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呵护下一路走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三十日】

一、喜得大法 身体净化

我们夫妻是在一九九六年五月份得法的。当我刚听到法轮功三个字的时候就莫名其妙的激动,当我把《转法轮》请来捧在手里时,我那份激动无以言表,我好象得到了我生命中最最需要的那块宝贝,我感觉我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兴奋的跳跃着。《转法轮》刚看完一遍,我就把刚买回来的大瓶小包的药毫不犹豫的扔進了垃圾堆里。从此我严格按照大法中的要求去做每一件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的腰疼、胃痛、皮肤病、严重的神经性衰弱失眠等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而且我满脸的妊娠斑也退的干干净净。我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我的人生观、世界观也被书中深奥的法理彻底改变,此后我做事不再从为私为我的角度出发,严守心性,决不给大法抹黑,我的心性在大法中升华着。家人、亲戚朋友们看到我俩的变化很多有缘人也都相继得法。

二、冲破家庭魔难 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在中国大地开始了一场对大法弟子们血雨腥风的残酷迫害,并下令对大法学员实行“经济上搞垮、 名誉上搞臭、 肉体上消灭” 的邪恶政策,我们夫妻也双双被迫害的失去了工作,并多次遭到非法关押迫害。很多亲人听信了电视上对大法的污蔑造谣一时也很难承受那突如其来的压力。于是来自娘家婆家的矛盾压力一齐向我袭来,娘家嫂子怕我连累她孩子的前程,多次扬言要与我断绝关系,还要砸烂我的摩托车,砸断我的腿;婆家更是对我一反常态, 大家认为丈夫是跟我学的,是我连累了他。在我家房子一直住了十多年的婆婆仰天咒我,还撵我走;丈夫的哥哥姐姐们多次逼我们离婚,家庭象严阵以待的战场。

有一次,我和丈夫被邪恶非法抓捕关押迫害四十多天后,我们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被放回,我回到家中,丈夫被他的哥哥姐姐接走,可一直没有回家,长达一月之久,我和孩子都找不到他,婆家的所有亲戚朋友没有人告诉我丈夫的信息。在那迫害严重的岁月里,我为丈夫担心着急。担心他看不到大法而失去正念。

那时我也偏激的想过,如果他们再这样僵持下去,我要和婆家所有的人包括丈夫断绝关系,永不来往。可我是大法弟子,从法中我明白,大法弟子所遇到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无缘无故的。于是我开始静心学法向内找,求师父加持,突然有一天我似乎一下看清了旧势力的花招,它们想制造这场家庭的巨难毁掉这部份亲人众生,它们想利用亲情毁了丈夫,它们更想让我无法承受掉下来,我看清了旧势力的目地,我想,大法弟子怎么能上当呢?在师父的点悟下,我很顺利的找到了丈夫,原来丈夫被他的哥哥姐姐们强行控制、逼着住在他的大姐家不准出门。我用师父给我的智慧给姐夫讲明了真相,最终说服了他让丈夫跟我一起回家。

正因为我认清了旧势力安排的这一切,这件事情过后,我放下自我,为了他们能得救,决不在意他们对我的态度。我对婆婆不计前嫌给她打水梳头,公爹生病端屎端尿几乎我一人承担,一直伺候到老人离世;我家搬新房时二姐对她的兄弟姐妹们下了通知谁都不准帮我搬家,可二姐家二次搬新房我都忙前忙后楼上楼下给她搬东西、打扫卫生;丈夫的二哥家不管孩子订婚、结婚我都忙前忙后的给他们张罗;娘家嫂子地里有农活我就帮她去干,逢年过节我和丈夫都不忘带上礼物挨家去看他们。大家从我所做的每一件事中,从我的一言一行中了解了我,了解了大法,明白了真相。除一个在官场上混事的亲戚害怕中共没做三退外,其他亲人都退出了中共的一切组织,为各自的未来选择了光明。

大侄子感慨的对我说:“婶啊,想想这些年您是怎么走过来的,一般人怎么能走的过来啊!”大姐夫说:“我们也没有福气摊上这样式的儿媳妇。” 二姐夫说:“他舅妈这人太了不起了。”大哥说:“谁再说法轮功不好, 我就不算谁。”二哥说:“法轮大法就是好!”

