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记使命 努力做好明慧通讯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上高中时得法的,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开始了。那时我刚刚来到异地读大学,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巨难,我心底深处对师父和大法的信没有丝毫的动摇。

一时间找不到同修,更得不到关于师父的任何消息,我坚持一个人看《转法轮》,在大学教室的自习课上我一遍又一遍的默写师父的《精進要旨》〈真修〉。直到现在都清楚的记得那年的夏天闷的让人感到随时都会窒息,当时还不很清楚来自另外空间的邪恶旧势力的安排。每当我感到特别无助的时候,我就在心里无数次的背:“再说清楚点,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无边内涵加上辅助手段炼功,就会使你们圆满。集体读与个人看都一样。”(《精進要旨》〈溶于法中〉)我深信师父一定会管我的。

果然,不久就有同修给我送来了各种交流文章,在当时阴风肆虐的日子里,我深知这一切是多么的得之不易。有时是手抄的、有时是油印的,只有很少是打印的,每次我都认认真真的看上好几遍,内心的感动无法用语言表达。精進同修对法理的正悟,正念正行证实大法的壮举足以惊天动地,当时只是很模糊的知道这些东西来自于一个叫明慧网的网站,是我们大法弟子的网站。

明慧同修在《明慧网故事点滴》一文中提到一个令人振奋的日子,师父着人送来一张近照,那是师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离开纽约在山中静观世间的照片。明慧同修谈到那是所有真修弟子都难以忘怀的一天,是啊,我也对此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同修在晚饭后来到我的宿舍外,当她把师父的这张照片递到我手里时,我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任凭泪水不断的落下,深切的感受到了师父的巨大慈悲。

后来师父在明慧网发表了经文《心自明》,又告诉大家重大问题一定看明慧网的态度。我也正是通过学法和看明慧网的交流文章,逐渐从单纯的个人修炼状态认识到大法弟子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巨大使命。在最艰难的日子里,明慧网揭露邪恶的谎言和迫害,也为大陆大法弟子提供了获取师父经文的渠道以及同修间交流的平台。

在资料点工作中 逐渐学会圆容明慧网更大范围救度众生

二零零四年底,我大学毕业后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当我在心底发出最真诚的一念——要救度这一方众生后,很意外的得到一份非常优越的工作。我深知是师父看到我这颗纯正的心,慈悲的替我安排好了一切。

工作单位有电脑和打印机,我在短时间内能够熟练操作,不久我就在住处购置了电脑,终于可以亲自每天上明慧网、每天都能看到师父(法像)了,真的是幸福极了。逐渐我又陆续添置了打印机等,除了上网下载制作各类真相资料外,我逐渐想到不应该仅仅局限于看明慧网,自己也应该做点什么。

当时我地同修遭受迫害的情况还比较严重,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都非法关押着大法弟子。有的同修从里面闯出来后向我们描述了那里对大法弟子惨绝人寰的迫害,我们悟到应该把邪恶的迫害曝光出来,当时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减轻被迫害同修的压力、制止恶人行恶,我逐渐试着帮助打印、修改同修写的揭露邪恶迫害的文章。

记的明慧网第一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开始后,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投了稿,讲述了自己通过学法和与同修配合逐渐学会向内找,从个人修炼走向正法修炼过程的一段体会。没想到后来在明慧网发表了,当时我很受鼓舞。不久师父在明慧网发表经文《成熟》,看后很惭愧,因为我深知自己写文章时的心性境界和师父的要求相差太远、太远了。面对师父的慈悲教导,我开始对写文章证实大法有了一些思路,又逐渐试着写一些世人明大法真相得福报的小故事和大法弟子近期遭迫害的跟踪报道。

我逐渐意识到明慧网在无形中把全世界大法弟子联系在一起,同修之间形成一个更大范围的整体配合,圆容好明慧网对我们更广泛的救度众生有着很大的意义。

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及时揭露迫害,救度更多众生

二零零五年,一位女同修遭受当地公安酷刑折磨后被枉判四年徒刑关押在异地的省会城市的监狱里,同修对大法很坚定,抵制邪恶迫害遭受了很大的痛苦,生命危在旦夕。怎样才能减轻同修的被迫害成度呢,大家坐下来学法交流,不管怎么说应该先去监狱看看她,哪怕不说什么,大家坚定的眼神都会给身处魔难中的她一份很大的鼓励。

可是她的家人住在很远的另一座城市,联系起来很困难,好不容易沟通上了,她的家人根本就不同意我们去。大家坐下来向内找,大法弟子是一家人,同修被迫害我们不能坐视不理,应该顶着压力往前走,她的家人不同意我们去是因为对大法有误解和对邪党的惧怕。我们用善心与他们一次次的沟通,一次次的遭到拒绝,甚至还几次被她的家人数落,我们没有放弃,终于取得了他们的信任,進一步接触的过程中我们不断的把大法的美好讲给他们,让他们知道是中共邪党在犯罪,他们的亲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何罪之有?

