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满城县青年韩占禄遭受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省报道)河北满城县韩占禄修炼法轮大法后浑身的病都好了,可在中共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后,多年来他两次被关看守所,两次被非法劳教,第一次劳教了两年,第二次三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韩占禄不仅被遭残酷迫害,还曾被强制灌不明药物。

韩占禄是满城县一名农村青年,修炼法轮大法前,他患有胃病、腰痛、偏头痛、颈椎病等。由于病痛折磨,四处求医,他吃不下饭、身体瘦弱、经常感冒,因而四处求医花费了所有的积蓄,债台高筑。

一个偶然的机会,韩占禄在满城大街上看到一位摆摊的老人正在看一本《转法轮》。老人告诉他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并把《转法轮》递给他看。韩占禄接过《转法轮》认真看起来,顿觉头脑清醒,心里十分舒畅。几天后,韩占禄请了宝书《转法轮》回家认真拜读。时间不长他所有的病都不知不觉的不翼而飞,而且食欲大增,吃什么都香,走路一身轻。全家人都为他高兴。他处处按法轮大法“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事事为别人着想,路遇石头就搬开,还把失明的老人送回家,并化解了与本村一户结了几代人的冤仇。乡亲们从他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

是法轮大法给韩占禄带来健康的身体和人生的希望,凡是和他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忠厚老实的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大法无辜受到中共江氏集团的非法迫害。为给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申明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韩占禄去了北京上访,被便衣特务绑架,关在一间小屋子里,不让出去大小便。第二天又被转到北京郊区的一个拘留所。然后被拉到保定某地,再由满城县国保大队赵玉霞等人接到满城镇派出所非法审讯。副所长张辉等人对他推来搡去、拳打脚踢,打倒在地后用胶皮棒打他的脚心。其中一个警察用烟头烧大法简介,韩占禄劝他们说:“不要损坏大法的东西,对你不好!”警察不听,继续烧。第二天烧书的警察就牙疼得不行,他家的水管也崩了,水流了满地。这是上天对他的警告。第三天,张辉等人把韩占禄非法关进满城县看守所。

韩占禄在满城县看守所被剃成了光头,天天点名,还被狱警非法强迫天天超负荷劳动。三个月后,满城县“六一零”头子陈承德伙同县国保大队长赵玉霞等人将韩占禄非法劳教三年,关进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非法迫害。

在保定八里庄劳教所,恶警指使刑事犯对韩占禄非法严加看管,强迫奴役劳动。韩占禄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恶警就把他双臂左右抻平铐在走廊窗户的铁栏杆上很长时间。一个严冬下小雪的天气里,恶人把他双臂侧平举铐在车间的铁栏杆上长达十几个小时,造成他全身酸痛、上肢麻木。

酷刑演示:铐在铁栏杆上
酷刑演示:铐在铁栏杆上

恶警为了逼韩占禄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把他关在四楼严管队强迫转化。由恶警、犯人和对大法邪悟的人共十几个人对他轮流进行非法折磨:不让睡觉,一合上眼就被打醒;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用歪理邪说做他的转化工作。韩占禄坚信法轮大法好,坚决抵制非法转化。恶人气急败坏,把他绑在“死人床”上酷刑折磨:把他按倒在床上,身体成“大”字形,将双手腕、双脚腕分别用铁铐子铐在床四周的栏杆上,长达一周时间。使得他全身疼痛难忍,内心发闷,感觉生不如死。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晚上(韩占禄刚被放回家不久),满城县国保大队赵玉霞、张震岳伙同满城县城关派出所张辉等人非法闯入韩占禄家中,分成两组,一组在他家院中看守,一组在张震岳:“搜!”指使下,恶警们象土匪一样在屋里到处乱翻,什么也没找到。张振岳强行韩占禄在一张写着字的纸上签字、按手印。他说:“你们上我们家不敲门就闯进来,还让我按手印,我没犯什么法。”张振岳威胁说:“跟我们去派出所一下,一会儿回来。”说着就将韩占禄强行绑架。他妻子和孩子被这突如其来的恐怖场面吓得浑身直打哆嗦,哭喊着不知如何是好。可这帮被共产恶党利用的警察不顾韩占禄妻子、孩子的哭泣,将韩占禄推进警车非法劫持到城关派出所。在派出所,恶警们又逼他按手印,他不配合并质问他们:“我没犯法,你们无理闯进我家,把我家人吓得浑身哆嗦,我不按。”一会儿,国保大队长赵玉霞编造说辞:“你给学生发法轮功传单了。”韩占禄说:“没有,发谁了?你把他叫来对一下”。赵玉霞就佯装打电话,过一会儿说:“来不了了。”就让四个人看着他,不让他回家。到了凌晨四点左右,韩占禄从城关派出所走脱,但不敢回家。他投亲靠友,亲友们被共产党的政治运动、株连政策搞怕了,都不敢收留他。他被迫流离失所三个月。在共产恶党的红色恐怖下,韩占禄吃了上顿没下顿,夜里不知何处安身。他挨饿、受冻,不知吃了多少苦,饱尝了难挨的寂寞。他的孩子在学校里受人歧视,幼小的心灵受到极大伤害。期间,赵玉霞、张震岳派人到处找他。找他们村干部,村干部就找他妻子,找韩占禄的父亲。