三、正视恶人 揭露邪恶

二零零三年,我地同修遭受了大面积的严重迫害,很多同修被非法抓捕,还有几名被判重刑。由于同修在恶警们的酷刑折磨下没能挺得住,我们夫妻被牵连,邪恶到处找我们,我们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六年的新年前夕我们回家看望老人时,被蹲坑的六一零恶人跟踪,邪恶们动用了多辆警车二十多个恶警把我和丈夫非法抓捕。恶警们把我俩分开关押审讯,我看到恶警们摆出了一副副刑讯逼供的架势,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不停的威胁我,我牢记师父的讲法,无论在任何环境下决不配合它们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不为它们的淫威所动,仰头正视着一个个恶警,师父说“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精進要旨二》〈理性〉)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以前曾被迫害过的同修对恶警们的相貌描述,我把审我的恶警和坐在那儿没吱声的姓名加上对他们称呼挨着叫了一遍,和他们每人说了一句话, 这时恶警们面面相觑, 一恶警说:“奇怪了,她怎么都知道我们的名字?” 又進来了一个很凶的恶警说:“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吗?”我说“你不是某某村某某某吗? 你好意思再干这种缺德事。”这下他说话不那么凶了, 赶紧给我倒水、松手铐,这时又進来一个做笔录的瘦个轻声的问我:“我的名字你知道吗?” 我说:“一会就想起来。” 恶警们知道我能叫出他们的名字后,再也没有审问过我。我知道,他们是怕对我行恶后我给它们曝光,因为我曾经揭露过恶警们对我们的迫害。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恶警象没招了一样拿着一个本子过来对我说:“你看看某某说的这些,你再看看某某某说的那些,他们说的都一样,你们就是不承认。”我想这个恶警肯定参与了迫害我丈夫,我知道这是师父让这个恶警告诉我,丈夫没有向邪恶妥协,这时深深松了一口气,几千张光盘,上万份资料,如果承认邪恶的迫害,那将牵扯全市一大半的同修,后果不堪设想,谢谢师父的加持和保护。

其实那天晚上,恶警们把丈夫秘密关在一间屋子里,六一零头子扇着我丈夫的耳光说“你承认也得承认,不承认也得承认,我们为了找到你们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一定要判你几年。”因此恶警为了达到它们的目地,给丈夫扒光了衣服,包起头、捆起手脚,泼上水用高压电棍电击全身,烟头烫、皮带抽,最后刑讯笔录口供上以“无语”结束了恶警们对丈夫长达十多小时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邪恶的目地没有达到,就把我和遍体鳞伤的丈夫关進了看守所,那一年的新年我们是在看守所度过的。有师父的看护,我背着法,我一点也不感到寂寞难过。要过年了,犯人们情绪都很低落,我就给她们讲修炼故事,讲藏字石,讲大法洪传全世界,讲三退保平安,大家都静静的听着。当我给一个异地寄押的犯人三退时她非常高兴的答应了,还详细询问了回家后怎样给家人退出来。她怕回家忘了,让我再教念一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当我静下心来的时候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使命是救度众生,这里该救的众生我都救了,我被关在这里,这不是承认了邪恶的安排吗?当时也没找到是什么执著叫邪恶抓到了迫害的借口,我心想即使我有还没认识到的执著,我会在法中归正,我决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要出去救度众生,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想古代道行很深的人或有神通的高人想把自己变成什么样就能变成什么样,我们大法弟子的神通不比他们的更神通吗?我就叫神通把自己的腿或胳膊都不会动了或演化出病的假相来,如弟子做不到请师父加持,想完了就没再多想什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就感觉一边的胳膊腿都不会动了,这时牢头和犯人们都吓坏了,赶紧报告叫来了狱医,他们立即把我送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严重的神经官能症。可我心里最清楚,这肯定是师父帮我演化的。看守所里怕担责任就一遍一遍的找国保大队,恶警们一计不成又使新招,他们又向我们家人勒索钱财,开口要五万,没得逞,又要四万、三万、二万、一万,最后要五千,嫂子也是大法弟子正念很强,她认清了邪恶的花招,她告诉家人谁也不要交给它们一分钱,最后恶警们空手而归。邪恶们的目地又没有达到,对我们的迫害还不肯罢休,六一零头子和国保大队的恶警们又把我俩送到臭名昭著的市洗脑班,刚到洗脑班,送我俩的一名国保恶警突然跑过来慌慌张张的象求我似的对我说:“我没打你对象,我和你大哥是朋友,你出去后千万别给我上网,网上一直没有我的名字,我刚调到国保大队不长时间。”我一听这不是贼不打自招吗?此恶警肯定参与了迫害我丈夫,为了以后给他曝光,我问他是从哪个派出所调过去的,他说:“我是从某某派出所刚调过去半年。”没说完旁边六一零头子就拉着他走了。邪恶太怕曝光了。原来。恶警们开始就认定了我丈夫一定会判刑,判了刑就没法给他们曝光,因此他们才敢用如此邪恶的手段迫害他。(其实当时我只知道丈夫遭受过邪恶们的迫害,但恶警们对他的酷刑折磨情况是我们回家后才知道的。)

