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刑警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六日】我一九八一年警校毕业,分配到某县公安局刑侦队工作。一九八九年经历婚变后,觉得做人太苦了,就开始寻找解脱的办法,可找来找去,钱花了不少,几年过去了,还是找不到。一九九六年,朋友推荐我一本《中国法轮功》的书看,一看就觉得:这就是我要找的,真是“寻师几多年 一朝亲得见”(《洪吟》〈缘归圣果〉)。

记得当时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播放长春法轮功学员炼功情况及学员炼功后身心受益的报道,我从中国体育杂志上找到北京出售法轮功书籍的书店,邮购请到的大法书有:《中国法轮功》(修订本)、《转法轮》,师父的教功录像带,然后开始自学,炼起了法轮功。

当时虽然没有怎么重视,可学着学着,发现自己变了,心里的积怨、不公没有了,越学心越亮,感到很快乐。心结打开了,总觉浑身是劲,一天做多少活也不觉累,自己份内的活做完了,还主动帮其他同事做,不计个人得失,处处以师父教的“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真正无愧于职责,无愧于百姓。

我想,这么好的法,当官的学了做好官,百姓学了做良民,希望大家都来学大法,所以,一有机会我就向他人洪法,讲我的身心受益。休息天和节假日,和同修们到乡村去洪法,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带给父老乡亲,每到一处,人们都很好奇的来观望、询问,有缘者就走進来学。我们炼功场及周围的卫生,每天包打扫,清洁工很高兴。我们租社保局的房子学法,社保局长说:“学法轮功的人真好,爱护房子,讲卫生,房子租给他们用放心。”

可是啊,“人修善 恶党恨”(《洪吟三》<真相给您>),好人多了,邪党流氓集团害怕了,开始了疯狂的打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这个让炎黄子孙背负耻辱的日子,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蒙难受冤,邪党“六一零”、政法委、公安、检察、法院积极参与这场对善良民众的迫害,一时间,全城被恐怖笼罩着。我被上了迫害者的黑名单,被绑架、被非法抄家,停职检查,逼迫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朋友、同事被逼跟我“划清界线”,除了那些专门负责与我“谈话”的人外,没人肯跟我讲话;我默默的承受着。至二零零零年,我觉得不能再消极忍受了,炼法轮功没有违反法律规定,大家都是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更没有违法犯罪,可能是政府不知道,那就给政府负责人写信;百姓不知道,就把真相传单给他们看,告诉人们我们没有犯法,只是在做好人。

二零零零年八月,我被迫害出公安局,被强制洗脑,强行“转化”,并以治安危险分子监管,二零零六年被诬判刑,坐冤狱、开除工作,孩子考学、报考公务员的权利被剥夺。其实迫害者所构陷法轮功学员的每一案例,整个诉讼过程:从公安的侦查、检察院的起诉、法院的审判,再到监狱的执行,无一不是违法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真正的在破坏法律实施,良知尚存的人清楚,法律工作者更清楚。

一路走到今天,是师父为我的承受与苦度,师恩无语言表。我的故事虽然平淡无奇,但“我们已经知道了人为何苦 了悟了生命的归宿 明白了宇宙的成住 灌输不再是真理 迫害更不能使我变糊涂 正念使我走在神的路上义无反顾”(《洪吟三》〈义无反顾〉)。

愿所有善良的人们都能了解真相,走出谎言;愿我昔日的同事能明白真相,分清善恶,选择自己光明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