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重庆,十年泪(3)

被迫害致死的重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接上文:《十年重庆,十年泪(2)

三、死于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上访,本是《宪法》赋予公民应有的权利,同时也是作为知情公民应尽的义务。一方面,人们依法上访,传递着老百姓对执政者的信任,将冤屈、苦难和不公诉之与当政者,使问题化解,冤屈得伸,社会也随之安定;一方面,执政者通过老百姓的上访而获得真实信息,从中真正体察民心民情,避免冤假错案和做出伤害百姓、有损国家利益与形象等事件的发生。

然而,在“中共特色”的大陆,上访就是“疯子”,上访就是“精神病”,上访就是“危害国家安全罪”和“破坏法律实施罪”……不仅如此,江泽民还密令对上访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当权者如此明目张胆的肆意践踏自己制定的法律,古今中外没有先例。

自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重庆有上千人次法轮功学员依法上访而被当局非法关押、非法劳教、枉法判刑,绝大多数人并因此遭受当局的酷刑虐待和单位开除,更有多位法轮功学员因上访而不幸遇难。

1、泪潸然,天安门前与骨灰合影

李桂华,女,四十七岁,重庆江北织布厂职工,家住织布厂单位宿舍。李桂华一九九九年十月上旬去北京为大法上访,十月下旬被抓,在重庆驻北京办事处在押待返期间被恶警用电警棍电击胸部致死。

警察通知其丈夫去北京认尸体后火化,她丈夫泪潸然,怀抱其骨灰盒在天安门前留影,以示抗议与对逝者的怀念。警察不准她丈夫外传并予威胁。

2、妻死,丈夫被警察要求不能外传

夏卫,女,四十三岁,重庆市江北区观音桥法轮功学员。九九年九月去北京上访,十一月上旬被抓,在重庆驻北京办事处在押待返期间,不幸坠楼死亡。警察要求其丈夫不准外传。

3、直接领骨灰,而不准探其因由

张世玉, 五十八岁,生前是重庆江北织布厂工人。一九九九年十月上旬,与李桂华结伴前往北京依法上访,要为法轮大法(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一个星期后,家人突然接到通知:让他们上北京去领骨灰。到京后,恶党不法人员不准他们打听任何事情。骨灰被接回重庆后,当地政府不准家属设灵堂,不准开追悼会。时至今日也无从知道详情。

4、遭劫持中匆匆一别,却成永别

李育坤,女,六十多岁,重庆磨床厂职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李育坤进京上访时被恶警迫害致死。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李育坤第二次进京依法上访,和她一同进京的还有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当时她们所乘坐的火车在北京南站停车,一下火车就遭北京恶警劫持。

和她一起的另一法轮功学员有幸走脱。回家几天后的二零零一年一月五日,她向李育坤家属打听李的情况,得到的消息是:(李育坤)已经死了,骨灰盒已从外地接回。

几天前还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不曾想,几天后就因为要说句真话,而惨遭迫害,客死他乡。

5、死于重庆驻京办事处的长寿女青年

余香美,女,三十五岁,重庆市长寿县人。九九年十一月上旬在北京上访时被抓,在重庆驻京办事处在押待返期间坠楼而死。

<b6、刚满两岁的儿子,再也见不到父亲了

6、刚满两岁的儿子,再也见不到父亲了

唐云,男,三十岁,家住重庆市潼南县梓潼镇纪念碑大楼三单元七楼二号,原潼南县梓潼镇百货公司营业员。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四日,唐云去北京上访、用自己的亲身体会证实法轮大法好。在北京唐云被恶警绑架,在劫持押回途中被虐杀。走时其儿子刚满两周岁。

7、恶警怀疑是法轮功学员上访而疯狂追捕,致女青年坠车而亡

法轮功学员袁秀丽,女,二十三岁,家住重庆市南岸区铜元局,在外出打工途中,于二零零一年在河北焦作北站火车上,被当地恶警怀疑是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于是对她欲行迫害,在疯狂追捕中,致其不幸坠车遇难。

8、依法进京上访,却客死他乡

胡明全,男,六十三岁,重庆市江北区三钢厂退休工人,家住江北区建新村一百五十六号一楼二号。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日上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十二月七日,家属被通知领尸体。家属到吉林省怀德县医院见了尸体,其儿子质问医生父亲是怎么死的,医生说是高血压,儿子说父亲没病,更没有高血压。后经知情者说,他是被从鼻子灌食窒息而死。

…………

上述被迫害致死的八位法轮功学员,仅是曝光于明慧网的,还有多少这样的重庆籍法轮功学员,因上访或被怀疑上访而被中共虐杀我们不得而知。

在中共铺天盖地的谎言、暴力打压之下,这些法轮功学员对政府满怀希望和憧憬,不辞万水千山,带着真诚、善良和无私,以最平和的方式、最善良的举动和最负责任的态度去说明事实,还原真相。不曾想,他们却因此被关押,失去工作,妻离子散,饱受酷刑,甚至失去可贵的生命。而中共所剥夺的,不仅是他们可贵的生命,更剥夺的是千千万万中华儿女应有的做人的基本权利。这是这一代国人的悲哀。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