在洗脑班里,一有机会我就向犹大、洗脑班的恶人们揭露我们当地国保的恶警和六一零的恶人们几年来对我们家的迫害,对同修们的迫害。过后犹大把我揭露他们的事都转告诉了我们当地的恶人、恶警们。自此以后当地六一零头子再也没去找过我。有一天,六一零头子一脚刚迈進屋,忽然又扭头走了,我知道他背后的邪恶太怕我给他曝光了。一天洗脑班头目问我:“某某,你认识我吗?”我故意说不认识, 他说:“我就是某某某。”我说:“啊,你就是‘大名鼎鼎’ 的某主任啊,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我知道他想打听他的恶行传到了我们那个地区没有,他着急的问“你怎么知道的?”我说“我见资料上说你强奸了大法弟子。”这时吓得旁边的同修直看我,他说:“你看我象那种人吗?你们小报上说的我也太不象话了,还把小报寄到我老婆的单位和孩子的学校,简直让我抬不起头来。”他走了以后,同修说:“你怎么敢说见过那资料。”我说“这不是师父叫我们大法弟子揭露邪恶曝光邪恶所达到的目地吗?”师父在《理性》中说“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度世人”。我们曝光邪恶是为了制止迫害,也是为了挽救他们中还能挽救的人。

隔了几天,当地的国保大队副队长和六一零的人去了,一犹大跑去先告诉了我,“他们是来提审你的,说是为手机的事。”这时我才知道手机被他们抄去了,手机上只有一个资料点同修的号码, 这名同修也是我们当地的总协调人,我一惊, 这时这个副队长、六一零和洗脑班的恶人们都進来了。我还没等他们开口, 我便大声揭露这几年来他们是如何的迫害我们,从六一零的恶人到国保大队的恶警们每次对我们的迫害,如何非法抄家、拿走了多少钱、抄走了什么物品,我挨着说了一遍,我又指着这个副队长说:“今次是你领着绑架了我们,又抄了我们家。上次他们去抄家,我公公因惊吓得病去世,今次我回家看看我婆婆,如果有什么问题,我就不会轻易的放过你们了,我们大法弟子在做好人,但不是在做被人欺负的人。你认为我不懂法律吗?中国的法律只是给你们制定的吗?其实你们才是执法犯法。”这个昔日冒着凶光的恶警不安的站在那里听着,偶尔说一句“那次我没去。”我大声揭露了他们好长时间,没人敢制止我。这次我真正体会到了师父的讲法“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邪恶最怕曝光。手机的事只字没提,最后伪善的劝了我几句好话就溜走了。在洗脑班的二十多天里也没有人去强制转化我。

