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医生被杀,网民高兴”现象的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三日,一名不满十八岁患者李某某,因与医生发生矛盾,在黑龙江哈尔滨医科大学持刀砍杀医生,致一死三重伤,造成几个家庭的悲剧。而随后在某网站一个六千一百六十一人参与的调查中,竟然有四千零一十八人对此事件表示高兴。

中国自古是礼仪之邦,中华民族曾具有着善良纯朴、宽厚仁爱的传统美德,是谁在人们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我想到《九评共产党》中写道:

“雷震远神父在书中讲述了一些中共如何用暴行恐吓民众的故事。一天,中共要求所有的人都到村子的广场上去,小孩子们则由他们的老师领着,目的是让他们观看十三个爱国青年是如何被砍头的。在宣读了一些莫须有的罪状后,中共命令已经吓得脸色发白的教师领着小孩子们高唱爱国歌曲。在歌声中出场的不是舞蹈演员,而是一个手持钢刀的刽子手。‘刽子手是一个凶狠结实的年轻共兵,膂力很足。那共兵来到第一个牺牲者后面,双手举起宽大锐利的大刀快如闪电般的砍下,第一颗头应声落地,在地下滚滚转,鲜血象涌泉般喷出。孩子们近于歇斯底里的歌声,变成了不协调杂乱的啼叫声。教员们想打着拍子将喧嚣的音调领上秩序,杂乱中我又听到钟声。’

刽子手连续挥动了十三次钢刀,砍下了十三颗人头,随后中共的士兵们一起动手,对死者剖腹挖心,拿回去吃掉。而这一切暴行都是当着孩子们的面。‘小孩子们吓得面孔灰白,有几个已经呕吐,教员们责骂着他们,一面集合列队返校。’

从此之后,雷神父常常看到孩子们被迫去看杀人。直到孩子们已经习惯于这种血腥场面,他们变得麻木,甚至能够从中获得刺激的快感。”

几十年的“改造”,中共成功的对中华民族植入了其假、恶、斗的邪恶基因,把人变成了无情无义、泯灭人性的机器。想想当年红卫兵、红小兵眼中的仇恨和杀气,文革中批老师、斗父母的人伦惨剧,人们从小就被中共灌输仇恨、灌输“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灌输“对待敌人要象严冬一样冷酷无情”。如今医生被杀,六成多民众表示高兴,不也是必然的结果吗?

另一方面,医生的道德缺失是该事件的导火索。网友评论中,很多人都在讲述自己就医时强忍病痛心急如焚,而医生慢悠悠的一边看着报纸、嗑着瓜子、在网上偷着菜,一边简单给自己开几副昂贵的药了事。目前在中国大陆,医生收红包、开大处方、增加检查项目,已经成为普遍的社会现象。该现象的发生是中共“以药养医”造成的恶果,但更重要的是中共对中华民族道德与信仰的破坏,尤其是一九九九年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真、善、忍的迫害。

法轮功自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大师从长春传出至一九九九年,短短七年间吸引近一亿人学炼,学炼者普遍获得身心健康,包括很多医院治不了的病都神奇康复。一九九八年国家体总调查近三万五千人,调查结果显示,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总有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七点九以上,为国家节省了大量医药费。同时法轮功要求人们本着真、善、忍原则修心向善做好人,使社会道德迅速提升。一九九三年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李洪志先生获“边缘科学进步奖”和“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之后,也有很多报纸、电视台等媒体予以表扬。而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嫉,一手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还编造了所谓“围攻中南海”、“一千四百例”等种种谎言,并一手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法轮功,挑动仇恨。因其妖魔化宣传,很多人不敢接触法轮功,不敢相信真、善、忍理念,使多少本该在法轮大法中受益的人们失去机会。

而今社会道德急剧下滑,没权没钱的人看病是难上加难。即使有些钱,若得了大病,往往在支付了几十、上百万的天价药费后也会倾家荡产。然而社会上却有这样一群好医生,不图名不图利,真心为患者好,他们是病人的救星和希望。

二零一一年七月,明慧网上登了这样一条消息,一位病人到医院看病,经检查为胃穿孔、肠粘连、直肠癌,都是要命的病。为了能保住病人的生命,家属拿出了一千元钱塞到主刀医生的手里,医生说什么也不要。推来让去,最后医生把钱收下默默地走了。手术非常成功。病人出院那天,医生拿来了一张一千元的病人住院押金收据,告诉病人家属说:“你们送我的一千元钱,我给你们交了住院押金,这是一千元的收据。我是法轮功学员,不能收病人的红包。”

