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4月3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三日】

  • 抚顺老年法轮功学员王静莲被迫害经过

  • 抚顺法轮功学员宋子秀被迫害经历

  • 辽宁盖州市归州乡田惠琴自述被迫害经过

  • 辽宁盖州市归州乡尹素芝被迫害经过

  • 辽宁盖州市归州乡张德芳被迫害经过

  • 辽宁盖州市归州乡何佩珍被迫害经过

  • 河北定州何永连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 抚顺老年法轮功学员王静莲被迫害经过

    王静莲,女,七十四岁,一九九七年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王静莲因坚持修炼屡遭迫害,以下是她的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发起了对法轮功的镇压。王静莲为了证实大法,于二零零零年二月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在抚顺驻京办被非法搜身,被抢走四百多元钱。

    回到抚顺,王静莲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为了抗议迫害,从第四天开始绝食,第五天恶人开始给王静莲灌食。让王静莲坐在沙发上,一个人从后边使劲拽头发往后拽,脸朝天,一只手捂住大半个脸,只留下嘴,左右两侧各有一个人按住胳膊,全身动不了,呼吸困难,刚要张嘴喘气,不知一个什么东西插到嘴里撬开牙,开始往里灌,王静莲尽量憋着气,不往下咽,往外喷。有时灌的要窒息,有时灌的王静莲大声叫。一连灌了六天,到了第七天一个女犯端着一碗玉米糊让每个人喝一口就不灌,王静莲不喝,她让王静莲舔一下也行,王静莲也不舔,她硬往王静莲嘴里边送,王静莲双手捂住嘴,她使劲往下拽王静莲的手,把王静莲按在地上,王静莲也不松手,最后王静莲又被灌了第七次,灌完后王静莲转身要走,一个警察从后边抓住王静莲的衣服,用脚踹她,王静莲差一点摔在地上,就这样连摔带踹把王静莲摔在监室门口。

    每次灌食后都把王静莲铐在铁管子上从早上到晚上九点,每次灌食大约四、五个人,因看不见人,只知道所长姓纪,还有恶警刘洪、刘晓楠,还有一个听说是退伍军人姓张。在王静莲第七次被灌完后,河东派出所来车把王静莲接回到派出所。罗所长就老要钱,因当时没钱,又几次打电话要,家人为了减少麻烦交了二千元。

    二零零零年三月,王静莲再一次进京上访。这次又被绑架,在驻京办又被没收二百多元。这次是被戴着手铐押回到抚顺被拘留。几天后顺城区政法委让家人交八千元,说送教养院办一个月班就回家,家人怕被劳教,最后交了六千元。

    在教养院里,王静莲常炼功被制止,有一天深夜王静莲在床上盘腿打坐被一个小个子警察发现,她让王静莲把腿拿下来王静莲不拿,她再一次让王静莲把腿拿下来。王静莲还是不拿,她对着王静莲胸前猛的一拳,王静莲差一点倒在床上,一连打了王静莲五、六拳,王静莲还是盘腿,最后把王静莲带到值班室罚站,王静莲开始炼功,炼头前抱轮,被恶警李大队发现,他边站起来边骂,同时把王静莲抱轮的手打了下来。上午九点恶警曾秋艳问王静莲能不能遵守教养院的规定,王静莲说不让学法炼功不能遵守。就这样王静莲被带到卫生所对面的屋子里,屋子很暗,阴森森的,一个老警察叫王静莲坐在床上,不让王静莲下地,不让她炼功,大铁门从外边锁上。第三天早上王静莲起床炼功被发现,被铐在床头上直到晚上十一点,早起王静莲又炼功又被铐上,大约上午九点左右,单位领导带车接王静莲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河东派出所一姓刘的警察到王静莲家让她交书,王静莲不交书,最后翻箱倒柜拿走所有的大法书及经文,市公安局一李姓警察到王静莲家查看,各房间走了一遍,没发现有打印机。问王静莲经文从哪来的,王静莲说自己一人负责,与别人无关。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顺城区政法委一个管法轮功的老张头到王静莲家,让王静莲到街道开个会,王静莲信以为真,结果把王静莲送到教养院,王静莲开始绝食抗议。后送女子自强学校(戒毒所)和卖淫女住在一起,白天和她们一起到车间,她们干活王静莲坐着,晚上才让回宿舍,看管王静莲的是教养院一姓张的女警察,她一连三次让邪悟者转化王静莲。最后一次邪悟者表现相当邪,在一个屋子里把门关上,强制王静莲坐在椅子上,她不坐,开门往外走,邪悟者一下子把王静莲拽回来,简直要打人,逼着王静莲转化,王静莲不听就是往外走,邪悟者表现出很凶狠的样子,最后王静莲说,我是大法弟子,你是地狱里的鬼,你怎么能转化我?邪悟者一下蔫了,开门出去了。跟警察说:“我转化不了她,让她回去吧。”

