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配合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四月正式走進大法修炼的,在修炼的路上走过了十三个年头,回顾正法修炼的心路历程,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中,在剜心透骨的去执著中、在努力学好法的过程中整体配合,正念救人中真实的见证了大法的威德,师父的无量慈悲。真切感受到师尊时刻就在我们身边。

正念配合救度众生 师尊处处慈悲呵护

二零一一年六月间,我市区一老年同修老陈(化名)遭邪恶绑架三个月后面临非法庭审。其女儿(已结婚)想请律师却不知道该怎么做。同修小梅找到我商量。在与其女儿谈话中得知同修老陈在二零零一年曾被邪恶绑架、非法抄家后劳教一年。迫害非常严重,后被所谓“保外就医”的形式回到家中。这次遭邪恶绑架并非法抄家均都没上网曝光,在了解邪恶都抢走家中什么物品时,其女儿说师父照片被邪恶拿走了,铜像没拿走(说是师父像)。我决定去同修老陈的家,一是向其老伴了解一下这些年同修老陈曾遭受迫害的详细情况上网曝光。二是看看那铜像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我与同修小梅乘郊线车来到同修老陈家。其老伴讲述了老陈修炼法轮功后的高境界行为。例如:为他人着想,无偿修路长年如一日;无偿让地给邻居盖房;同情弱者帮助穷人;大洪水期间不顾自家财产的损失,只顾救人。邻居八十二岁的崔老汉当时被困,老陈不顾生命安危,将老人从洪水中背到安全地带,随后又将李老太太背到大队部。就在这时曾被同修老陈从洪水中背出来的那位老人出现在老陈家门前。老陈老伴告诉我们说:“他就是老陈从大洪水中背出来的。”这时一个意念打入我脑中,讲真相让他去派出所要人,给他摆放位置的机会。

我急忙走出屋,来到那位老人面前,打过招呼后,我说:“听说去年大洪水时是老陈将你从洪水中背出来的?”他说:“是。”我说:“救命恩人现在遭受迫害要被非法判刑,咱得去把人要回来呀。”这时我脑海中闪出一念,征签联名信保好人回家。我同他说咱们写联名信把老陈保出来。他说:“老陈是好人哪!我签名。”联名信草稿拟定好后,我与同修说这屯与屯之间比较远,要有台自行车多好。就在这时一回头看见一辆面包车开進院子里,从车上下来几位同修。我激动的说:“师父派车来了!派同修配合来了!”

我向同修讲了事情的经过,并读了联名信草稿,同修们一致认为好,可行。在师尊的加持下一封“村民联名信”写好了。签名须按手印。老陈的老伴找出老陈的印章(印章盒中带有印泥)。真的是用啥有啥。准备完毕后由老陈的老伴带我们三人去征签(这样村民不会有顾虑),其余同修在家发正念配合。开始老陈的老伴不同意去,害怕。我们帮她加强正念,告诉她老陈没犯法,做好人没有错,堂堂正正的去征得善良人的帮助,营救老陈回家。

过程中,老陈的老伴一户一户的说明来意,村民们一致公认老陈是好人,都纷纷签名,并代表不在场的家人签名,我们同时向其讲真相,劝三退,赠送护身符。整个过程我们都是满怀慈悲,面带微笑,语气祥和。手拿联名信、征签名单走出这户院门又奔下一户庭院。在善良村民的迎、送之间我们走完了整个屯(有的家中没人在地里干活)。共计66人签名,43人按手印(代家人签名没按手印),劝退十六人。农村几乎家家有狗,可我们進院时狗几乎都不咬,我们同狗的主元神沟通,叫其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整个过程中我们三人没有一点怕心,什么不好的念头都没有,想的只是怎样配合的更好。在讲真相过程中,感觉智慧源源不断的来。同时发现不足及时交流,一开始我有点抢话。认识到后我就尽量发正念配合同修讲真相,必要时圆容补充。配合的非常默契。

在法中我们知道,今天人类的舞台是给大法弟子展现的,是为救度众生准备的,大法弟子才是这台大戏的主角,是当今的风流人物。我们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情。这一切也都是师父安排好了的。表现形式是联名征签保老陈回家。实质是利用这个契机救度这一方众生,给他(她)们摆放位置的机会。真切感受到师尊就在我们身边加持我们,真的有种天地任我游的感觉。当来到最后一家时,这家人正在吃晚饭,而且还有一位客人。当我们说明来意时,家人纷纷签名。客人说:“把我的名也写上,我也算一个。”我对他说:“你今天的这个善举一定会有福报的。”这时已夜幕降临,在返城的路上,看着手中这些得救众生的名单,同修们都非常兴奋,因为在证实法救度众生这十二年里,采用征签这种方式救众生还是第一次。回顾整个配合证实法的过程,一切都是那么的有序。师尊在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讲:“实际上就是,都铺垫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这件事情做了”。我们都沐浴在师父的洪大慈悲中。

入心学法修心性,使自己真正升华

我二零零三年退休后,每周我只能拿到十多份真相资料,我经常去一残疾人那复印真相资料,后来他搬家了找不到了,我就用粉笔写真相短语。三月份我买回一台佳能牌小型复印机。复印的真相资料不但满足自己发放,还供应本市三个地方,每周还供应外县一千份真相资料。五个月后买了电脑直接带激光打印机,打印资料速度快,质量好。

