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黑暗的日子里依旧给别人带来光明(中)

被佳木斯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秦月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三十日】

二、魔难中 矢志不移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国的上空阴霾聚集,谎言与仇恨通过各级政府与媒体灌输给各个阶层的人;一时间红色恐怖笼罩着祖国大江南北、城市乡村。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一样,秦月明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开始了他们生离死别的人生磨砺。十月中旬,伊春法轮功学员汪志谦被公安诱骗说是要把被抢走的私人物品还给他,结果邪恶的警察非法拘禁了汪志谦。十八日,秦月明等法轮功学员向其所在的金山屯区政府陈述事实真相,要求无条件放人。不法官员们不但不放人,还将秦月明、路成林非法关进看守所。

这场迫害,有多少世人被深深的迷惑着,以为法轮功真的是像电视、广播中宣传的那样恐怖那样不可理喻;在不断升级的迫害中同修们被动承受着。秦月明看在眼里痛在心上:不能这样下去,得让警察理解我们,让他们了解法轮功。秦月明冲破种种阻力,找看守所所长谈话,讲述着修炼故事和法轮功真相。仇恨和冷漠在渐渐的淡化着,同修们的状态也逐渐好起来,环境趋向宽松。

被非法关押在金山屯区看守所时,炼功人经常被调换监室。有一天,秦月明看到进来一位熟悉的同修,可那同修低着头,阴沉着脸。他就主动和他打招呼,那同修辨认了半天才看出是秦月明,他脸上一下多云转晴了。秦月明看同修的状态很不好,就循循善诱的开导他:“咱俩学学法,交流交流。”看守所没有书可看,学法只能是靠背。那位同修回忆说:“当时我背的法太少了,而他当时会背的法相当多。他背一句,我学一句。这样,每天我都学背几篇经文,然后在交流中提高。秦月明的状态很好,很平静祥和。在他的影响下我的状态慢慢的好了起来。这时我才真正的体会到‘法能坚定正念’(《精进要旨二》〈排除干扰〉)。”

那同修向他坦诚了当时的心态:那次被绑架连累了同修,很内疚,就更恨迫害我的警察,当时已经不在修炼状态了。而秦月明很善于引导同修,他的作风、方法、态度,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十月二十日,秦月明被警察以“扰乱社会治安、煽动闹事”等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劳教三年。

在伊春劳教所,恶警逼迫法轮功修炼者做超负荷的奴工生产,每天打雪糕棒,两万多根任务量,工序挺多,两万根的原料需要一根根的挑选、分料,然后打成好几个等级的板。那些社会渣子看着炼功人干活,做好了,做够了数量那些被利用的看守就去刁难,合格了得给掰碎了重新做,再掰碎。反反复复的迫害你。

恶警对秦月明用烟头灼烫;更恶劣的是劳教所的警察还把苍蝇放在水盆里头,让秦喝苍蝇。

秦月明被非法劳教后,妻子到北京证实法。她来到天安门广场打开了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广场的武警暴打、绑架和非法关押。流离失所很长时间,后来再次遭绑架被劫持回伊春。

她的两个女儿大的十二岁,小的十岁,姐妹俩与姥姥相依为命,姥姥身体不好又没生活来源,吃的菜常常是邻居接济的。听说女儿回来了就领着小姐妹俩去要人,老人家跪在公安局长面前苦苦哀求:“放了孩子的妈妈吧,我们这老的小的怎么过呀。”失去理智的公安局长哪还有一丝的同情,非法劳教王秀青二年,强行送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前戒毒中心),因出现病态被拒收。两个孩子与姥姥艰难度日,过早的尝受到生活的艰辛与心灵的苦痛。

这时被非法劳教的秦月明也回到了家中,两年的苦难分离一家人终于团聚了。

在中国,法轮功修炼者完全失去了公民所有权利的时候,数千万人被逼到天安门广场和街头向世人讲真相维权,全国各地学员很快找到了利用传单,小册子、光盘和条幅等合法的方式向世人展示大法的美好和中共打压的冤情。

二零零二年四月,秦刚刚回家八个月。金山屯区政府中共人员,出于对法轮功真相的恐惧,指使恶警再次到家中绑架了秦月明夫妇。女儿倩倩死死的抓住爸爸的衣襟不让警察带走。一个叫康凯、罗雨田的警察狠命的把倩倩拽倒,连踢带打,用脚使劲跺她的手,踩她的脸,致使小倩倩头晕目眩、脸部青肿。小海龙被恶魔的疯狂举动吓的直哭,警察找到了他家收废品赚来的近千元钱要拿走:“那是我家的钱,你们不能拿”。她奋起阻止警察拿她家的钱和东西,警察齐友用公文夹狠狠的抽了小海龙两个耳光,当时就把孩子打懵了。恶警康凯、齐友用绳子将秦荣倩捆上,和爸爸妈妈一起被劫持到拘留所。

小海龙第一次面对人去屋空的家,那种孤寂、无助、精神几近崩溃;幼小的心灵里充满了对眼前一幕幕场景的无限恐惧,她真的不知道她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社会里?这里天天都有着对好人不停的围追堵截、蹲监坐狱的恐怖。这痛苦在一个尚未涉世的孩子心灵里投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