    二零零九年四月九日,王静莲在南沟大集发《九评》劝三退,被刘山派出所王姓警察等五、六个便衣绑架,后送古城子派出所,在南沟大集王静莲不间断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古城子派出所王静莲也几次到走廊里喊“法轮大法好!”一徐姓警察到王静莲家抢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资料、还有孙女的电脑(几天后孙女自己到古城子派出所要回电脑)。把王静莲拘留送看守所。后因看守所和二院体检不合格拒收。半夜十二点王静莲回到家中。后派出所又几次到家中和打电话找王静莲,被家里人拒绝。


    抚顺法轮功学员宋子秀被迫害经历

    宋子秀,女,今年六十三岁。二零零零年,宋子秀上北京去证实法。到了天安门,就被便衣恶警抓住,拽上警车送到抚顺驻京办。进屋就被手铐扣在铁床上,它们就开始翻兜,宋子秀的钱放在手纸里,也被翻去一百元。一直扣到第三天,抚顺城派出所,去人给带回到抚顺分局,又送到看守所进行迫害。

    在拘留所绝食几天后,恶人就每天轮换给宋子秀灌食,四个人把头向后摁,脸朝上,眼睛鼻子用大手盖住,感到呼吸很困难,胳膊,腿都摁住,撬嘴。用小壶往里灌食,人被呛的都要窒息,把人折磨的不象样。恶警有刘亚洲,有个大连的大学生给灌食时,硬是把下巴颏给摁掉了。在被迫害时顺城派出所又向宋子秀勒索二千五百元钱,没有任何收据。回来后社区的郑书记及有关人员,时常到宋子秀家骚扰。真是不可想象迫害大法弟子的恶毒。

    二零零一年,宋子秀被恶人构陷。新城派出所恶人把宋子秀送到吴家堡教养院,半年被关在阴暗,潮湿的小破房,没窗户,没有阳光。宋子秀绝食后延长时间。几个月后,又被转送到章党一大队,没人住的地方很偏僻。大队长吴伟、陈陵华、石青云、刘庆文等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升级。

    有一天宋子秀在门口看对面的门,被恶警周依林,拳打脚踢。还看到吴伟一脚把农村法轮功学员六十多岁老太太给踹倒在地。

    二零零三年宋子秀又被恶人构陷,由新城派出所恶警,从传染病医院把宋子秀绑架到抚顺县后院小二楼。当时宋子秀在医院护理姐姐住院,被区政法委街道办洗脑班,区政法委书记刘亚洲、肖身如,还有姓杜的等在迫害。

    二零零九年四月九日,宋子秀在南沟大集讲真相,被南花园和古城子派出所便衣跟踪被绑架到古城子派出所逼供,古城子派出所出动五名恶警到宋子秀家翻个底朝上,把大法书籍和录音机、录音带、录放机、MP3抢劫一空,还有六千元钱,真相币几十元也被抢走。把宋子秀老伴吓的精神受到刺激,心脏病复发。古城子派出所当晚把宋子秀又送到南沟拘留所,十四天后,又秘密把宋子秀送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教养两年。宋子秀家里给宋子秀的三百四十元钱被古城子派出所恶警给抢去了。害得宋子秀在马三家劳教所,几个月没有钱花,家里也不知道。

    马三家劳教所,真是人间地狱,天天播放诽谤大法的录像。经常让大法学员写对大法、对师父的犯罪的考试答卷,让放弃信仰。每个人都不放过,如不转化,就迫害升级,邪恶手段不可想象。几个月学习下来后,就是到队里干奴工活。每天早六点出工,晚五点收工,没有休息日。

