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帮同修上明慧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八日】前一段时间就有同修告诉我:二姐(同修)想上明慧网,让我去给她做系统。我听了很高兴。二姐在二零零六年到二零零八年期间为当地救众生做了大量真相资料,后因邪恶上家骚扰,停了下来。最近有时间,我到二姐家去了,二姐见到我就说:“正想你呢,帮我把电脑整一整。”我心想:想到一起了,这样更好,省时间,直接装就可以了。想不到的是我一進屋就看到二姐夫(常人)在玩电脑,我主动和二姐夫打招呼后,二姐就和我说装系统、做资料的事,二姐夫一听就很不愿意的说二姐:“你别整了,你整了乱糟糟的,我还玩呢?”二姐也不示弱大声说:“你别那么自私,电脑我只是占一部份,不影响你的,不能光你们玩,我也要用的。”这突如其来的争吵,让我措手不及,马上冷静下来,平和的对他俩说:你俩好好说,商量着来。可是争吵并没有停下,我就劝二姐不要争,善意的说。

决定今天先别做了,让二姐在和家里人沟通,尽量在他们同意的情况下装系统。临走时我告诉二姐:问孩子有没有要保留的,如果有就给他保存下来,尽量做到不伤害他们。二姐说:“那你就明天晚上来吧,孩子在家,你和他说”。我同意了,在回家的路上我就想:二姐夫可能是因为二姐曾遭过构陷,家有几次被抄,才有顾虑的。因为二姐以前做资料时,二姐夫有时还帮着买订书器等一些用品。这回可能是害怕,否则不会发火的,不知不觉的有点同情二姐夫了。

第二天晚上,我小心翼翼的進了二姐家,二姐夫正看电视,很平淡的和我打了个招呼(以前去都是很热情地打招呼),我小声问二姐:商量好了吗?二姐坚定的说:“不用管他”。我说:“那不行,人家是主人,我得尊重他。”我想了一个巧妙的办法问二姐夫:“二姐夫QQ号和密码记下来了吗?我要整电脑了(强制改变别人)。”二姐夫冷冰冰的说:“没记”。我回答:“我帮你把QQ号记下来。”二姐夫赶紧说:“密码都是自动的,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了。电脑一整我就不能玩了。”二姐听了就和二姐夫又争了起来,当时我感到很尴尬,只好劝二姐别吵。接下来我又和二姐交流了一会,我说:“其实二姐夫是个善良人,都是他背后的邪恶操控的,你越吵,他背后的那个东西就越强,他吵,你不说话就发正念,邪恶的东西就解体了,事情就好办了,你还是静下心来学学法,用心发正念,明天早上我再来(当时看同修上明慧网的心那么坚定,我不能说别整了,可是明天去,我都不知道咋進她家的门)。二姐送我出来歉意地说:不好意思,让你跑了两趟都没做成。

出了门,我感到有一种无形的东西在头顶上压着我,觉得自己那么渺小。我问自己:为什么你来了两次都看到他们争吵?为什么两次都让你感到尴尬?触痛了你那颗心?是什么原因?我在心里一遍遍对自己说:你的正念呢?你的正念呢?脑子里突然出现“神只能控制人心,带动人怎么做,人想带动神怎么可能呢?”(《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瞬间我一下就明白了,原来是我没有正念,被人情带动了,还同情二姐夫,无意中倾向了二姐夫背后的邪恶生命。立刻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操控二姐夫阻碍我帮二姐上明慧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我做的是宇宙最正的事,所有邪魔烂鬼都得给我让道。念一发出立刻感到身轻体透,走路象飘一样回到家中。

到家我就学法,之后就针对这件事发正念。到半夜十二点、早六点发完全球的正念,在针对这件事单独发正念。第三天早上,我准备七点十五发正念到七点半然后就到二姐家去,我刚一立掌,电话铃就响了,是我一个要好的同学打来的,什么事没有,就是问候一下。放下电话,我就悟到是干扰,紧接着我又发了十五分钟正念,才出家门,一路上我也不停的发着正念:某某某(二姐夫的名字)你善的一面精神起来,你也是为法而来的,一定要同化“真、善、忍”给自己选择好的未来,令控制他阻碍我帮同修做系统上明慧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全部解体灭尽。

我轻松的進了二姐家的门,二姐笑着迎过来说:“今天中午在这吃饺子”。我赶忙说:“我回家,还有事要做”。二姐急着说:“你中午不能走,是你二姐夫要给你包饺子的。”为了改变一下前两次尴尬的场面,我附和的说:“是吗?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二姐夫”。紧接着,我就祥和的对二姐夫说:“我做系统不会影响你的,在你不上网的时候,我二姐也可以上网看一看。”这时二姐夫很友好的说:“你整吧。”就这样在平和的气氛中,很顺利的装完了系统,并教会二姐上网、下载。

“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