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起 鬼门关离我远去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我是属于那种不精進的大法弟子。刚刚走过了一场生与死的考验,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把我从死神手中夺回来了。

二零一零年冬月初五,城里同修来我家安装新唐人电视收视锅。我住在偏远农村,同修来了我非常高兴,午饭多吃了一些。下午四点,我突然感到肚子疼痛,痛得大汗淋漓,难以忍受,我只好躺在床上。到半夜,疼得我在床上打滚,肚子剧烈疼痛,我怀疑是病,怕落得个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下场。就挣扎着喊母亲叫了一辆出租车把我送到了市医院,折腾到天亮,总算把“病”情稳住。

第二天,城里同修们来看我。母亲说,来医院一趟不容易,应该把病治好。通过CT、B超等仪器检查出我有胆结石、胆囊炎等症状。医师说急需手术,就转入了外科。母亲坚持要做手术,我正念不足,顺从了母亲,天真的以为这一刀能百“病”全消。

手术前,我洗手时,突然开关失灵,水管接头处向外漏水,而且漏的很大。当时也没有多想,还是進了手术室。

奇怪的是,手术做了三个多小时,胆管被剪开,也没找到石头,医生就把胆囊切除了,自己昏迷九个多小时才醒过来。同修守护了我一夜,长时间为我发正念,使我度过了危险期。手术后,我躺在床上完全不能自理,靠老母亲一人照顾。伤口每天往外渗血。五天后重新缝针才止住了血。每天只能吃一些流质的东西,身体恢复得很慢。肝区又安了“T”型管引流袋,肝部胀痛难受,无法入睡,再加上长期打点滴,不能下床活动,臀部感染了褥疮。每天只有听师父的讲法才能睡一会儿。母亲听信了邪恶的谎言,和亲人一起极力阻止我听法,但我不为所动,坚持听法。结果住院二十八天,医疗费高达一万五千元。

回家后,我执著饮食禁忌。原本我就很挑食,形成了后天的观念,被旧势力利用放大了执著,成了难以逾越的死关。只吃一些流食,少吃多餐,导致饮食不调,大便干结,排泄困难。后来,同修开导说:“你每天吃一些流食,就象喝了水一样,是不能维持生命的。”对照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其实真正去掉那个执著心,为了填饱肚子吃什么都是无所谓的。”“修炼就是去掉执著、去掉人不好的行为与各种怕心,包括怕这怕那的人心。”(《走出死关》)。后来,我慢慢的去掉了挑食的执著,逐渐恢复了正常的饮食。但是身体健康继续恶化。遇到天气变化,身体就出现异常。特别是寒冬腊月,我盖上两床厚棉被,被子里还放進三个电暖袋,蒙上头还觉得冷。生活不能自理,仅靠七十多岁的老母亲照料,虚弱地不能学法、炼功、发正念,只能躺在床上,那真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随时都有离世的危险,周围的人都以为我活不了几天。我也真想了结生命算了。

好不容易熬到大年初一。一清早,我控制不住自己给同修打电话,希望他们从城里来看我最后一面。这时从外地打工回家的本村同修听说我的情况,赶紧来看我。我向他们交待后事,并委托他们把师父的讲法和其他资料保管好。同修却对我说:“你既然做了最坏的打算,那你还有什么好顾虑的,那些执著不放的东西,就不要再想了。坚持学法,天气转暖,你就会好的。”

到这时,我才对医院能治好我的“病”不再抱有希望,才想起自己是个修炼人,师父说过:“真修的人没有病”(《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一个神仙怎么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么能看了神的病呢?”(《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同修走后,我躺在床上想起师父说过:“人和神的区别,就差在这儿。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美国法会讲法》)我不由升起了坚定的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是大法造就的生命,修炼了那么多年就这样倒下?我一定要活下去,随师父在人世间正法到底,直到正法的结束,见证伟大的师父在人间正法的辉煌。

不久,城里的两位同修又来了,带了很多东西看我。坐在床边与我交流,劝我遇到魔难要向内找,多学法,看看哪些执著心没有放下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鼓励我不能放弃大法,坚定的活下去,心存正念,师父一定会保护弟子的。

同修的交流,让我充满了战胜病魔的信心。我静静地梳理是什么招来了这么大的魔难。原来是人心勾来的鬼。我单身和母亲在一起生活,经济状况不好,老母亲托人给我办低保。但条件是当事人身体有病,我顺从了母亲办理有“病”的相关手续,低保成了,“病”却上身了。

病的假相出现了,我却用常人医治的办法,没有做到信师信法。甚至手术前洗手时,水管漏水,也没有用心性堵漏;更奇怪的是,手术后刀口长期渗血,难以愈合,后来刀口上肉往外翻,还长出很多肉芽、肉花。但是请医生查看,这些症状却突然意外的消失了。

还有对饮食的执著,就是挑食,不敢放开吃东西,连开水都不敢多喝,每天吃一些流食。由于没把自己当成修炼人,身体又缺营养,吃补药也无济于事。身体极度虚弱,说话都很吃力,人瘦得只剩下一把皮骨头,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我不能等死,师父讲:“古人有句话叫:朝闻道,夕可死。”(《精進要旨》〈溶于法中〉)我不能辜负了师父救度之恩,不能给大法丢脸。一息尚存,我就要修炼下去,证实大法。我挣扎着下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只能勉强炼法轮桩法的第二个动作“腹前抱轮”。每天坚持这个动作,慢慢的可以拄着拐棍到屋前、屋后转一圈,到村附近散散步。同时抓紧看书学法,但每天看一点书就很费力。到天热的时候,双眼流泪、模糊,看不清东西,无法看书学法。初期怀疑是吃了上火食物引起的,但马上想起师父讲过修炼人要用正念看问题。我明白了是邪恶变着法干扰我学法,我就不断的发正念,排除干扰,坚持背《洪吟》,每天保证听一到两讲师父讲法。

邪恶不死心,又用另一种形式阻碍我学法。一次,嫂子来我家有事。她突然推门时,我一不小心把用来听法的MP3掉到水桶里了,这一下无法学法了。幸运的是,过了几天城里同修又来看我,我们一起学了师父的新经文,進行了深入的切磋。临走时,同修又把自己很珍贵的MP5法器送给了我。我如获至宝,当天就听着音乐炼功,但因长期没有炼功和糟糕的身体,所有的动作不能到位,只能比划着做。这样坚持了两、三个月,才把四套功法炼完。最艰难的是第五套功法,开始不能打坐,因右腿肿得厉害,身体右半边象瘫痪了一样。我就咬牙试着先散盘,再单盘,最后终于可以双盘炼功了。

我现在终于可以正常学法炼功了。视力恢复正常了,身体也恢复正常了。是慈悲的师尊把我从鬼门关夺回来了,见证了大法的无边法力。

回顾这一痛苦的经历,我痛悔万分,同修们都在争分夺秒的抢人、救人,而我却被病魔折磨了一年多,自救还难,遑论救人,差距何其之大。我含泪写出这段弯路,为的是曝光执著、勇猛精進,也为我类似的同修提供教训,避免落入旧势力的圈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