    宋子秀的老伴在家没人照顾,精神受到刺激,没人做饭,就知道喝酒,心脏病复发,含冤死去。家人打去电话,劳教所恶警们不让告诉宋子秀,一直隐瞒。宋子秀回家后才知道老伴死了。当时宋子秀的精神都崩溃了,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共产邪党把宋子秀迫害的家破人亡。恶有恶报,天理昭彰。


    辽宁盖州市归州乡田惠琴自述被迫害经过

    我叫田惠琴 女 今年六十六岁,盖州市归州乡槐树房村村民。九七年一月得法,得法前身体很不好,练了七年假气功,花了不少钱,身体却越练越糟,有白内障、风湿性关节炎、子宫肌瘤、脑神经衰弱、妇科病等,我真是苦不堪言,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心情就特别的好,有一种恨自己得法晚的感觉,刚刚炼功七天,不知不觉中身体的病都好了。

    一、四二五和平上访

    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我和同修们一起去北京中南海和平上访,回来后,我们被归州乡政府带去,盖州市公安局来人给我们录像,企图迫害我们,我们不配合,后被放回。

    二、進京上访遭迫害 家中老伴被株连

    九九年七二零后,归州乡派出所的警察闯进我家,抢走了我家墙上挂的师父法像、师父的诗词,并告诉我不许炼功,乡政府用钱雇人监视我家,有专门的乡干部包管我,不准我進京上访,当时邪党上级的政策是一个乡法轮功上访够三个人,乡党委就下台,真是层层株连,

    九九年年末,我和女儿(同修)進京上访,我们到了首都信访办,值班人员问我们为什么事上访,我们说:为法轮功来上访,我们被带到信访办的办公室,他们问我们上访什么?我们提了三条内容:1:准许出版法轮功的书,2:给法轮功合理的修炼环境,释放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3:还李洪志师父清白。他们做完笔录后,用车把我们拉到一个拘留所关押,我女儿被她住地的警察带走,我被带到北京的金都大酒店(当时北京金都大酒店二十四层住着全国各地来截堵法轮功学员上访的公安警察),他们派警察看着我,晚上强迫我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我不看并坐在椅子上炼功,一个警察发现后恶狠狠的说:在这你还敢炼功,我不理他,一个明真相的警察帮我说:她在听哪,那个恶警察就不说话了。

    半夜,盖州市归州乡派出所的警察:王敏、席广伟;归州乡槐树房村的大队长赵廷金赶来,赵廷金谩骂我。我被他们三个人押回,送进了盖州市看守所迫害,当时看守所所长:雷明达,和我同时被关押在一个监室的学员有盖州市的张玉清、陈雪梅。

    我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放回,看守所向我家属勒索钱,我们不给。在我和女儿進京上访的那天晚上,归州乡的警察在半夜里闯进我家,在我丈夫没穿上衣服的情况下强行带走,用车拉着我丈夫到沈阳苏家屯、鞍山我亲属家到处抓我们,追查我们的去向,由于我老伴只披一件上衣,冻的他苦不堪言,家中八十五岁婆婆没人照看,婆婆得脑血栓十七年,在我炼功这两年中,她也跟着受益,不用吃药,还能去街上溜达了,我被迫害,她受惊吓,生活已不能自理。警察又搜走我家的几本大法书,还有我的身份证。我们上访走的第二天,警察把乡里的所有的学员都抓到乡政府或大队部看管,并强迫学员写保证书。

    三、第二次進京上访 被判劳教三年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六日,我和八名同修一起進京上访,在天安门地下通道里被便衣跟踪,将我们其中四人绑架到一个派出所,我们被警察搜身,并单独非法审问,我们不说,恶警用脚踢我,后来我们被归州乡的警察认出,把我们带到北京的乾隆宾馆(这里住着来自各地截堵法轮功学员上访的警察),归州乡的警察把我们带回盖州市拘留所迫害,关押十五天后,将关押在看守所的十多个学员送到盖州市刑警大队长开的宾馆强行洗脑转化,被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我们不看,后又被带回看守所,二十多天后,我被劳教三年,由于马三家教养院关押人数已满,我被拘押在盖州市拘留所迫害,当时的所长:张旭伟。关押期间我被强迫干一些零活。由于不让学法、不让炼功,又强迫洗脑转化,我身体旧病复发。

