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讲真相 在证实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五日】我是二零零五年秋得法的,当我看到《转法轮》一书的封面时,心里就一震。我就好奇的拿起来。我被“真善忍”三个字吸引住,心里说:可算有人给我说公道话了。一夜没睡,伴着激动的泪水读完一遍。师父那浅白易懂的语言,道出了宇宙无边法理的内涵。于是我再也放不下这本书。虽带着不到三周岁的孩子,不管白天夜里,一有空就看书,也不觉得累,原来那生活单调无聊,抑郁伤感的感觉消失了。大法在我心里扎了根。

师父让我看到大车轮一样大的绿色法轮慢慢转动,持续十几秒钟,书中的每个字都显现出小法轮,这更增加了我对大法的坚信,能借到的大法书籍我都看了几遍。我真有脱胎换骨的感觉。每天都过得充实、轻松。在这次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之际,写出自己这六年的修炼体会,以表对师父的感恩和汇报。

修炼前后的变化

修炼前,我是个胆小怕事,性格内向的人,总是被人欺负愚弄,从不反抗,不与人争斗,打骂。只是自己抹眼泪,到后来,竟然一个家连同财产被人强占了。我觉得转生个人太苦了。出家当尼姑多好,无牵无挂一身轻,有口饭就足够了,没能如愿。得法后,当我看到第七讲“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时,我才明白,这是在去我的利益之心,原来师父早就看着我了。在以后的两次过关中,我都平静的悟到了这是让我再次去利益之心,提高心性的。

丈夫家一贫如洗,一切都是我制的,婆婆改嫁在外地,七十多岁得了脑血栓,要回来。我欣然同意了,带着三岁的孩子,不分黑夜照看着老人,接屎接尿,毫无怨言。老人的金首饰,大姑拿走,丈夫有点不高兴,还打了一架,我始终保持平静的心态,从不把自己放在其中,我劝丈夫:“不要那样做,是你的不丢,不是你的,你也争不来。她要就要了,咱什么也不缺,不失不得。”

再一件事是丈夫的几亩地,一直别人种着,现在有的地建工厂需要占用,一亩地几万,丈夫要种地,别人不愿给,又发生了纠纷。我很清楚,我把自己放在局外,劝丈夫不要生气,不值得,他们给多少算多少,这样你不轻闲吗?地多了累赘,他欠你的,他给你德了,你并没失去什么。我修大法了,得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 。师父在《转法轮》中“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一段法,我时刻记在心里,有矛盾就能平静过去。就这样两次矛盾化解了,丈夫虽不修炼,从我身上他也看到大法的超常,内心也知道大法好,中共在迫害法轮功

师父就在我身边

在老同修的带动和帮助下,我开始散发真相资料了。十份,二十份,逐渐走向面对面讲真相,救众生。有一次在工厂里给主任讲真相,周围好多人,主任带着嘲笑的口气说:“你光炼法轮功哩,你知道你师父在哪儿?”我脱口而出:“就在我身边。”(当时我都不知道念头从哪儿来的)主任象被噎住了,一句话也不说了,周围的人也不再起哄说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了。在以后的一次讲真相中,我真的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着我。

象往常一样,骑车去周边村赶集,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从东头发到西头,当我刚把一本小册子放到一个老太太手里时,突然从我身后窜出几个便衣上前绑架老太太,说她是法轮功。我愣住了,周围的人都知道是我在发资料,老太太也没说出是我发的,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有点不知所措。事后,我悟到是师父保护弟子,没出现危险,我也悟到师父说的要注意安全,和同修配合,溶入整体。

面对面讲真相

我的生活很随便,想去哪儿就去哪,说起来有事做。有人说我做买卖是个幌子,实际是宣传法轮功。在周边村好多人都很熟悉,大多都愿接受真相,看资料,有说不信的,对我也没恶意,说我人很善。一到集上有人就过来要真相资料,光盘《九评》。我的时间充足,时间长了,连大队院里以前见我就怕,看到“法轮大法好”就回避的人也敢在集上公开要书看,有的人怕别人看到,就等没人时偷偷藏起来拿走。也有信教徒,也认同法轮功,偷着要真相资料,三退的。