有一天,同修说我的脸色突然变得太难看了,我说:“我没有不舒服的感觉,肯定是师父在帮我呢,我该回家了。”同修马上把洗脑班头子叫来看我,他说:“本想让你早走,可政法委书记去北京开会还没回来,我打电话向他给你请示一下。”下午我和丈夫就被家人接回了家。一场邪恶蓄谋已久想迫害我们的邪恶计划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我揭露邪恶、曝光邪恶的正念中被彻底解体了。

四、别错失机缘 抓紧救度

“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洪吟二》〈快讲〉)。我不忘师父的教诲,不错失一切机缘,抓紧救人。师父说:“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可还有那么多的众生没有得救,我感到我的责任太大了。为了去讲真相,亲戚们朋友们家的婚丧嫁娶,我都参加,平时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的一切机会我都不会错过。

有一次,我去集市讲真相,刚走到集头就看到一位满头银发弓着腰的老太太手里捧着一串看上去不太干净的葡萄向来往行人兜售,旁边的小篮子里还有二串,我看没人理她,我说:“大娘,您这么大岁数了还出来卖葡萄啊。”她说;“闺女啊,这是我家里种的,我觉得闲着没事,摘上几串就来了。”我说:“大娘,你的葡萄多少钱一斤?”她说:“一共五块钱吧,我又不是为了卖这几穗葡萄来的。”我一听就是师父安排来的有缘人,如果不是为了给她讲真相,葡萄太脏也不想买。我说:“大娘,我都要了,天太热了,您快回家吧。我告诉您一个好事,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您会有福报的。”我刚说完,她就握住我的手激动的说:“我就是为这个来的,我就是叫你救我来的。”我送她一个护身符,她捧在手里高兴的反过来复过去的看。听别人说她还是基督徒,这位老人也许为了等到这一刻不知经历了多少年的轮回沧桑和苦难。

有一天,我回娘家,一路讲着真相,我看前面有个护路工人,我以问路为由给他讲起了真相:“大叔,您听过三退保平安的事吗?”他说:“没听说过,我们村的电线杆上贴着这种标语,不知咋回事。”我说:“你这个年龄都知道,中共从建政以来,没做过好事,三反、五反、镇反、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到六四学生事件害死的人命有八千万,现在又打压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还活着摘除他们的器官高价出售,它们干的坏事太多太狠了,老天都看不下去了,要灭它,这叫人不治天治。如果谁加入过它,就是和它一伙的,在老天灭它之前赶快退出来就能保平安,如果不退出到时就成了它的殉葬品。”他说:“咱不和它一伙。”我说:“大叔,你加入了它的什么组织,我给你退了吧。”他说:“行,我叫某某某。少先队团员都加入过。”刚说完,又走过来了一个人,我想正好再给他讲讲。那人问我是干什么的,还没等我说,大叔对我说:“这是我们的队长,你快再给他说说听听。”于是我又给他讲了一遍,又讲了自焚伪案和藏字石,他很爽快的退出了党团队。我让他俩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俩不停的点头说 “记住了”! 最后我每人送给了一个护身符和一套神韵光盘。护路大叔高兴的说:“我昨天晚上做梦就梦着今天有好运气。”那位队长则手捧护身符激动的眼含热泪向我深深的弯下腰施礼。

只要我们有救度众生的心,师父就给安排好了有缘人。有一天我看路前方有一个人很费力的推着一辆大型电动三轮车,我下车问他要不要帮忙,他说:“不知咋回事,突然停车了,怎么也发动不起来了,现在的人太坏了,小孩都被大人教坏了,刚才碰上几个小孩,我叫他们帮忙给我推一把,可这几个孩子就不干。”我想,他这不是在等我救他吗?我就顺着他讲了人类道德下滑的原因,某某党的腐败,自焚伪案及势不可挡的三退大潮,他说:“我村就有学法轮功的,那些资料我经常看到。”我问他三退了没有,他说:“还没退,我还是个某某党员呢。”我说:“大哥,我给你用化名退了吧。”他很爽快的说:“不用化名,你们法轮功不讲真善忍吗?就用真名,我怕它干啥,提起我来四邻八庄没有不知道的,我叫杨某某,从今天这事看,还是你们学法轮功的人好啊!”我帮他推起了车子,他带着满脸的喜悦,不停的回头说着“谢谢,谢谢。”