随着真相资料量的增加,一天光忙于做资料,忽视了学法,有一段时间学法就困,一次双盘腿学法,手捧书睡着了,等醒来一看表,一个小时过去了。把干事当作修炼了。干事心、欢喜心、加之放不下对丈夫和女儿的情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二零零四年五月去看病业中的同修,被她丈夫构陷遭绑架。当时没能从思想上彻底否定邪恶对我的迫害,不说姓名住址是为了给同修时间转移设备。设备是没损失,可我被非法劳教一年。二个多月后我身体出现不适,“心动过速”,最后心律衰竭,保外就医。

回来后师尊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发表。深感正法洪势的加快,救度众生的紧迫,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历史赋予的责任和使命。我与一同修上午学法,下午出去发放真相资料,相互配合面对面的讲真相度世人。当时真相资料中又增加了彩色祝福卡,配合讲真相,众生世人容易接受,效果好。我负责制作大法经书《转法轮》,祝福卡,装订《九评》,在自己家继续做证实法的事。同修们劝我别在家做,说虽然设备没损失,可邪恶来过你家。可我自己认为不是在哪做安全、在哪做不安全的问题,那个旧势力是高级生命,在哪它都看的见。这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邪恶指使着有坏思想的人干的。

师父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总结被邪恶迫害的原因,关键是忽视了学法,把做大法的事当作修炼了,干事心、欢喜心、显示心才导致邪恶钻了空子。法理清晰了,我觉的在哪都不如在自己家里安全。师父不愿意看到我们被邪恶赶的流离失所。师父不愿意看到的我就不做,我就在自己家里堂堂正正的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我从心里发出强大的一念,“我是大法弟子,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旧势力不配干扰,谁动谁是罪。”并求师父给我家周围下个罩。邪恶不敢靠近,动念我就灭它。坚信师父,坚信法。我这个点是从進耗材到送出资料,从下载资料、打印、各类书籍装订、退党、投稿、刻录、塑封等都由我一人承担,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稳定的运行了七个年头。

这些年在大陆这个邪恶环境下,保障安全这根弦一点不能放松,安全来自于正念,正念来自于法。只有学好法,才能做好大法的事。所以我每天早三点四十起床,炼功,发完早六点正念后给师尊法像上香,然后学一讲《转法轮》(特殊情况除外)再做其它事,晚上发完十二点正念睡觉。一年到头除来客人或同修来自己都很少做过象样的饭菜,商店一年到头都很少去,穿的衣服都是女儿回来陪我买的。新唐人电视也都是利用吃饭时间或糊袋、装碟时看看。专门看电视的时候很少,一天安排的满满的。一时间觉得自己修的挺精進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环境的宽松,惰性随之而来,心想这么多年吃不象吃,穿不象穿的(与上班时比较),有种想放松放松的想法,同时也闪过想吃老本的念头,看见街上走动的人群,有时也浮想联翩。情、利益之心膨胀起来了,心里有种不公的感觉,尤其过年过节,有种孤独感。思想中放松自己,晚上一困就不想克制,不到十二点就睡了,有时十二点正念就漏掉了(因为没设半夜十二点报时)。有时早晨不想按时起床动功就炼不上了。心性也跟不上了,事情一多,感到压力大了就急躁,容易发脾气。虽然是为别人好,但那不也是魔性吗?这一点对亲属同修表现突出。已形成观念了,一遇事就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十年谷子八年糠的都翻出来了,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沸腾,心里愤愤不平,还有瞧不起人的心。想改变别人的心特别强。学法时心不静,发正念也静不下来。自己也知道状态不对,但一时间还没有转变过来。

师尊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华盛顿特区法会讲法《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发表,我觉的师尊说的就是我。如当头棒喝。

自己这些年大法的事做了不少,可是学法没有入心,有时学法就象完成任务一样,匆匆忙忙学完一讲办事去了。没有认认真真的对照自己的不足学法实修,自己的境界没有提升。师父还说:“作为你们来讲,大法弟子啊,越到最后越应该走好自己的路,抓紧时间修好自己。做了一大堆事,回过头来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却不是用正念,没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里头。那换句话讲,在神的眼里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炼,虽然做了。你说这不白做了吗?一定要学好法,那是你们归位的根本保障。”(《大法弟子必须学法》)读师尊讲法我泪流满面。师尊的话句句敲在我的心上,说的就是我。

师尊讲法如重锤敲醒了我,我感到很惭愧。自己这些年来在大法中提高很慢,真是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决心把这次法会作为“再精進”的新起点,多学法,学好法,多去执着心,守住自己的一思一念,遇事向内找,不让负面因素在自己身上起作用。真正让自己的主意识做主,学法得法,做好三件事,找回自己刚得法时的热情,得到这个大法时那种兴奋、那种自豪、那种别人得不到我得到了那种幸福的感觉,找回自己修炼路上最好的状态,摆脱情这个枷锁,战胜这个最大的敌人——寂寞,脱去这个人壳走向神。心得交流,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