秦月明被秘密关押,没人知道在什么地方。金山屯公安分局局长崔玉忠、副局长董德林、张庆弟和“610办公室”主任孟宪华亲自指挥对秦的酷刑折磨,因为他们知道秦月明是法轮功辅导站站长,邪恶之徒对他用了特殊的迫害手段:辱骂、殴打、坐老虎凳,上绳(还有不为人知的酷刑);施刑的恶人透露着他们对炼功人酷刑的最高级别:上一绳只能二十分钟,否则胳膊就废了;给犯人上绳,顶多五绳。而秦月明被上了十一绳或十二绳。上绳时绳子勒进肌肉里很深的部位,这些数量过后,秦月明的两肩到腋下留下了两道约二厘米宽的深深的疤痕。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堪称超级打手的警察无数次的刑讯逼供,致使秦的腿骨、肋骨多处骨折,无法行走,终致瘫痪。秦当时大概在西林看守所,秘密迫害致瘫痪后人被抬着出去的又转到大风看守所继续折磨,邪恶之徒没有得到它们的所需,秦被非法判刑十年,不知道秦是怎么度过的那段鲜为人知的残酷岁月。

和丈夫一起被绑架的王秀青当时被打倒在地,恶警们拽着她的头发使劲往瓷砖地上磕,王秀青当时被磕昏迷过去了。第二天,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又将王秀青从拘留所送去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非法执行上回未果的劳教期。

与此同时十四岁的倩倩也遭到了恶警们的刑讯逼供,他们逼她说出父亲真相传单的来源,不说就逼她站了一天一宿,不许吃饭,并用掌猛抽她的脸,打的她头肿大发晕,身心备受摧残。因小倩倩未成年,恶警们竟把她的年龄改至十八岁,逼她在拘留单上签字,送拘留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倩倩回家后第二天就去上学了,两个孩子早已被学校列为重点“帮教对象”, 别的孩子都不练了,姐妹俩与大法不离不弃,在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的时候,学校没让两个孩子安宁过,几乎天天谈话,放学了也不让走,什么签名啊,看画展啊孩子就是不去。

一次学校考试,卷上问法轮功是不是×教,倩倩的答卷上清清楚楚写着:不是。老师把倩倩叫到办公室问话:别人都不这样写,你为什么这样写?倩倩说:“这个卷子你可以给我分,也可以不给分,也可以给我零分。我这样写是因为我就是这么认识的。倩倩班级的老师和校长找她谈话不让她炼功。倩倩小手比划着说:那时我有肝病,炼法轮功炼好了,法轮功就是好。学校对这个小“顽固”无奈,只好如实汇报上级。

公安局副局长张庆弟去说服孩子,她还是那句话:法轮功好,我的肝病炼好了。他反复问孩子。孩子也反复这样说:祛病健身病好了,大法好。

没多久两个孩子被迫失学流落街头到处打工糊口,这个时候她们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爸爸妈妈,可她们哪里知道此时的爸爸正在狱中遭受着非人的折磨……一次恶警指使犯人用一把椅子压在秦月明的身上,椅子上面趴着人,一个一个的往上压,有七八个人压在秦月明的身上,就是往死里整。秦月明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很是替那些指使者参与者痛心,秦月明不会被动承受的,谁参与这场迫害将来不都是得自己承担吗,制止犯罪没有错。秦月明一使劲往上就这么一拱,压在他身上的七八个人被拱的四下散去,迫害停止了。那些天,监狱里疯传着一个会武功还会法轮功的秦月明,怎么掀翻七八个犯人的故事,后来这个消息又随着香兰监狱的解体传到了佳木斯监狱。

二零零三年十月底,为了所谓的政绩创“文明监狱”,搞狱长约谈活动。秦月明主动去找监狱长,针对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监狱长澄清事实真相,据透露监狱长被秦月明说的无言以对,效果很好。为了全盘否定这场邪恶的迫害和非法关押,秦月明又在被关押的大队绝食要求无罪释放。

荏苒的光阴流转到二零零四年三月,香兰监狱解体与莲江口监狱合并为佳木斯监狱。监狱又搞起了所谓的“转化”,率数要求达百分之八十五,监狱规定每“转化”一个炼功人,奖励包狱警察六千元,没有人性的狱卒们见钱眼开。和风细雨早就搞不赢了;暴力转化也不好使,他们就利用同监室的犯人,许诺谁协助警察转化法轮功,就给加分减刑。想早一天回家只能听警察的话——迫害法轮功,这是狱卒利于囚徒们参与迫害的一个惯用了的手法。
秦月明遭到狱卒和犯人的无数次暴殴,每次殴打都会花样翻新,把秦月明两个胳膊绑在一个杆子上殴打、然后再骑到他的身上暴打、再把秦的衣服扒下,只留线衣线裤,强迫他挤坐在两层监门窄小的空地上,然后往那个水泥地上浇凉水,再让秦坐在地上,一坐就是一宿。秦所在的那个中队只有他一个炼功人,狱卒们的虐待更是肆无忌惮。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后来有一个在秦月明身边当包夹的人透露:我认识你们炼法轮功的,“我最佩服老秦了,那才叫行哪!” 一个犯人转监看到一个炼功人被打的很重,就凑过去说:我老秦大哥遭老罪了,你这点伤算什么呀。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五日,佳木斯监狱四监区一中队的恶警刘伟及指导员贾启明,指使犯人对拒绝“转化”的秦月明,连续五天五夜不让睡觉,扒光他的衣服,往身上浇凉水折磨。

