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孩子看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三十日】孩子去美国读研究生已经二年多了。去年暑假孩子回国期间,我们交流了各自的情况。他说去美国一年多,他落下很多,法学的很少,功几乎没炼,学业压力也很大。并说自己只参加了几次纽约的大法活动,而且在神韵推票问题上,没有公开露面,只是把神韵宣传单发送到各种车辆上,做法中隐藏着私心、怕心,不想更多和具体的露面,怕回国不安全。谈到这些,他说心中很愧疚。

我和同修也发现孩子言谈有很多不在法上。为了让孩子多学法,跟上正法進程,我每天利用大半天的时间陪孩子学法。孩子回美国了,想参加美国纽约法会。

孩子走了,打来的第一个电话是:不能参加法会了。我问为什么?他说:同修说要求六个月参加大法活动的。我没有想什么,只是告诉孩子,顺其自然,那可能就不该参加。几天后孩子又打来电话,情绪激动,说他在大组学法组和同修吵吵起来了,并一气之下离开了那里。为什么呀?他说那位同修当众说他不象好人,怀疑他是特务。我对孩子说:你先别生气,冷静的找一找自己,无论如何你离开学法组是不对的,学法组是一定要去的。孩子听到这里“炸”了,说道:他们说我不是好人,认为我是特务,你也说我不对,还让我去他们那学法,我做不到。电话关了。

一天孩子来电话说,他打工处的老板是大法同修,他为自己遇到了同修显得很兴奋。我也非常高兴,我说这都是师父安排的,孩子说:是。我鼓励孩子以后一定要做好。

可是一周以后孩子来电话,语气又显得非常无力,我问他又遇到了什么问题?他叹了一口气说:心里难受,还是不说了,等回国再说吧……我的心又一次被深深的带动了。

孩子的状态、处境,让我很担心、很不安。一天一个同修提醒我:发生这种事情百分之六十是你的责任,百分之四十是孩子的责任。孩子在美国遇到的“关”“难”,真的有我的责任,与我有关?我开始静下心来找自己,过去的一幕幕展现在我的眼前……是,孩子的法理不清,过关艰难,我有直接责任:特别是零四年以来,当时孩子每周回家一天半,可我却给孩子安排的满满的。我那时已经退休在家,时间很充足,孩子上学,学业、时间都很紧张,可我却从未替他着想。认为自己做太慢了,太耽误时间了,可我却用大量的时间学法背法。现在想想我是那么的自私、贪婪,利用孩子的宝贵时间满足自己的需要。而且那么多年,只要孩子在家,我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把他带着,觉的是对孩子负责任。现在想想是做事心太强,把做事当成了修炼

现在回想起来,孩子从得法到现在,一直奔波在学业上,有限的学法修炼时间又被我安排占用了很多很多,干扰了孩子正常学法的时间,破坏了孩子的正常修炼环境,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这一切都是我的这颗自私的心、为我的心造成的。

为了让孩子参加集体学法,有一个修炼的环境,我写了一封信,让孩子转给同修,可孩子显得很生气、很反感。这不得不引起我深深的自省:难道我有这方面的问题?

向内找中我终于醒悟了:过去行为中和孩子同样的状态,不能被同修说,不能被同修指责的事情,一件件呈现在眼前;有一次我去一个同修家,同修说出了很多她认为我修的不足的地方,而且语言很重,我当时什么都没有说,表现得很接受。可是出了门,我的心就沸腾起来了,愤愤不平到了极点……,当时正下雨,我开着车顶着大雨,在街上奔跑,以泄心中的不平。过程中满腹的怨气,却从未向内找、向内修,而是隐藏掩盖至今。

有一次,同修坐我车,我给同修背法,同修说:你法背的呱呱的,做的不到位,有啥用啊?我听后心里不是滋味,也没有向内查找原因,而是用人的感觉:自己修的不好,同修瞧不起我。因此而心情低落,消极对待,几个月都没有背法……。回想起这些,使我很吃惊,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对被同修指责后的状态,是如此的不理智,不清醒,对“修炼大法”的态度是那样的不严肃。至今还不能自悟,真是愧疚难当。我的作为和孩子现在的状态相比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呀。

我隐隐约约的有一种感觉,是现在才意识到的,从去年九月份到现在我一直都陷在孩子这件事情上,三件事有时都没心情去做。我才恍然大悟:我是在被情魔搅扰,陷入了一种无形的“情”网中。孩子这次去美国所发生的事情,与我的心态也有直接关系,觉的孩子去美国了,万事大吉了,好象去了天堂似的,不用再为孩子的安全担忧了,我的心也算放下了。现在悟到了就是为私为我的心,求安逸的心,不想付出的心和人的情,就是基点站在了人上。

在向内找中我醒悟了,悟到了自己过去对修炼大法的不严肃,基点不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