    我被非法关押五个多月后,身体被迫害非常虚弱,在被放回家的路上,我昏迷差点死去。

    邪恶残酷的迫害,给我和家人造成极大的伤害,在我被迫害期间,家中九十三岁老父亲、八十五岁婆婆,靠六十多岁老伴照看,老伴又要照看老人,又要到农田里干活,儿女们还要在工作忙的情况下去看我,真是搞的我家不得安宁。


    辽宁盖州市归州乡尹素芝被迫害经过

    我叫尹素芝,女,今年四十七岁,辽宁盖州市归州乡槐树房村村民。九九年得法,得法前身体不好,有严重的心脏病、十二指肠溃疡,经常头痛,修大法后,不知不觉中,身上的病都好了,我对大法更是深信不疑,决心坚修到底,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

    一、四二五上访 被归州乡警察骚扰迫害

    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我和同修田惠琴、何佩珍進京上访,要求释放天津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回来后,归州乡派出所3、4个警察将我们三个绑架到派出所,盖州市公安局来人对我们非法审问:谁通知你们去的北京?你们去北京都做过什么?警察还强行给我们录像,我们不配合。几天后,乡派出所的警察:王敏、赵国宏、赵春明等十多人到我家骚扰,拿走我家的几本大法书和师父法像,警察赵殿忠强迫我和丈夫按手印,赵春明强迫我们写保证书和签字,我们不配合。

    二、進京上访被盖州市拘留所关押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六日,我和八名同修進京上访,为还师父清白、为大法讨公道,我们在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被警察绑架到一个北京派出所的后院,当时院里被关押上访的各地学员有一百多人,我又被转到另一个派出所的后院内关押,后又被车拉走,走了很长时间,我被带到一个派出所,在派出所里警察对我非法审问:你是哪里来的?我不说。恶警用手铐把我铐在外面一个铁架上冻我,冻一段时间,把我带到屋里再审问,我还是不说,就又把我带到外面冻,来回三、四次,见我不说派出所所长气急败坏用力打我耳光,我的嘴被打出血,脸也被打肿。然后警察就用欺骗的手段骗取了我家的住址,把我送到了盖州市驻京办事处。归州乡党委书记张学贞、副书记吕永文,归州乡的警察赵春明、贾海东、刘文斌等把我带回盖州市拘留所关押,期间我和其他学员抵制迫害背师父的经文,一个叫刘黑子的恶警把我们关在放风场里冻(冬天)。关押了十五天后,我们被送到刑警队队长开的宾馆里,对我们洗脑转化,强迫我们看污蔑大法的录相,并强迫写不学不炼的保证书,我们不配合。警察让归州乡来接我们,乡政府的张学贞、吕永文不同意接我们,几天后我们又被送回拘留所。

    我被劳教二年,仍关押在拘留所里迫害,期间强迫我们干一些零活,我被非法关押迫害三个月后,身上出现血点、血压低、心脏病发作,并神智不清、精神失常。我被送到盖州市县医院治疗,当时我的儿子靠体弱多病的奶奶照管,看守所让家里拿钱给我治病,我家拿不出钱,警察又把我送回拘留所,由于我病情日渐加重,拘留所给乡政府和乡派出所打电话,让把我接回去,乡政府和派出所都不来人接。拘留所又把我送到归州乡医院治疗,二天时间我家花掉七、八百元的医疗费,并强迫我每天给派出所打电话汇报情况。二天后我家因拿不出钱治病,回到家中。

    三、坚持信仰 被强迫洗脑迫害

    二零零二年邪恶在盖州市双台子党校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归州乡派出所的警察何兴波等把我和学员何佩珍、曹霞、吴亚新等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第二天我的心脏病发作,才被放回家。

    几个月后盖州市又办迫害学员的洗脑班,乡派出所的所长李正义带领警察强行将我和丈夫(同修)绑架,当时我因有病已不能行走,警察毫无人性强行将我带走,洗脑班看我重病拒收,我才得以回家。我家十岁的孩子到乡派出所去要爸爸,被五、六个警察殴打,并强行要把孩子往屋拽,孩子挣脱后跑掉。

    后盖州市又办迫害学员的洗脑班,乡派出所的所长李正义带领警察何兴波、陈宪瑞等闯进我家,要绑架我,我给警察讲大法真相,并不配合警察,坚决抵制警察的非法行为,警察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以后李正义带领警察几次到我家骚扰,企图绑架我送洗脑班都没得逞。