有一个退休教师自认为知识渊博,常和教徒们议论时事,他问了我几个问题,我都平静的按大法的法理解答了。周围好多人,都在看着我,他说:“你什么学历,知道这么多,他们(教徒们)都答不上来。”我微笑着说:“一切智慧来自大法,你看看《转法轮》这本书吧,这是一本宝书,修炼的书。你真的走進大法,什么书都不值得看,你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说要多看几天,让他们也来炼法轮功,提起天灭中共三退保命,他马上就退出邪党组织。提起中共的邪恶历史,他说的比我知道的还多,说《九评》说的都是事实。

也有不听不看的,我就说:“为什么不看呢?又不要你钱。不看怎么知道不好呢,你不愿意听,不愿意看,一定是听了看了中共在电视、报纸上一言堂的造假宣传。全世界都知道天安门自焚是中共一手编导的栽赃法轮功的伪案。别说在天安门自杀,就在咱这片儿有一个炼法轮功的自杀了,不用镇压,给钱都没人炼。为什么迫害这么严酷,时间这么持久,炼法轮功的人越来越多,各行业各阶层的都有,连总统级的都有。你不能光听别人说,现在人撒谎,张口就来,还是自己静下心来思考一下吧!了解一下才下结论。”这样一听,就说:“你说得有道理,看看就看看吧。”再讲真相他就容易接受,也愿意听了。

遇到对我大喊大叫的人,我就说:“宪法明文规定,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法轮功讲被迫害真相,并没违法,让你了解真相,分清到底谁正谁邪,谁是谁非。我只想告诉你,真善忍是好的,法轮功没有错。”边发正念,就离开了。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把握住一点,不与常人争执,激起负面因素,给人留下好的印象,那就是善良、平和、慈悲。

只要向内找 就在升华中

师父在讲法中常说,“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可一有矛盾就看别人,都形成习惯了。常用别人的不足给自己的长处比。

有一天下午,我去同修家,一進屋看到同修俩在看电视,我心里就不舒服,脸可能也不好看。同修也意识到不对,忙说:“咱学会儿法?”我很冷淡的说了一句:“总不能光看电视吧。”话一出口,也觉得不象修炼人的状态,对同修起码不善。这不是看不起人的心,同时显示自己比别人强的心,脑子里泛出同修学法很慢,有时读法错行,找不到读到哪儿迷糊,发正念犯困,象剁菜似的,有时象一滩泥坐不住,我感觉到思想不对劲,马上制止住这不正的念头,这不是真我的念头,这是思想业在干扰。为什么总拿同修的不足与自己的长处比呢?同修这么大年纪,迫害中风风雨雨十来年都闯过来了,吃了不少苦,几次被邪恶抓走,骚扰从没动摇过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讲真相很积极。每次我和同修出去贴标语,不干胶,都是老年同修忙着准备一切。想想自己,才修炼多长时间,就看不起老同修了。这是多么严重的人心,真惭愧。我立即制止彻底清除这不好的念头。以后再和同修集体学法时,发现同修读法也流利了,注意力也集中了。晚上打坐,感到什么东西在往起拔,看到丹田处又白又亮,乒乓球大小的圆东西闪了一下。我想可能自己做对了师父在鼓励我再精進。

当然,在这几年的修炼中,有很多不足,有时不精進,学法看不到法理,尤其是在一次散发真相光盘资料时,由于心生欢喜心,被邪恶绑架,勒索一万元才回家,这对修炼人来说是最大的耻辱,以致很长时间不能正常堂堂正正的讲真相。有时由于自己一时的人念,好多有缘人错过救度。当我看到师父发表的《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可是你们知道吗?本来在去年应该得救的人,却永远失去机会了,因为正法是不断的向前推,一步一步,到了一层那一层的人,上边到了哪个天国,到了哪一层天体,就是哪一层的人来看,下次那个座位是别人的不是他的。你们知道失去了多少生命?!看到那场上空着的座位,你们知道我啥感受?”时,面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个称号,我感到羞愧,无地自容,我的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我深知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

正法到了尾声,越来越感觉自己和师父要求差距很大,但愿我能加倍努力,和同修一起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