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对唯物主义者”的得法修炼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我原是个建筑工人。修炼法轮大法之前,在建筑市场竞争中,也搞过歪门邪道,为了自己的那点小利争争斗斗,把身体搞得一团糟,面黄肌瘦,心疲力竭,还患上了慢性胃炎, 乙肝及十二指肠溃疡等病。

一九九八年四月初,我去深圳参加侄儿的婚礼,暂住在侄女家。侄女见我身体不好,忧心的说:“叔,你今年五十二岁,身体这么糟,还不注意点。我爸是五十三岁得癌症去世的,你乙肝搞不好也会转成癌。” 我说,“那也无法,你不知几年来我服了多少药物,食了多少补品,可越来越不行,莫非你有什么高招?”她接着说:“我大姑这里有几本书,你拿去看看,会祛病的”。原来侄女的大姑在修炼法轮功。

我那时是个唯物主义无神论者,根本不相信看书就能祛病健身,只是无意间接过来《转法轮》。打开看了一会儿,觉得还真是另有一番道理,我恍然大悟似的,就找了个椅子坐下来细看。我从下午三点一直看到深夜,越看越有兴趣,不但不觉疲劳而且书中的字体越看个越大。几年来我一坐下来就要打瞌睡,根本无法看书的,这次怎么不一样了呢。我这个“绝对唯物论”的头脑第一次受到冲击。

开了天目

往后我便请来了《转法轮》、《转法轮法解》、《精進要旨》三部经书回潮汕老家看书学法了。我一直是个人在家自学的。

一个多月后,一个雨天晚上,我早早入睡。一觉醒来三点钟。蒙眬中看到月亮,好圆好亮,象中秋节一样,把整个屋子照得如同白昼。我以为天亮了,马上坐起来,却是一片漆黑,只好躺下去睡。四点半又出现同样现象。我叫醒妻子“怎么啦,为何连续二次看到月亮呢?”妻说:“昨夜下小雨,怎会有月亮呢,你是在做梦。”我说:“不是梦,我还坐起来呢。”后来再读书,在《转法轮》第二讲“关于天目的问题”一节中我看到这段话:“有的人天目没有堵死,他具备了通道,可是因为他不炼功,也没有能量存在,所以他炼功的时候会突然间眼前出现一个黑黑的圆东西。炼功时间一长,它会逐渐发白,由白到逐渐变亮,最后越来越亮,有点感觉到刺眼。有的人就讲:我看到太阳了,我看到月亮了。” 莫非与看这本《转法轮》有关?于是我马上行动起来,专程到深圳请来五套功法炼功带开始学炼动作。

修炼带来的更多的变化

我喜欢赌博,扑克、麻将、六合彩等等什么都赌,打麻将能从腊月二十九夜打到正月初一,就这么大瘾!修炼了稍有收敛,可还是有赌六合彩的念头,特码一赔四十,多好啊。修炼人不能赌博。玩六合彩算不算赌?开始我还给自己解脱:只要我不动心,等赢一次钱后我就把它戒掉。可老是输钱,从来没赢过。拖了一段时间。这时每次赌六合彩,都会出现吃东西咬舌头的现象。整个舌头咬伤好几处,鲜血直流,吃粥都不敢下咽,得停个把小时,等不出血了再吃。连续十几次,而且咬伤的部位还是舌中心,差点把舌头筋咬断。是不是师父点化叫我不要赌博呢?总是半信半疑。直到我不赌了,也就不咬了。我家里人都知道这个奇迹。

我自年轻时就是一点七米高,体重从来没有突破一百二十五斤过。但我气色近些年来明显不好。从一九九八年五月开始我的体重才逐步加重,直到一九九九年初已突破一百五十斤,一年时间便增重至少二十五斤。这种变化是极少见的,除非畸形。可我不但不畸形,气色、外观都有很大的改观,白里透红,走路一身轻。这种变化不早不晚的刚好是从我炼法轮功开始的第一年。法轮功改变我的思想,也改变我的身体。