    辽宁盖州市归州乡张德芳被迫害经过

    我叫张德芳,女,今年六十六岁,家住辽宁盖州市归州乡槐树房村。我是九八年得大法的,我和丈夫都修炼,我丈夫赵廷适学法前有多种疾病:前列腺炎、骨质增生、结肠炎、炼功二十多天,所有的病奇迹般都好了,我看到这一切,觉的大法太好了就跟着炼了起来。

    一、被无理抄家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归州乡派出所的警察赵廷桥、赵国宏到我家非法搜查,抄走一本大法书。

    二、传播真相 被判冤狱三年—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零五年九月四日,我和几个同修到杨运乡钟屯村发放真相资料,被杨运乡不明真相的村民王得余构陷,杨运乡派出所的所长袁建辉和警察小宋(音)伙同钟屯村的村民孙宪仁、孙宪阳等十多人,把我们围堵住并非法将我们绑架到杨运乡派出所,在派出所里袁建辉用手铐将我和赵廷适铐在暖气管上,连上厕所都不让去。第二天警察周国政非法审问我们:资料是哪里来的?还有谁?我们不配合,警察自编证据把我们送到盖州市看守所关押迫害。九天后家人被勒索钱,我被所谓的取保候审,回家后同年的腊月二十五半夜十一点多钟,归州乡派出所的所长李正义带领贾海东、刘会、郑家平等七八个警察,把我家前后门围堵住,闯进屋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家中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吓得差点昏死过去,十一岁的小孙子被惊吓的够呛,此时我的丈夫还被关押,家中的老人和孙子无人照看。派出所把我交给盖州市公安局一个姓郝(音)警察,姓郝的警察把我送进盖州市看守所关押迫害。期间归州乡派出所的警察赵殿忠到看守所对我非法提审,我不配合,我又被强迫干手工活,被迫害的高血压180-190。

    半年后我被冤判刑三年,检察员:孙洪奎、佟晓红;审判长:温丽华;审判员:兰天华;代理审判员:姜林满;书记员:周显广。我被送到辽宁女子监狱,女子监狱因我血压高拒收,盖州市看守所的警察贺庆华、姜永又把我带回盖州市看守所迫害,我绝食抗议,长时间的迫害导致我严重头晕,警察贺庆华、姜永把我带到营口医院检查,后又将我送到盖州市医院住院七天,医药费都是家属拿的,家人帮我办了保外就医,回家后的第三天盖州市看守所的驻检(检察院对看守所监督的人)林姓带领三—四个人闯进我家骚扰,半个月后,看守所警察贺庆华、姜永、蒋纯浩、高智凡以给我身体复查为名把我骗到沈阳,将我送进辽宁女子监狱第二监区六小队关押迫害。

    二监区六小队的队长:李静;小队长:陈雪娜;警察安排犯人张林、李素华包夹看管我,并强迫我转化,后又强迫我下到监区车间干一些零活。犯人林洁构陷我:说我写“法轮大法好”,李静、陈雪娜把我关小号一星期,强迫我每天坐板,让犯人二十四小时看管。

    三年冤狱迫害,过程中的痛苦真是无法形容,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三年冤狱期满,我被释放。


    辽宁盖州市归州乡何佩珍被迫害经过

    我是农村妇女,叫何佩珍,今年七十岁,家住辽宁盖州市归州乡槐树房村。我是九七年二月份喜得大法,得法前身体有多种疾病,很苦恼,修炼法轮大法后,各种疾病不翼而飞,身轻体健,真正体验到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一、四二五和平上访 长期被看管骚扰

    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我们几个同修听说警察抓天津的法轮功学员,我和尹素芝、田惠琴進京上访。回来后,乡派出所的警察把我们三人绑架到乡派出所,盖州市公安来的警察对我们非法审问:你们去北京干什么了?又给我们照相、录像。

    从此以后乡干部和乡派出所的警察就不断到我家骚扰,乡党委书记张学贞、副书记吕永文还派一个叫谭振宏的年轻干部专门看管我。一次警察刘会到我家搜走二本大法书,后刘会和另一个警察赵春明到我家给我照相,又跟我要身份证,并拿来了黑色的墨水叫我按手印。

    一天晚上八、九点钟,乡派出所的警察把我和老伴,还有乡里几位学员绑架到乡派出所办的洗脑班迫害,由乡政府的干部徐宝环和赵树勳给我们念什么资料,对我们强行洗脑,派出所的所长魏安钢带领着几个警察看管着我们。

