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的路上对同修负责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五日】我是大陆早期得法的弟子,经过了许多魔难才走到了今天,更加明白大法的无比珍贵,更加清醒认识到学好法、修好自己是多么的重要。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就象一个人体上的无数个细胞,他牵动我,我牵动他,而且我们要修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自然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带有这样的自动机制,每当看到有同修需要帮助时,无需思考,本能的就会伸出援助的手。我在处于最低谷的时候,就是被同修们这个推、那个拽,步履艰难的走过来的。这是师父对我的慈悲,也是只有我们大法才会有的无私为他。

这次交流,我主要想讲讲修炼路上同修之间的相互扶持,以下我谈谈自己在这方面的几个经历。

同修甲被邪恶迫害的很严重,与迫害发生前相比,判若两人。我们风雨同舟那么多年,我希望她能尽快返上来,约她一起学法,一起发正念,一起讲真相。当天我被卷入一场尖锐的家庭矛盾之中,事后我明白了,这是迫害甲同修的邪恶在干扰我,它们就想毁掉它们看不上的学员,不让我帮同修。想到同修的修炼状态,想到师父的期盼,我没有改变自己做事的原则,第二天晚上我照旧约她去讲真相,就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那天我的感受是那样的殊胜、美好,也许是我达到了无私的一层标准吧。

乙也是和我多年在一起的同修,被迫害期间,在劳教所被邪恶强行注射了毒针,据开天目的同修讲,那毒针在另外空间看,是混合了毒蛇的毒液和蝎子的毒汁,其祸之烈,害的乙同修失去了昔日的风采。回家后,主意识较弱,其家人被邪恶操控思想,一家人远离了尘嚣,在荒郊野外安了家,过起了封闭式的生活。长期的脱离整体,使邪恶有机可乘,在多方面迫害她,我们大家都很着急,多次与她切磋,希望她能尽快回到集体中来。有一次我把她接到自己的家中,慢慢的讲,细细的切磋,大法法理解开了她的许多顾虑,大法法力破开了她的许多障碍,她开始渐渐清醒。后来在我们的多次的帮助下,乙从新回到修炼中来,又在本市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结束了封闭式的生活。

发现同修有了问题及时补充圆容,以免造成更大的损失。同修丁总是处理不好与同修丈夫的关系,时常发生争论,丁从邪恶的黑窝出来有一年多了,发正念几乎是次次倒掌,听说这件事后,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首先找丁的丈夫交流,提醒他修自己,又与同修们商量和乙一起学法交流。交流会上,我们谈了自己向内修、向内找的经历,结束前最后的一次发正念,我留意观察她,她的手掌倒了,我轻轻的给她扶正,一会儿又倒了,我又轻轻的给她扶正。乙是很要强的,没过多长时间反馈回来的消息说:手不倒掌了!现在正在努力修自己。

参加集体学法会让我们少走弯路。昔日的同修,有不少因为不参加集体学法而被迫害的惨重教训。现举几例:迫害发生前我们在一个学法小组中的同修,迫害发生后一直没走入集体中来。一位同修忙着做项目,没有时间学法、发正念,很少能找到他,由于自身没修炼好,看问题、想问题的方式都是常人式的,人神一念之差,关键时用人心想问题,被邪恶钻漏,导致失去了主意识,变的神志不清醒。另外一位,从99年至今,刚刚参加集体学法,他流着泪说:“我要能早参加集体学法,就不至于走那么大的弯路了,差点把命丢掉,在一段时间我自暴自弃,被邪恶钻漏,那群魔往外拽我的心脏,扬言说:死了都不行!死了它们都不放过我,关键时刻我想起了师父,师父救了我,我快不能修了,要是能早参加集体学法我怎么也不会象今天这样。”同修们鼓励他,现在他进步的很快。

最后,就希望自己能走好最后的路,真正的做到修好自己,真正的做到助师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