秦月明对大法的敬重之心是尽人皆知的。但是帮助传递大法的资料犯人一般不敢做,怕遭受迫害。可是秦月明让做,他们不但不怕而且还告诉同修说:这是老秦让我送来的,觉得为秦做事很是自豪。秦很愿意替大家保管一些必备的物品。一次恶警发现秦月明处有《九评》手抄本,恶徒们如临大敌,把秦月明吊挂在走廊的监门上折磨不算,还拳脚相加,秦月明不停的高呼“法轮大法好”。那次被吊了很长时间才给放下。

被非法监禁的修炼人面对着的就是警察和犯人,在狱中不断的揭露着中共的邪恶本质,不断的给身边的人做着“三退(退党、退团、退队)”。虽然很多犯人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相信法轮功说的一定是对的。秦月明做“三退”的人数很多。

二零零七年十月四日,金山屯公安局“610”齐友和奋斗派出所三名恶警非法闯入王秀青家又一次绑架了她,同时抢走了很多私人物品。派出所警察绞尽脑汁捏造材料,逼王秀青承认,王秀青不配合,她们就殴打她并让其强行按手印,非法劳教王一年零九个月。

爸爸妈妈都在狱中,两个孩子再次流离在外靠打工维持生活,这次打工她们选择了哈尔滨,一是大城市挣钱机会多,更主要的是她们想离妈妈遭受迫害的劳教所近一些,能天天呼唤妈妈几声,能经常想起妈妈。母亲节到了,两个孩子认真的选了一束康乃馨,来到坐落在哈尔滨先锋路上的那座临街的劳教所。

她们说明来意后,那些女警察真是吃惊不小,看着两个亭亭玉立的女孩说:你们还能看你妈来?你俩还能想起你妈妈来啊。孩子说:我们不仅要把这束康乃馨送给妈妈,还要把她送给和我妈妈有同样信仰的阿姨。女警被两个女孩的诚心感动了,破例把那束花送了进去。

佳木斯监狱四监区部份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事件被系统曝光后,恶警开始疯狂报复,实施“严管”高压迫害。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早上九点左右,一中队指导员郭建民进屋就大叫大骂法轮功学员的名字,秦月明听到后出来走到郭面前,还没等秦说话,恶警郭二话没说,抓起秦月明就打,一边骂一边说:我看你就来气,早想整你。当时就把秦月明的嘴打坏了。当天中午秦月明正坐着调整身体,犯人赵利找茬强行让秦月明躺着。赵利纠集了好几个犯人把秦月明按在地上,拳打脚踢,秦月明当时鼻口出血,眼睛青肿满脸血污。

长期以来,监狱对法轮功修炼人超越法律的黑帮行径,被进进出出的犯人不断的认识,相当一部份犯人和炼功人接触后对大法有了深刻的认知。狱中的秦月明经常因为不放弃信仰被暴徒殴打,但他仍然坚守自己的所信,令周围的人佩服不已。无论秦月明遭受什么折磨,依然能够平和、慈善的对待毒打他的人,并劝他们不要再打人,这样做对他们将来不好。

监狱里的生活非常艰苦、条件恶劣,但秦月明告诉女儿不要给他存钱,监狱每个月给的六元钱够用了(按规定监狱每月给每人十元钱零用钱,二零零九年和二零一零年被监狱克扣降到八元、六元,有时不给,过几个月又给了,只给当月的。)就这样时给时不给的情况下,秦月明还在汶川大地震中捐了四十元钱。即使在受难中,秦月明想的都是别人。犯人问他为什么,他说,这是法轮功使他变得这么好。

为法轮功学员奔走呼吁的良心律师高智晟在被囚禁的家里传出的信中直言感慨:相对于人民无穷无尽的苦难,我做的何止是杯水车薪?二零零三年之前的我从未意识到,人民追求心灵世界的自由竟会惹出一片血腥、哀号和恐怖,我了解到血腥和残酷程度,超过了人心凶狠的最深限度。高智晟三次上书胡、温,呼吁立即停止惨无人道的迫害行为,他的举动引来更多的维权律师勇敢的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申辩冤情,重现了律师的天职。

中共高墙内不断上演着对人类文明的绞杀和对生命尊严的亵渎,然而任何罪恶都抵挡不了正信的力量。这信念来自于法轮大法、来自于对真理认知后无法被剥夺的坚定。了悟真理后的‘正信’,是与生命融为一体的坚不可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