有一次,我和同修约好到她娘家大集讲真相,刚放下车子,就看到一个花白胡子的老人坐在树荫下,我心想,这是我今天第一个要救的有缘人。我说:“大爷,在凉快啊。”旁边修车子的人是同修的堂哥,他说:“他很聋,一点也听不见,没人跟他说话。”我想,他聋我也要大声跟他讲,让他听到大法的福音,不能让他枉来一世。我比正常说话的声音稍高一点说:“大爷,我说话你能听见吗?”他说:“能听见。”我就把法轮大法的美好、某某党的腐败及三退保平安说了一遍, 他很认可的点着头,当讲到某某党作恶腐败时,他激动的说:“某某党太坏了,我的一个儿子就死在它们手上,我恨透了他。”我怕大爷伤心就没问他儿子的事,我说:“你知道某某党这么坏,人已经治不了了,人治不了天治,老天要灭它的时候,谁加入过它的组织没退出来,谁就跟它一块被灭掉,大爷,你加入过它的什么组织吗?”他说:“我年轻时加入过红卫兵,你快给我退了吧。”我给了他一个护身符,让他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他拿着护身符又让我教他念了两遍。这时同修的堂哥对我说:“奇怪了,老杨今天怎么一点也不聋了呢?他经常来这玩,谁都知道他很聋,和他说话很费劲,认识他的人没人理他,今天可真怪了。”

在面对面讲真相的过程中,有什么执著心我会及时的发现并清除,但以前被抓被迫害的那种怕的阴影时不时的还会返出来影响我讲真相的效果。有一天,我要去找同修,路过一个建筑工地,门口有两个人在干活,我下车问路,并很顺利的给他俩讲了真相作了三退,我刚要送给他们每人一本《九评》,这时从工地上突然跑来了几十人围住我,跟我要《九评》和真相资料,开始我还很镇静,我大声的给大家讲着真相并告诉了他们三退保平安,等我讲完了还有陆陆续续的人往这边跑,当场我只给四个人作了三退,其他人都迫不及待的伸着手跟我要资料,我抬起头来看到有那么多向我伸着的手,我当时很后悔拿的资料太少了,我把带着的所有真相单张、小册子、《九评》和几张真相都分给了他们,有很多没得到的很遗憾的样子站在那儿看着我不走。我说:“你们回去轮着看吧。”有几个人还是不肯离去,非要让我再找找,为了让他们放心,我把后备箱打开让他们看,打开一看,里面怎么还有一本《江某某其人》呢,他们高呼着拿着跑了。有一个得到一本真相小册子的小伙子,跑到离我有几十米远的地方站着,我骑车走到他跟前,问他:“你还有什么事吗?”他举着小册子说:“大姐,我就爱看这个,如果再见面就多给我一些。”我问他:“我刚才讲的你听明白了吗?”他说:“我听明白了,我还是个某某党员呢,给我退了吧。刚才人太多,我觉得不方便跟你说,就来等你了。”我说:“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将来你会得福报!”他高兴的答应着跑回了工地。我走在路上想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想着小伙子跟我说的话,我很感动也很惭愧,这小伙子的状态不正是我刚才的心态体现吗?我怕一个一个挨着退下去,时间太长了,会不会有坏人诬陷?因此,他也害怕退出邪党会被别人举报,跑出老远去等我。这不正是我空间场中执著自我的怕心才影响了众生们的得救吗?也许这群人历经了千年的轮回,万年的等待,就是为了等到这一刻。我却为了执著自我错失了这次救度机缘,我很是惭愧,更是遗憾!