我知道了这个功法的份量,心情非常激动。到处跟人家讲法轮功的功效,可大部份人都还是不相信。仅有几位亲友向我借了《转法轮》。我堂兄很幸运的成为我的同修。不久,堂兄找到了本地区几位教功洪法的大法弟子。这对我们的提高及后来参加洪法都提供了良好条件。

奇怪?不奇怪

“七·二○”后,江泽民与共产党非法取缔法轮功,诬蔑我师父和法轮大法,使不明真相的世人都受到蒙蔽。有些人觉得奇怪,某某人为何不去挣钱,却做一些中共反对的事?我几个叔伯兄弟都在深圳发展,消息灵通,劝我不要“太张扬”(指别去洪法),共产党又要开杀戒了。我心里很是不平、不解。这样好的功法,共产党怎么反对呢?当时我对师父经文理解不深,还不很坚定。兄弟座谈中都出自内心认识问题,原来他们已经在乡里接纳一桩任务,最后我同意他们提议以家族名义做些好事——造桥修路。此项任务由我负责与乡政协调。目地是带动乡民富裕,共同来改变本村落后面貌。当然我现在是个修炼人,对名利是看淡了,做事情都没有任何目地与执着。只是对众生有好处的事我还是愿意做的。我们打响第一炮。

接下来是二零零零年。二零零零年是龙年,按古例乡里要举行游龙会。自从共产党执政后,传统文化都被废除。改革开放后“革命”意识稍放松,各地便开始复古。这一年我们也是头一年,十二年才一次,全村村民都很重视,准备组织一次大规模的庆祝活动。那么全村道路还有很多没修好,要赶在年前完成。任务和时间非常紧迫。我和助手(堂侄儿)用早晚时间做测量及路面计划工作,白天定路基桩位时还是骑摩托车跑得快。

一次不小心车翻了。幸好只伤了左脚,一时肿胀不能动弹,堂侄儿要送我到骨科检查。我想,我是大法修炼人,这是小菜一碟,没有理睬。三个小时过后肿就消了,也不痛了。堂侄儿奇怪,问我为什么好得这么快?我给他讲了上次我的手腕骨跌裂的故事:廖医师给我的手腕拍了X光片后,开了一罐外用药膏和一罐接骨丸,他说是“祖传秘方”,在给我敷药时说,我的手腕裂缝不小,不要大意,要好好治疗。我嘴上答应“好”,其实一粒药都未吃,只在手摔坏后他为我敷的那一次药后就再也不去管它了。三天后我就能炼功,五天后正常开摩托,至今什么事都没有。不信可以看X光片。这就是法轮功的威力。我告诉他,“请你不要听信江泽民、共党的谎言。”于是堂侄儿也向我借《转法轮》看了。

二零零一年江氏集团制造了所谓“天安门自焚”嫁祸法轮功,挑动民众仇恨法轮功,为迫害法轮功制造根据。有些刚入门的学员不敢炼了,连我家里人都劝我勿炼了。大儿媳妇对我说;“爸,你说你炼功能强身健体,可你乙肝小三阳还没有去检查,怎么会知道你身体好了呢?”我回答:“过去我没有一个月无病的,不是牙痛就是肚痛;现在我没有一个月有病了,不是吗?我能感觉到身体各方面都已净化。炼功时身体总是象有电一样有灼热感,有好几个夜里感到有一阵强热电流从头顶往下灌,整个人象被一种能量包围着非常奇妙。”她们都笑了,以为我在开玩笑。最后被迫到镇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三阳都转阴。大媳妇看了检查单后不相信,说:“检查时应空腹才会准”,我回答:“医师说查肝功能要空腹,查小三阳不用空腹。”大媳妇无话可说,但嘴里还是念叨了一句:“那就奇怪了” 。是“奇怪”了,以前为了这三阳食了一汽车药它都不转阴,现在不食药它反而转阴了,这不奇怪吗?

我不知道自己哪方面有问题,讲真相老是达不到目地,把本来就不奇怪的事都弄成“奇怪”了。

尊敬的同修,这次我是壮着胆子第一次给明慧网投稿,只回忆修炼初期的一点点,怕写不好,不敢多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