    二、進京上访 被劳教二年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六日,我和八名同修進京证实法,到北京在去天安门的路上,就被天安门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警察问:你们来干什么?我们说:是来证实法。又问我们:哪里来的?我们不说。警察打学员、骂学员,软硬兼施。我们被拉到北京的乾隆宾馆(住着各地来抓学员的警察)。归州乡的副书记:吕永文;归州乡派出所所长魏安钢;警察贾海东、赵春明、郑家平、赵殿忠等把我们押回盖州市拘留所迫害。我们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又将我们送到盖州市刑警队队长开的宾馆里,对我们洗脑转化,强迫我们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有一个姓花的县里干部给我们念污蔑大法的材料,并强迫我们写不学不炼的保证书,太邪恶了,我们不配合。

    在那里我们被关押几天后又将我们送回盖州市拘留所,拘留所让乡里把我们接回,乡书记张学贞不准接我们,怕我们再進京让给我们判刑,结果我们有的被劳教二年,有的被劳教三年。我被劳教二年,因马三家教养院人满装不下,我被关押在盖州市拘留所迫害。在那里不让我们学法、炼功,我们就绝食抗议坚持炼功,恶警就把我们关在铁笼子里,有时把我们送外面冻,有时还要强迫去干活。

    我被非法关押迫害三个多月,身体病的严重,看守所不留,可是乡党委书记张学贞非要敲诈我家一万元钱,不拿就不让警察接我,我的孩子们好不容易凑了五千元钱送去,才把我接回家,敲诈的五千元钱至今未给我们。我回家后乡警察还经常来骚扰,一次盖州市公安局姓花、姓赵的带几个警察和我乡的副书记到我家骚扰,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你们说呢;他们说:别炼了。

    大约是在二零零二年邪恶在盖州市双台子办迫害学员的洗脑班,张学贞指挥警察何兴波等把我和老伴(学员),还有学员尹素芝、曹霞、孙宪会、关素荣绑架到双台子洗脑班迫害;盖州市公安局副局长赵姓带领警察、政法委书记李玉清等,还有犹大王岩、周奥双、陈兴等对我们强迫洗脑转化,并强迫我们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我和老伴被关押一天后放回。

    三、老伴被骚扰迫害含冤离世

    乡书记张学贞对我老伴吴亚新多次骚扰迫害,不让他上班、不给他开工资、不给他转正,老伴在长期的歧视中承受不住,一股火得了脑出血,在床上病了三年后于二零零九年黄历二十八含冤去世。

    邪党对我家的迫害真是罄竹难书,天地共愤。我家被迫害只是在中国大陆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家庭被迫害的冰山一角,希望更多世人早日明白大法真相,对修真、善、忍行恶者快住手,善良人们快远离中共,登上法轮大法的法船奔向光明。


    河北定州何永连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我叫何永连,女,1998年有幸在大法中修炼。在修炼以前是村里是有名的实在人,为人正直,乐意帮助别人,得法后我的心脏病,头疼,胃病、风湿性关节炎的病全好了,为了让世人明白真相,把我修炼中受的益和遭到中共迫害的情况公布于世。

    九九年七月二十号,我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车站被便衣拦住,当晚被开元镇派出所接回,开源镇长李新明、副乡长张冠军,小油村乡派出所长刘晓永、刘坚合伙迫害我,强制奴役劳动,强制让骂大法、骂师父,逼迫写所谓的保证书,交饭费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四号,我被小油村乡开元派出所刘坚非法抄家,抢走了我的大法书,把我绑架到定州拘留所,公安一科长鲁树军和一帮警察强迫我看污蔑大法的漫画、录像,我向他们讲真相,鲁树军揪住我的头发摔在地上,拿大棒子在身上乱打,满身鲜血淋淋,一动身到处都钻心的疼,鲁树军还让警察反背铐了我一下午,第二天强制我干活种菜,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1500元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五月一日,我被开元镇李新明,派出所渊维把我劫持到开元镇关押七天,他们狠狠打了一场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我去北京天安门为大法讨回公道,说: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打出横幅。横幅被邪警抢走,拳打脚踢,揪住头发扔上囚车,劫持到天安门分局,强制说出名字,地址,照相,后半夜两点多送到东直门看守所,强迫着让跳楼,踩师父的像,不停使用各种手段折磨,直到我口吐白沫昏迷过去。