在以后讲真相的过程中,为了不错失每一次的救度机缘,少留遗憾,不管是老人、小孩、打工的、拾破烂的、收废品的、乞讨的还是残疾人我都象对自己的亲人一样,让他们知道大法的美好,退出中共一切组织,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我深深的体会到,我所做的一切,也只不过是跑了跑腿动了动嘴而已,师父早已为我们铺垫好了一切。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讲:“我要做许许多多的铺垫,你们看不到的,那些神也都在做。什么都铺垫好了,就差你去做,就迈不出去那步了。”

五、修去依赖心

在十多年来讲真相救众生的过程中,我釆用了多种形式,面对面讲、发资料、挂条幅、喷标语、贴标语、邮寄真相信件、写用真相币等,不管釆用哪种方式,对世人的救度和对邪恶的震慑都达到了很好的效果。近几年来,为了更好的讲清真相,多救众生,同修们又增加用手机讲真相的项目。我每次看到同修们这方面的交流,我也很想增加这把讲真相的利器,可我问遍了我能接触的所有同修,我也托同修询问他们认识的同修,大家都不会,大概我们地区还没有开展这个项目。我想如果再增加这个项目,讲真相的效力会更大,面会更广。我很着急,我就求师父:“师父啊,让我碰上一个会用手机讲真相的同修吧。” 过了不长时间, 我因事去找一位老年同修大姐,一见面她就高兴的说:“我有一块能打语音真相的手机,我没时间,你先拿去试试吧!”我哪个高兴啊,谢谢师父让我的愿望这么快就实现了。

于是我便按照同修交流中的注意事项开始拨打语音电话及用手机自带的功能发送短信,反馈不错。这样我打了二个多月以后,我从交流中知道同修在使用专门开发的软件发送彩信、短信。如果能学会发送彩信,救度生的效果不更好吗?我去问同修大姐能不能找到会发彩信的同修,她说不知道,可她给了我两本关于发送彩信和拨打语音的手册,我就回家依照书中的步骤学呀,试啊,终于学会了用手机自带的彩信功能发送彩信了。可只会这样发送,同修开发的软件还是不会用,串号也不会改,长期这样做还是不行。我正在犯愁的时候,同修大姐来告诉我:“给我手机的那个同修刚从网上学会了发彩信,你快去跟他学学,学会了再教我。”同修把如何用软件发送彩信、短信,软件的安装、彩信的编辑、串号的更改等教程全教了我一遍,又让我自己亲自做了一遍,我把每一个步骤都详细的记了下来,回来后反复试验了几次,我想达到的那种效果终于成功了。不几天工夫,同修大姐也很快学会了。接下来我俩就一块出去,一边发送一边总结经验,从反馈回来的信息看效果很好。这样发了一段时间,听同修说明慧网上又有了新版的软件, 我又去找那位同修,让他给我安装,平时同修总是满面笑容,可今次很认真且很严肃的说:“自己学,我也是自己学的,不要老是找别人。”我听了心里真不是滋味。其实我知道他很忙,他在干着好几个项目,我说:“在哪下载我也不知道啊。”他认真并很负责任的说:“以后遇到问题就到明慧网的天地行技术网站粘贴、询问,一切都能解决。”他还给了我两本《从零建立资料点》书籍。我想这不是师父在点化我吗?回想这几年来,讲真相所用的一切资料、标语、光盘都是同修做好的,我要用什么同修就给我送来什么,我去拿什么同修就给我做什么,我一直都在用现成的,总是依赖同修们的付出。这不就是强大的依赖心吗?谢谢师父!谢谢同修!我终于找到了这个长期没修去也没有认识到的依赖心。

在以后讲真相的过程中,如果遇到关于用手机讲真相的问题,我就到天地行技术网站去看,粘贴询问,一段时间后,在师父的慈悲加持帮助下,新版软件的下载、安装、彩信编辑、音频与波形等文件的转换、改串号手机的软件安装我很快完全掌握了。如果不是在师父的点悟下修去了依赖心,今天我很可能还在依赖同修呢。

为了更有效更全面的讲真相救众生,我和同修大姐商量,决定在我地更广的开展这个项目。我俩互相配合,她负责她那片有愿望用手机讲真相的同修,我负责我这片的同修,遇到问题互相切磋,现在我们的项目小组已形成了一个互相配合的整体,有负责购卡的,有收集各企业单位人员手机、座机号码的,还有同修专门收集各大机关人员、学校老师、律师及司法人员的手机号码,有的同修把自己认为难讲的亲戚、朋友、同事们的号码收集起来,交给用手机讲真相的同修,同修根据不同的情况,或彩信、短信群发,或单独打语音电话,反馈信息效果很好。

