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变成了炼功点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三十日】

看守所变成了炼功点

有个大法弟子遭迫害后被送往邻县看守所。她一路上向警察讲着真相,到了那里她就说:“我是大法弟子,我没有做坏事,我绝不穿马夹,也不背监规……”因为她正念正行,警察就默认的她的要求。

在那里,她给她能见到的每一个人讲着真相,几天下来好些人明白了真相(包括警察)。大法的慈悲牵动着每个人的心,大法的威严震慑着那里的邪恶。他们对她另眼相看。她在看守所随时可以炼功背法。同号的七、八个人看她炼功,听着她背法更贴近了她,抽烟的打牌的都凑了过来。

她适时的讲了“三退”,第一次讲过没人吱声,但若有所思。第二次讲时仓头大姐的心锁被打开了。她第一个说:“我退,我在学校入过团队”。呼啦一下子七个人全退了。从此号子里的人就再不叫她名字,就只喊她“法轮功”了。七个人都跟她学起了“法轮功”的动作。因为没有书,她就一句一句的教他们念每套功法的四句口诀。令人没有想到的神奇出现了:她教的时候是用的一般的声音,而他们却异口同声的大声复诵,隔壁男号的人听见了也跟着大声念诵,霎时,看守所的上空响彻了大法炼功口诀的洪声……

那种神奇壮观的场景融化着每个人的心田……。因为是傍晚,留下的几个值班警察,也静静的沐浴着大法的光辉,谁也没吱声……。就这样看守所变成了炼功点。后来,这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七天后回到了家中。

一次正念解体邪党活动的经历

文/重庆大法弟子细玉

零九年六月二十八日,上午我在街上得一消息,下午两点开庆祝纪念邪党会。我与同修A切磋,不准它再毒害世人,我们下午去发正念,同修答应了。

吃过午饭,太阳很大,天很热。我一点钟到了会场,会场设在露天坝。来的人还不多,大多数都是退休老爷,老太太,有几个人正在搭“灵台”,台下的桌椅已安好了,不对号坐。我环视了一下四周,同修A还没来,我走到正中间,正对着“灵台”坐下,调整了一下心态,开始发正念:解体整个会场空间场及来参加会议的所有人另外空间场的一切共产邪灵、黑手、烂鬼、旧势力、旧因素……请师父加持,太阳再大一些,天再热一些,让来这里的人受不了,自动退出会场。我对着台上两侧的扩音器说:你们不要播放出声音来,线路不通、堵塞……

台上的工作人员把写有红纸黑字的“横标”挂上了,来参加会的人还真不少。大会开始了,主持人说什么我没心思听,我继续发正念,彻底解体台前上方横标上每个字空间场的一切恶党邪灵、烂鬼、黑手、毒害世人的邪恶因素……把它翻过去,不准它面向台下的观众。

念一出,“哗啦”一声,约五米长的横标底朝天卷上去了,也没吹风,它就卷上去了。这时两个工作人员在两侧各搭上凳子,把它翻转来,可这俩人手一松,它自己又卷上去了。我默念:“定!”它就再也没有翻过来了。

我立即请师父加持,不准唱,麦克风、扩音器都发不出声音来。由二十六个人组成的奏乐队,二胡、唢呐、提琴、小号……全部发不出声来,这些乐器真听话,开始还有一点声音,一会儿就嗡嗡了,后来没声了。演奏的人全都站起来了,脖子伸的长长的望着台上,忘记了自己是干什么来了。搞音响的人说电路发生了故障。演奏的人说天太热了,乐器也不好使了。

台上台下已乱作一团了,围观的人开始散了,准备上台演节目的人也泄气了,有几个上台发言人语无伦次了,那个所谓的女高音怎么也吼不出来了,主持人也不知说什么了。所谓的庆祝会不了了之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