    八月二日开元派出所副所长刘晓永、杨建昌给我戴上铐子从东直门拉到开元镇派出所,刘晓永狠毒打我的嘴,流出的血还强迫我咽下去。三号又把我关押到定州看守所。五号上午李铁柱(是明月店派出所恶警)、魏海涛(赵村乡派出所恶警)、号亮(开元镇派出所恶警),因这三人特恶,被定州市公安局看中,六一零利用他们迫害大法弟子,这三恶徒天天折磨我,揪我的头发让跪在地上,双手举起来撅着,脚踢、扇耳光,双手抱住双腿铐住,从胸前传过杠子吊起来,连续五、六天,手腕铐的稀烂,筋断了五根,天天跪着被逼写所谓‘口供’。八号,魏海涛问我法轮大法好不好,我说好,一杠子就打在我的背上,眼里冒金星,就昏了过去。

    2001年11月23日我被非法劳教,因不配合邪恶的非法劳教,恶警陈立琴打了我二十几个耳光,我绝食反迫害六天。六一零十一个人强制给我灌食,插了三次管我拔出来,他们气急败坏的说,插深点,让管子团在胃里,直接灌冬天的凉水,我嘴流血五个小时,无人理睬。

    陈立琴、教导员闫庆芳因我不转化、让住楼道一十七天,又关到严管班九个多月,白天黑夜站着,不让睡觉,威娜、白洁、朱曼、刘子维、陈亚娟、刘军辉在闫庆芳、陈立琴的教唆下让吸毒犯人日夜看守大法弟子,随意打骂,强度奴役刮铅板连续十小时不让吃饭、喝水,不让休息,大法弟子邢俊花中了铅毒,饭都不能吃了还得继续干活。

    糊纸盒也是最折磨人的活,从每天糊500个到800个-1000个,最后加到1800个,干不完还要加班,完不成不让睡觉,我的三个手指头磨出红肉,红肉上又裂开一道一道的血口子,就这样干,等我出狱恶警武文双又讹了我38块钱。

    2008年,邪党办奥运会,我被开元镇、派出所、国保大队伙同内化村十几人非法闯进家中,他们抢走了我的大法书,光盘、和师父法像,几个人抬起我扔到车上劫持到派出所,尚可强一路扬言你儿子要在家连他一齐抓来。

    参与迫害的人员田坡说;叫你炼,今天我整死你。就把我扔院子中间曝晒,有来办事的人问院子躺着的是什么人,尚克强说是法轮功。所长田小会说赶紧弄到屋里去,不要再叫人看见了,办事的人走后,尚克强、田小会、李建军、田坡四人轮流打我,副所长李建军用电棍电我的脚心、胳膊,然后戴上铐子拽到车上,膝盖蹭下两块肉,强行送进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把我送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劳教所长冯柯庄,恶警;赵渊、张佳、刘亚敏、侯俊梅、刘芳、常玲、王倩、丛淑娟,这些人是专门打人的黑手,让我坐了五天,不让睡觉,后因上厕所没打报告,又让站了五个多小时,在那里边挨打、体罚,电棍电,挨骂、看诬蔑大法的邪恶光盘,录音,劳教所里的罪恶外边的人是很难知道的,真是罄竹难书,因迫害实例太多太多,这只是说出了冰山一角。

    定州市公安局:刘建英,一科科长;鲁树军
    国保大队;马铁住、李铁柱、
    六一零;崔玉亮、李建保、渊维、
    开元镇政府;乡长;李新明、副乡长;张冠军、尚可强、田坡、陈凯、刘志辉、张二文
    开元镇派出所;所长、田小会,副所长、李建军、
    小油村派出所长;刘晓永、刘坚
    明月店派出所;魏海涛、郝亮
    内化村;书记;邢建州,监视大法弟子的恶人;王振庄、邢文祥
    公安员;邢占社
    劳教所恶警;陈立琴、张振水、威娜,白洁,朱曼、刘子维、陈亚娟、刘军辉
    教导员;闫庆芳、武文双
    劳教所长;冯柯庄、恶警;赵渊、张佳、刘亚敏、侯俊梅、刘芳、常玲、王倩、丛淑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