同修大姐的丈夫虽然明白真相,但有些地方给他讲起来他还是比较固执,大姐就给他发了几条彩信,改天大姐又给他打了一个语音电话,她丈夫以为是同修从国外打过来的,急忙大声对着电话说:“你们不用再给我打电话花钱了,我都明白了,我就是法轮功家属。”

有一次, 同修对我说她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 怎么给他讲真相他也不听,让我给他发个彩信,过后我给他发了几条不同内容的彩信,他每次收到都很高兴的告诉同修,同修借机再给他讲真相, 过了一段时间, 同修对我说,她的朋友要和她一块看《转法轮》呢。

有一天,同修的外甥女回家对同修说:“我们单位有好几个同事收到了你们大法弟子给发去的彩信,他们都轮着看,也有的人收到了打来的电话,我怎么一次也没收到过,人家也不给我打一个来我听听。”还有一次,同修给一个企业的职工们群发了两条彩信,一条是自焚疑案内容,另一条是五高官被起诉下国际逮捕令内容,几乎所有的人都收到了,大家真是象收到了国际新闻一样讨论开了,你看看我的收到了没有,他看看你收到了没有,大家都觉得内容很新鲜,谁也不肯删除,说不定要留着给家人看呢!

我表弟夫妻俩受共产邪党谎言蒙蔽太深,几年来,我多次给他俩讲真相,他们也知道我们是在做好人,可就是不肯三退。特别是表弟媳非常固执。有一次,我又到他家给他们作三退,我刚坐下还没讲,表弟媳就急忙的说:“姐姐,你快给我退了吧,今天我接了一个国外打来的电话,我一直听完了,也听明白了,和你说的一样,人家不是为咱好,还花钱打国际长途电话来。你也一块给你弟弟退了他的破党员吧。”我说:“他自己必须表态才算数。”由于表弟媳妇明白了,过了不长时间表弟也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还跟我要了护身符放在了车里。

在打语音电话时,有的人听完了还不挂机,我就再给他听第二个内容,第三个内容。有的接到电话叫其他人来听“快过来听啊,法轮功从国外打来的电话。”有的听完后在电话里大声说:“好,法轮大法好!”还有很多人回短信说:“谢谢!”

不管我自己还是和同修一块出去,一般都带上四块手机,其中一块是改串号的。两块发彩信,一块打语音,有时三块手机同时发送彩信或短信,我们用的一般是五十元话费卡,每次每张一般都能发送一千六百条至二千五百多条,心态好的时候,每张还经常发送三千多条,有一次,我们发送的彩信是《天赐洪福》六十三期小册子内容,我对同修说,如果按每张卡发送的最低数,若有四分之一的人能够收到,我们等于发给了众生一千多本小册子。如果发送的是收集来的号码,那最少得有百分之九十的人都能收到。一年多来,我们也积累了不少这方面的经验。我们很少碰到封卡的情況,但有时邪恶也捣乱,把短信内容刪除一部份或把内容顺序打乱,为了不浪费大法的资源和消耗我们宝贵的时间,我们除了加强发正念,就是在发送的过程中注意检查测试。我时常提醒自己,我们不是在干常人的事情,完成什么任务,我们是身负救度使命的大法徒,我要让每一分的大法资源在救度众生中发挥它最大的作用。

回想十多年来所走过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所做的一切,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在做的过程中,同时也暴露出了许多执著心,怕心、显示心、指责抱怨之心、分别心还有懒惰等,借此交流之际,一并曝光清除。

最后以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的讲法与同修共勉:“千万年亿万年的机缘、等待,我们在历史上所承受的那一切,都是为了今天。不能在关键时候把自己要做的事没做好,将来明白了,对你来讲,对你的生命来讲,简直是太痛苦的一件事情,所以大家千万不能够掉以轻心。”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