一天韩占禄在流离失所的路上给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定州派出所警察绑架。这帮警察凶狠的对他连打带踢,将他按倒在地上乱打一顿,逼他说出姓名、住址。他抵制非法迫害,几个恶警把他绑在床上,将他十指接在手摇电话机上,用手摇话机给他通电折磨他。十指连心哪!他被电的痛苦难忍,浑身直打哆嗦。这样连续被电击两次。那天下午,电他的一个恶警就被钉子扎在手上,现世现报了。后来,恶警们从韩占禄的手机上查出了他的住址。

第二天,韩占禄被满城县赵玉霞带领十几个警察用绳子捆绑着劫持回满城县城关派出所,进行非法审讯。赵玉霞得意地说:“可抓住你了!”赵玉霞、张震岳指使十几个恶警把韩占禄双手背到身后,反铐在椅子上,椅背从韩占禄的脊背和双臂中间穿过去。恶警拽住韩占禄的双脚游来荡去,韩占禄的胳膊、脊背疼痛难忍。这帮警察还不罢休,又用木棒打,往死里打。边打边吼叫:“叫你跑!叫你跑!”打得他撕心裂肺的疼,他忍不住大声哭喊。哭喊声引来前去派出所办事的人们围观,恶警才住手。韩占禄在这里一连几天遭毒打,被打的面目皆非。一位熟人听说是韩占禄被打时,上前问了一句:“你就是韩占禄吗?我都认不出来了。唉!------”打他的恶人听到这话,赶紧躲开了。一会儿又来两个恶人对他变换方式非法折磨,将韩占禄一只手铐在椅子上,一个恶人把他一条腿用绳子绑上,使劲向外拽,目的是劈坏他的腿,不让他再次走脱。韩占禄一连几天都没怎么进食。

这一天,恶人又把连遭酷刑折磨的韩占禄按倒在地,一个恶人坐在他身上,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感觉快要被憋死了。在韩占禄被折磨的生不如死的情况下,恶警赵玉霞又把他转到满城镇东马洗脑班继续非法迫害。

在东马洗脑班,由穿便衣的刑警非法审讯,韩占禄不配合,他们就把韩占禄两只胳膊用鉄铐子紧紧地铐住吊在鉄床上,两脚不让着地。这时,韩占禄已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恶人又用细绳子使劲上下刮韩占禄的小腿梁子、后脖子等处,把肉皮全刮烂了,露出鲜红的肉,再撒上食盐。大家想一想,这时他疼到什么程度?而且两只手还被吊铐着,同时,别的恶人还用木棍打他两只胳膊。一位被非法关押在韩占禄隔壁的大法学员,对韩占禄被酷刑折磨时发出的惨叫声听得一清二楚。这位学员回家后对韩占禄的家人说:“你们赶快去救救韩占禄吧!”韩占禄遭到如此严重的折磨,不但不怨恨对他施暴者,还劝赵玉霞他们不要迫害好人,否则,对他们自己没有好处。赵玉霞不理智地说:“共产党给我钱,就得给它干!”三天后,赵玉霞、张震岳等人把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的韩占禄拉到满城县看守所,这里的值班人员见韩占禄被打成这样,不敢收留。张震岳草菅人命,放下韩占禄,开车就走。看守所人员又把他叫回来,让他签字。当时韩占禄全身肿的老高,没有一块好肉皮,有的地方还流着血。腿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到现在七、八年了,韩占禄的手腕一活动就疼。)