在和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家人配合的过程中,大家整体配合的正念正行中体现出很多神迹:比如我们四位同修第一次去监狱准备看人,当时家人怕我们的到来影响他们的接见,根本不理我们直接去门卫办理入门登记手续了,我们四人当着门卫和众多来接见等待办手续的人的面,堂堂正正的進了监狱的大门(我们没有任何证件,也没人拦我们);我们发出强大的正念多次将师父的最新经文、周刊等巧妙的传给里面的同修,我们理智智慧的多次使要刁难我们的狱警想说话却怎么也张不开嘴;我们甚至还有难得的机会進到监区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床边和监狱长的办公室,获得了很多难得的第一手资料。

回来后,大家对如何处理取之不易的资料发生了分歧,有的同修认为我们刚刚去过监狱如果现在把这些发到明慧网上,等于主动暴露自己的身份,对我们的安全很不利。大家再次坐下来交流,我们在法上看问题,同修在监狱被迫害的情况日益加重,几度出现生命危险,我们如果不把消息及时传递出去就等于站在邪恶一伙帮助它们掩盖罪行。我们重温了师父评语文章《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我们悟到如果只考虑个人的安危而不听师父的话,就不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称号。大家商量好,把消息形成文字配上图片发到明慧网,同时每个人都放下自我,用最强大的正念对待这件事。

当时,在我地如此详实的迫害报道还不多见,事情的结果给了我们很大的鼓舞。不但没有任何人遭到迫害,反而监狱立即停止了对被非法关押的同修的迫害,把她调离迫害监区,甚至整个监狱一度大大减轻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由于后来的跟踪报道持续不断,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都很关注这件事,大家采取了不同的方式帮助营救同修。被非法关押同修的家乡人和大学时期的同学也都通过明慧的各种真相资料得到了同修的近况,发出了他们的强大呼声,一股股正义之流解体了监狱妄图進一步加剧迫害同修的阴谋。同修的家人一次又一次的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他们再也不排斥大法弟子了,反而竖起大拇指夸赞到:“我算服了,你们大法弟子个个都是神啊,我们跟你们真是没法比。”同修的家人越来越明白大法真相,逐渐站到大法弟子一边共同抵制邪恶的迫害。

这一次经历使我对用写文章的方式解体邪恶、救度众生有了非常真切的体会,为以后更好的走正这条路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编辑本地真相 成为明慧通讯员

二零一零年,海外同修连续在明慧网发表了几篇关于如何更好的制作本地真相的交流文章,提出了一些大陆地方版真相的不足。恰好此时,我正在关注我地的真相,发现了一些问题:简单机械的把《明慧周报》大陆版的部份内容换成我地的迫害消息,和《明慧周报》大陆版有冲突,造成一定成度上人力、物力和财力的浪费;体现不出本地特色,缺乏本地世人明真相得福报的小故事,人们通过这张传单看到的只有我地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惨烈消息,看不到大法美好的一面;迫害跟踪报道不及时,有时迫害发生后好几个月才能体现在本地真相上;版面设计不够打动人心,而且经常出现停刊现象……

更主要的是,我体会到了编辑本地真相的同修把编辑真相当成一项工作,按部就班的去完成,明慧网上发布了什么消息就机械的插到传单中去,并没有深入细致的用心打听事情的经过,有一种闭门造车的感觉,由于没有感同身受的体会,所以体现在真相资料上不能打动人心。我大胆的向协调同修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协调同修不参与本项目,对我说的一些细节内容不太明白,她认为师父讲法讲过项目负责人不能替换,所以希望我能找当事同修商量,配合一下。我找到当事同修,她固守自己的想法不愿配合,我考虑了很久,期间我又收集了很多本地世人善待大法得福报的小故事,我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低调深入到同修中去收集邪恶迫害的相关信息,看到身边的迫害还在不断发生,而我地真相在这关键时刻已停刊三、四周了。为了更有效的救度众生,我摆正了心态,不是证实自己,也不是想和同修争斗,顶着压力推出了新版的本地真相,加大了本地真相内容的比例,用以小见大的方式让世人更容易接近大法。内容有城市的、有乡村的、有揭露恶人恶行的、有曝光同修被迫害近况的,同时不忘加進“天安门自焚伪案”、“法轮大法弘传世界”等基本真相内容。

那段时间,我除了学法炼功,几乎阅读明慧网上的每一篇文章,尤其是推荐文章还要多看上几遍,期间明慧同修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对自己投出的稿件都留好底稿,待明慧发表后一字一句的对照,用心揣摩被明慧同修改过的地方,切切实实的感受到自己救度众生的使命感越来越强,心性在不断的升华着。

与明慧网携手走到今天,我从一位年轻的法轮功学员逐渐成长为一名牢记使命、心系众生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曾几何时,我是多么向往能亲自参与明慧网成为一名明慧大法弟子,我深知自己的心性和水平都差的很远,现在我已放下这一执著,认识到应该听师父的话,在哪里都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今后我将努力更好的和明慧同修配合,努力做好明慧通讯员。

谢谢伟大的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