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告诉警察:中共说的全是假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八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的上午,许多小弟子正在我家看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时,传来了敲门声。我开门一看是俩片警,就赶紧出门并背靠门上问有何事?片警说所长让我去派出所一趟。由于不想让片警知道屋里的情况,我说:“你们先回去,我随后就到。”

到了派出所,他们很客气的把我让進一个办公室,然后片警问了一些问题,都是关于炼功有什么好处、或遇到突发事件时的处理方法等。后来進来一位年纪较大的人,片警说是分局的老徐。说实在的,他们的级别我一点都不了解,分局是什么?不知道。

将近傍晚我才回到家,然后带着年幼的孩子去了学法小组。到那儿才知道,不只是我被找去派出所,辅导员和她的姐姐也去了,只不过我们仨没在一个屋。哦,我这才弄懂为什么片警一会儿一趟的来回出入,原来他们把同一问题让我们仨来回答,然后对答案。

第二天早上炼完功,大家就去天安门广场了。由于我家有小弟子学法,就准备等学法后再去。当录像看到一多半儿时,来了俩警察,他们坐了片刻,说出去打电话。当他们一出屋,我就告诉大家快走,从别的楼洞出去……几分钟后,一群警察到了我家,其中有派出所的所长、分局的老徐,共六人。见屋里没人了,惊讶的问:“人呢?”我说:“今天看的是第五讲,最短,看完就都走了。”之后警察就在我家不走,他们俩人一班的轮换着。

二十二号上午,我们小区的小弟子及其家长又来学法了。我让警察坐在最后面,告诉他们只许看,不许说话。那天看的是第六讲,较长。

看完后,警察说:“你们就学这呀,这也没啥啊?”大家说:“本来就没啥嘛,就是教人做好人,大动干戈的至于吗?”

当天下午三点钟时,中共利用电视对法轮功的污蔑开始了,当时我只感觉那两个播音员象两个活鬼似的,因为他们脸色煞白,嘴唇通红。当电视滚动播放十个自杀案例时,我对在场的三个警察说:“全是假的,法轮功严禁杀生,更不会自杀。我原来还相信电视的宣传,现在才知道全是假的。”

后来片警小何来了,说:“奇了怪了,你们也没通气儿,怎么说的都一样呢?”我说:“是因为电视上演的是在栽赃陷害,都是骗人的,我们什么样自己最清楚。”

来我家的警察我都给他们登记,共九人。他们在我家呆了三天两宿,用他们的话说,我一个人牵住了他们九个人。有一天夜间,正赶上副所长值班,看我炼静功,他也盘腿跟我炼。后来他很快就调走了。

这些警察都知道中共的骗人把戏,因为我把中共篡改师父的经文《我的一点感想》和原经文做了对比,让他们一一的看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