这位修炼法轮功的医生,不但没要红包,还顾及了患者和家人的感受,在手术成功后,才将实情告诉家属,这是真正有良知的医生。象这种不收红包且真心关心病人的情况,在修炼法轮功的医生中比比皆是。然而只因他们秉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就成为中共残酷打压的对象。

周文生是黑龙江省肇东市东发乡的一名乡村医生,也是一名深受患者喜爱的医生。他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无论严寒酷暑、无论病人有钱没钱,他都真心实意为患者治病。他给患者看病药量足,诊断准,多数头痛、感冒一针就好,从不多收一分钱,老百姓亲切的叫他“周一针”。周医生因修炼法轮功被绑架后,当地的乡亲们非常痛心,村领导、村民七百多人联名签字画押,要求政府放人。然而,当局不讲法律,不顾民众的呼声,非法将周医生判刑三年。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日明慧网有篇报导:甘肃省兰州“六一零”谎称急诊,绑架善良女医生。讲述的是十一月二十一日上午,路玉英医生正在外面办事,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有一个烧伤病人等待救治,要她赶快回来。她听后立刻返回诊所。当路玉英赶到诊所时,兰州市安宁区“六一零办”(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的史怀忠,带着安宁区银滩派出所、安宁国保大队、安宁堡街道办事处几个单位共十五人左右一拥而上,将她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家人万分着急。每天慕名来找路大夫看烫伤的病人络绎不绝,还有许多外地病人。病人们满怀希望而来,带着失望愤恨之心而去,痛斥公安的流氓行径,质问这些绑架路玉英的公安们,是谁在制造不稳定!一个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何罪之有!

四十八岁的路玉英是烧伤专科医生,家住兰州市安宁区安宁堡街道居民路。修炼法轮大法后,路玉英事事按真、善、忍做好人,改变了暴躁的性格,心地善良,性情温和,关爱患者。谁有什么困难、有什么心结她都会及时帮助排除。由于烫伤很突然,往往让人措手不及,外来打工的人根本没钱,烫伤又严重,在这种情况下,路大夫都会说:先治病,看好病了再说。现在医院费用高,烫伤面积稍微大一点的,在医院要花费二、三万,而且会留下疤痕。而在路大夫那里只花一、二千元,且不会留疤。就是这一、二千元,有些人也是拿不出来。路大夫经常免费诊治,对于病人的千恩万谢,她总是真诚的说: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如果我没有修炼法轮大法,我是不会这样做的。病人在她那里看病如同在自己家里一样方便、随意。

其实何止是医生,真正修炼法轮功的,当官会为大家谋福,不会贪污腐败;当教师的会尽职尽责,不会乱补课收费;做买卖的公平交易,不会做有毒有害食品;包工程的用真材实料,没有豆腐渣工程;当法官的会秉公执法,不会吃拿卡要。她们在单位会做一个好领导、好职员,在家里会是一个好父亲、好丈夫、好妻子,尊老爱幼。这样的好人多了,会给社会、给百姓带来多大的好处?中共却容不下这群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中共江泽民集团不惜一切代价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伤害到的是更广大的中国民众的利益。

中共自建政以来,接连不断地发动运动,迫害死八千万中国同胞,至今仍以维稳等为名,死死钳制着中国同胞的身心。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们受尽中共压榨,倍感压抑愤懑,很多人觉得没有出路,而向往自由平等又是人的本性。中国民众该如何获得身心的自由?

最近我通过卫星小锅收看到了新唐人电视台,令我眼界大开,一早就知道了王立军、薄熙来被免职的真正原因;明白了中共一度解禁六四、法轮功、神韵演出信息的真实目的;了解到截至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已有一亿一千多万中国民众在海外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不再为中共做陪葬。

中国同胞们,您要想摆脱中共的束缚,首先得获得思想的自由,通过破网软件突破网络封锁访问明慧网,或通过卫星天线收看新唐人电视台,了解国内外真实的资讯,您会看到希望与曙光,也会知道今后该怎样做人、做事。思想的自由、道德的重建,必将是驱逐马列邪灵、重塑中华辉煌的一剂良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