韩占禄在满城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个月。满城县“六一零”梁民、张雪冰伙同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赵玉霞、张震岳、赵洪祥给韩占禄罗织罪名,把他非法劳教三年,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臭名昭著的保定八里庄劳教所人员为逼迫韩占禄放弃信仰“真、善、忍”,对他进行酷刑折磨:不让睡觉、用电棍电、强迫做奴工、困死人床;让最邪恶的犯人及吸毒犯看管、毒打等手段迫害,强迫他转化。一天,恶警宋亚鹤、刘越胜逼他写所谓的不炼功“保证书”被韩占禄拒绝。刘越胜叫一个恶警把电棍伸进韩占禄衣服里电他后背,电的他钻心的疼,全身颤抖。连续打他三天三夜,用电棍电,皮鞭抽,用铁棍打踝骨,用手铐铐手勒进到肉里去,用烧红的铁棍烫后背,烫出一道道沟,把他打得脸都变形了,惨不忍睹。就是让韩占禄说出“不练了”三个字。恶人还时时逼他骂师父、骂大法。韩占禄不配合他们的要求。恶警刘越胜、王磊把韩占禄按倒并捆绑在床上,用两根电棍同时电他。韩占禄疼得大声惨叫,最后全身不能动弹。那滋味一般人想象不到,真觉得生不如死。

八里庄劳教所的恶人恶警有的禽兽不如,为了自己的权、钱不管他人死活。为了转化大法弟子,强迫他们超强度劳动。什么时候来活什么时候干,加班加点,有时候通宵干活,不让大法弟子休息。上面来人检查时,恶人恶警们就让赶快把干的活收起来藏好,让学员们假装学习;还把打伤的大法学员弄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去;让其他学员撒谎说这里怎么好,怎么对学员“春风化雨”。检查那天的饭菜也好了。等检查的人走后,劳教所一切又恢复原样。韩占禄在保定八里庄劳教所被非人折磨不到一年,身体变得异常虚弱,体重不到一百斤。家人去看望他时,大吃一惊。怎么也想不到平时身强力壮的韩占禄被迫害成了这样!家人厉声质问恶警李大勇:“你们为什么把他整成这样?”李大勇不但不知错,还恶狠狠的抓住家人的衣领往外拽,一下把家人拽倒在地。围观的人(包括有的警察)都对李大勇的恶行反感。

韩占禄在八里庄劳教所被非法折磨的旧病复发,胃疼难忍,疼得他满地打滚。劳教所恶人不放他回家,就给他在这里输液两周,并非法勒索了韩占禄家属好多钱。韩占禄的身体每况愈下,但警察还强迫他出工。韩占禄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迫害,恶人们就给他打吊针。二十多天后的一天,恶警指使一个原来炼法轮功的人伪善地给了韩占禄一杯牛奶让他喝。喝下后,觉得头痛、呕吐。从那时起到现在,韩占禄一直精神萎靡,记忆力差,目光发呆,有许多当时被残酷迫害的经历想不起来。后来,韩占禄才明白:那是一杯有不明药物的牛奶。

劳教所真是个害人的大魔窟!多少真诚、善良的大法学员在这里被非法迫害的失去记忆,有的得了精神病,有的被迫害致残,还有的被强制灌食灌死了。

善良的人们请想一想:韩占禄原来体弱多病,是法轮大法给了他新生。他到底犯了什么罪?只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就要受到赵玉霞、张震岳等人的绑架吗?只因为反迫害、不告知他们离开派出所,就要被他们抓回任意打骂、酷刑折磨吗?又只因为不配合恶人恶警的无理要求,就要被任意电击、强迫奴役劳动、骗喝不明药物吗?公民有信仰自由吗?公民的人权在哪里?!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