梗阻,住进天津天和医院,做手术胃切除四分之五,结果术后肺感染,一直高烧不退,接着又出来脓胸,低蛋白,贫血等各种病症。手术四天后,请到天津市最好的专家给他会诊,再做手术,割了一根肋条,在肺上打了一个洞,往外吸脓。结果也不管用,脓也不见少。一验血,仅剩四克血,又开始输血。然后又输蛋白。但高烧仍然持续不退。也吃不了东西,脚肿的拖鞋也穿不了。最后医院说你这病实在治不了了,下了病危通知书,我们花了六万块钱。”

“老孟之前不相信大法,这时没救了,我就问他:‘你想活吗?’他点点头。我说:‘你想活啊,现在只有一个人可以救你。’他就问:‘谁?’我说:‘现在就是我的师父、大法师父可以救你。’他问:‘怎么救啊?’我说:‘我把《转法轮》给你拿来。’他说:‘你看我还拿得动书吗?’他拿不动书。这样我就回家给他抄了《转法轮》的首篇《论语》(注:这是法轮大法经书《转法轮》的开首篇章,与孔子的《论语》不是一回事),两张纸。(现在这两片纸还保存在我家里,都发黄了)他那时已经坐不住,也站不住,所以就背对背倚着我开始念。念第一遍没有什么反应,他说我看不懂。我说你接着看,他就接着念。念第二遍、第三遍的时候,他就开始出汗,满身的汗。他自己就说了:‘我这病我觉得我要好了,我心里好象痛快了。’接着出汗,我说我给你擦擦,他说不要擦,出的都是粘汗。然后他说你给我拿体温表试试,我一量体温,三十八点三摄氏度。他说:‘你看看,这么多日子,吃这么多药,我都没降下去,这读两遍就降了,真是神了。’”

转天医院的焦主任来查房,老孟说:“焦主任,我不输液了。”焦主任摸摸他额头,说:“老孟,你烧糊涂了吧,你好了?”老孟说:“我现在真的好了,我今天不输液了,谁给我输我也不输了。你要是给我输液的话,我马上就要回家。昨天我自己算了算,我从入院到现在,我已经输了一吨水了。输了一吨液了才把我治成这样,但我现在我好了。”老孟就把抄的那两片纸给他,焦说:“你别弄这些没用的东西。”老孟说:“就是你认为这些没用的东西,他能救了我的命。我告诉你,焦主任,我真的好了。”焦说:“你要走,你管子还没拔呢,你肋条的伤口还没弄好呢,弄好了你再走。”他说:“那你快点,你快给我弄好伤口。”渐渐的,他可以让我扶着他下地了,再后来就能站一会儿了,一个星期后,他的体温也逐渐降到三十六点八摄氏度,完全恢复正常。

他同屋住了四个人,人家都说:“老孟,你别是在这儿演戏吧?说好就好?”当时二零零三年是迫害法轮功最厉害的时期,他们问老孟:“你看的是什么?”老孟说:“我看的是天书啊。”他们说给我们看看行吗?给他们看,谁也没看懂。最后老孟告诉他们,这是法轮功。他们一听,赶忙说,“你快别提法轮功,要被医院的人听到了就麻烦了。”到第九天的时候,老孟就出院了。出院时医生还特别说,是你自己要求出院的,以后什么后果与医院没有关系,你们自己负责任。并对张女士说:“这个人出院以后就是个废人,你给他准备一个氧气瓶。二十斤以上的东西不能提,自行车不能骑,你也就捡了一条命,这是你们家祖上没做缺德事,你孩子带来的福气,要不然这样的人哪还能活?术后感染,一万个人也活不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得了这四种病,肺感染,脓胸,低蛋白,贫血,他也好不了。捡回一条命就算了,以后别让他干活了。你的胃只剩了1/5,一天要吃六顿饭。”

结果出院后,老孟一天就吃三顿饭,那时快过年了,家里头馒头都是他蒸的,就跟没病一样。从此他就开始炼功了。谁问他怎么治好的病,他就说:“《转法轮》治好的,大法是最神奇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